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鹿群
2019/10/21 10:07
瀏覽251
迴響2
推薦9
引用0

2019年10月20日   星期日

 

右眼恢復不如左眼,14天回診快到了,仍然是紅肉,當初左眼此時應該已經大致恢復眼白。

 

今天Emily邀帶Freya去Nose Hill走路。

帶著墨鏡,Freya還是認出來,高興地一直撲。

 

今天多走了一段,沿著鋪的路右轉,向著山的另一面山坡下去。

那個區域長著樹林,一群鹿遷徙,數一數,十幾隻。

Freya像箭一樣的追過去,怎麼喊都沒用。

那一瞬間,我看到放哨的鹿抬頭看到Freya

 

鹿群遷徙時,會派出年輕力壯的鹿擔任警戒,以前有一次野外露宿,第二天碰到鹿群遷徙,兩頭年輕公鹿跑來監控我,當時舉起斧頭與刀,牠們不怕,只好趕緊解鎖單車,換我逃走。

 

叫了一會兒,跟Emily走下山坡,走進樹林,一直叫喚,都無回應。

Freya不知天高地厚,若陷入鹿群,可能被公鹿踢死,或誤入Coyote的群中。

 

幸好不久,瞥見她在樹林外奔跑,聽見我們呼喚,就鑽進樹林來找我們。

這可能是Freya第一次看見鹿群,及追逐鹿群。

 

有過Pepper,貓咪,及現在的Freya,我有很大改變,非常珍惜牠們對我們的情感,不再把牠們當寵物,而是朋友、家人,覺得牠們跟我們的緣分,跟人類朋友跟我們的緣分,並無差別。

這一切,是因為我察覺到,他們有情感,比人類的情感還濃。

 

此外,我的認知世界也似乎多了一次元,能夠感受到貓、狗所感受的世界。

 

例如,今天Freya站在邊坡的陵線上,一瞬間,似乎像是我站在那裡,正用狗的視野,看著這個世界。

 

當別的狗來找我時,Freya會用力把別的狗擠走,只能她靠近我,別的狗不行。

這,不就是狗狗強烈情感的表現?

這是我的grandpa,你們不能碰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家人
下一則: 想念
迴響(2) :
2樓. 紅袂
2019/10/21 14:59

大人冤枉…

在我眼裡,我家點點全身上下都很完美,連那對耳朵,一高一低也是完美無瑕。一隻耳像爸爸,另一隻像媽媽,連這小細節的孝順基因都天然具備,怎能不疼不愛?她可是我最漂亮可愛美麗無以倫比的小公主。


「一根看不見的線…」對我來說取得具高度困難,因為要具備眼不見絲、高載拉力、刀箭不侵、烈火不燃…等的天蠶絲,看來只能在金庸武俠小說裡才能出現。

要不,請你提供,好讓我拍出如你所說的精神美。謝過先。

原來如此,是老衲膚淺了,施主見諒!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研究這張照片一年多,才看出,原來是一隻小狗狗。我腦海中的狗狗兩耳要不都豎直,要不都搭拉著,大腦數據庫中沒有一隻豎直,一隻搭拉的狗狗樣子,所以比對不符,識別困難。感謝施主提供新數據。

一根看不見的線不是很容易嗎? 釣魚線就是,不過要先給您的小公主穿耳洞,不然沒法吊掛,不過既然有一隻耳朵像爸爸,一隻像媽媽,就別穿耳洞了,破壞了風水,造成點點爸媽不和,茲事體大。

Hegel2019/10/21 23:35回覆
1樓. 紅袂
2019/10/21 10:28

呵呵呵…難得能讀到一次元的文章,就像是我溶入你,你溶入成為我,那樣鮮明的情感感受。

這也讓我想起我家的點點。當我懷抱著她或她主動依靠著我時,油然生起「她是我的小女兒」,我是她的媽媽,不是寵物,而是家人、母女關係的念頭。

預祝你的眼睛能快快復原,不然回診時可能會被醫生瞧出…哦!原來你一直偷偷上網,沒讓眼睛獲得充份休息。這樣就糗了。

可不是嗎? 我帶貓咪,自覺角色就是貓媽媽,因為哺乳類的媽媽大都喜歡舔孩子(人類除外),我用下巴摩擦貓咪的頭與臉頰,感覺他像是在接受媽媽疼愛的樣子,我感覺,哺乳類其實非常相近,親吻,依偎,擁抱,一隻手(爪子)搭在別人身上...都是親密的動作。要是兩棲類,或爬蟲類,打死我也不會用下巴去摩擦他們。

妳這張點點的照片,我怎麼看著替她委屈? 妳可不可以用一根看不見的線,把她搭拉的那隻耳朵吊起來,重新拍一張兩耳直豎的照片? 把她照得精神些,她會高興的。

Hegel2019/10/21 12:0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