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桃花樹
2007/07/25 00:46
瀏覽290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她是一顆桃花樹。


她已經忘了在上輩子是過著怎麼樣的生活,只隱約記得,當被帶到了橋頭的時候,孟婆看著她,手中的湯並沒有主動交出來,那眼神
有些憂傷猶豫的,倒是她,一口氣接過什麼話也不說的,直接將湯藥全部吞下肚。


能讓她這麼急於忘懷的,她想對現在身為桃花樹的她,也許也是一種可喜的救贖也不一定。


「過了這奈何橋,妳就真的什麼都忘了,妳真要過嗎?」

她記得那時孟婆是這麼問她的,橋上的鬼卒也沒有催趕,就這樣讓著她在橋前思考許久,她想了想,孟婆特別這樣問該是有什麼原因
的吧?可她剛剛已經毫不猶豫地喝了孟婆湯,她只覺得記憶順著湯汁滑入喉嚨,就這樣一點一滴慢慢地,慢慢地消失不見了。

好像還有那麼一點點……一點點的什麼東西,下意識地她彷彿還想抓住。

「妳下輩子投胎的想願啊,妳想……當棵桃花樹不是?」在記憶就要往下墜光時,孟婆拾起了一點。


點點頭,是啊,她是想過在下輩子要當棵桃花樹的,她讀過書,讀過桃花代表一種美好,桃花源代表的是人間仙境,而旁人對自己的
喜愛,也可稱之為桃花。


桃花,開的是滿山滿谷的桃紅粉紅,她曾看過那片花海灑落的樣子,她多想就這麼飛下,舞在這片撩人的繽紛中。


「那,走吧,左右的金銀橋對妳而言是沒什麼作用了,妳就過了中間的黃泉路,記得嘴裡要默念著桃花樹,鬼卒帶著妳,就投胎去了吧。」


  溫順地點點頭,她口中不斷不斷念著桃花樹,人家說奈何橋跨三步就過那才剛剛好,只是才踏出一步她差點兒就忘了那美麗的桃花海
,不行,得更專心地,她念著念著,前有鬼卒引著她她不怕跌跤,她只是很專注地,不斷禱念著桃花樹。


  後來迷迷糊糊地,像是過了奈何橋的後遺症吧,她腦子一片空白,到了這誰的面前她也記不清,依稀對她問了幾個問題,但她只記得念著念著,桃花樹。


  她看見那人就這樣拍桌定了案,桃花樹,她被引領到另一條路去,再次睜開眼,就是這副風景。


  不是一片花海,是一座很大的庭園裡,也許這是哪個有錢人的後花園吧,但什麼樹都雙雙對對,就是桃花只留她一棵。

剛開始她很不解,但經過了些時日她發現這裡是這大戶人家的少主人必來之處,他總愛就這樣席地而坐地往後依著她,時而輕閉上眼
歇息,時而嘴裡喃喃念著那彷彿是哪個女子的小名。


  小喜、小喜……他是這麼樣地喊著的,聲音低低的,好像怕嚇著了誰般,聲音卻又很沉很厚的,她想,那個女子是幸福的,因為她也好愛好愛這樣的嗓音。


  隨風來,她總跟著要灑下幾朵桃花,輕輕括上他的臉,看著他像被打擾的隨手揮了揮。


  桃花樹啊,這是她小小的,不可告人的幸福。

他總不待超過未時的,也許中午是他難得的空閒,午時一過他就出現,當然從也沒忘了要消失過。


  只是最近,她有些反常。


  她竟然,對他口裡念著盼著的情景有些熟悉,就好像在何時何地她也這麼經歷過一樣,而不是獨自一人的,身旁,有他。

那記憶被埋在好遙遠好遙遠的地方,她只是棵桃花樹,她無力到那藏著秘密的地方將記憶挖掘,她只能期待著每天中午的來臨,盼望
他口中能再透露些更多的消息。


  「小喜……我們會有孩子在身旁圍繞的,妳會縫那小小的衣服而我就帶著孩子們學騎馬。」


  「小喜……女兒是要先學彈琴呢,還是先學女紅?不管學什麼,我相信都會像妳那雙手樣地靈巧。」


  「小喜……妳到底在哪兒呢?不是說好只是出門個兩三天就回程的麼?怎麼一個月兩個月的過去了,始終看不見妳的歸來……」


  那畫面隨著他口中的話不斷不斷地在跳躍,她好像看到了她存在著那景象中,笑著舞著,他總在旁細細叮嚀著,別摔了別絆了,然後
就只見她驚呼一聲,地上的小石子讓她跌進了他懷中。


  有時候,身為桃花樹的她,會看見他的淚。


 男兒有淚不輕彈,但他總倚靠倚靠著,淚就不自覺地這樣滑下,或許連他自個兒都沒察覺吧,因為她從沒看過他身手抹掉那臉上的水珠。


  桃花樹是不是也有顆心?她只覺得看見了他的淚,她也隱隱作痛了起來。


  不啊不是啊,不是想著當棵桃花樹就是不想像前世一個樣的麼?

怎麼現在又這樣,像是冥冥注定般,連身為桃花樹的她,也為了樹下的男人心疼著。


  前世?她想起前世了麼?


----


「我們,一起去看那片無意中被我發現的桃花樹海好嗎?」


  「好,我們明兒個就出發。」


  他握住了她的手,表情那麼樣地認真誠懇。


----


就是在那晚,她開心地做著明天會吃到的午飯,那傳說中的他的未婚妻的大小姐到了府裡來,她不以為意的,因為他知道他說好會為了她和她一起反抗這父母之言的婚姻。


  是的,她的身分低微,只是個外面撿來,陪伴著他一起讀書一起長大的玩伴,在他們眼中早認定了對方是自己今生的唯一,在旁人眼中,卻鮮少人將玩伴和妻子畫上等號。


  那天夜裡,她被傳喚了去。


  「看在我們養育妳這麼多年的份上,妳就放過我兒子吧,這幾年給妳的還不夠嗎?為什麼妳還貪心地想要獨占他呢?」


  那是他的母親和她說的話,她搖搖頭,事情不是這樣的,如果當初他沒有先和她說了他愛她,諒她也是不敢高攀的啊。


  「給妳筆錢財,妳就在今晚離開吧,別為難我們啊。」


  他的父親緩緩將一袋厚重的布袋推向了她,她搖搖頭,她和他明兒個還約好去看那美麗的桃花海的呀,怎麼能就在今天,怎麼能要她今晚就離開呢?


  是誰,誰在無意間塞了杯茶水給她,她茫然地看向那雙白皙玉手的主人,那是……他的「未婚妻」。

「算我求妳吧,今生沒他,我不行的啊……」那未婚妻將手上的杯子高高舉起,啜飲完,為了表示禮貌,她喝光了手中不知哪處來的茶水。


  她看見了那未婚妻嘴邊掛著笑,他的父母親著急地看著她臉色慘白的樣子,直到那未婚妻附在兩老耳邊嘀嘀咕咕地說著什麼,那兩老皺著眉,卻又點了點頭。


  然後,意識模糊。什麼也看不見了。


  她想起來了,她的心不斷收縮著,她的淚不停不停地落,她看著樹下那還問著她,「不是說好突然想回娘家看看,過兩天就回來的麼?」的他,她淚落的方式,就是朵朵桃花漫天飛。

  她是棵桃花樹,可她有心有情。


  那樹下,埋藏著的正是她上輩子帶不走的心,而她的情一直沒離開,一直每天在樹下就這麼樣地,陪著她。

  像是問的累了,他輕靠著她,緩緩闔上眼。

  她落下了許多許多的桃花,就這樣輕輕覆蓋著,彷彿就像她已經伸出手,碰觸到了他。


  如果還能再選擇一次,她還是會選擇當棵桃花樹吧。至少至少,她能這樣偷偷貪求著很細小的幸福,可以這樣看著他。

那片桃花樹海,不知道現在還在嗎?


  如果這次他們能一起走,一起跟孟婆說不喝湯,他們不想忘,或許在下一世中,那片桃花樹海,還這麼樣地默默等著。

  等著他們去讚嘆,去舞在那桃紅粉紅的,撩人繽紛中。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有關。轉貼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