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促轉會促進國家分裂
2020/09/19 09:30
瀏覽480
迴響0
推薦20
引用0

促轉會促進國家分裂      

一、入校園破壞學術自由

    促轉會派員至政大封存資料,封存對象竟是學校受託代管的「台灣省黨部」文件系列檔案,去年一月起開始數位化,所有檔案皆已完成數位掃描,正在進行資料建檔、影像檢核及建置檢索系統,建置完成後將於孫中山圖書館閱覽室供查詢及瀏覽。稍有常識之人都知道這些檔案都是歷史資料,具有學術價值,這些資料顯然與國家安全及轉型正義無關,只因牽涉國民黨就被列為打壓對象。促轉會不是地檢署,這些歷史檔案資料也非犯罪證物,隨便直接扣查檔案只是在凸顯促轉會有政治打壓的特權,向反對黨威嚇,其後遺症就是政治黑手伸入校園,破壞學術獨立。所以促轉會第十五條「調查人員得於必要時,臨時封存有關資料或證物,或攜去、留置其全部或一部」即可封存資料,顯然是擴大促轉會全力,讓其可欺壓反對黨,這是不符民主國家精神的做法。

    這批資料目前即可自由查閱,促轉會何不按正常程序申請調閱,先初步了解哪些是政治資料,再移轉檔案管理局,如此「凶狠」進入校園,侵害大學自治顯然有政治目的。本次事件起因是促轉會日前索取國民黨台灣省黨部文件遭拒絕,質疑國民黨有通報不實、隱匿檔案,遂赴政大查封資料。這種公然欺壓在野黨的行為只會讓國家分裂更嚴重,在蔡政府仇中及惡化兩岸關係之際,中共軍機擾台頻率增加,武統戰爭威脅也升高,國防部都宣稱要戰至最後一兵卒,若對在野政黨傾軋,全國怎能團結抗敵呢?

二、掛羊頭賣狗肉的促轉會

    促轉會打著「轉型正義」的大旗踐踏大學自主,封存由政治大學代管的一二四箱國民黨台灣省黨部文件。促轉會堂而皇之進入校園,讓大家想起當年民進黨學運反對威權的警備總部進入校園,不是忘記而是雙重標準。校園自主有其神聖不可侵犯性,一九四八年爆發「四六事件」,面對軍警進入校園逮捕學生的行為,時任台大校長傅斯年當時一句「如果學生流血,我就跟你拚命」成為名言,台大校方更為其建立校鐘「傅鐘」,成為該校精神象徵之一。而台大校園內歷來都反對政治干預學生活動。若侵入校園發生在威權政府時期也就算了!民進黨以前要求政治退出校園甚至教官退出校園,如今竟發生以促轉之名進入校園封存文件之事,實在可恥。過去綠營學運代表李文忠、范雲、張廖萬堅等人,學生時期在校園內都不乏有被威權政府政治監控的經驗,對政治力入侵校園所造成的影響感受很深,黨內相關經驗歷歷在目,執政黨在促轉議題分際的拿捏,不可雙重標準欺騙人民。

三、政黨退出校園

   民進黨在野時要求國民黨退出校園,但民進黨執政後卻進入校園。2017年,台北市某中學校園內出現「2017民主進步黨青年營」的文宣海報,遭外界批評民進黨主張政黨退出校園藍綠有別、雙重標準,讓校園不見藍天只有綠地。早期民進黨批判國民黨政黨觸角深入校園、軍隊、單位組織吸收黨員,發展黨務,拓展組織,但是1987年7月16日臺灣宣布解嚴,政黨全面退出軍隊和校園,國民黨取消校園「知青黨部」編制,各級黨部宣告走入歷史。民進黨卻順勢將綠色政治力量注入校園。在80年代,臺灣學生運動的最高潮時,民進黨即開始不斷在大學校園內進行有系統的耕耘,儲備青年學生幹部。利用學生社團,對校園內學子進行啟蒙與收編的工作,吸收了具有理想、批判性格的優秀學生。在校園內,他們透過選舉,掌握學生社團的資源,主導校園議題的發展,等到一畢業進入社會,在校園中,政治與其他社團性質組織、活動一樣同屬多元思潮中的一環,尤其在民主國家的學術殿堂,學生可以參與政治相關的自主活動,惟在政黨退出校園已為社會、朝野共識,政治力量實不可以介入校務行政、利用學生作為政治滲透的對象,更不可設限特定立場,支持某政黨組織的發展。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