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在歐洲最後一個邦交國梵蒂岡是否即將失守
2019/02/10 08:01
瀏覽387
迴響0
推薦25
引用0

台灣在歐洲最後一個邦交國梵蒂岡是否即將失守

 

一、    國際政治的現實

    教廷萬民福音部助理秘書長兼宗座傳信善會主席達托索總主教,抵台主持「宗座傳信善會亞洲地區主任委員會議」,外交部發布新聞稿表達誠摯歡迎,副總統陳建仁也應邀出席開幕晚會。教宗方濟各上個月前往巴拿馬參加天主教世界青年大會,途中宣布今年十一月將會訪問日本,針對年底教宗亞洲行是否可能納入台灣,外交部當時表示,將會持續與教廷聯繫,並樂觀認為此次達托索總主教訪台,是我與梵蒂岡的邦交依然穩固。但事實真相呢?

梵蒂岡與中國大陸已就主教任命權簽署協議,教宗方濟各想修好與中國的多年對立關係,中國的天主教徒和從屬梵蒂岡官方宗教教徒間一直處於分裂狀態。無論北京和梵蒂岡的談判如何複雜,雙方都在試圖尋求讓步,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將簡化台灣政治問題的磋商。對此,中國政府和教皇都是感興趣的。”梵蒂岡是歐洲一個比較具有代表性的特殊國家,由於宗教原因,該國在全球都具有重要影響力。

悲觀地說,台灣即將面臨失去尊嚴的遷移使館到「馬爾他騎士團」,也可能讓台灣另外成立與教廷對口的「文化機構」,所以即使是宗教國也不敵國際政治的現實。梵蒂岡急於與大陸簽下歷史協議的原因有兩個:一是想要擴大在大陸的福音傳播,二是希望促成大陸內部地下教會與愛國教會合一。就外交籌碼而言,台灣僅有三十萬天主教徒,而中國大陸有一千二百萬天主教徒,顯然不成比例,所以判斷中梵建交是快慢的問題,台灣應有心理準備。

 

二、台灣的四缺外交

   台灣在處理外交事務上有「四缺」,政府若不重視,外交上最後將一無所有。第一「缺」是缺乏對世界主流關鍵力量的認識,第二「缺」是缺少國際舞台,第三「缺」是缺少理性的思考性外交政策。蔡政府灌輸人民去中去蔣之效果,便是只要是中國大陸都不好,忽略了中國大陸對世界經濟的影響,服貿貨貿的卡關就是不顧台灣外貿的措施,受害的還是自己,台商及台灣年輕人赴大陸賺錢也是不爭的事實。而中國大陸上千萬的天主教徒是非常吸引梵蒂岡的因素,台灣須面對這個事實,一定要反中搞烽火外交的結果是一無所有。

   第四缺是台灣缺乏目光深遠懂得縱橫捭闔之術的外交家,外交人才都是唯命是從的平庸之流,無法有體認台灣處於大國間的平衡外交,更遑論有如藺相如、蘇秦及張儀般的外交人才。

三、台灣外交困境如何解套

()台灣應發展以經濟為主的務實外交

    國際上是非常現實的,弱國無外交,台灣不必在乎有幾個邦交國,這些小國並無影響力,事實上小國家若願與我為友則待之以禮,若不願也無需強求,中國大陸的邦交國有200多個,台灣的20個邦交國無法幫助台灣登上聯合國等國際舞台,總統也不必為鞏固邦交花大把鈔票去訪問,台灣的外交部應多培養貿易及財經人才,重點應放在有能源、有資源及可開拓台灣市場的重要國家,外交據點即是經貿據點,全力發展務實外交。

()小國外交應在大國間保持平衡

   美國政府要求韓國重啟韓美自貿協定(FTA)談判,韓國輿論嘩然。韓美FTA生效於2012年,之後韓國對美貿易順差增加了100多億美元,這就是訂定FTA的好處。目前半島軍事對峙處在近年來的高點,韓國對美軍事依賴加深,這讓美國對韓經濟索求得以乘虛而入。薩德問題導致中韓嚴重齟齬,韓國過去可以在中美之間開展平衡的戰略態勢被打破,韓國放棄了原有的最佳戰略位置,因為倒向美國而受制於華盛頓,在被後者吃定時無還手之力。韓國輿論一度自恃有韓美同盟的倚靠,事實上,有中國的友好合作關係在,首爾才可保持在韓美同盟中的自尊,爭取些許對華盛頓的平等。一旦同中國搞翻,韓美同盟倒是更緊密了,但是韓國進一步從“兒子輩”降為“孫子輩”。

   南韓文在寅願與北韓會談也是為爭取南韓受美國正式,增加南韓自主獨立性。同樣的若台灣與大陸和談改善關係,美日更會對台灣示好,台灣應學學北韓的外交手段。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