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秋天裡的紅楓葉--2016短宣記實
2016/10/25 12:04
瀏覽865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秋天裡的紅楓葉

--2016年短宣紀實

 

初秋時節,許多地方都會開滿紅色的楓葉,遠遠看去,像一束束火苗在樹林中搖曳,當秋風吹過,紅楓葉會飄落滿山遍野。我覺得,在中國那片土地上已經四處燃燒著一束束愛慕耶穌的火苗,如果我隨著聖靈的風,送去一束熱情的火把,那麼所到之處,就會形成一片大火,如烽火燎原四方,如紅葉開滿山野。

這些年來,隨著父母年邁,我就選擇每年秋天回鄉探親,順便去短宣。今年,我好想回國,看一看故鄉秋天裡的紅楓葉。去年,父親病故,母親整日以淚洗面,我就想今年秋天短宣時,帶著她一起去,一來可以節省在故鄉停留的時間,二來也可以讓母親感受一下神的同在和弟兄姐妹們的愛,這不僅可以帶她走出喪偶的憂郁,也能消除她對宣教的疑慮,對我,她也不再擔心挂念。

三周的短宣,我帶著兩個同工和媽媽,我們的足跡從南方的珠江河畔直踏到東北的鬆花江畔,我看到,火把的熱情,在我們所到之處,一片片燃起,如紅楓葉在秋風中瑟索,如烽火燎原在寸寸土地…。短宣,雖然充滿挑戰和壓力,但它所帶來的祝福卻讓人興奮不已。

短宣前的幾個月,我就開始計劃要講的信息,但人的計劃不能代替依靠神,因為聚會的成功與否,不在乎人的計劃,而在於聖靈是否膏抹,因此我定意學習跟隨聖靈,願意隨時調整和改變。在回國的飛機上,我開始仰望神,花很多時間等候神。

我感覺神在告訴我:你每去一個地方,不要趕忙把計劃中的信息講完,而要多帶人敬拜神,幫助他們進入神的同在中,留意神在聚會中做什麼,有感動時,就停一停,帶大家操練,這會給聖靈做工的時間和空間。

我定意這樣做,渴望看到聖靈的風吹落片片楓葉……

一:廣州、故土上的第一片紅楓葉(上)

帶著對短宣的期盼,我踏上故土。飛機,在珠江河畔降落。我看到故土上落下的第一片紅楓葉。在廣州的特會,我看到國土燃起愛慕耶穌的復興。這個小小的特會大概只有一百多人,但網上的弟兄姐妹就來了五十多人,他們大部分都來自廣東省內來,但也有遠道而來的,例如內蒙古大草原。

在那片草原上,有一位姐妹,我去年認識她的時候,正是她癌症復發之時,面對灰暗的前景,她感到很沮喪,我和同工服事她的時候,她常常淚流滿面。今年,她來了,精神狀態完全改變,看上去就像一只健康快樂的小鳥。原來,她只是操練內在生活,藉著天天贊美和等候神,病就完全得醫治了。

現在,她身上完全找不到癌細胞了!今年,她不僅來了,而且還帶來了四個姐妹。如今,她已在家中開了一個內在生活小組,她說,內在生活救了她,她也要救更多的人。她的見証激勵了一位從海南來的牧師。這位牧師正患有肺癌晚期,心中十分愁苦,她的同工聽說這次我們在廣州有特會,就硬把她拉來了。我們就服事了她,兩天聚會結束后,她的臉中就散發著喜樂的光彩,心中充滿了盼望。我告訴她,明年來的時候,我要在她身上看到神蹟!

這個特會是在一個家庭教會舉行,我發現他們今年的敬拜與去年的很不同,不再抱著詩歌夲站著唱歌,而是台上、台下有活潑地對應。當一個地方對聖靈開放,那個地方就會被改變,因為聖靈在那裡做潛移默化的工作。

第一場,我講了內在生活的真諦,並不像過去講太多的知識和道理,而是講許多個人故事,我講到自己用家后院種葡萄樹時所看到的,我曾剪下枝子,插在土地上,加水加肥,看看是否可以養活……我也講了老鷹飛行前,如何聆聽風聲,等候聖靈的風吹起,講到打麻雀不用麻雀槍,只需要讓它不停煽動著翅膀。

我覺得自己並不太會講道理,卻很會講故事,也因長期在網上教導,我已完全沒有上台會緊張的問題,對會眾講話,就像對我的小家員講話一樣。我講道時,也可以不用講稿,只用PPT與遙控器。我感受到一種自由、一種享受!神也借著每次的服事,加添我的恩賜和能力,鋾煉我的性情。

其實,平時的服事是一個練習的平台,當時做的時候覺得很繁瑣,但不知不覺,在各方面卻造就了自己,當服事來臨時,我們就可以不緊張,服事中就會越來越自由。當人的心自由了,就容易感受到聖靈隨時的帶領。

二:廣州、故土上的第一片紅楓葉(下)

第一場聚會是在我抵達廣州的第二天下午。本來,下午聚會,挑戰就比較大,人們都很睏乏,加上我有時差,前一天晚上只睡了幾個小時,但我在台上,卻精神十足,還可以感受到聖靈的同在,這是我平時沒能感受到的。神的恩典實在很大,不僅大家聽得津津有味,而且在會后敬拜的時候,許多弟兄姊妹都流下眼淚,並開聲禱告回應,我感到人們心中的火被挑旺。其實,一場聚會是神的事,我只要學會跟隨聖靈,就能帶出果效。

晚上,我們有一個內在生活小組示范,就是找了網上弟兄姐妹做一篇信息的摘要、見證!去年,我曾在這裡教過一堂如何建立內在生活小組,師母就帶了一個內在小組,因為不得要領,感覺問題很多,我就介紹在廣州的網上同工與師母認識,讓她的定期參加這個教會的小組聚會,在實地給予幫助。……

晚上回到酒店,又是十一點,但早晨四點多,我就醒了,聽到門外有許多人腳步聲,我就有一點緊張,擔心是不是麻煩找上門了,我就等候神,感覺聖靈說:「風平浪靜!」。我就放心了,有祂與我同在,我還擔心什麼呢?

聖靈還教我:「你講道時,常要與會眾有互動,提一些有趣的問題。」聖靈實在太真實,也關懷得太細心了,我也因著祂的教導而改進不少。

這一天是主日,我選的題目是如何在等候神時與聖靈相交,也帶大家一起操練。我發現,當講台上講聖靈,神的心就很被觸動,聖靈就會做工。會后,我只讓大家唱一首《聖靈之歌》,許多人就開始哭,也有人發抖,還有人倒在地上。這天上午,我只把預備的內容只講了一半,而花長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做會后追求,聖靈就做了更多的工作。

下午,我就繼續上午的題目,會后,聖靈繼續做工,我就跟隨聖靈的帶領,做了一點醫治釋放,例如饒恕等,有一個姐妹因被父親虐待,裡面十分苦毒,以至滿身是病,她就跟著台上宣告饒恕。會后,她跟我分享,她一直在網上跟著我們的等候神聚會,她曾患有鼻咽癌,在每天的等候神中,竟然完全得醫治。

還有一個姐妹,她生活的重擔很多,當我在台上說,讓大家禱告,把重擔卸下,交給神,她就一直咳嗽,我就讓人把垃圾簍放在她面前,她吐了。會后,她告訴我,她感覺重壓出去,心裡舒服多了。她決定以后要學習依靠神,不再為自己到底去哪個兒子家去照顧哪個孫子而憂心忡忡了。

晚上,我與網友們一起吃飯,我們彼此認識,分享,與家人在一起,我們抱在一起,彼此親親,感覺怎麼愛都愛不夠,好溫暖。我們吃飯一直吃到九點,我們才依依惜別。我感覺自己在中國有一個好大的家,真的好幸福!

這是珠江河畔的初秋,楓葉才剛剛開始飄落,空氣中卻洋溢著濃濃的秋意、痴痴的親情。……

三:蘭州,片片楓葉情

從廣州服事完,我就回武漢接媽媽。這次短宣,我打算帶著媽媽一起去,一來,我想與媽媽有一點同吃同睡的日子,另外,我也想帶她走出喪偶的憂郁。離開武漢前,我帶著媽媽去父親的墳上去掃墓,在瑟瑟秋風中,我在父親的墓上撒著花瓣,獻上禱告,以寄托我無盡的思念之情。

很快,我帶著媽媽和另外的同工踏上了短宣的旅程,我們先到達西寧,在這裡,我並沒有服事,主要是與網上的同工以及教會有一些連接,在此,我有機會認識了西寧、蘭州教會的牧者、長老,也去參觀了他們的教會和事工。我看到神在每一個兒女身上的帶領是那麼細膩,也發現一個有異象、蒙召的人,有不同的眼光,裡面有一種超乎尋常的剛強。

我們到達蘭州,在兩個教會服事了兩天,在一個教會中,我只是講了一點點關於服事神的喜樂,會后,聖靈就觸碰人心,大家就喜樂地跳舞,敬拜在神的面前,連牧師都帶著幾個弟兄跑到台上又跳又唱,其實這個教會蠻傳統的,但因為敬拜,大家感覺好釋放,后來,大家又因阿爸父的擁抱,又哭成一片。

聖靈在敬拜中醫治了人的心。我發現,敬拜可以帶下神的同在,聖靈就會做各種各樣的工作,所以,敬拜應該是聚會中最重要的部分。

有一位姊妹,平常是一個很用力、也很愛面子的人,她外表強壯,看上去像北方的女漢子。在敬拜時,她跟著大家唱著歌,突然,她被聖靈擊倒在地,摔得很響。旁邊的人從來沒有見過聖靈的工作,就問:“老師,你是不是為她的醫治禱告?”我說:“ 醫治什麼?這是聖靈在做工,不是醫治的問題,而是神在做事。我們什麼都不要做,就讓她躺在那個地方,旁邊有人看著她,別讓人踩著她就可以了。”

大家就把她抬到旁邊,她靜靜躺著那裡,不知躺了多久。她醒來后告訴我們說,她躺著那裡的時候,心裡很清醒,但就是爬不起來,她聽到耶穌在她身邊說話,而旁邊有人拉她,她很想說:“你們不要拉我,我要跟耶穌講話。”可她就是說不出來。

原來,有一個人,她沒有辦法饒恕,她很恨那個人,耶穌一直跟她講:“你要饒恕。”最后她才答應:“好,耶穌,我可以饒恕他,我願意饒恕他”,這個姊妹平常是很用力地去愛主,很用力做一些宗教的活動,但她卻沒有辦法饒恕別人,但是,當聖靈藉著敬拜進到她的裡面,她就可以去饒恕。

還有一個年紀比較大的姊妹,腦梗塞,平時走路不太利索,在聚會中,我們也沒有給她按手禱告,也沒有做醫治禱告。但會后追求的時候,我們唱了一首比較輕快的歌曲,她就跟隨音樂的節奏跳起來,后來,她是跳著、跑著到講台上做見証,說神醫治她了

在西寧和蘭州,我每到一處都看到神大能的手,雖然在這裡,我沒有機會看到秋天的楓葉,但我的心中卻充滿了神的愛、弟兄姊妹的愛,那些遠遠勝過大自然中的片片楓葉情……。

四、吉林鄉村,愛更深,情更濃

匆匆告別黃河邊的蘭州城,我們又匆匆趕到吉林的一個小鄉村,那裡的一切給我很深的印象,可以說是刻骨銘心。經過三天的特會,我發現,人心的渴慕似乎與環境安逸呈反比,中國的城市教會的資源和物質都不如美國,但愛神的熱情比美國高昂,但領袖層卻不如農村教會更合一。在鄉村,人的心單純,人也很聽話,都十分順服,而且追求神不要命,只是農村屬靈的資源缺乏。我這麼一個小不點,他們就認為挖到一個國際級大器皿,恨不能把我用榨汁機榨乾。

這個地區的教會總會擁有許多片區,大的片區就有上萬人。這次來參加聚會人數是經過嚴格控制,但也來了大約三百多人,大家吃住都在教會的大樓裡,來的牧者基本上都是每個片區的主任牧師和核心同工。我和牧者們吃過兩次飯,發現他們好謙卑,而且大部分都是我的網友,而且都竭力在網上參加我們的等候神聚會。這讓我感到好欣慰!

農村人都很渴慕,也很聽牧師的話,從清早四點,大家就起來晨禱,我們的同工帶六點的QT靈修,因我們無法像他們一樣拼命,我帶的聚會是從早八點半開始,一直到晚八點半,特會一共兩天半,雖然我的身體很疲累,但我的心好甜。因為每場聚會,聖靈都大大做工,只要一敬拜一開始,許多人就被神觸碰,有人大笑、大哭,手抖,敬拜的歌聲和歡呼聲可以達到震耳欲聾的程度,久久都停不下來。

有一位姊妹告訴我,以前,她覺得自己非常沒出息,沒考上大學,所以只好呆在這又窮、又苦的農村,心情常常很低落。后來,她來到我們網上,常常參加聚會,聖靈就開啟她,其實,她非常被恩寵。在農村,人們不需要像城市裡的人一樣天天上班,整天忙碌,只有周末可以休息一、兩天。而在她的家鄉,一年只有一、兩個月的農忙,其他時間都沒事兒。因此,她一年大部分時間都在教會裡服事,就好像全時間的傳道人一樣。現在,輪到她憐憫在城市裡的弟兄姊妹了。

在這個特會中,我在敬拜中用的是視頻,但效果與我們慕主先鋒教會的特會差不多,甚至更好,這些都因為中國農村特別復興,人們內心十分渴慕。這應驗了一句話:生於憂患 ,死於安樂。在鄉村,屬靈資源缺乏,許多宣教士都只去大城市。而農村的牧師們大都沒受過多少屬靈裝備,卻要養育大批的屬靈兒女。我渴望以后有更多的宣教士來到這片渴慕的土地,因為神要在這裡做新事、做大事!

在聚會最后一場,是中秋節的上午,我教了一下個人禱告與集體禱告,以及教會的禱告會,其實,我不是太喜歡禱告,但我覺得這一塊特別重要,所以,我就把我看到的,講給大家聽,大家聽得晶晶有味,因為他們喜歡禱告。結束時,我讓會眾為牧師們祝福禱告,然后我再讓牧師為會眾祝福,最后,我讓會眾來擁抱自己的屬靈父母,大家就抱在一起,哭成一團。我想,神藉此醫治人心。

會后,牧師說,以前的特會,參與聚會的人員因節日而流失很大,而特會的最后一天上午是中秋節,這個節日,對東北人來說,重要的程度不亞於春節。牧師以為聚會的人數會減半,但到令他驚訝的是,那天到聚會的最后一刻也幾乎沒人離開。

中秋節的晚上,教會一片寧靜,牧師邀我們到教會的廚房一起包餃子。我喜歡農村人的純真、直爽,更喜歡他們對神的渇慕。我看到他們,就好像看到滿山遍野的楓葉,正等待聖靈的風吹起。我想,明年,我還會來看望這群渴慕的人群,看一看滿山遍也得紅楓葉。

五:鬆花江畔,楓葉飄飄

離開吉林鄉村,我們又坐高鐵前往黑龍江,這個片區其實蠻傳統的,且剛剛開始對內在生活開放。舉辦單位也非常謹慎,只通知了一些接納內在生活的片區,而且人數嚴格控制在一百多人左右。從我與同工的交談中,我感覺到一種宗教的靈,而且並不是每個教會、片區都已經接納內在生活。

聚會前,剛剛開始,這個教會的核心同工告訴我,我最好不要用「內在生活」這個詞,而改用「基督徒生活」,但我的PPT都做好了,此時,離上講台不到一小時,我就是想改,都無法改了。於是,我只好走上講台,向大家解釋說,基督徒的生活不是指外面的宗教活動,而是指內裡的生命,故稱為「內在生活」,還把慕安德烈、蓋恩夫人等人扯出來說說,以獲得大家的認同和接納。

所以,來之前,我對這裡有些忐忑不安。神開啟我用敬拜帶下神的同在,那麼,墨守成規的形式化、宗教捆綁就會不攻自破。雖然每場聚會,我都遵守這裡聚會的框架,但我卻盡量發揮我所學的、所經歷的,目的是帶下神的同在。因此每場敬拜,我都能聽到會場中哭聲,他們的渴慕,使他們對聖靈的工作很有反應。

雖然第一、二場的敬拜,我感覺帶得有些吃力,但隨著聖靈的恩膏漸漸加增,特別是我開始講如何在等候神中與聖靈相交,聖靈就大大做工,人的心就漸漸打開了,我怎麼教,他們就怎麼領受,我再也聽不到反對內在生活的聲音了。

最后一場聚會,我邀請牧者們上台帶著會眾一起跳舞,於是有十二個牧師上來,一反過去的刻板和拘謹,在台上帶著台下一起跳舞敬拜,最后,台上、台下開始彼此祝福禱告,濃濃的愛厚厚降臨在整個會場,愛耶穌的火在每個人心中,只要用聖靈的風吹動一下,就燃起了熊熊大火。他們告訴我,他們好久沒有這樣的聚會了,能不能讓我每年多來幾次?

這裡有一個讓人驚訝之處,就是弟兄姊妹的內在生活見證。其實,這次特會舉行的教會接觸內在生活已有七、八年了,剛開始,這裡整個片區對內在生活都不認同,一位同工卻堅持帶起幾個內在生活小組,在一片反對聲中,在牧者也不認同的時刻,她仍然堅持走下去。在這艱難的歲月,她的主任牧師非常支持她,加上,她來到我們網上參加小組學習、操練,信心、力量就一天天加增。她的牧師不禁地向我夸耀:“我們教會復興了!她功不可沒!”

這次上台做見證的弟兄姊妹,全部都是這個同工培養起來的內在生活小組長。這次,因為人數的控制,我禁止我們網上的弟兄姊妹來到這裡,但我沒有想到,會場中有一半人都在我們網絡上學習過,對我的聲音非常熟悉。我發現網絡的力量實在很大。神在這個時代,也藉著網絡做新事,是過去沒人做過的,但其中帶著爆炸的能力。

這些做見證的弟兄姐妹都是從死蔭幽谷走出來的。有一個姐妹得了血管癌,肝臟要動大手術,醫生說,她有可能下不了手術台,但她就用贊美、等候神來尋找神的同在和平安。手術醒來后,她十分痛苦難受,就聽《神做事的法則》。她就讓內在生活信息陪她走過最不容易的困境。現在,她不僅只是存活下來,而且還在講台上帶敬拜,並帶起一個內在生活小組。

值得一提的,是我遇見的一對夫妻,丈夫在教會帶領聖餐服事,是講台上神話語的傳講者。妻子在教會是帶敬拜的,妻子因乳癌而開始每天操練、等候神。雖然丈夫剛開始對此不以為然,但因妻子的投入,也想跟著試一試。僅僅幾個月,丈夫發現自己在帶聖餐時的講道信息就不一樣了,他的話語可以觸動人心。丈夫一邊跟我說,一邊落淚。一個東北的“大老爺們兒”竟然在人前流淚,神的作為何等奇妙?!

妻子本是很好強的人,與同工的關系有點緊張,但在等候神中,神就光照她,她發現,這一切矛盾沖突都是她自己有問題。於是,她在見証會上當場向同工道歉。他們的見証構成一幅幅美好的圖畫。

這個教會的牧師說,現在整個片區都羨慕他們教會,因這次特會,他們都被復興了。有些姐妹說,在這三天的聚會中,當我一開囗說話時,她們就開始流淚,並且流了三天淚,剛硬的心被改變了!牧師希望我每年都要來這裡帶。我想,今年的楓葉已滿山遍野地,明年的秋季會是怎樣豐盛的季節?

尾聲: 手持火把,期待來年!

服事完后的一個夜晚,我和同工漫步在鬆花江畔,看著繁華的燈火,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輕鬆,也有一種說不出的期待之情。我期待這滾滾江水會流入一片枯干的大地;我渴望這陣陣秋風會吹進一片漸漸發紅的楓樹林;我更渴望一群手持火把的先鋒戰士,會跟著神走進每塊荒蕪的土地,去點燃死寂的人心。

短宣,雖然在楓葉飄曳中畫上了句點,我卻仍然思索著,我想象自己像什麼?我希望,我像是神國中的無名小卒,卻是一名點燃烽火的先鋒戰士;我更像是點火人手中的一束熱情火把,隨聖靈的風燃起秋天裡的紅楓葉,燃起渴慕耶穌的熱情。……

這個深秋,是一個豐收的季節,也是撒種的日子。盼望明年,種子發芽、生長。那麼,明秋,楓葉更會是滿山遍野!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