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荊棘中的蓓蕾花(大結局)
2012/02/04 14:33
瀏覽5,556
迴響4
推薦62
引用0

荊棘中的蓓蕾花(大結局)

--根據真實的故事改編

上三篇故事簡介:

【小說】荊棘中的蓓蕾花(一)在畢業之際,收到一封來自香港的信,自稱是蓓兒的義父。後來,蓓兒去美國時,與這位義父見面。

【小說】荆棘中的蓓蕾花(二):在香港,蓓兒發現,義父原來是她的親生父親。在美國,她到教會裡面,有人告訴她,神讓她忘記自己的過去。蓓兒非常困惑,覺得神好像與人的價值觀是一樣的。

【小说】荊棘中的蓓蕾花(三):蓓兒請教牧師,牧師解釋了,神到底怎麼看這件事。蓓兒又去詢問神,神回答了她的許多疑問。


七、女兒的心轉向父親

蓓兒在禱告中度過許多日日夜夜,她感覺自己內心的沈重漸漸離去。當她走在路上的時候,她感覺裡面的人正抬頭挺胸,顯露出王女的模樣。她發現自己內心深處藏著對父親的思念之情,只是很長一段時間都被壓在心底。此刻,她的情感正在復活,她的心也隨之活了起來!她禱告,求神給她恩典,如果父親還活著,她要去見他,要親口告訴他:她愛他,這幾年,她都在想念他。但她害怕沒有這個機會了。

於是,蓓兒提筆,給父親寫了一封簡短的信,告訴他,她很快要去香港了。不久,她就收到一封父親的回信,得知蓓兒全家去香港的消息,他 “ 歡躍若狂 ” 。雖然此時,他正住院開刀,但他一出院,就會去見蓓兒,要與她面敘別情。信雖短,他的父愛卻溢滿在整張信紙,彷彿呼之即出。

在香港一家酒店大廳,蓓兒與親身父親見面了。此時,父親已沒有昔日的瀟灑,已是白發蒼蒼的老人了。蓓兒畢竟在二十多年前僅與他相處了三天,現在看到他,更感到陌生。 “ 我該怎麼稱呼他呢?該說哪第一句話? ” 蓓兒看著他,尷尬地微笑著。

父女倆淡淡地講了幾句客套話以後,就開始進入可怕的沉默。突然,蓓兒感到劇烈地頭痛,胃部一直翻滾,就推說自己要上樓換衣服。蓓兒一回到房間,就沖入浴室,在馬桶前嘔吐起來。 “ 為什麽我飯后八小時還能吐出滿腹的苦水? ” 蓓兒十分困惑。

“ 饒恕!你要完全饒恕,這樣,你的心才會從苦毒中完全得釋放! ” 蓓兒耳邊似乎聽到一聲聲催促。 “ 是的,我饒恕他!他是愛我的好父親! ” 蓓兒大哭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蓓兒擦乾眼淚,頭疼的症狀漸漸消失,心裡也感覺舒服了許多,就走下樓,繼續和父親閒聊起來,沒聊上幾句,就沒了話題。這實在是個尷尬的場面,蓓兒不知道怎么繼續下去。於是,她提議陪父親到街上轉一下。

繁華的街道上,熙熙嚷嚷的人群似乎打破了父女之間尷尬的僵局,長久未見的父女開始了推心置腹的交談, “ 你這六年來沒有與我通信,我完全理解你。我知道你是基督徒,你需要遠離罪惡,你不與我書信往來,我從不怪你。 ” 父親豁然大度。

他停頓片刻,繼續說: “ 其實,我對基督教也有好感,但我並不敢去教會,我罪惡深重啊!你想,你的爸爸是我的恩人和朋友,我卻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情,我連自己都無法饒恕自己,又怎麼敢到牧師的面前去懺悔認罪呢? ” 他說: “ 無論你以後是否與我往來,我都為你的決定而高興,不論你怎麼待我,我都覺得我罪有應得,因為我罪不可赦啊! ”

蓓兒笑了起來: “ 看來,我們父女倆對基督教都有太多的誤解!來之前,我已經和我的牧師談了許久。我真的明白,我們每個人來到神面前,都是罪不可赦的大罪人。所以,耶穌就需要為我們這些罪人上十字架了,否則,我們連自己都無法饒恕自己,這往後的日子怎麼過呢? ” 蓓兒開始將牧師說的話搬弄出來。

蓓兒發現,這些年來,父親和她一樣,心中都有很多的內疚、自卑和掙扎。她想,大概每個罪的本身都帶著懲罰吧?而饒恕,不僅僅可以讓蓓兒釋放自己的心,更可以讓父親走出自責。蓓兒突然有一種衝動,要向父親表達她的愛和接納,就用手扶著父親的手臂,開始隨著內心的感動,說出自己心中的聲音。

“ 其實,我們去教會,是敬拜神,而不是面對人,我們沒有必要把心中秘密告訴任何人。至於我這六年沒有寫信的真正原因,是因為我太糊塗,不明白什麼是真理,請你原諒我! ” 父親將蓓兒的手緊緊握住,聽著蓓兒繼續說: “ 這些年,我的心一直在混亂中,雖然我想念你,但我卻無法接納自己,我以為自己是神所遺棄人,覺得自己身上似乎有一個羞恥的印記,我就一直迫使自己忘記這個事實,就選擇用不聯絡的方式,但我失敗了,當我離棄這個無法改變的親情,我就更加迷惑。現在,我終於想明白了,只有我接納過去所發生的,饒恕一切過錯,我才可能接納自己。 ”

蓓兒長長舒了一口氣: “ 多虧我的牧師幫助我!我已經完全接受這個事實,也原諒自己的父母了!我現在覺得自己的出生充滿神的美意和祝福,我擁有雙倍的父愛。我是多麼有福啊!只是我過去鑽牛角尖,讓你難過了! ”

父親的眼眶有一點濕濕的: “ 你讓我說什麼好呢?我好髙興!謝謝你!謝謝你! ” 蓓兒接著說: “ 我很后悔過去六年對你的無情,請你原諒我!餘下的年月,我將愛你,尊敬你,讓我們對這段在世的親情永無遺憾! ”

蓓兒說著,說著,竟然在繁華的大街上流下眼淚。父親也很感動,一直說謝謝。

蓓兒和父親牽手走到海邊。 “ 時間過得真快啊! ” 父親說, “ 最近,我常常想到你只有幾歲大的時候,那時,我每個星期抽時間去給我洗澡,你們當時住在一個很破舊的樓房裡,黑漆漆的樓道十分 窄小、破舊不堪,牆壁上也常常剝落下灰土。 ”

父親的思緒落在往事的記憶裡,蓓兒也描述她零零星星的記憶: “ 我最喜歡的就是那個剝落牆灰的天花板,因為父母常常開會、值班、出差,我就常常獨自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用色彩斑斕的幻想在天花板上編著一個個荒誕不堪的故事。 ”

蓓兒仔細回想,那是一個文革動亂的年代,蓓兒時常與孤獨做伴,養父長年出差,母親獨自撫養兩個年幼的小孩,中班、夜班暫且不提,每夜還要開大會、小會,甚至還幾次被下放到農村。如果那時父親常在身邊,那有多好啊!蓓兒的心裡泛起一絲遺憾。

父親繼續說: “ 我離開你的時候,你太小。我偷渡到香港後,就常常托人帶給你奶粉、營養品,想方設法打聽你是否過得快樂。 ...” 蓓兒曾以為自己的童年是寂寞的,實際上,她擁有雙份的父愛。她牽著父親的手,心中涌出一股強烈的愛: “ 讓我們的過去永遠成為過去,讓我在余下的年月中好好愛你。我覺得,神可以將人的不完全變為美好,就讓我們珍惜餘下的年月吧! ”

父親說: “ 我的兒子也是這樣常常牽著我,我很喜歡這樣的親密。 ” 他開始談到他的太太和兒子,蓓兒也談到她的爸爸和哥哥。他們竟然很開心、很坦然地介紹各自的家庭。蓓兒發現,神真的好奇妙!祂可以將人殘缺的過去變成美滿的祝福!

沿著香江大道漫步,父女倆又談起各自的個人嗜好,談笑輕鬆自如。終於,他們走到一個餐廳才感到有一點累,就進去坐下。當飯菜端上桌,蓓兒提議謝飯禱告,他沒有反對,蓓兒就在禱告中感謝、祝福,並求救恩臨到他的身上。 “ 這次的重逢用禱告畫上一個句點,也算是完美吧! ” 蓓兒想。

父親感嘆說: “ 也許今日一別,就沒有下次了。我的年日越來越少了! ” 蓓兒想,不管是否有下次,這次的團聚解除她心中的郁悶的疙瘩,也消除他的誤解。這大概真是神的美意吧!

夜晚,這一對父女坐在九龍尖沙咀海灣邊,看著香港市區的燈火。蓓兒思忖著,這繁華的街市中到底藏著多少故事呢?蓓兒開始幻想起來,她仿佛看到父親正徘徊在教堂的門外,教堂的頂端射來一束金色的太陽。 …

尾聲、拔除荊棘後的蓓蕾花

回美國以後,蓓兒不僅繼續與父親通信,甚至父親的大兒子博文也開始給蓓兒寫信: “ 我很慶幸自己有一個才貌雙全的妹妹! …” 蓓兒很高興自己正被另一個家庭接納,她的心不再孤獨漂泊了!她兒時的那一場場惡夢終於結束了!

深冬的一天,蓓兒走到自家後院,坐在一棵玫瑰樹下,此時,一朵朵小花苞正預備著含苞待放的機會。蓓兒低頭看去,見玫瑰樹下長滿了荊棘雜草,就起身去拔雜草。她一邊除草,一邊思想著:當雜草荊棘佈滿在玫瑰樹下,蓓蕾花兒也許會纏在荊棘裡而失去了方向,也許,它們沒有意識到自己高貴的品種,反以為自己生於荊棘。不一會兒,蓓兒將所有的雜草全部清除, “ 啊哈,現在,玫瑰花苞兒再也不會迷失自己了! ” 蓓兒想。

暖洋洋的冬日下,蓓兒又坐回到玫瑰樹下: “ 今年的玫瑰一定會比往年開得更加絢麗! ” 她看見, 蓓蕾花兒正在點著頭,在和風下搖曳 ...

(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他人的故事
上一則: 【小说】荊棘中的蓓蕾花(三)
迴響(4) :
4樓. 巧妙 喜歡上帝的手
2012/02/16 20:42
好棒喔

小說耶!

佩服

謝謝大家的鼓勵!我將繼續努力! 白帆2012/03/26 00:43回覆
3樓. 一畝桑田
2012/02/08 20:40
望山

登冰山客就是在挑戰危險,

旅遊者只有望山興嘆了。


2樓. pk2007
2012/02/08 07:56
Congratulation
What a touching story and marvelous piece of work!
1樓. Grace
2012/02/06 15:14
温馨, 生動!
很温柔,温馨, 生動!  Congratulations on your short novel!!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