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有一個夢… -記2018年春天的回國之旅
2018/04/09 09:17
瀏覽667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我有一個夢…

-2018年春天的回國之旅

小時候,我就是一個愛做夢的孩子,長大後,我仍然做夢,不僅對自己的將來懷有各樣的夢想,而且神也似乎常藉著夢向我開啟神的國度。

今春,我本想趁著老板出門度假之際,與先生攜手遠行。不料,先生公司的產品出了問題,至使先生必須堅守崗位,不能請假!你說掃興不掃興?我思忖著:不如,我就獨自回國,看看網上的家人吧!這兩年,網上幾經震蕩,許多家人的心不免有些失落和惆悵。我想,我的出現,大概會給他們帶來安慰和鼓勵吧?

臨行前,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去一個大教堂參加聚會,但不知什麼原因,聚會取消了。我和一大堆人就沿著小路往回走,大家有說有笑,似乎並沒有因聚會取消而失望。他們說話的口音好像是四川話,但不知為什麼,我一句話都聽不懂。小路旁,有一棟小房子,我看見房內有人正在裡面聚會,大家正唱著、跳著敬拜神。…

醒來後,我覺得神藉著夢在對我說:“你回國,不要把眼光注視在大教會、大教堂,而要花時間與網上家人相處。”最近,國內出台了新的宗教法,至使我的短宣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戰。是不是神藉著這個夢在教我一個新的短宣模式呢?

  帶著這夢的指引,我踏上回國之路…

·        第一站:上海…一顆晨星重新升起

下飛機的第一站,我先到上海,小家長麗麗已經安排我與弟兄姊妹一起吃飯。她訂下一個包間,裡面擺著兩個大桌子,容納了三十多位網上家人。三年前,我曾到上海,舉辦過兩天的網上家人退休會,神就感動我們建立上海小家。三年來,這個小家幾經起起伏伏、高高低低,有新人來,也有舊人離去,曾一度蕭條得只剩下一些年長的姐妹。

今年,當網上出現了一些震蕩,但上海小家卻出現奇跡式的復興。神帶來了很多的年輕人,而且都非常火熱愛主。目前,上海小家已經有11個核心同工,而每次網上小家聚會的人數都會超過兩百。

這次上海聚集,我欣喜地看到幾位熟悉的老同工:麗麗、海琳、秋雨、秀珍,幾經震蕩,她們仍堅定地與我站在一起。我也看到幾個新的面孔:約書亞、顧螢、葉子。於是,我們大家在包房中彼此介紹自己,並分享操練內在生活所得。近距離的交談、擁抱,我感受到,網絡的牧養其實並不虛幻,活生生的見証是如此真實。

過去,我們在網上只是看到彼此的名字,聽見彼此的聲音,而這樣面對面以後,我們感覺到他們的名字、他們的面孔在剎那間連在一起,變得那麼熟悉,那樣親切,似乎我們已認識了很久很久!

有一位患癌症末期的姐妹,本已病入膏肓,被醫生早已宣判了死刑,來到我們網上以後,她就認真操練贊美和等候神,於是,她的身體就一天天好轉。此時,她面帶笑容,神採奕奕地分享她的見証。還有一位姐妹,一個月前,丈夫因胰臟癌突然離世,這突如其來的打擊曾使她陷入極深的憂郁。於是,小家的弟兄姊妹不停地關懷她,安慰她,陪她禱告,一起贊美。此時,我坐在她的對面,聽著她分享自己的故事,卻能感受到她裡面的喜樂正在滿溢。若不操練內在生活,誰的心能恢復得如此迅速呢?

聽著他們的見証,我壓抑不住內心的興奮與激動:上海小家正在經歷一場復興!以前這個小家是清一色的姊妹,最近,小家出現了一位弟兄叫約書亞,他本來對內在生活持觀望的態度,認為等候神更是浪費時間。但他還是跟著太太一起等候神。有一天,他要出門,裡面突然有一個聲音說:“你什麼東西忘帶了?”

此時,約書亞覺得自己可能在胡思亂想,因為平時,他都會把所有需要的東西放在背包裡。當他繼續往門外走去,裡面的聲音又說:“再看一看!你什麼東西忘記帶了?”這次,他停下了腳步,搜索自己的身上、背包,發現鑰匙忘帶了。他這才發現,原來天天等候神,使他不知不覺能聽到神的聲音。而且,神也挑旺起他心中的愛火,他不僅常常到教會參加通宵禱告會,而且還有感動成為上海小家的核心同工。

離別時,約書亞夫婦和麗麗送我去機場,我們四個人手拉手在一起禱告。這一刻,機場的喧囂聲隱退在我們的背後,聖靈正豐富地降在我們的心裡,我們的眼淚刷刷地往下流。我裡面的感動是:上海小家會更加復興,不僅僅只是在網上,更是在實體,她將如一顆閃亮的晨星重新升起!

 

·       第二站,武漢…一個故鄉夢正在啟動

武漢,是我的故鄉。在這裡,我一直有一個渴望和夢想:就是建立一個實體的內在生活小家。神,就將我的這個故鄉夢在悄然中啟動。

回武漢前,我們建立了一個微信群,目的是,召聚武漢的家人見上一面。我回武漢兩天後的一個夜晚,武漢的家人就有二十多位,分別在兩個包間吃飯。雖然,我能與兩個包間的姐妹們一邊吃,一邊閑聊,但當因條件限制,我裡面感覺這次的聚會並不圓滿。飯後,主持武漢聚會的美美姊妹就帶我們分別打車、坐公車到一個家庭去聚會。

當我們推開那個聚會的家門,裡面大約已坐著十幾個弟兄姐妹。我探頭進來:“大家好!”大家看看我,覺得面生,就毫無反應。“我叫劉帆,打擾你們聚會了嗎?”大家就立刻站起來,熱情地寒暄起來: “不是,不是,我們正安靜地等候你來!”

我環視這個寬敞的屋子,面積至少超過一百五十平米,客廳非常大,放滿了沙發和凳子,至少可以容納三十多人。客廳裡沒有什麼豪華的擺設,只有挂在壁爐上端的十字架非常醒目,顯然這是一個開放聚會家庭、一個微型的家庭教會。接待我們的姊妹就立刻把聚會交給了我們。

我看看客廳裡,既沒有鋼琴,也沒有PPT投影機、電腦,我想有兩首歌,大家一定都會唱:《一首天上的歌》、《深深愛你》。於是,我起了一個音,大家就跟著一起開聲清唱,歌聲就震蕩在整個房間,也劃破小區的夜空。其實,敬拜,可以很簡單,不一定要有音樂伴奏,但一定要有渴慕愛主的心。我開始能感受到神的同在,哪裡有這樣心靈和誠實的敬拜,哪裡就會有神的同在。

敬拜後,我開始短講,因在場的好多人並不知道內在生活,我就講了半個多小時的內在生活的簡單版,將內在生活、贊美、等候神的內容壓縮又壓縮。有人告訴我,我所講的道,很簡單,只是沒有聽過。原來,我們所信的不是死的宗教,而是真實地與神建立關系。會後,我帶著大家等候神十幾分鐘,許多的弟兄姐妹就在等候神的時刻感覺到神豐富的同在。

離別時,那個開放家庭的姐妹擁抱著我,在我耳邊輕輕說:“下次,你再來武漢的時候,我這個家庭就為你開放!”我的故鄉夢在這個夜晚悄然啟動,網上的武漢小家也在這一天瞬間建立,武漢微信群立刻出現六十多位網友、粉絲。我想,當我的夢與神的心對齊,神就會將這個夢化為現實!

 

 

·        第三站:河南…一個省市在靈裡復興

離開武漢,我們就乘坐高鐵去了鄭州,鄭州的喜悅姊妹預定了一個擁有四個大桌子的大包間,有三十多位家人在此相聚一堂。為了與大家更好溝通,飯後,我建議大家在包間的中間擺起凳子,圍坐成一個大圓圈,讓大家都面對面,彼此認識一下。

這三十多位家人彼此幾乎都是第一次見面,每一位開口分享時,禁不住都有點緊張,但因彼此友好的鼓勵和贊賞,每個人都能在笑聲、淚水中娓娓訴說自己內在生活的故事。我發現,在鄭州小家內,隱藏了許多傳道人,小家長喜悅姊妹,在十五歲那年,還不明白什麼是全時間服侍,就奮不顧身地把自己奉獻給神了。但她天性反叛,父母管不住,就很支持她的選擇,還有誰比神更有能力管教孩子呢?

不過,全時間服事神以後,喜悅姊妹的脾氣仍十分暴躁,常常與母親吵架。去年,她來到我們網上接觸到內在生活,父母就發現她的生命在短暫的時間內發生很大的變化。她突然從反叛變得柔順了!幾個月前,她開始在我們YY大廳帶敬拜贊美,也開始加入河南小家的服事。這次,她的父母也來了,他們非常感謝內在生活改變了女兒,並表示非常願意支持女兒在網上的服事。

另一位在網上服事多年的張利利姊妹,一直在網上帶領著一個代禱團隊,每天帶著家人們,從國家、教會,到家庭、個人,在各層面、各方面在網上代禱。我感覺她的性格成熟沉穩,就一直誤以為她的年齡與我差不多,沒想到,她是一個年輕俏麗,看似剛大學畢業的女生。總的來說,網上同工的年齡層都很年輕,這也是為什麼網上一直充滿了活力與朝氣。

還有一位姊妹牧養了一個家庭教會,這次,她把幾個同工、會友都帶來與我們相聚。與她擁抱時,她趴在我的肩上哭得泣不成聲。雖然她沒來得及與我談起她的教會,但我仍可以感受到她牧養的不容易。聖靈似乎在我們擁抱的那一刻,讓我們靈裡相通,我們的靈似乎能夠觸摸到對方的心。

相聚的時光在分分秒秒的滴答聲中匆匆而過,我們的分享只進行到一半,時間就到了。從另一城鎮來的家人已來此翹首盼望。我們大家只好無奈地擁抱著,並在一起的合影、禱告,我們的淚水、笑聲常常糾纏在一起,分不出哪是不舍的憂傷,哪是愛中漫溢的喜樂。

在上洗手間的幾分鐘,喜悅姊妹抓著我,用最快的速度講敘她目前的家庭問題,但我們的談話只進行到一半,就被別人打斷了,大家沖過來,與我抱過來,親過去,最後,我被同工拉上車。當我隔窗與大家揮手,鼻子就有點酸酸的。我們相處的時間太短了!

離開鄭州後,我的裡面突然出現一個感動,我就發微信,把這個感動與喜悅姊妹分享:“你們有沒有可能從河南小家獨立出來,在鄭州建立一個小家呢?因為你們的同工和家人已經蠻多了!”喜悅姐妹答應著:“是的,你走以後,我們幾個同工都在商議這事,神已經將聚會地點、開放家庭都預備好了!”當年輕人的心充滿著愛主的熱情,他們辦事就會非常有效率!

第四站:小鎮…一支火蝴蝶從火中飛出

坐車兩個多小時以後,我們到達一個小鎮(為了安全起見,且不提地名)。在這裡,我被邀請服事一個家庭教會:上午和下午正式聚會,晚上與教會的同工座談。因為現有的環境,參加聚會的人員只限制在教會的服事團隊中,但神仍在會眾中做奇妙的工作!

上午和下午,我都用自己的電腦放視頻來帶敬拜,大家只唱了幾首歌,就哭得稀裡嘩啦。因為人的心都渴慕已久,如干枯的地土吮吸著春雨。謙卑弟兄是這個教會的服事同工,他的人品就如他的網名一樣,他長年謙卑地在教會接送牧者和家人,任勞任怨。那一天,他坐在最後一排,但聖靈卻殷勤地服事了他。這個堂堂男子漢大丈夫,卻如小孩子一樣,從早上一直哭到夜晚,甚至在我們離別以後,他還在哭。

那一天,很多人都感受到神的同在、聖靈的觸摸,他們淚流滿面地說,他們從來都沒有這樣的感受:身體如火一樣燃燒,眼淚如熱油一般發燙……他們經歷到五旬節的神跡。我想,越是逼迫的環境,人心中的渴慕就越大!有一個弟兄說,他感覺聖靈充滿他到一個地步,他的頭,暈沉沉,身體,晃悠悠,為了怕摔倒,他只好靠牆根站著……

有人問:“我們為什麼會這麼容易感受到神的同在呢?以前,我們都沒有這樣的經歷!”我覺得,這是因為那一天,我在講台上一直都在講聖靈,而聖靈喜歡這樣被尊崇、被歡迎的環境。於是,祂的造訪成了自然而然的事。倘若某些地方的人不尊敬聖靈,不提祂,甚至拒絕祂,那個地方的聚會就只會剩下程序、儀式,以及冷冰冰的板凳和涼颼颼的氣息。

晚上,我們與教會的核心同工一起座談,我主要想聽聽大家的分享,想知道他們對內在生活以及等候神了解多少,收獲多少。其實,他們大多數人都是剛剛開始接觸內在生活,但他們的見証卻分享不完。

在這個教會,大概有1/3的人藉著在我們3927房間,剛剛接觸到內在生活信息,兩位牧者對聖靈也很開明,其中一位張牧師很誠懇地講了他自己的故事。最早,他是就讀一所傳統的神學院,是以研究聖經話語為主。前兩年,他又去讀了一個神學進修班,學了不少關於聖靈方面的課程,對聽神的聲音、聖靈的帶領很感興趣。就這個題目,我們在飯桌上探討了許久。會後,也有很多會眾來問我,怎麼上我們網上的聚會房間。

我相信,因為牧者的開明,內在生活變為這個教會的主流是遲早的事。當更多的人會眾加入我們網上聚會的時候,這個教會離復興的路就不遠了!

藉著這一天的服事,我還有一個發現:我們網上在這個地區的弟兄姐妹還真不少。我就有感動鼓勵謙卑弟兄將這個地區的網上家人從河南小家分出來,建立分支。我相信,這個小鎮的小家將會像一只火蝴蝶在聖靈的火中飛出!

第五站:北京…一個神聖的姻緣在暗中牽連

北京是我們最後一站。我去北京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跟我們網上的主要同工見面,與她們一起吃飯、散步如普通的家人一樣。於是,日增月盛姊妹從東北雙鴨山、如魚得水姊妹從石家庄匆匆趕到北京與我和陝西來的雪兒碰面。晚上,在北京延慶的百合牧師、潤民姊妹、海澱區的鵬姊妹也趕過來,與我們在一家川菜館匆匆相聚。

我們圍坐一桌,面對面,彼此有訴說不盡的知心話。去年,我遇到百合時,神就藉著我們在她的教會做了極大的工作。從那一天起,內在生活就成為那個教會追求的主流。此時,我們不僅興奮地談到教會在這一年的變化,更談到我們瑣碎的家事。 原來,百合牧師多年服事教會,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給了神的家,所以她的心中對兒子感到虧欠,渴望能幫兒子獲得美滿的婚姻。

百合的兒子今年已三十四歲,處了一個對像,卻未信主,而且女方的家庭不僅虔誠拜佛,而且還非常迷信守舊,要求男方父母在五一長假期間去福建提親,意思是向男方父母索取彩禮。百合牧師是一位過信心生活的牧者,哪來的錢辦彩禮呢?加上對方家庭是拜佛的。百合就竭力反對這樁婚姻,但發愁的是,兒子的年齡一年年的增加,她也不得不為兒子的將來打算呀!

去年,她讓我為她禱告,並囑咐我把這事兒放在心上,她說:“我要的條件十分簡單:31歲左右,外面的條件如長相、學位,都無所謂,但女孩一定要信主。如果女方全家都信主,就最好不過了!”

說來也巧,我來北京的幾天前,收到一個短信,一個名叫鵬的人說在慕主見過我,問我是否要來北京,想見見我。我一時想不起來,曾有這個事兒,從這個陽剛十足的名字上看,我判斷不出,對方是弟兄,還是姊妹,但我還是邀他晚上來與我們一起吃飯,反正大家都是網上的家人嘛!

進門時,我才知道這個鵬,原來是姐妹,而且如魚得水姐妹悄悄地對我說:“為鵬的婚姻禱告!”此刻,當我聽到百合牧師的嘆息,就轉頭問鵬姐妹:“你多大了?有沒有男朋友?”鵬姊妹回答:“我31歲,還沒有男朋友!我們全家從父母到兄弟姐妹都信主!”百合牧師一聽,眼睛一亮:“這不正是我想要的兒媳條件嗎?”

整個晚上,百合牧師看著鵬姊妹。這位鵬姊妹大學已畢業,已經是一位電腦工程師,具有文靜秀麗的書生氣質。這令百合對她越看越喜歡,到最後忍不住喜歡得心花怒放。突然,百合的兒子打電話來,百合就把手機放在免提模式,讓我們都可以聽到她與兒子之間的通話。電話中,百合再次重申她的立場。

兒子沉默片刻說:“我的同事也說我和她不合適!媽,你別急,我並沒有和她定下來,我們再禱告看看。”兒子似乎很聽母親的話,對這樁婚姻似乎也猶豫不定。那天夜晚,我思索這事,隱隱約約地感覺他們的姻緣似乎是神所預定。這頓晚飯也仿佛是神給的一個神聖連接,祂好像在暗中牽引。

離別前,百合牧師特別要求與鵬姊妹合影。我們都心照不宣地露出會意的笑容。我真希望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做了一個牽線的紅娘。我相信,若這一切出於神,就終將美滿,我們只需要耐心等待。

在北京的兩天,我們還經歷了神超自然的恩典。到達北京的第二天早上,我與日增月盛、雪兒、鵬姊妹一起出門吃飯、然後去紫竹院、頤和園昆明湖散步。據說,兩天之前,北京還有霧霾。但此刻卻是:藍藍的天空白雲兒飄,金燦燦的陽光洒脫脫地照,暖洋洋的氣溫悠悠地繞。

而且整個星期,我們不管走到哪裡:上海,武漢、鄭州、小鎮、北京,都好像是春娃娃跟著我們身後,怎麼甩都甩不掉!聽說後來,我離開中國以後,武漢卻極速降溫,北京竟然下起了四月雪。你說怪不怪?

最難忘的時刻就是離別北京的那個早晨,我與日增月盛和雪兒手拉手在一起禱告、立約,一起流淚。這兩位好同工身上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忠心,雖然她們性格很不一樣,一個是感性,對數字稀裡糊涂;另一個卻非常理性,對數字非常清楚,但神就是把我們連在一起,為的是共同將網上事工建立。

結語:悠悠夢魂,生生現境

別了!中國!但神每天仍舊挑旺我內心深處的故鄉夢,我禁不住暗暗對自己的心說:我願做一個小小的管道,將我裡面的一切毫無保留地輸送到曾經生我養我的地土;我願做一架小小的橋梁,讓那些傳播內在生活的人從我的身上踏過,讓神成全他們身上的呼召,成為宣教士、開拓者,成為神國的驕傲。……

眺望窗外,綠油油的草坪已鋪出春的腳步,我禁不住回顧過去的人生之路,神曾經藉著各樣的環境,培育我、熬練我,裝備我,豈不是為了今天向我展現一條服事之路嗎?

此刻,我又想起回國前的那個夢。我覺得,神似乎在告訴我:小小的聚會、面對面的交通,其果效並不亞於大型聚會。雖然每天,我們在網上有各樣的聚會,但網絡會帶來一個缺憾:網上家人沒有彼此面對面的機會,以至於我們熟悉彼此的聲音,卻仍然是十分熟悉的陌生人。而我此次的回國之旅正在填補這項缺憾。

我也想到多年前我的另一個夢:我曾夢見我在用自己的力量艱難地爬山,突然我的腳離開地,身體飄起來。我嚇著大喊:“救命啊!”一個聲音從天上傳來:“別怕!看著你的手!”我發現自己的右手正緊緊抓住從天上垂下來的白色繩子。當我緊緊拉著那條繩子,就隨著繩子牽上雲端。

是啊,我正在走一條沒有人走過的路!但聖靈卻一直牽引著我,祂使我的服事不斷越過崎嶇的艱難,並節節高升。十年來,我在網上牧養,雖沒有頭銜,缺乏幫助,但聖靈卻不時不刻地給予恩典,傾注祂的同在,在我的裡面編織一個個網上夢想。今年,神藉著我這次的回國,讓我與網上的家人牽手,更緊密地連接在一起,並同心同行,神正把我們網上事工帶入屬天的雲端。

如今,我的裡面正燃燒著一個夢想:我們網上將出現更多的地區性的小家。目前,我們網上已經有一些地區小家:舊的有上海、黑龍江、江蘇。新建立起來的有活泉小家,及其分支…陝西、河南(鄭州、義馬澠池)武漢……此刻,我在想,有多少個實體小家正從網上生根發芽呢?

我的夢,出現在靜悄悄的深夜裡,聖靈,正將一個個夢化為現實的平台、產業與土地…。

夜,靜靜,絢麗的夢,正悄悄降臨…。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