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艦國造期程長,攸關國軍戰力,案子一做至少10年,國防部應及早因應,安排建造潛艦的接班梯隊,不因人事更迭,致影響建案進度。

事實上,黃曙光知道在參謀總長任內看不到潛艦下水成軍,黃早想好由艦指部指揮官高嘉濱中將接棒,在他退役後,主導潛艦國造,此外,黃曙光在海軍司令的辦公室主任,黃也讓他退伍,至台船任職,做為台船與海軍溝通的橋梁。

至於潛艦國造最重要的執行者,海發中心主任邵維揚少將,黃曙光曾有意推舉他接國防部軍備局長,並晉升中將,繼續推動潛艦,但未獲嚴德發同意,用了陸軍將領,為此,軍火商在外放話,說邵維揚不想幹了,嚴德發還特別致電邵,以示對其重視。

嚴德發曾在立法院說,邵維揚還有機會晉升。但邵維揚如果今年7月升不到中將,下半年也屆齡退役。

軍人聽命行事,能參與潛艦國造是榮譽,一旦解甲,必須放下。當前最麻煩的就是軍火商。海軍當初聘此軍火商為海軍顧問,顧問確有幫忙。但情勢演變到現在,卻超出預期。

現在,國外來協助造潛艦的專業技術人員,是由「特定公司」負責接待,一則為保密,一則照顧外籍專業人員。但不管這些公司負責人怎麼換,名稱怎麼變,幕後還是由軍火商操控。從這次國防部長人事更動,以及放話攻擊嚴德發、逼嚴交棒的態勢來看,都有軍火商操作的痕跡,軍中懷疑就是軍火商四處放話,以致連累到黃曙光揹黑鍋。

潛艦國造是蔡政府全力推動的國防自主案,全案不能讓少數人操控,如此風險太高,萬一碰到有人拿翹,故意留一手,再推說是中共搞的鬼,全案又是機密,政府豈不被耍的團團轉。另外,外籍來台的技術人員,不能讓一家軍火商獨包處理,應讓台船、海軍或中科院分攤處理,避免受制於人,也降低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