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雨季的故事
2008/01/26 13:18
瀏覽343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雨季來時,石頭上面長了些綠絨似的苔類。雨季一過,苔已乾枯了,在一片
未乾枯苔上正開著小小藍花白花,有細腳蜘蛛在旁邊爬。河水從石間潄流,
一旁的小草墜下淚滴般的水珠,重展清新,綠意盎然。

前年的雨季,來得有點快,三、四月時就已下著綿綿細雨,天空總是灰濛濛
地壓在路上來來往往的花朵。五月,雨下的特別激烈,明明是周末美好的假
日,我卻得像隻被黏住的蒼蠅被關在這潮濕的「牢」裡。窗上跳躍著的雨滴
,唱著他們的歌,模糊中,我似乎看見一抹藍駐足在對面騎樓下……

一個小時過了,我盯著躺在桌上論文,啜了一口手中正冒著白霧的咖啡,不
經意地往窗外望去,那抹藍,還在。兩小時、三小時過了,分針跑了好幾大
圈,依然在那兒。我皺了皺眉頭,心裡一個不對勁,一把拉開窗戶,雨滴們
一個個摔了進來,定神一看,是個穿著海藍色洋裝的女孩。抓起一把傘,匆
匆地,我奔向對面的騎樓。踏著地上一窪窪的水,心裡起了陣陣漣漪……

「小姐!你站在這那麼久會著涼的!」就算她躲在騎樓的防衛下,雨水仍沾
濕了她的臉、上衣、髮絲,睫毛上掛著幾滴透明的珠子,他睜著空洞無神的
眼望著眼前的陌生人,「呃……妳...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進我屋子喝杯咖
啡暖暖身?」話才跰出口,我就發覺這似乎不是一個陌生人該講的話-我的
臉在發燙。她抬起頭,搖了搖頭,髮上的幾滴珍珠跟著搖落,輕輕地,她啟
了蒼白的嘴唇:「不,謝了。」簡潔的回答,就像他一身單純的藍。

撇了頭,她盯著路灰白的盡頭,不發一語。「妳……在等人嗎?」鼓起勇氣
,我拎著尷尬的空氣打破這令人窒息的沉靜。她回過頭,嘴彎成了弧線,苦
澀中帶著淡淡的甜,就像剛喝的那杯咖啡,「他說過他一定會來的……」低
下頭,眸中帶著幾分惆悵。「他」?是誰?誰讓這樣一個女孩在風雨中等待
?除了「男朋友」這名詞外,我想不到其他的了。那一天,雨下得很大很大
,「他」,沒有來。


 

又是一個禮拜的雨,那黴菌爬上了許久未穿的皮鞋。又是一個得待在家的週
末,想起上禮拜遇見的那女孩,不禁望了一眼她曾站過的位置,空蕩蕩的。
她放棄等他了嗎?還是病了?等等,她只不過是個陌生人,我何必那麼在乎
?甩了甩腦袋瓜,提起筆,我繼續寫桌上那討人厭的論文。

「呼……哈……」我伸了個懶腰,活動一下坐到發痠的背和臀,沉悶的空氣
壓得我喘不過氣,輕輕地推開窗戶,一抹藍直直地撞上我的瞳孔,剎那我驚
愕。

腳不聽使喚地走下樓,撐起傘,我又走到她身旁。一次的邂逅,融掉不少我
們之間的尷尬氣氛。我們漸漸熟識彼此。這一年的雨季,每個週末,我都會
見到這女孩,我聊天,從天南聊到地北;我們談心,從朋友談到家人,但,
唯一、未曾改變的目的,是等待那個遲遲未現身的他。而我,只不過是她身
邊用來打發時間的「談話機」,只是她在雨季中的一把傘。雨季過了,或許
她就不再需要我。

雨停了,那女孩未曾再出現,這一切,也許只是一場───夢?

今年的五月,伴隨著梅味,雨季它提著水桶,毫不留情地灑下大滴大滴的雨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它哭的好淒零。捧著白色的馬克杯,我注視著那還
留著她溫存的騎樓,愣了許久,輕啜了一口那咖啡色的回憶,除了苦澀和淡
淡的甜,似乎還多了一份酸。忽然,有一個藍色身影走過,我跳了起來,哪
管已翻倒在地四溢的咖啡,一個箭步衝到窗前,瞪大眼一看,原來只是躲避
大雨的一個路人甲。

他帶走她了嗎?帶走那曾經划過我心田的那抹藍了嗎?


 就在今年雨季的尾聲,那一天晚上,雨滴們唱得特別大聲,淹沒我一切的思
想。窩在沙發上,一點都不想移動,只是不停轉著電視頻道。「咚、咚、咚
……」誰在敲門?懶著身子,我一點開門的動機都沒有。「咚咚、咚咚、咚
咚咚……」門敲得更急促了,倒也惹得我心煩,「誰啊?」拖著千斤重的步
伐,我邁向那扇未知的門。「啪噠」一聲,門開了,映入眼簾的是────
那抹藍!那抹使我思念欲絕的藍!是她,真的是她!

她眸子裡充斥著憔悴的深藍,我試著望進她瞳孔,有的只是摸不透的黑,從
臉龐滑下的,是淚?還是雨?已經分不清了。在這樣的日子裡,她的他總是
為別人撐傘,獨留她孤伶伶地在哀愁裡淋著悲傷。連那身洋裝都在為她流淚
!她的身軀是冰冷的,眼淚卻是炙熱的,我忍不住將她擁進我懷裡,緊緊的
,深深的,那份悲傷也沾濕了我,我感到心如錐刺───疼。

雨季過了,空氣變得清新,貪婪的肺葉大口吸著這份許久不見的純淨,心裡
的那片苔已乾枯,小小的藍花白花,綻著新的生命,葉子的眼淚滑落,和煦
的陽光輕輕地擦拭它的淚痕。身旁的一切,就像被重上了漆,顏色艷麗、煥
然一新。她,不再繼續駐足於騎樓下,她,躲到那把傘底下,讓撐著那把傘
的人,陪伴她,走過下一個雨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誰說
上一則: 黑狗殺人事件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