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親情
2017/03/21 00:27
瀏覽1,245
迴響3
推薦20
引用0





親情


世間的金銀財寶是冰冷的東西,倘若擺在那兒沒有使用,它們便是一無用處;權勢是很虛幻的東西,倘若濫用,只有對人,甚至對己,造成傷害。人生短暫,難得滿百,其實我對財富和權勢與地位,不曾有過幻想,自懂事的年紀起,我倒是一直期盼著能夠擁有親情、友情與愛情。

但,我慢慢體會到,年輕時代的山盟海誓,彼此愛得欲死欲生的情侶或是夫妻,隨著年歲的增長,激情漸漸降溫,相互不再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不再是只想去親吻對方,摟抱對方,而是關心對方的起居、飲食、運動、身體的健康等等,瑣瑣碎碎的事情,那是對家人的自然真誠的關懷。愛情,隨著歲月,慢慢演變成親人般的情份。年輕時代能夠無話不談,為對方掏心掏肺,甚至兩肋插刀的友情,隨著年華的老去,體力的衰退,心境不再慷慨激昂,洶湧澎湃,代之而起的,是關心對方的身體是否安康?夜裡是否好眠?三餐還能飯否?不再是喜歡聚在一起高談闊論,而是像兄弟姐妹般的,對生活瑣事的誠摯關懷。

所以,年紀越長,我越覺得,人與人的感情,從可以清晰分辨出的親情、友情和愛情,慢慢地,都匯流成有如親情般的,那種宛若自己家人的情意。

一個多星期前,收到嫂嫂的簡訊說,三月十八日(星期六)和三月十九日都有節目。十八日中午,她和三個女兒、女婿及外孫想請我到平鎮的托斯卡尼尼義大利餐廳餐聚。十九日的早晨,要到仙華(嘉添)堂叔家開會,討論家族有關祖塔的一些事情,然後由秀連堂嫂在丹醇美廚宴請午餐。

我不知道托斯卡尼尼義大利餐廳在那裡,於是上網搜尋,發現在中壢的元化路也有一家托斯卡尼尼義大利餐廳,離我住處較近,而在平鎮長安路的托斯卡尼尼義大利餐廳比較遠,約有四公里。我想確定一下是不是需要捨近求遠?嫂嫂說是長安路那一家,並問我知道要怎麼去嗎?

四公里,我原本是想走路過去的,但是上了 Google Map,發現需要彎來轉去,沒什麼方向感的我,怕時間一趕就會南北莫辨,要是下雨(最近都是陰雨天),走路會更困難。最方便的方式,當然是搭計程車。但,這應該是我最後的選擇。既然我停留在台灣的時間會越來越長,而在台灣我又不敢開車,我應該開始學習使用大眾交通工具,所以我可以搭客運車或是平鎮區的桃樂巴。

桃樂巴在區公所前發車,離我住處很近,而且又是免費,但缺點是班次很少。我研究了幾條桃樂巴路線,發現其中的那條 L218 會經過長安路,而且假日在早上十一點鐘有一班車。我盤算了一下,如果十一點起程,東繞西拐,到了長安路下車,再走一段路,那麼中午前應該可以抵達,所以我就回覆嫂嫂說,我想試搭桃樂巴看看。

十八日的早晨十點五十分,我走到了平鎮區公所前,看到有幾輛大巴士停在那裡,有幾位年輕的小姐在那邊等車。我問其中的一位是否要搭 L218 的巴士?她說,是。我問她到長安路要多久?她說,不知道,好像滿遠的喔,上車後,不妨問問司機。我說,好,謝謝。

巴士準時出發,車內的乘客寥寥無幾,而且幾乎都是在中壢火車站下了車。我看看整部車的乘客,除了我之外,就只剩一位看似五、六十歲的婦人坐在最後面,於是我把座位換到司機的正後面,並問說:「先生,我想到了長安路的時候下車,好嗎?」

沒想到司機先生回答道:「我地方也不熟耶,我今天是來支援的,這不是我平時開的路線。」

我一聽,真是有些傻眼了。我不知要在那裡下車,而司機先生若不知道長安路在那裡,我可是如何才好?

你是要到那裡去?謝姓司機問。

在長安路上的托斯卡尼尼義大利餐廳,我答。司機先生沒有答腔,顯然也不知道這家餐廳。我想,人既已在車上,而車子繼續向前行駛,閒著也是閒著,於是我開始輕鬆的跟他搭訕起來,從天氣到街道交通到近日新聞和台灣政治亂象,越聊越投緣,司機先生漸漸地友善親切起來。不久,他好意的說,你如果要到長安路的話,可以在下一個站下車,然後你穿越那個地下道就可以到長安路了。我看看時間還早,於是說,沒關係,我不趕時間。他說,過了這個站,就要開始繞大圈子囉。我說,沒有關係,我可以試著熟悉一下環境。我們便這樣隨意聊著。

終於司機先生很友善的對我說:「下一站就是長安路,你需要在那兒下車了。」

我下了車,謝謝司機先生的協助。我看到路旁的門牌是長安路 18 號,這時突然想到,司機先生對這條路線還是相當熟悉的啊。當初他說他只是來支援的,路線並不熟,大概是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當遇到這種事情時,不同的人也許會以不同的態度面對吧?會不會有人很不客氣的嗆上一句:「開車怎會不熟悉這條路的路線?」倘若如此,必定兩人都會生悶氣。還好我是心平氣和的跟他聊開了,結果兩人都很愉快,他也幫了我一個忙。

走在路上,我看到幾個滿臉燦然的高中男、女學生邊說邊笑的往我的方向走來,我忍不住問他們是否知道托斯卡尼尼義大利餐廳在那裡?其中的一位女生說,我只要繼續走到盡頭就是了。果然,很快的我就遠遠看到高掛著的餐廳招牌。


托斯卡尼尼義大利餐廳。

我抵達時,是十一點五十五分。餐廳前的草坪樹叢上,有許多翻飛的粉蝶。天色陰沉。客人很多,裡頭坐滿了食客,大門前站了許多人,大概是在等候相約的親人或是朋友。車子陸陸續續的開進了停車場,通往大門的步道也不斷有人走著。這家餐廳顯然生意非常的好。我同時也留意到,這兒的顧客好像全是年輕人,我沒有看到像我這種年齡的人。


餐廳前的步道。

正想著,看到嫂嫂傳來的簡訊說,從竹北要北上的小倫一家,因為小孩感冒,去看醫生,會晚些到。接著又接到另一則簡訊說,從台北南下的小芸那部車,也有些狀況。「不好意思。」嫂嫂說。我回覆說:「沒關係,我沒事,閒著也是閒著。」

退休生活讓我學會了放慢了生活的步調。我悠然自得的看著優雅的粉蝶和絡繹不絕的客人。三十分鐘後,我看到小芸一家三口和小媛與夫婿,從一部車裡下來。我們打了招呼,在餐廳門前照了張相,不久,嫂嫂和小倫一家四口也到了。


小芸一家三口終於到了。


在餐廳前跟小媛和夫婿及小芸的愛子小年合影。


餐前小芸為我們照相。

侍者帶我們入座,大人和小孩各自點想吃的食物。大家邊吃邊談。不覺間,主食吃完了,飲料、甜點也下肚了,而談興仍濃,可是侍者卻來催了,說是我們的午餐時間已過,也許是餐廳的生意實在是太好了吧?我們只能移駕至室外的庭園繼續未完的話題。


小媛的夫婿阿任坐在我旁邊。


配上牛肉的義大利麵。


紅酒牛肉燉飯。


配上蝦的義大利麵。


牛排那麼大塊,Bobby 有不知從何下手的為難,表情可愛到不行。


Fancy 的冷飲。


Fancy 的甜點和冷飲。

三個小孩在草地上追逐和玩球。小媛拿了秀氣的小袋給我,說是她烘焙的低糖餅乾,上有越蔓莓、杏仁片、葡萄乾等等配料,要讓叔叔嘗嘗。結婚還未滿一年的小媛和她的姐姐一樣,婚後洗手作羹湯,把家庭顧得好好的。


三個小孩在庭園裡玩球。


飯後在庭園跟小芸說話,她的夫婿在旁聆聽,姐姐小倫望著我們。


妹妹小媛拿了一些她作的低糖堅果餅乾請叔叔帶回住處嘗嘗。


飯後在庭園,大家輕鬆一下。


小芸為我們拍照。嫂嫂和阿祥跟我坐在前面,最年輕的小媛和夫婿阿任坐在中間,漂亮的大姐和夫婿阿宇坐在後面。


小芸終於也能上鏡頭了,因為夫婿阿祥的貼心。

相聚有時,終要一別。為了騰出車位送我回平鎮國中附近,小芸將兒子小年先放在小倫的車上,兩部車一路開到平鎮國中。我下了車,小年回到他爸媽的車上。我跟嫂嫂和她三個女兒、女婿及三個外孫揮別。終於,一部車北返台北,另一部車南奔竹北,各自打道回府。

回到住處,我拿起小媛作的餅乾來嘗。好吃,於是我一片又一片的吃,有點欲罷不能,那會去想是否將影響血糖的讀數?

貴雄堂哥要我十九日的早上十點二十分先到他家,然後一起到仙華堂叔家開會。我在九點二十分走到新勢公園前的客運車招呼站。我想一個鐘頭的時間應該夠了,因為楊梅和平鎮之間只隔了一個埔心。

在招呼站前有一位瘦小的老年婦人在等車了。我請教她一些搭車的問題,例如有多少線路會停靠這兒?是否每一班車都會經過楊梅?多久才會來一班車?戴著口罩的老婦人很和善,指著候車亭上有個像是跑馬燈的裝置,不斷顯示那一線的那一班車何時會抵達。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有點擔心在十點二十分趕不到堂哥家,遲疑著,不知是否應該叫計程車﹖這時又來了一對年紀跟我相近的夫婦。

我抬頭在跑馬燈上看到有一班車即將進站,可是這班車會停楊梅。這「楊梅」兩個字讓我有些困惑,因為楊梅那麼大,到底是停在楊梅的何處?其他的路線就比較清楚,例如說:楊梅大成路,或是楊梅火車站等等,就很明確,但是只有「楊梅」兩字,指的是什麼地方呢?我忍不住問新來的那位男士,是否知道停靠在所謂的「楊梅」,到底是指什麼地方?他親切的說,就是楊梅警察局的前面。我說,啊,我知道那個地方。我順便就問他要搭那班車?要到那裡去?他說他也要到楊梅。聽他這樣一說,我心中就更篤定了。我問他客運車到楊梅需要多少時間?他說約半個鐘頭。我看看錶,心想車子如果在一兩分鐘內到來,我就可以趕得上與堂哥的約會。

車子果然馬上就來了。我們陸續上車。本來跟他太太一起坐的男士非常客氣,告訴坐在他前面座位的我,上車要刷卡,下車也要刷卡,還有其他搭車注意事項,後來為了說話方便,他乾脆過來坐在我旁邊。在知道我是離家將近四十年的楊梅人後,他說:「你可能被我的父親教過喔。」一問才知道,他的父親是鼎鼎有名的黃厚源老師,而他也只小我一歲,在梅中時,應該是低我一屆吧?我原以為他是住在中壢或平鎮一帶,要到楊梅探望他的父親的,沒想到他是住在永和,專程到楊梅來,是要為他的父親慶生的。印象中,黃厚源老師已經九十七、八歲了,而師母也已九十五、六歲。他的父母仍然健在,都如此高壽,今天還可以為自己的父親慶祝生日,實在是個很有福氣的人。

到了楊梅,在彼此親切的揮別後,我開始往堂哥家的方向走去,可是不敢確定是在那裡,終究我離開楊梅和台灣太多年了,街道也有了一些變化。還好前一天我打了電話問阿斌表弟。阿斌告訴了我方向,並且說,門前有階梯,是那附近僅有的一家。我繞了一些路,總算看到有階梯的房子了。我按了門鈴,果然就是二堂哥的家。

堂嫂開車,帶堂哥和我先接秀連堂嫂,然後我們就直奔堂叔在校前路的家。長輩一一凋零,現在,八十多歲的仙華(嘉添)堂叔是我們曾祖父下來這一支,最年長的一位長輩了。這次的聚會,主要是討論曾祖父以降的祖塔,未嫁而早逝的女兒之骨灰是否容許入塔,若可以入塔,在塔內應該如何擺放?是劃分專區擺放這些未嫁女兒的骨灰,還是按輩份擺放?如果按輩份擺放,是否將骨灰擺在她們的父母身旁,還是有其他的考量?這種決定,祖先是否同意?是否應該祭告祖先及擲筊?


幾位堂兄弟在仙華(嘉添)叔家議事。


二堂哥貴雄跟堂叔討論一些細節。

貴雄哥特別請了一位熟識的風水地理師來參加會議,以便大家詢問諮商,還有聽聽他的建議。堂叔拿著一本日據時代用毛筆書寫的契約,一邊讀一邊解釋和敘述事件的背景,彷彿在敘述一些我們所不知道的歷史。


嫂嫂和幾位堂弟靜坐聆聽堂叔敘述上一、兩代的一些前塵往事。

等大家取得共識後,已近中午,國治堂兄和耀昌堂弟有事先離去,耀弘堂弟正要出去訂午餐,貴雄堂哥趕緊制止說,午餐已訂,秀連堂嫂要在丹醇美廚請我們吃中飯。

曾祖父以下,我們原有二十三、四個堂兄弟,如今走了兩、三位,而有幾位卻又幾乎沒有跟其他堂兄弟互動,較常會聯絡的,也就是我們這幾個吧?

我們分幾部車前往埔心。小我一歲的耀祿特別指定要我和嫂嫂搭他的車,終究從小他是跟着我一起成長的堂弟啊。一轉眼,我們都到了這種年紀了。我說,我都退休一年了,問他有沒有計劃退休?他說再幹一年半,等這一任的校長期滿就退休。我說,是啊,錢是賺不完的,趁著身體還動得了,好好享受一下退休生活。他說,的確是這樣。

在一個有六千多名學生的學校當校長,壓力之大,可想而知。他舉例說,要是有學生不幸墜樓受傷,家長告學校,誰要負責?校長!誰要上法院?校長!招生人數若少了三兩百人,誰要負責?校長!萬一需要裁員,誰要負責?校長!簡單的幾個例子,就可以了解,年輕時代體壯如牛的他,為何現在需要吃藥來控制血壓和保護心臟了。再一年多,一定退休。堂弟堅定的說。


先抵達丹醇美廚餐廳的堂叔、堂嬸和堂哥。

到了餐廳,幾位堂弟要我坐下,說先來照照相,我發現他們都站在我身後,只有我一個人坐著,我覺得不好意思,要他們也坐,他們說當弟弟的,站著沒關係。我要站起來,他們又把我按下去。後來我們請堂叔、堂嬸和二堂哥過來坐下合影,我趕緊站起來,就怎麼也不好意思再繼續坐下去了。


上菜前先跟三位堂弟合影留念。


這一餐,是由坐在我身旁的秀連堂嫂宴請。


與堂叔、堂嬸、堂哥和堂弟們合影。

拍完照,就開始上菜。餐廳的經理上樓到我們這個包廂來,很親切跟我們打招呼。她看到我,笑著說,又從美國回來啦?我說,是啊。

菜一道道的上,我們輕鬆的邊吃邊聊,很是歡愉。大家都覺得,堂兄弟們實在應該要多聯繫。多聯繫自然就多了那份熟稔,也就多了那份情意。


親人能夠相聚一堂,實在很難得。

一直到吃完飯,我才想到,未曾為豐盛的菜餚拍照。

飯後,耀祿堂弟問我要怎麼回去平鎮?我說,大概是搭客運車回去吧。他說,還是我送你回去吧。接著他說,讓我打個電話給太太,如果她想買東西,就先回我家接她,然後送你回平鎮,我和太太再到中壢的好市多採購,這樣可以吧?我說這樣正好,因為三十多年前,他那棟房子剛建好,我從美國回來,曾經去拜訪過,經過那麼多年,我根本不記得是在那裡了。

堂弟打了電話,弟媳說要去購物,堂弟和我回家去接她。到了堂弟家,看到他的院子,經過這些年,已經樹木高大,花草鬱鬱蔥蔥,開放著的含笑花和桂花,香味撲面而來。在台灣,已經不易有這樣的居住環境了。

我們上了車,很快的就到了平鎮。下車時,我說以後多聯絡。弟媳一邊揮著手,一邊說,對,多聯絡,一定不要忘了。


               (2017-03-21) 

【附記】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忙裡偷閒
下一則: 小聚
迴響(3) :
3樓. 媺媺.暫離
2017/03/27 07:41

搭桃樂巴公車也免費呀?那麼台灣真是個好地方。

我們台中市坐公車10公里內免費,

我搭過一次公車經驗,那回讓我體驗到:

其實大部分的公車司機先生都是非常樂於助人、樂於服務的。

在我搭的那輛公車開到某個站牌時,

遠遠看見一名年紀頗長的婦人帶著兩個小朋友邊跑邊攔車,

上了車還氣喘吁吁的。

這時公車司機安撫著說:不須用跑的,慢慢來,我會等你們......

看到這一幕,讓我好感動。

我所搭的公車路線有經過清泉崗機場,會轉載出機場的旅客,

在車上聽到旅客向司機先生詢問要如何轉搭公車,

公車司機總是用溫和的態度應對,

就連其他熟悉轉搭的乘客也會加入對話。

這一趟的坐公車趴趴走,讓我感受到了:

在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

桃樂巴是免費的,可惜班次少,搭乘的人也少。

在台灣,一般人都很友善。我第一次搭桃園客運車時,不知應在那裡下車,問車上的一位年輕學生,他告訴我後,下車時,還提醒我要又刷卡,既下了車,又告訴我如何走到中壢火車站,讓我覺得很溫馨。

☆耀星☆2017/03/31 00:48回覆
2樓. tzi
2017/03/22 04:03

美國回台灣 坐計程車 都害怕

何況還有那麼多摩托車

和家人親友 見面聚餐 暢聊 是幸福快樂的事 

住在美國,生活舒適,環境好。住在台灣,親友熱忱親近,飲食方便。
這就是魚與熊掌不可得兼的為難。

在台灣,不敢開車,讓我覺得非常的不便。 ☆耀星☆2017/03/22 23:56回覆
1樓. AZ9
2017/03/21 10:33
還在台灣嗎? 剛過去的這個週未我也才去中壢的好巿多呢, 旅居在外, 沒有車, 只有靠兩隻腳及大眾運輸, 真有些不便....
週末返美。您呢?何時回美國?
 
在台灣,不敢開車,出門非常不便,真的很難適應。 ☆耀星☆2017/03/21 16:4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