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沼澤‧天鵝‧鳶尾花
2021/11/12 01:31
瀏覽809
迴響2
推薦25
引用0






沼澤‧天鵝‧鳶尾花



生日那天,日麗風和,天氣格外的美好,我決定要到「天鵝湖鳶尾花公園(Swan Lake Iris Gardens)」,適意的去享受那優美的環境和清新的空氣,獨自消磨寧靜安詳的時光。

根據有關網頁的介紹,鳶尾花在四月下旬到五月上旬是盛開的時期,也許我除了可以在湖上及湖畔看到各種天鵝之外,也可以欣賞到各種顏色的鳶尾花呢。

「天鵝湖鳶尾花公園」位於南卡羅萊納州的 Sumter 市,屬於此市的市政府,可以免費入園遊覽和觀賞。園裡還有一些烤肉架供遊客燒烤野餐,也有個小小的兒童遊戲場。不要小看這個僅約四萬人口的城市所管轄的公園,它可是目前在美國公家的公園中,唯一擁有包含所有八種天鵝(Royal White Mutes、 Black Necks、 Coscorobas、 Whoopers、 Black Australians、 Whistlers、 Bewicks、 和 Trumpeters)的一個。這也是在美國境內一些密集栽植日本鳶尾花的公園中的一個。此外,公園裡還栽植有許多其他花卉,例如茶花、杜鵑、金針(day lilies)和日本木蘭等等。

在我的印象中,二、三月間,各種顏色的茶花和杜鵑花會在整個湖畔盛開,非常的美麗;等到它們落紅滿徑,花期過後,各色各樣的鳶尾花就登場開放了。這個公園的另一個特色,就是地處沼澤地,可以看到許多樹木長在水中央,湖畔則長滿了英文稱之為 knees 的根柱,一方面可以幫助樹木「下錨」在沼澤地的水中或是濕軟土地上,以支撐高大沉重的樹幹,另一方面根部露出水面也可協助樹木的呼吸(根據植物生理學,植物的根系如果都完全淹沒在水裡,是會窒息而死的)。由於是在沼澤地區,公園內也有許多架在水面上的木板步道和木橋。

天鵝湖鳶尾花公園的起始,可以追溯到一九二七年,原為私人漁釣休閒的場所。這個地區經過幾次擴展,並由不同私人分別在一九四九年,一九九四年和一九九八年,把總共大約包含一百二十英畝的土地,捐贈給了這個城市。

天鵝湖鳶尾花公園距離我的住處約八十公里,早餐後,我以輕鬆自在的心情,開車出發。外面陽光普照,風和日麗,涼爽舒適,老天真的非常的賞臉。我到達公園的時候,停車場雖停了一些車子,但沒有停滿,也看不到遊覽車。我想主要的原因,應該是受到疫情的影響,加上今天也不是週末之故。

停好車,只見遊客中心的大門是緊閉的,玻璃大窗上貼著告示說:雖然遊客中心仍然開放,但因疫情的影響,進入的人數必須控制,因此有意進入者,必須先敲門。我改變了原本想進去拿點資料的想法,沿湖適意的漫步在小徑和木板步道上。沿途遇見了一些推著娃娃車的女士、結伴同行的老先生和老太太,有些是四、五個家庭成員一起來遊玩,也有一些情侶在公園裡漫步和取景拍照。

湖畔的那些茶花幾乎都已經凋零,樹叢下落滿的花瓣幾已成泥,回歸為根部的養份;一叢叢各色的杜鵑花也謝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少數幾叢,仍滿是開放的花朵,但是可以看出已經由盛轉衰,即將萎靡掉落。本來我期盼的,是來欣賞盛開的鳶尾花,可惜讓我失望了,因為除了見到疏疏落落的幾叢鳶尾花已開放之外,整個園區的鳶尾花幾乎只見仍然翠綠的葉片,顯然還不到盛開的時期。

「是我得到的資訊錯誤嗎?」我忍不住問自己。我不覺想起那一年,Vicky 從田納西要到查爾斯頓,路過我所居住的城市,順便來訪,於是我開車帶她到天鵝湖鳶尾花公園遊玩和攝影。經過那麼多年了,我還很清楚的記得那是在五月下旬,因為我們看到一些穿著學士袍的年輕男女和他們的家人或是情人,在園區裡到處取景和拍照,那是畢業的季節。那時的鳶尾花已經過了怒放的時期,有些已經萎靡快要凋零了。當時我還提醒自己說:「下回若要看鳶尾花,一定要在五月下旬以前來這兒。」這次我四月下旬前來,是因為在網上的資訊說:「四月下旬至五月中旬是鳶尾花的盛開期。」(後來我回到住處後,再上網搜尋資訊,發現有的網頁說,鳶尾花的盛開期是在五月中旬至五月下旬。)看樣子,凡事不能只信一個出處啊。

想到這裡,我才驚覺時光飛逝的快速!Vicky,這個當年還在念碩士班的年輕女孩,如今為著照顧兩個正在成長的小孩,早已是忙碌得頭暈眼花的全能媽媽了。

時光真的是在我們不覺中飛逝!我不禁喟嘆起來,因為我也想起,三個小孩在兩、三歲的時候,我曾有幾次帶他們到這兒來餵天鵝。他們嫩嫩的小手拿著小片麵包,對著湖裡的天鵝揮動著。天鵝向他們游過來上岸,小孩又害怕的將小小的身子往後移動退縮。天鵝追著想吃小孩手上的麵包,小孩無處可躲,竟然就竄進了我的懷裡。他們那種既興奮又害怕的叫喚著「爹地」的神情,至今仍然歷歷在目。

我在居住的城市當中文學校的校長時期,在那年的農曆歲末,我們舉辦了一個學生家長和小孩們的聯誼活動,大家開車到天鵝湖鳶尾花公園來烤肉和遊玩。家長們在一起邊吃燒烤的食物,邊閒聊和交換養兒育女的經驗與心得。小朋友們在飽餐後,到湖畔的廣大草地上追逐和玩捉迷藏遊戲,玩得非常開懷。

湖畔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烏龜,在石頭上和凸出水面的木頭上曬太陽。那些最小的烏龜還不到我的兩隻手指寬,非常的秀珍可愛。我最年幼的小孩 Max,當時只有四、五歲,看到那些小烏龜,非常的喜歡,說牠們好可愛,於是捉了一隻,放進一個喝水用的小小保麗龍杯子裡,交給了我,對我說,他想將小烏龜帶回家養,但他現在要跟其他的小朋友玩耍,因此要我為他好好保管他的小烏龜。我一手拿著保麗龍杯,在湖邊的草地上漫步。走著走著,低頭一看,發現杯子裡的小烏龜不見了!小烏龜不知何時爬出了杯子,無聲無息的掉落草地上了。我心中一驚,沒了小烏龜,我要如何對小孩交待?

我趕緊低頭在附近的草地上搜尋,但要找到那個沒有我兩隻手指寬的小烏龜,談何容易。我瞪著那一大片的綠草地和間雜的黑色土壤,很快的就看得兩眼昏花了。我心裡很急,不知道小孩若發現他的小烏龜被我搞丟了,會不會哭泣?這時,我靈機一動,對那些在草地上奔跑嬉笑的小朋友們招手,要他們集合,然後對他們說:「Max 的小烏龜掉落在草地上了,大家幫忙找找看。」小孩的眼睛果然比較銳利,加上人多,比我一個人找要有效得多了。小烏龜很快的就被小朋友們找了回來。

回到家,我怕小孩對小烏龜只是一時的喜好,等新奇的感覺過了,不再管牠,可能就會傷害到牠的生命,所以費了我好大的精神和時間去遊說他,要他把小烏龜寄養到隔壁法蘭克伯伯家的後院,因為他有一個日式的造景:小池、小橋、水草和睡蓮。我對小孩說:「那兒有水、有小魚、有蚊蟲、有花草,比較適合烏龜生活。牠可以躲在水草中休息,也有蚊蟲和小魚當食物,而你想看小烏龜的時候,也可以隨時到伯伯家的後院去看,這不是很好嗎?」說了許久,小孩終於點頭,同意放生小烏龜到那日式的造景裡。果真如我所料,小孩過去看了幾次小烏龜,漸漸失去了興趣,就淡忘了。我有時還忍不住在想,不知那隻小烏龜有沒有平安順利的長大?

時間就是這麼的匆匆流逝,悄然遠去。多少年過去了?那時的情景,仍那麼清晰的在我的腦海裡,然而,如今在醫院裡忙碌看診和手術的小孩,對他的兒時往事,是否還有印象呢?想到這兒,我不禁又喟嘆起來了。

原本只是單純的到公園來觀賞沼澤地和湖上的天鵝和落羽松,以及走過木橋,漫步在水上木板步道和環湖小徑,欣賞湖畔的鳶尾花和其他花卉的,沒想到卻引出了自己那麼多沉澱在心靈深處的記憶。


沼澤‧天鵝‧鳶尾花 2021-11-12 http://www.ksnews.com.tw/upload/2021112-011.pdf



沼澤‧天鵝‧鳶尾花 2021-11-12

         (2021-11-12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這篇短文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五個月又三個星期。


天鵝湖鳶尾花公園的入口。


沼澤、天鵝、木橋。


湖裡向我游來的天鵝。


沼澤、木橋、鳶尾花


在鳶尾花小徑上的天鵝。


落羽松小徑。


天鵝湖。


天鵝湖一景。


沼澤地上的小木橋。


沼澤、木橋、鳶尾花。


沼澤、木橋、落羽松。


湖畔的鳶尾花。


              

Tchaikovsky_ Swan Lake Suite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沒有出路的感情
下一則: 小小火柴盒
迴響(2) :
2樓. tzi
2021/11/13 04:39
這個天鵝湖公園

帶給您許多美好的回憶

多年的辛勞, 孩子也很有成就,

您也是醫生爸了!👍👏

晚來的祝福

日日快樂 平安健康!🌹
謝謝 tzi 的來訪與回應,也祝您平安喜悅。
☆耀星☆2021/11/28 01:21回覆
1樓. 媺媺
2021/11/12 09:00
地球環境變遷氣候異常,造成很多植物的花期都亂了套了。
謝謝媺媺的來訪與回應。世事多變,令人不安,願世人能夠多追尋心靈的平靜與美好,而不是物質的窮奢極欲和資源的破壞與奪取。
☆耀星☆2021/11/28 01:2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