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處處非家處處家
2021/07/10 00:45
瀏覽785
迴響0
推薦18
引用0



處處非家處處家



唸完碩士學位,我在州立大學當了一年的講師之後,獲得了綠卡,終於可以利用寒假的時間,第一次返台探望親友。

三個星期的假期一眨眼就過。

在返美的時候,班機飛離中正機場約一個小時,因為機件有問題,就又折返中正機場整修。這一折騰,我的行程整個都打亂推延了。

經由航空公司的安排,我先飛到了科羅拉多州的丹佛,只見機場堆滿了白雪。到達休士頓機場的時候,比我預定抵達的時間已經晚了好多個小時。不幸的是,我的行李並未跟著班機抵達,還得等下一個班機托運過來,才領得到行李。

取得行李後,我已精疲力竭,但我還得開車三個半小時,才能返抵大學城。

當時休士頓地區剛下一陣大雪,據說是那兒二、三十年來最冷,下最大雪的一次。那不是個適宜開車出門的日子。但,我必須趕回去。

我邊開車邊打瞌睡,我是那麼的疲倦;我想快點開回到大學城,因此油門也越踩越重。

在黑黝寂靜,看不到往來車輛的公路上,開了大概一個鐘頭左右的車,我被警車的藍燈示意停車路旁。高大的德州公路警察走到我的駕駛座窗口。

他說:「晚上好,先生。你知不知道你超速而且蛇行?」

我說:「我不知道。我剛從國外回來,因為班機延誤了很多個小時,精疲力竭的我,只急著想要趕回去。」

公路警察很有人情味。他說他到英國去的時候,也曾經受過班機延誤的苦。「這樣好了,我不開單子罰你的款,只給你一張 citation 好了。」他接著說:「前面有些路面因為已經結冰而關閉了。開車千萬要小心,不要超速了。若累了,還是停下來休息才好。」

我向他道了謝。彼此互道晚安後,我便繼續上路。

經由公路警察的提醒,我才想到,剛才自己在積雪的公路上超速蛇行,是多麼危險的一件事!要是車禍死在異國,如何對得起父母和親人?

在仍然極度疲倦中,我減緩車速,微微打開車窗,讓冷風透進來好提神。我打開音樂,調高音量,避免瞌睡蟲來襲。在剩下的路程裡,我非常小心翼翼的開著車。

終於經過了一座橋,開始爬上坡,在遠處坡頂上,在淒清的月光下,可以看到一座教堂尖塔上的十字架。我知道,目的地就在眼前了。一路緊張,小心翼翼開車的情緒,這時突然輕鬆下來,我突然有一種快要到家的感覺。

那是多麼奇異的感覺!什麼家呢?在那兒並沒有人等著我,我仍然是個單身漢;等著我的,只是公寓冷冷清清的房間,而且是在異國,不是在我成長的故鄉。然而,為什麼我竟然也有那種,快要到家的,迫不及待的感覺呢?為什麼,我竟然也有快要到家的那點喜悅?

飄泊異域多年的心靈,有那點無奈,也就漸漸的,錯把異鄉當成了故鄉……

處處非家處處家 2021-07-10 http://www.ksnews.com.tw/upload/20210710-011.pdf



處處非家處處家 2021-07-10

         (2021-07-10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這篇短文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五個月又三個半星期。

那應該是一九八四年歲末或是一九八五年一月初的事情了;是我在一九七九年六月上旬到美國唸書後的第一次返台。當時我仍然是個行單影隻的單身漢,但一眨眼,三個小孩都已成長獨立,父母和兄妹都已不在人世了,而我則漸入老境,過著退休生活。思之,不禁黯然。


處處非家處處家 2021-07-10
              

海濱之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健忘
下一則: 下筆為文的態度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