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的雙週記
2020/10/25 07:47
瀏覽767
迴響4
推薦28
引用0






我的雙週記




退休後,我大多時間住在台灣,常常到平鎮圖書館看報紙,也在圖書館後面的平鎮高中的田徑場快走運動。悠閒的日子裡,報紙看多了,我很自然的又提筆寫短文,並且投寄出去發表。

有喜愛寫作的朋友常在更生日報的副刊發表文章和詩作,所以我很自然的,也開始嘗試將文稿投寄過去。跟副刊的編輯有了一些互動和接觸,我發現他們對作者是相當尊重與友善的。基本而言,文稿在寄出後一個星期到兩個星期間,必定會收到明確的回覆,讓作者知曉文章是否留用。我因此便習慣將文稿寄到更生副刊。

更生副刊接受詩(古詩、現代詩、俳句)、文(散文、小品、小說、兒童文學、社會和地方報導、老幼和身心障礙的關懷……),涵蓋面可說非常的廣。這是台灣現在所有的副刊和其他版面看不到的。

一篇文章投寄到更生副刊,根據我個人的經驗,最快也要四個月後才會刊登,慢的話,就將近要七個月了。此外,不管自己寫作多麼的勤快,副刊每個月最多只會刊登個人兩至三篇的作品。這其實不能責怪副刊編輯如此做,因為作者眾多,不能總是刊登一個人的文章,給人老是霸佔版面的印象吧?

可是,如果回頭針對作者個人而言,一個月刊登兩篇到三篇作品,那麼一年就頂多可以刊登二十四篇到三十六篇文章吧?即使持續有恆的寫下去,十年也頂多只能刊登兩百四十篇至三百六十篇文章而已。

我自退休後,生活閒適自在,無聊時就提筆寫寫文章或是整理尚未發表的舊作,攏攏總總加加起來,我起碼有一千篇文章可以送出去發表。要是只在更生副刊刊登,我看再二、三十年也刊登不完,於是我想,也許我應該再多開闢其他「戰場」,噢,不,也許以「園地」來稱呼比較沒有那麼觸目驚心。我因此也開始嘗試送出一些文稿,到其他幾家報紙的副刊和不同的版面。這樣,雖然在不同報紙也刊登了一些文章,可是一段時日過後,我深深感覺,今日大多數報紙的編輯人員對待作者的態度,讓人感覺不受尊重,這跟三、四十年前的情形,真的可說是有天壤之別(難怪很早成名的學者與作家張系國先生,曾為文大加批評這一代的編輯),我在感慨萬千之下,寫了一篇「編輯與投稿者」,但這篇文章大概要到十二月以後,甚至明年的一、二月,才會在更生副刊刊登,所以我就不在這兒多說了。

我終於決定,就專注些,耐心的只將文稿寄到更生副刊吧,起碼那兒的編輯是相當尊重作者的。在更生副刊刊登了一些文章後,嫂嫂好奇的問我:「更生日報,是不是專為犯罪出獄後的更生人,所辦的報紙?」我笑著回答說:「不是啦!」其實,在此之前,已有一些親友問我同樣的問題了。老實說,當初看到這位朋友在更生副刊發表新詩時,我也有過這樣的疑問。可是,事實上,在花蓮的更生日報,是一個非常資深的報紙,創辦於1947年的9月3日,比起聯合報(創辦於1951年9月16日)和中國時報(創刊於1950年2月,原叫《徵信新聞》,在1968年才更名為《中國時報》),都創辦得更早,只比台灣新生報(創刊日1945年10月25日)晚了約兩年。這是一份針對臺灣東岸地區進行報導的,歷史悠久的地域性報紙,只不過大多數人居住在台灣的西部,對這家花東地區最主要的報紙,就感到比較陌生了。

自從我將文章送到報紙的園地發表之後,我就很少專門在部落格上寫心情日記了,因為我所寫的東西,幾乎都是送出去發表了。由於報紙副刊一個月只刊出兩、三篇我的文章,在刊出後,我才放在部落格上分享,很自然的,我的心情日記已經不再是日記了。基本而言,它已成了雙週記,因為我一個月只有兩、三篇文章見報。

我想了想,雙週記應該也沒有什麼關係,不會有什麼影響吧?反正這幾年來,我在網上已經幾乎沒有跟任何網友互動了。文章如果見報了,我就把它貼出來,和一些親、友及同學們分享。文章內容多半是些芝麻綠豆的小事,不是啥宏觀大論,讀或不讀,也都沒啥大不了的。

不過,我啊,只是告訴自己,就持續耐心的寫下去吧。如果我繼續寫新的文章和整理那些尚未發表的舊作,專心的每年在更生副刊刊登個二、三十篇文章,那麼,再三、四十年,我的文章都刊登不完呢,所以,看樣子,我的人生目標應該是,要努力生活,起碼要活到一百歲以後才行,不然文章都發表不完欸。您看看,對自己這樣的期許,是不是非常勵志的一件事?

一百歲?Oh, my!


我家門前盛開的桂花

         (2020-10-24)   

【附記】

在美國住了超過四十年,已經養成習慣,很少去過問別人的私事;寫心情日記,雖然多半是寫自己的事情,卻也非常不習慣被詢問或是要回答自己的私事。對於私事的詢問,我知道是出於關懷,但如若沒有回答,還要懇請包涵。

返美後,也寫了在疫情下的生活,但文章要見報,將是幾個月後的事情了。在這兒,我就順便記述一些其他在生活上,受到疫情的影響。

有個週末,老三到這個城市辦事,打電話給我,說他星期日下午五點鐘以前要回到北卡羅萊納州的醫院上班,也許中午可以跟我到餐廳一起用餐後,再一路趕回去上班。我不知道目前這個城市的餐廳,受到疫情的影響有多大,所以告訴他說,星期六的午餐時間,我會開車到附近,以前我們常去的餐廳繞繞,看看是否照常營業。結果,我發現茉莉花中餐廳已經關門了,停車場中間還有整修工作;那家越南餐廳,連招牌都拆掉了;在超級沃爾瑪前面的木蘭花餐廳,雖然有營業,但我從窗口望進去,裡面黑漆漆的,我只見到一個人在裡面走動,不知是否餐廳的工作人員?大門前貼著告示說,他們非常注意大家的安全,規定餐廳工作人員在二十四小時前,必須是健康的,沒有發燒或咳嗽,而客人入內必須戴口罩,拿菜時必須戴手套……我把這個情形告訴小孩,覺得進去這個餐廳吃飯,大概也沒啥可吃,而且沒有安全感,沒法安心的吃。所以老三決定,他就開車直接趕回去北卡上班,見面之事,就留待下回了。

過去在同個公司上班以及在大專教課的朋友們說,現在他們都在家用電腦網路工作,用視訊教學。我的大兒子和二兒子也是在家上班。這次的疫情,真是大大的改變了許多人和許多公司及學校的生活,及工作和教學形態。

我自返回美國後,除了出去運動和買菜之外,都不敢出門。一轉眼,三個月過去了,我稀疏的頭髮,也已經長得自己都覺得不自在,不舒服,想去理髮,又擔心到那種地方不安全。正巧那天住在同個城市的 Tony 打電話來聊天,我告訴他心中的煩惱。他說,住在我這個地區的 Bruce,是給一個韓國人開的理髮店理髮;他先打電話預約,然後屆時全套裝備,披上墨西哥式的斗篷(Poncho),戴上護目鏡,如臨大敵,走進理髮店,而那韓國人也全副武裝,如臨大敵一般,喀嚓喀嚓,理髮五分鐘搞定!我不知那家理髮店在哪裡,於是決定到我住處附近,過去我常去的地方理髮。過去那家理髮店需要打電話預約,不然就會等很久。這個早晨我走入店裡,裡面一個客人也沒有,而且只有兩個理髮的女士(過去總有五、六位以上)。我們各自戴著口罩。女士問我要怎麼剪?我說,剪得越短越好,因為我要儘量延長下次需要到理髮廳的時間。她拿取理髮工具,喀嚓喀嚓的剪,也是五分鐘搞定。理髮費,資深市民(senior citizen)的折扣後,美金十塊錢,給小費三美元,捐兩美元給兒童醫院,付了十五美元,走出理髮廳。感覺短髮讓我一身輕鬆,陽光亮麗舒適。我打開鑰匙包準備開門上車,卻發現車子的門鎖遙控器不見了。這讓我一陣錯愕。怎麼回事呀?我細看鑰匙包,發現其中的一個鉤子鬆脫了。我心想,遙控器一定是在我下車走向理髮廳時,掉落在路上了。幸好此刻人少,停車場空蕩蕩的。我沿途往回走,果然在途中看到遙控器就在地上,幸好還沒被別的車子碾壓破碎。

Tony 問我何時要返台?他說,他在郡圖書館的分館上班的太太回台灣了,因為疫情的緣故,圖書館關閉,她趁此機會返台。他說目前他的太太住在隔離旅館,一天要台幣四千元,並不便宜。隔離兩個星期後,還要自主隔離一個星期。我說,暫時沒法回台灣,因為我在台灣租的住處,雖然有兩個臥室,但只有一套衛浴設備,沒法自主隔離。七月我那趟返美之行,各個旅客全副裝備,如臨大敵,令人緊張。我想等疫情稍微平靜好轉之後,才飛回台灣。還好現在視訊方便,跟阿秋天天都能夠聯絡談話和看見彼此,而且她每天上班和加班,也夠她忙的。

接著,得知好友的兒子從美國回台灣參加學術會議,加州表弟的兒子也有事到台灣,他們都一無例外的住在隔離旅館。表弟說,他兒子住的旅館一天是台幣三千多。阿秋說,她的朋友回台灣,住在隔離民宿,一天是台幣兩千多。總之,隔離是必須的,至於要花多少錢去隔離,就看個人的需要和經濟能力吧。


我每天快走運動8.5公里(每十分鐘走一公里)必經之處。


我每天快走運動必經之處。


我每天快走運動必經之處。


              

Oh Me Oh My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創傷
下一則: 表弟
迴響(4) :
4樓.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2020/10/28 21:52

惶亂中我們居然已經取消春秋回台計劃

又擔憂兒女孫的安全,還忙著領導職責的雲端會議

敬頌耀星兄闔府時時健康平安!🌹🌹


謝謝來訪。我現在也是因為疫情被困在美國,不知何時才能安心返台。世界各方面都如此混亂,令人不安。過著退休生活的我,也只能儘可能隨遇而安了。


在此問候紹光,願您和家人都平安健康!
☆耀星☆2020/10/31 06:37回覆
3樓. 安歐門
2020/10/26 09:59

這年頭,還迷信報紙副刊?等同於堅持使用算盤,

年輕人不看報紙,更不會看副刊,他們沒「美國」時間,

為什麼要等編輯賞識?文章多,自己天天刊出多好,

網路部落格到處都是,沒有編輯管制,隨你高興,

把算盤丟了吧!

過去十餘年,我就是在部落格以寫心情日記為主,較少送出去發表,退休後,恢復年輕時代投稿的做法,只是覺得,將文章投寄出去讓編輯審閱,自己下筆會用心些,讓自己的文筆不會因為隨興撰寫而退化。年紀大了,儘量讓自己多用心和多用腦力。 ☆耀星☆2020/10/26 11:38回覆
2樓. 和煦秋陽(一個人的感恩節)
2020/10/25 21:38

您的退休生活挺充實  

我退休前也常投稿   也寫過專欄    退休後就不再投稿

就在部落格發文    隨興自在    您提到的報刊編輯情況   有同感

曾經寫專欄    編輯拖欠稿費    還得去要    並不是在乎那微薄的稿費

而是花的時間與心力     不受尊重

扯太多了    見諒       

是的,我也是寫了幾年的專欄。這一代的編輯普遍對作者不夠尊重,可能和大環境有關係。過去的副刊編輯頗受人們的敬重,而且一個編輯室常有二、三十位編輯人員,現在一個版面則只有一兩人,而且小編多半非常年輕,待遇也不高。 ☆耀星☆2020/10/26 11:30回覆
1樓. 終南山
2020/10/25 09:50

謝謝來訪。 ☆耀星☆2020/10/26 11:2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