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表弟
2020/10/16 01:26
瀏覽708
迴響0
推薦18
引用0






表弟




下午在辦公室正忙著,沒料到會接到表弟從加州打來的電話。

他問起我父親喪事的情形,也關心我這些時日的生活。表弟和我不常聯絡,但每隔三、兩個月總會打個電話來,和我談東說西的。過去我隔段時間也會打電話給他。但最近兩年我因家務事,沒心情打電話,成了都是他打電話來的單向付出。

小時表弟住在我家的隔壁。他媽媽是父親的堂姐,少女時代住在我的老家附近,父親曾對我說,跟這位堂姐算是血緣很親的人了,因為她的祖父跟父親的祖父(我的曾祖父)是親兄弟。表弟的媽媽在我來美後不久就去世了。她所留給我的印象,是壯壯的,有點胖,始終是帶著笑臉,時常肩挑著兩個水桶,要去菜園澆水幹活。只要見到媽媽,她都會停下來笑著閒聊幾句。

表弟在家是老么,上面有好幾個哥哥和姐姐,其中的兩個哥哥,一個小我一歲,不曾跟我玩在一起,另一個大我一歲,雖然是唸同年級,但因為兩人個性不同,又沒在同個班級,也不常在一起,所以這位小我四歲的表弟,跟我更是不熟了。

我們開始真正有點接觸,還是在彼此獲知對方準備要到美國唸書時,才開始交換資訊,關懷對方的。

他比我先考托福和 GRE,也比我早一個學期到美國。他大學的成績雖然不是很出色,但 GRE 的分數卻是一千三、四百分,出奇的好。我問他是怎麼準備的?他說,運氣啦!他到美加補習班買了兩本最新出版的,準備 GRE 考試的書,沒想到那些題目通通出現在他 GRE 的試卷上,要不考高分也難啊!

我可沒這種好運氣。我也去買了兩本美加補習班出版的,準備 GRE 考試的書,結果在我考試時,卻是一題也沒碰上。

由於表弟 GRE 的成績出奇的高,獎學金排隊等他挑。我問他準備到那個學校去唸書?他說他決定要去威斯康辛大學的米爾瓦奇校區。

啊,那是冰天雪地冷死人的地方耶!我忍不住問他,為什麼要選那個學校?

他說,那家學校給的獎學金最高呀!他也忍不住問我要到那一所學校?

「打開美國地圖,我畫了一條線,凡是會冰封下雪的地方,我都不列入考慮啦!」我說:「事實上,我只考一次考托福和考一次 GRE,申請了一家德州的學校,獲得了優厚的獎學金,就這樣啦。」

於是表弟到了米爾瓦奇,我到了德州,彼此偶而會聯繫。過了不久,他說︰「這兒真是凍死人啦!真是等不及快點唸完碩士,儘早逃離這個鬼地方!」

他真的是說到做到。唸完碩士,他跟我說,他拿到獎學金,要離開米爾瓦奇去唸博士班啦。

我問他要到那裡唸博士班?

他說要到亞里桑那州的鳳凰城去唸書。

我說:「拜託喔,那是很熱的地方耶!夏天氣溫高達華氏一百多度耶!」

表弟說:「起碼那兒不會是冰天雪地吧?」

表弟就這樣高高興興的到亞里桑那州去了。那裡知道,過了不久,表弟對我說:「啊!這兒熱死人啦!」

我開始在大學教書的時候,仍然單身的他,在就業前曾到我這兒來小住,那是我們來美那麼多年中,唯一相聚的時光。

等他就業,總算到了氣候良好,華人很多的,加州的聖荷西。他心滿意足,從此不作他想,不再搬家了。

表弟從家境困難中,獨自奮鬥,隻身來美,是他兄弟姐妹中,唯一唸高學位,到國外深造的人,真是格外的難得。

他成了家,有一男一女,在學校功課表現都很好。除了他的太太和小孩,在美國,我就是他唯一的親人了。我們都是在無親無故的情況下,隻身到美國來唸書的,其中所歷經的孤獨寂寞,以及艱辛和考驗,彼此都是過來人,都能深刻的了解,也都很能為對方設身處地,有了那點「革命感情」的味道,所以即使平日彼此都忙著為五斗米折腰,不常聯絡,卻真的總是惦念著。





表弟http://www.ksnews.com.tw/upload/20201016-011.pdf


         (2020-10-16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這篇文章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五個月又三個半星期。

這是我在2008年初寫的短文。


              

Pilgrim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我的雙週記
下一則: 副刊與我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