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綠竹園 ~~ 化為千風
2008/01/08 09:37
瀏覽4,278
迴響5
推薦37
引用0

綠竹園

~~ 化為千風

從山上的祖塔下來﹐在快抵達老家的時候﹐先要路過綠竹園。姪女婿沛祥停了車﹐讓我下來。

綠竹園在我來美唸書之前﹐是一片廣闊的晒穀場﹔從我幼年有記憶起﹐那就是一片廣闊的晒穀場。收穫季節在這兒的熱鬧繁忙﹐早已深深烙進我兒時的心靈中腦海裡(我曾為此寫過一篇短文「淡淡的青草味」)。在我當留學生期間﹐祖父去世了﹐繼承這塊土地的父親﹐把這片已經不再充當晒穀場的土地﹐開闢成綠竹園。

在爸媽從內湖搬回老家居住後﹐除了在廚房後面的那塊地﹐種了許多金針和其他蔬菜之外﹐綠竹園就成了爸爸的生活中心。每個星期我打越洋電話回去﹐話題常常是離不開那片綠竹園。「你爸爸到綠竹園整地呢。」「你爸爸在綠竹園施肥還沒回來呢。」「啊﹐整天都在忙著整理和清洗你爸爸採收回來的綠竹筍﹐很累人呢!」「今年綠竹筍大豐收﹐自己根本吃不完﹐只好到處送人了。」「新鮮的綠竹筍生吃﹐非常的清甜。還記得生吃綠竹筍的甜美嗎?想吃嗎?想吃啊﹗可惜沒法寄至美國給你嘗嘗。我看下次你就選個竹筍盛產的季節回來好了。」媽媽總是這樣對我說。

後來知道每天爸爸到綠竹園忙﹐多半是在中午十二點半左右﹐才會回家吃中飯﹐那正是我這兒的深夜﹐所以我總是等到這個時候才撥越洋電話回去﹐這樣﹐跟爸爸和媽媽都可說說話。常常是先跟媽媽聊了好一陣子﹐她就會說:「啊﹐你爸爸剛走進家門呢。」於是我就隱約聽到媽媽對爸爸說:「你兒子打電話回來了。」然後我又隱約聽到爸爸說:「妳先繼續跟兒子說話﹐我去換掉汗水濕透的衣服﹐等我洗把臉就來。」

爸爸會興致盎然的對我描述他在竹園裡工作的情形和對未來的規劃。

媽媽去世之後﹐每個星期打電話回去﹐父親在話語中﹐都會流露出對媽媽的思念和生活的寂寞﹐然後又怕我擔心﹐就警覺的轉了話鋒﹐對我說:「我會盡我的力量好好過日子﹐不用為我牽掛。」

父親依舊每天到綠竹園去忙碌﹐只是忙回來﹐已經不再有媽媽等在家裡跟他說話﹐採收的竹筍﹐也不再有媽媽負責清洗和整理。

原本身體健壯的父親﹐在他的小腦輕度中風之後﹐身體是每況愈下了。可能是小腦控制身體平衡的機能受到損傷﹐所以他坐在椅子上﹐有時會不由自主的滑倒地上。他不再能到綠竹園去工作了。這樣缺乏了運動﹐再加上媽媽已不在身旁﹐使他對生活失去了歡樂和期待﹐他對自己失去了信心﹐記憶開始迅速的衰退﹐原本健壯有力的雙腿也變得瘦弱沒有肌肉。散步﹐他從原先能自老家門口走到鎮上的市場買菜﹐到變成最遠也只能走到綠竹園了。以一般人的腳程﹐從老家門口走到綠竹園﹐也只不過是三﹑五分鐘的距離而已。

哥哥說﹐在爸爸去世的前一兩個月﹐帶他散步﹐爸爸邊走就邊開始大聲的唱起歌來。我問妹妹知不知道爸爸大聲唱歌的事情?

妹妹說﹐知道啊﹐在最後一次去探望爸爸的時候﹐爸爸堅持要送她一程。從老家走到綠竹園﹐他就是忘情的﹐大聲的唱著歌。

唱著什麼歌?我問。

一些日本歌啦。妹妹說。

什麼樣的日本歌?我接著問。

妹妹想了一會兒﹐說﹐就是一些日本童謠啊。對了﹐就像我們小時候﹐爸媽為我們唱的那些日本童謠啊。

爸爸那樣大聲的唱歌﹐你會覺得尷尬不好意思嗎?我忍不住再問。

不會啊。妹妹說﹐反正是在自己的老家﹐聽到的也只是自己的親人﹐沒什麼不好意思的﹔我還挽著他的手﹐跟他和著唱呢。

在父親逐漸失去記憶後﹐也許他的心智就回到了純真的過往吧?人生的悲歡離合生離死別﹐到最後不過是回到原點。

一大片的綠竹園﹐一叢一叢的﹐整齊有序﹐這些都是幾年來爸爸心血的成果。自父親停止整理綠竹園起﹐已有一段時間缺乏照料了﹐地上開始長了一些雜草野花﹐有的竹枝已被牽牛花所攀附﹐開著一些紫藍色的花朵。

獨自站在那兒﹐那無數的枝節葉片﹐在和風中﹐搖曳著﹑飄動著﹐若靜心聆聽﹐好像是可以聽到有人在細語﹐好似可以聽到﹐爸媽那不斷的﹐輕聲的叮嚀……


爸媽在內湖家的合影(照片上沒有日期﹐可能是在一九九五年前後)。

                      (2008-01-07)  
【附記】

在 Skype 上筆談的時候﹐妳好意的傳來一支歌曲給我﹐說那正適合我在此刻聆聽。妳把歌曲的背景和中文的翻譯都傳來給我了。

我含著淚水﹐反覆聆聽了許多遍。

我想起將父親的骨灰送上祖塔的時候﹐站在那兒遠眺﹐在極遠處的高速公路上﹐是些往來奔馳﹐寂靜無聲的車輛。風輕輕的吹著﹐盈耳的是微風拂過枝葉草叢的絮語﹐會讓人產生一種親人就在旁邊低語的錯覺。當我站在父親花了心血整理的綠竹園裡時﹐和風拂過竹林﹐在寂靜的田野﹐那細碎的聲響﹐也讓我好像聽到了親人就在旁邊低聲說話。

逝去的親人﹐化為千縷微風﹐輕拂我們的心田﹐輕拂我們的髮梢﹐那樣的無所不在﹐那樣的天人合一。我很喜歡那樣的想法﹐那帶給我很大的安慰。

真是謝謝妳的好意。

歌詞的中譯:

「化為千風」 (譯:張桂娥)

請不要佇立在我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裡 我沒有沈睡不醒
化為千風 我已化身為千縷微風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秋天 化身為陽光照射在田地間
冬天 化身為白雪綻放鑽石光芒
晨曦升起時 幻化為飛鳥輕聲喚醒你
夜幕低垂時 幻化為星辰溫柔守護你

請不要佇立在我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裡 我沒有離開人間
化為千風 我已化身為千縷微風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化為千風 我已化身為千縷微風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千の風になって (男聲)


千の風になって (女聲)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迴響(5) :
5樓. Ezra
2012/07/30 21:38
私語

父親自小是個風頭人物,家境富裕,長得俊帥又壯碩,又會唸書。母親出身書香世家,富裕,嫻淑,人又漂亮,三位舅舅和二位阿姨都曾到日本留洋。可惜母親沉靜不多語,不會逢迎拍馬,不像伯母回鄉時會帶一些糖果和酸梅乾孝敬婆婆,所以,得不到公公婆婆的疼憐。媽媽說,她的嫁粧很多,有八卦床,被褥,衣裙,刺繡,錢,甚至棺材(其實是黃金打造的小棺木,以備喪葬之用)。媽媽說,她唯一的錯是沒把錢送給婆婆,婆婆要錢。

我高二畤,祖母生病,母親別離父親,毅然回鄉照顧祖母,父親也從省府調到竹南工作處主任,離家鄉近一些。最後,祖母非常感動母親的細心照顧,說,妳日後一定會得"道"。祖母出殯後,祖父提著袍袱到家裡來和我們住了,祖父說是祖母的意思。

Ezra

4樓. Ezra
2012/07/07 11:27
憶父親

母親去世後兩年,一天晚上在餐桌前,父親問我,你媽媽怎麼那麼久沒回來。我說她走了。父親滿臉落寞。

Ezra

 

3樓. ezra
2012/07/02 13:01
回憶

母親嫁入黄家,+分辛苦,除了三餐,還要挑水澆菜,母現個子嬌小,水桶常被打翻,她經常坐在翻落的水桶旁哭泣,無助地拿水桶再到倉庫後辺的大池塘裝水,然後一步步地往花台边的菜圃。每每想到年青時母親的辛勞,不覺黯然淚下。

 

Ezra

2樓.
2008/01/14 00:14
歌曲.文章....
歌曲文章都非常感動人!
1樓. 恰恰
2008/01/10 00:24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