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做你所喜歡的工作
2020/10/03 09:36
瀏覽724
迴響0
推薦23
引用0



做你所喜歡的工作




我當了一段時間的系統程式設計師。在那段時期,常跟幾位朋友出去吃中飯。其中有一位 project leader,每次看到我,都對我說,他想提早退休,想去接下他父母開的花店。他這麼說,因為他實在是不喜歡目前的工作,壓力常讓他喘不過氣來。可是工作待遇不錯,他又捨不得放棄而真的去接下他父母的花店。他就這麼一直說著,到我離開那兒,他仍然還耗在那裡,承受難以忍受的壓力,過著不愉快的生活。

我當系統程式設計師的壓力也很大。雖然系統程式設計師平時好像沒什麼事兒,可是電腦系統一旦出了問題,電腦工作停擺,所有其他應用程式設計師就坐在那兒,等著你解決問題了。若未能很快的找出問題,解決問題,就會讓人急得滿頭大汗,如熱鍋上的螞蟻。有時凌晨三、四點鐘,尤其是寒冬,還得馬上起床,坐在家裡的電腦前,連線到公司的電腦系統,試著找出問題的癥結,儘快解決,然後八點鐘,還得照樣去上班。我不喜歡這樣的生活,兩、三年後,我決定還是回到學校教書。

我喜歡學校的工作環境。校園漂亮,同事間相處和互動良好,學生有空也會到我的辦公室來聊天,或邀請我一起出去吃中飯。辦公室裡,有三面高達天花板的書櫃,我還為自己擺了冰箱和微波爐。若把辦公室的門一關,那就是只屬於我的小小世界。我最喜歡的還是書本。我的書櫃和桌上雜亂的擺滿電腦書籍。各大出版商免費寄來新書,希望我在閱讀後,會喜歡而採用,做為我所教課程的教科書。

那段任教的時期,每天早晨我都迫不及待的要趕到我的辦公室,因為有那麼多新書等著我閱讀。有時在辦公室讀到喜歡的書,也會帶回家繼續閱讀。

我對學生滿嚴格的,我說如果你們想靠所學去就業,就絕不能不扎實的學。

時間久了,學生們也習慣了我的作風。後來我在無意間,聽到他們說我是個很「嚴格但是公平( tough but fair)」的老師。有的先生為了討好學生,容容易易的就給學生一個 A,可是卻無法獲得學生的尊敬。

我的學生常會到我辦公室來問問題,也會來找我出去吃飯。在我離開學校三年後,仍有學生寄電子郵件來問好和表達感謝之誠,讓我覺得,在那家州立的大專教書很值得,也很有意義。

我和同事間相處得很好,不會鉤心鬥角。例如我隔壁辦公室的 Jonnie,就是很有個性的一個人,其他同事都說她脾氣大,有點怕她,可是我們相處得很好。在春暖花開的時候,她會邀我到校園散步個四、五十分鐘,而且也常邀我一起去吃中飯。記憶最深的,是洗車那一件事。她保養車子很仔細,每星期都去洗車。我呢?我是個大而化之的人,從來不洗車。有一天,她問說:「你不洗車的啊?」我說:「洗啊!下雨的時候,老天就替我洗啦!」她聽了只是一邊搖頭一邊笑。等期末考完後,要放寒假前,她說要搭我的車去吃中飯。在路上她就說,我們先去洗車吧,因為那是她今年要給我的聖誕禮物。雖說洗車只需幾美元而已,但也讓我心裡暖洋洋地。其他同事顯然也滿喜歡我的,才會有人竟願意費心費神的填寫表格,提名我為年度教師( faculty of the year)。

後來一家大公司電腦部門的人事經理來挖角,遊說我去那兒上班。我說我在學校教書很愉快啊。但她不肯放棄,用了各種理由對我遊說,希望我能接受挑戰。最後我被她說服了,便遞出了辭呈。在我要離職的時候,校長對我說:「如果你不喜歡那家大公司,隨時打電話給我。」三、四年後的某一天,他還問以前和我一起教書的同事,想知道我的近況。我沒想到過了那麼久,校長竟還會想起我,這是令我極感欣慰的。

我的物質慾望不大,不會太在意要賺多少錢,但擁有一個自己喜歡的工作和在一個友善的工作環境,真的是會讓人活得快樂和有尊嚴得多了。







做你所喜歡的工作 http://www.ksnews.com.tw/upload/20200514-011.pdf

         (2020-05-14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在台灣時,我所居住的中壢、平鎮地區,平日買不到,即使是去平鎮圖書館,也看不到更生日報,這個台灣花東地區歷史最悠久的報紙(創立於1947年九月三日),所以通常我只能上網閱讀報紙的電子版。但不知是什麼原因,這個報紙的電子版,偶而會看不到副刊。我原以為更生日報和幾家大報一樣,並不是一週七天,每天都有副刊,後來我才知道,事實並非如此。更生日報每天都有副刊,不過紙本報紙的編輯和負責電子版的成員,並非同一組人。顯然的是,紙本報紙的副刊編輯將副刊編輯完成後,電子版的工作人員才接手編排電子版,難怪電子版上的副刊內容(甚至作者姓名)和紙本上的副刊,有時沒法百分之一百的相同,而有疏漏、錯誤,甚至當天整個副刊都漏掉的情形。

我在一月二日寄出這篇短文到更生日報副刊後,遲遲沒看到它刊出,起初我以為是稿件太多,受到積壓之故,然而到了九月,文章已經寄出超過八個月了,我覺得非常奇怪,因為到現在為止,更生副刊從未把我的文章積壓如此的長久。我忍不住想,會不會是我在網上讀電子版時,看漏了?我想這種可能性太小了,因為上網很容易就看清楚當天每篇文章的標題和作者的姓名。於是我忍不住想,會不會那幾次在電子版上沒有副刊時,文章就在那其中的一天刊出了?若非如此,文稿會不會遺漏在編輯的哪個檔案夾裡呢?我東想西想,也理不出個結果來。

今天,一位也勤於寫作的朋友告訴我說,在網上也可以看到報紙版的副刊原版。我聽了很高興,決定試一試,看能不能為自己找到答案。我上網,從四月份的紙本報紙的PDF檔開始瀏覽,很快的就在五月十四日的副刊PDF檔上,看到了自己已經刊登出來的文章。算一算,這篇短文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四個月又兩個星期。我總算找到了答案,消除了一直在我心中的疑惑。


              

天邊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副刊與我
下一則: 脫下戎裝的將軍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