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脫下戎裝的將軍
2020/09/29 01:48
瀏覽719
迴響0
推薦18
引用0






脫下戎裝的將軍




一位三顆星的美軍將領,在退役後成了我的鄰居。他家的後院和我家的後院是相連的。我並不認識他,但我們有共同的朋友。從大學的英文系系主任職位退休的博格博士(Dr. Burg),跟我很熟,也是將軍很好的朋友。

有個晚上,我很意外的接到了將軍的電話。他在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和提及是博格博士的好朋友後,問說星期四的晚上七點鐘,他想來拜訪我,是否方便?

在心理毫無準備下,接到了這樣的一個電話,我一時還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才好,只能問他有什麼事?他說:「等星期四晚上見了面,我們再詳談,好吧?」我想不出任何婉拒的理由,也就只好答應了。

星期四的晚上七點鐘,我家的門鈴響了。他準時來訪,穿著西裝,手上提著一個公事包,跟一個約莫四十出頭歲的年輕人在我的招呼下,進屋就座。首先他向我介紹那位年輕人。將軍說,他目前是這位年輕人的助理,自從退役後,就開始向他學習做房地產仲介的工作。

將軍的這番話,讓我有些錯愕,因為我很難想像,曾經是一個肩上掛著三顆星的指揮官,一聲號令,成千上萬的軍人莫敢不從,可以叱吒風雲的將軍,怎會在脫下戎裝後,提著一個公事包,跟在一個年輕人的身後,當他的助理?

在台灣,若是一個三顆星退役的將領,印象中,政府不是會為他安排個什麼主任委員或是總經理、董事長之類的職位做為酬庸嗎?現在這位退役的將軍,竟然會為一個年輕人提著公事包,要學習賣房地產?這真是件跌破我的眼鏡,讓我難以置信的事情。

在稍作寒暄後,將軍就言歸正傳,對我道出了來訪的真正目的。他告訴我說,在我們家附近的一個Plaza(包含一些店面的廣場),目前要找買家,只需要約一千萬美元。他問我有沒有興趣考慮購買?

他的這番話,又是讓我心頭一震!當時我才四十餘歲,他怎麼會如此的抬舉我,認定我有那麼強大的財力,有能力購買一千萬美元的不動產?當時我心裡想,我要是手上有一千萬美元,我早就退休去享受人生了,還每天朝九晚五的去當上班族幹嘛?

心中雖然這麼想,但是我也不能讓場面太尷尬,所以不動聲色,沉著的回答說:「目前我並沒有購買不動產的計劃耶。」

將軍說:「這是個難得的好deal,希望你能考慮考慮。」我當然只能連聲應道,好的,好的。

送走了將軍,我一個人坐了下來,心裡才真正為將軍今夜的來訪而感到震撼。我的心中不覺浮現了兩個疑問:〈一〉曾經是三顆星的將領,脫下戎裝後,為何會去跟年輕人學習賣房地產?〈二〉將軍為何會認定我有能力購買一千萬美元的不動產?

我想了許久,才覺得可能為自己找到了合理的解答。

在我的職場生涯裡,不論是在公司或是在政府機構,有許多是從軍職退役下來的同事,他們許多曾是士官或士官長,也有許多校官(少校、中校和上校)。他們退役後,轉到政府機構或私人公司,憑藉著他們軍中的訓練和所獲的技術,或當專業人員(例如電腦程式設計),或當經理人員(人事經理、業務經理或處長)。我的了解是,美國的軍人,要是從上校退役,就可以過著很舒適的退休生活,所以一個三顆星的將軍退役,其實不用再回職場,便可以非常輕鬆的去享受生活了。

為什麼這位將軍願意向一個年輕人學習,不恥下問,試著要回到職場呢?我想主要的原因,可能是他覺得自己還不老(當時應該還不到六十歲),還可以在社會上多做些事情。不過,從他的行為,我卻看到了一個更深層的意義,那就是民主社會所應具備的素質。

當他肩上掛著三顆星的時候,他是個統領成千上萬人的指揮官,可是當他脫下軍裝時,他就是一個老百姓,和任何老百姓一樣,沒有特權。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理應如此。此時自己的心態必須調整,身段必須放軟。將軍本身缺乏房地產這方面的訓練,向有經驗的年輕人虛心學習,甚至跟隨在身後為他提公事包,並不覺得受委屈,這才是真正應該有的態度,也是民主社會的真精神。過去在台灣,我聽到許多大官和將領,退休後還時常要擺出官架子,仍然眷戀,也放不下過去威風和風光的日子,令人感嘆。

幾年後,有一天,我接到Dr. Burg的電話,他說:「耀星耀星,我一定要告訴你這個與律師有關的笑話。」我聽完博格教授的敘述,哈哈大笑。美國人對律師的態度真的是蠻複雜的,因此嘲諷的笑話特別多。我問他從哪兒聽來那麼好笑的律師笑話?他說,是將軍告訴他的。我好奇的問:「將軍不是去學習賣房地產嗎?」他又笑了起來,然後對我說:「將軍學習賣房地產一段短時間後,覺得不合適,所以回到大學去唸法律系。現在,在他要畢業的前夕,他特別跟我分享了這個律師的笑話,而我想到,應該也跟你分享一下。」將軍退役後返校唸法律系,畢業前跟他的好友分享揶揄律師的笑話,顯然可見,他是頗有幽默感的。

將軍在菲律賓當指揮官時的僕人一家五口,經他的協助,移民到了這個城市。這個菲律賓家庭的三個女兒,和我的三個兒子年齡相仿,在小學正巧又都被分到同一個班級,因此我跟他們有些互動,獲知將軍協助他們的原委。將軍在菲律賓當指揮官時,這個菲律賓人是他家的僕人。因為他工作認真週到,將軍在調回夏威夷的時候,把僕人也帶在身邊,而將軍的母親罹患癌症,僕人對他母親無微不至的照顧,讓將軍深受感動,於是在退役後,盡力協助僕人的一家辦理移民。我們都知道,菲律賓人想要移民到美國並不容易,可是將軍在順利的辦好這件事之外,還協助他們一家安頓下來,介紹他在我們社區的鄉村俱樂部當酒保,又協助他在我們社區附近(也是不錯的社區)購置房子。他的太太到附近一家生意很好的餐館當服務生,一家就這樣安定下來生活。這個故事,讓我覺得,將軍也是個有情有義的人。

為何將軍會以為我有能力購買一千萬美元的不動產呢?我想了許久,終於理出了一些頭緒,覺得真正的原因,應該和台灣在那個時期的經濟狀況有直接的關係。那正是台灣的經濟起飛,是亞洲四小龍之首的年代。在那個時期,不是有「台灣錢淹腳目」的說法嗎?那時許多美國人都知道,台灣很富裕,很有錢,而我大概是沾了來自台灣的光,將軍一定就是這樣,才認定我必然也是個非常有錢的人,富裕到足以有能力購買一千萬美元的不動產吧?他沒想到,其實我只是個靠獎學金來美國唸書的窮留學生,畢業後就這樣留在美國,當了一個標準的上班族。將軍當時若是知道實情,大概也會跌破他的眼鏡吧?







脫下戎裝的將軍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1417270


             (2020-09-29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這篇短文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五個月又三個星期。






              

Holst - Jupiter, The Bringer of Jollity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做你所喜歡的工作
下一則: 忘憂花下的故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