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正駕駛、副駕駛和機槍手
2020/06/08 00:47
瀏覽855
迴響0
推薦28
引用0






正駕駛、副駕駛和機槍手




大兒子小時喜歡畫畫,畫的多半是王子、公主和花卉;老二和老三畫的都是戰艦、車子和飛機,收集的也是各種的玩具跑車和飛機。

在老二六、七歲,老三四、五歲的時候,每次我要帶他們出門(例如去上中文學校、到公園、去買東西等等),老二就會趕快上車坐在我旁邊,說他是我的 co-pilot,老三則坐在我後面,說是 gunner。他們都異口同聲的要求我假裝是在開戰鬥機,要跟他們一起玩空戰的遊戲。

那時我開的是可以坐七個人的,馬自達 MPV mini van。剛開始聽到他們要我跟他們玩這種開戰鬥機的遊戲,覺得很好笑,心裡在想:我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還在玩這樣 silly 的遊戲,要是讓人知道了,豈不會被人笑我神經?可是兩個小孩都那麼興奮熱切的要求,我又怎能拒絕呢?我繼而一想,反正車內只有小孩和我,就算是我顯得 silly 好笑,那又有什麼關係呢?所以我就決定下海,與小孩同樂啦!

可是我又沒有開過飛機,更甭說是戰鬥機了,要怎麼玩呢?我只好將自己搭飛機的經驗和在電影中看到空戰的印象,再加上一些想像,混合編纂一番,現在想起來,真是四不像,不過那時跟小孩玩得可興奮異常呢!

車子一發動,我就要先跟我的 co-pilot 通話啦!

「油錶?」我問。

「Checked!」老二答。

「引擎?」

「Checked!」

這樣一問一答的持續了好一會兒,最後我問坐在我後面的老三:「seat belt?」我的 gunner 說:「Checked!」繫上安全帶是在行車時的法律規定,我也藉此機會,要確定一下小孩都綁上安全帶了。

我先從車庫緩緩倒車到車道,然後從車道慢慢倒車到社區內的馬路,在這段期間,我可就要開始廣播啦!

「This is your captain speaking. 」我說:「我們有個 mission,目的地是州公園(state park),沿途可能會遭遇到攔截,大家必須全神戒備,隨時給與反制。現在我們正 taxi 到跑道上,準備起飛……」

等我倒車至社區內的馬路的時候,車子開始往前緩緩行駛。我確定他們繫好了安全帶,速度慢慢加快,然後開始報告氣象,並且隨便跟他們嘻笑一番。等車子轉入主要幹道之時,我對他們說,現在我們要 take off 了。速度持續加快,我就報告說飛機以什麼速度爬升到幾千英呎,風速是多少,空中雲層多濃厚等等。

一路上,看到迎面而來的各種大大小小的車輛,我得發揮我的想像力,一下說是友機,一下說是敵機,一下說是在正前方,一下說是在 8 o`clock 的位置上,一下說我們爬升至一萬兩千英呎的雲層後面,要給敵機來個出奇不意的突襲,一下又說我們的飛機中彈受損(尤其是在駛過路面不平,有些凹凸孔洞,造成有些顛簸的時候)……我一路編織各種敵情和狀況,兩個小孩手忙腳亂忙得一蹋糊塗,口裡還「達達達達」發出模仿射擊機槍子彈的聲響。

我們就這樣玩到目的地。小孩很愛玩這種遊戲。每次出門,我們都必須出一次戰鬥任務。這種遊戲我們一玩就持續玩了好幾年。

好像僅僅是一眨眼的時間,老二要上大學了,他已獨自開車上、下學和出門採購、訪友及去上小提琴的課。他已不再是我的副駕駛,他本身就是正駕駛了。而老三也上了高二,他有了開車的學習執照,很快的,他也會是自己的正駕駛,也不再會是我的 gunner了。

有時我的腦中好像還可聽到他們模仿開機槍時,嘴裡不斷發出那「達達達達」的稚嫩聲響。然而,時光飛逝,不覺中,他們都大學畢業了。老二當了雜誌的編輯,後來又當了community manager,並且兼任自由撰稿人和攝影者。老三也按照他的人生規劃,唸完醫學院,去當了醫師。

漸漸地,他們成為自己的正駕駛,駛在人生的旅途上,追尋他們的方向和他們的幸福與快樂……

而我,一方面想念我那純真可愛的副駕駛和 gunner,另一方面也為他們的成長、茁壯而歡喜。慢慢的,他們會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家庭,我在他們生命中的角色,很自然的,會漸漸淡出。

身為一個父親,我的心裡是很矛盾的,既想永遠擁有他們的純真可愛,又知道必須適時的放手,讓他們飛向海闊天空。惆悵、喜悅、不捨,和許多難以形容的感覺,在我的心裡混合在一起……

但是不管如何,我的心中是充滿感恩之情的。我知道,起碼我能夠擁有那美好時光的記憶,直到我離開這個塵世的時候。感謝上蒼賜給我善良可愛的小孩,陪我走過一段人生的路程。







正駕駛、副駕駛和機槍手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1382139


             (2020-06-08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這篇短文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四個月又一個星期。

其實,這篇文章是我將大約十四年前所寫的初稿加以增強潤色而成的。小孩年幼時在車上跟我玩空戰遊戲的過往,我沒法忘懷。那種親子間互動的歡喜,難以描繪,我很懷念。

              

紅蜻蜓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老屋與古樹
下一則: 蜻蜓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