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生命旅程
2020/01/13 15:54
瀏覽904
迴響0
推薦24
引用0









生命旅程




一個星期前,從嫂嫂和貴雄堂哥那兒得知,高齡九十二歲的瑞亭姑姑已經離開塵世了。第二天早晨,我跟堂哥、堂嫂到中壢的大愛生命紀念館,在姑姑靈前上香。我幼年沒上過幼稚園,六歲唸小學一年級,級任老師就是瑞亭姑姑。當時我在稚齡,姑姑也還不到三十歲。我依稀記得,教室外牆上的壁報貼滿我們童真的圖畫。好像僅僅一眨眼間,姑姑辭世了,而我也退休好幾年了。父親有五個妹妹,這個塵世,如今僅存的就只有最年輕,但也八十多歲的嬌姑了。

過去十多年來,我已到過大愛或旁邊的伊甸園生命紀念館好幾次。母親、父親、香姑、妹妹、哥哥……說來,在生命之流裡,長輩,甚至同輩的親人,一個一個的,先後拍岸消逝,不覺間,我也已成了長輩,成了在前頭的波浪,何時會拍岸消失,誰也說不準。

十一日是總統大選的日子,天氣很好,晴朗溫暖,次日卻變得陰霾濕冷,風勢強勁,而十二日是要為姑姑作齋(作七)的日子。那天中午,堂嫂開車跟堂哥及嫂嫂從楊梅到平鎮來接我,一起到大愛生命紀念館。傳統上是一個星期作一次七,要作七次,共要花七七四十九天。在這生活步調緊湊緊張的時代,要花那麼多的時日辦理喪事,幾乎已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現在可以說,幾乎都已將七個七濃縮簡化至在一天辦完。生命紀念館主辦此事的人對堂哥、堂嫂和我及嫂嫂說,全部的程序大約要到傍晚六點多至七點才能辦完,代表姑姑娘家的我們,如果有其他事情,可以在辦完第一個階段時,先行離去,或是等所有程序辦好後再離開,不然在程序的中段離開,也是可以的。堂哥和我原本準備辦完整個程序後才離開,但是法事進行過半後,負責開車的堂嫂身體不適,臉色蒼白,可能是她休息不夠,過於疲勞,加上天氣濕冷風強,室內又燒著許多香燭,煙霧繚繞,空氣較為沉悶之故。我們擔心堂嫂的不適會越來越嚴重,只好先行離去。

在這種情況下,堂嫂的身體實在不適合繼續長時間的開車,所以堂哥建議先在附近找個可以喝點熱茶或熱咖啡的地方,坐下來休息一下,吃些點心,讓堂嫂的身體有稍稍恢復的時間,順便也讓難得見面的我們堂兄弟可以話話舊。於是我們在附近,中央大學旁的友竹居茶館停車。天色已經黯淡下來了。


貴雄堂哥在友竹居茶館大門前。



















服務人員引導我們到一個有四人座位的桌邊坐下。我看到壁上掛著的字畫,有點眼熟,突然想起,上次到友竹居來時,就是坐在這張桌的。那回是阿慶請阿振和我到這兒喝烏龍茶和吃糕餅、花生、毛豆,彼此交心,談心裡話的。


我看到壁上掛著的字畫,有點眼熟。


這就是當年跟阿慶及阿振品茗和吃糕餅時,我所坐的位置。




堂哥夫婦點了熱的洛神花茶,嫂嫂和我點了拿鐵熱咖啡。堂兄弟很久沒有這樣坐下來說話了。談到人生,想到自己在國外四十年,從年輕時出國唸書,一路走來,感觸和體悟是很深的。許多時候,我面臨的境況彷彿已是山窮水盡,卻又變成柳暗花明;許多時候,面臨了他人的打壓,迫使我不得不改變方向和另做抉擇,事後證明,那個轉折卻是往更好的方向提昇,往更好的結果前行。許許多多個人的經歷,都對我顯示,所有需要面對的,都是老天最好的安排。在人生的旅途上,遇見許多貴人,使我學會珍惜與感恩。在人生的旅途上,我遭遇到他人的打壓,使得當時的我憤怒甚至怨恨,可是事後證明,我卻因此而跳脫現狀,獲得更好的結果,那麼,對這些人,我為什麼要感到憤怒甚至怨恨呢?這樣的體驗,讓我學會,先不要在面對現狀時去怨去恨,而是等過一段時日再回頭來檢視。就這樣,在不覺中,我說出了許多我個人經歷的小故事和它們所帶給我的感悟、提昇和成長。










話說多了,茶和咖啡也喝完了。這時,堂嫂的身體已恢復得差不多了,於是我們點了晚餐。吃過飯,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趕回家了,因為第二天是姑姑出殯的日子,告別式的家祭,要在早晨七點半開始。

今天(十三日),我在早晨六點十五分起床。漱洗完畢,七點鐘走出住處大樓門外,宗樹表弟已開車等在門外的路邊了。天空飄著細雨,風大氣溫低。路上車輛很多,相當擁擠,都是趕著要去上班的人們。我們先在晉斌表弟的辦公室門前接他,然後一起到大愛生命紀念館,參加姑姑的家祭和告別式。

在靈堂,我看到從屏東趕上來的大堂哥和堂嫂,他們跟二堂哥夫婦及嫂嫂坐在右邊第一排。在第二排,瑞嬌姑和運銓姑丈坐在我的右邊,宗樹表弟和金水表哥坐在我的左邊。在我的後面還坐了其他的堂兄與堂弟們。上次見到瑞嬌姑和運銓姑丈還是去年的農曆年初二,一轉眼,又是將近一年前的事了。我說,印象中,姑姑和姑丈是八十和八十一歲吧?姑丈說,他已經八十六、七歲了。怎麼就這麼一眨眼,又已經過了五、六年了?時光流逝之速,實在令人驚訝。所幸的是,姑丈和姑姑都行動自如利索,看起來相當的健康。

告別式在生命紀念館的主事人員安排和引領下,順利的進行,幸玫表妹對母親行誼的敘述,娓娓道來,是溫馨動人的。從她的報告中,了解從事四十年國小教育的姑姑,曾獲得總統的頒獎,退休後盡力協助弱勢族群,為公益而出錢出力,虔誠信佛的她,也為禮佛和慈善事務,花了許多心血。姑姑二十歲左右的孫女代表她的那一輩對奶奶說些心裡話,從兒時到奶奶家樓上和樓下奔跑、調皮、玩耍,說到好吃的食物,一些細膩難忘小事,在她一聲聲「奶奶」的呼喚下,讓人動容,令我的眼眶也濕潤起來。

在儀式結束前,我們繞著靈柩,最後一次瞻仰姑姑的遺容。再見咯,亭姑,請一路好走。


               (2020-01-13)   

【附記】

在這篇心情日記裡,只在友竹居茶館拍了幾張照片。在大愛生命紀念館的時候,我沒有拍攝任何照片,因為覺得在那肅穆的氛圍下,不宜拿出手機來拍照。

從友竹居回到家,我上網找出阿振當年所寫的,有關他和阿慶及我在友竹居品茗談心的心情日記,吃驚的發現,那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十年,怎麼就這樣在不知不覺間流逝了?!

延伸閱讀:
品茗談心友竹聚 http://blog.udn.com/bestChance/3961573



Mozart - Piano Sonata No.16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古屋與老樹
下一則: 似水流年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