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龍困淺灘
2017/12/07 23:01
瀏覽889
迴響4
推薦26
引用0












龍困淺灘



飛龍不在天,困在停機坪。

在所有旅客登上從芝加哥要飛往舊金山的班機後,機長廣播說,機門已經關閉,飛機正被推離停機處,即將準時起飛,目的地舊金山的天氣良好……

飛機還沒滑行到跑道,又聽到廣播說:因為電腦顯示輪胎有點問題,警示燈亮了,現在正開回登機門,相信是個小問題,電腦只要重新設定就可以了,這大概需要十幾二十分鐘的時間,謝謝你們的耐心;雖然會耽擱一些時間,但安全比什麼都重要,不是嗎?

十幾分鐘過去了,三十分鐘也過去了,飛機仍然沒有要開始滑行的跡象。終於又聽到廣播了,說因為電腦重新設定後,警示燈依舊亮著,要請技術人員來檢查和維修,這需要多等一些時間,謝謝你們的耐心與合作。

我飛到舊金山後,是要轉機飛回台灣。原本我要搭那班飛往台灣的飛機,轉機時間相當緊湊,因為只有四十五分鐘的時間,我要從舊金山國內航廈的登機門下機後,快速走到飛國際航線的登機門,登機飛往台灣。如果能從芝加哥準時飛抵舊金山,我已經擔心時間太趕了,此外,還不知是否仍要再經一次安全檢查呢。所以,當我第一次聽到機長說將延後十幾二十分鐘起飛時,我就開始焦慮起來,深怕這一耽擱,會趕不上飛回台灣的班機。等第二次聽到廣播說會繼續延誤時,我知道,要搭那班飛機回台灣,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

機長隨後又廣播了幾次,對班機的延滯致歉,並且感謝大家的耐心等候,可就是不知道飛機何時可以起飛。既然知道我不可能搭上那班飛往台灣的飛機了,我的心反而比較篤定下來。我已經不再在乎還會拖延多久了,我需要操心的是,如何在抵達舊金山後,找到飛往台灣的班機。

等著等著,忽然又聽到廣播說,維修還需要一些時間,而這個登機門必須讓另一個航班使用。於是我們被要求下機,要從 C11 登機門走到 C21 登機門,重新辦理登機手續。

全機旅客只好打開頭頂上置放個人隨身行李處,取下自己的行李,魚貫而出,走到 C21 登機門,重新排隊,登上另一架飛機。

在延誤了三個多小時後,飛機終於滑行到跑道,加速衝刺,飛向天際。

到了舊金山,下了飛機,我的手機接到航空公司的簡訊,說我班機延誤,沒有趕上從舊金山飛往台灣的班機,讓我可以有兩種選擇,第一是自行重新安排,換搭其他班機,不另收費,第二是依照原訂計劃進行,不更改班機。這兩種選擇其實只有一種選擇,因為那第二種選擇根本毫無道理,也毫無意義。依照原訂計劃進行,不做其他選擇?班機已經延誤了三個多小時,我原定返台的班機早已經在天空的某個地方了,要我如何能夠依照原訂計劃進行?而且簡訊的語氣,看得我也著實不悅。班機的延誤,是因為航空公司的班機機件出了問題,嚴格說來,是航空公司的錯,並不是我的錯,他們沒有一句致歉的話語,卻說「讓你另找班機,不用另外繳費」。如果他們誤了我的班機,耽誤了我那麼多時間,卻還要我另外繳費,換搭另一班飛機,那還有天理嗎?

雖然滿肚子的懊惱,但也不敢不爭取時間,趕緊從手機上網,看看有沒有飛往台灣的班機。查看的結果是,今天已經沒有了,明天下午的班機,也只剩下幾個座位。我深怕如果我遲疑一時,那幾個座位被訂走了,我會連明天也搭不上飛往台灣的飛機,所以趕緊從手機上先訂下那個航班的座位再說。

訂好班機後,我打了簡訊給要到桃園機場接機的表弟,告訴他今天沒搭上返台的班機,目前看來,要明天下午才可能離開舊金山了。

表弟回覆說,他晚一天仍然會到桃園機場接我。接著他說:好像種種狀況都被您碰上了喔。

想想,也是。我想,如果搭機搭多了,形形色色的狀況都有可能會碰上。過去我搭機時常遇到狀況,一些親友還開我玩笑說,不能跟我一起搭機旅遊,因為狀況太多了。

有一次,我搭機要回美國,從桃園機場起飛了三、四十分鐘後,飛機又飛回桃園機場了,說是發現飛機漏油。

前幾年的冬天,我要搭機到芝加哥,然後轉機返台。我清早到了機場,要飛往芝加哥的飛機已經停在那兒了。不久,我看到空姐來了,接著機長也到了。櫃檯的地勤人員播報說,再十五分鐘後,開始登機的程序。十五分鐘過去了,沒有登機的跡象。三十分鐘過去了,播報說,尚等一位機組人員,再過十分鐘將開始登機。十分鐘過去了,依舊沒有任何要登機的徵兆。地勤人員又播報了幾次,一方面致歉,另一方面感謝我們的耐心。我心裡有些急,因為再拖延下去,我就甭想搭上從芝加哥飛往日本的飛機了。終於,又聽到廣播了。擴音器上說,這班飛機已經取消飛行了,請大家重新安排行程。我有點懵了。飛機就在停機坪上呀,空姐來了,飛機駕駛員也到了,憑什麼放我們鴿子,說取消航班就取消航班啊?他這一取消航班,害我行程大亂,晚了四十八小時才回到台灣。

另有一年的寒假,我開了三個多小時的車到休斯頓的國際機場,要搭大陸航空公司的飛機到洛杉磯,然後轉機返台。我到了大陸航空公司的櫃檯,要劃票及托運行李的時候,所看到的景象讓我傻眼了,因為那兒擠滿了空中小姐和飛機的機組人員,他們身著制服,手持上面寫著「On Strike」兩個大字的牌子,很安靜的在櫃檯前繞成一個圓圈,走個不停。我對櫃檯小姐說,我要劃票及托運行李。櫃檯小姐說:你看空中小姐和飛機的機組人員都在罷工呢,飛機是沒法起飛的啦;你要不要先回家等候我們的通知?我說:我開了三個多鐘頭的車到這兒,要搭機到洛杉磯回台灣,妳卻要我再開三個多鐘頭的車回家,等候妳們的通知?還是請妳幫我想想辦法吧。於是那位女士為我找到了另一個航空公司飛往洛杉磯的機票,讓我順利飛到洛杉磯,然後搭機返回台灣。我覺得那時的客服是比現在好的。

那年日本海嘯地震之際,在我居住城市的市中心,我正和我們單位的十幾二十人在一家大餐館的十幾層樓上用餐,次日就要搭機飛往成田機場,再轉機回台灣。在用餐途中,我接到消息,說成田機場的跑道受損,無法起飛和降落。這個消息讓我無法再安心享受美食。熬到餐後,我趕緊聯絡航空公司,要更改航程。航空公司讓我從芝加哥改飛到洛杉磯(而不是日本),轉搭長榮公司的班機返台。這樣的更改,使我比原訂的行程晚了十幾個小時,才能抵達台灣。次日,在飛往芝加哥的飛機上,我意外的遇到將近十年沒見的趙太太(她的雙胞胎女兒跟我的一個兒子同齡),原來她也要搭機到芝加哥再飛往成田機場,然後轉機返台探親。我問她是否知道東京地震和成田機場跑道受損,無法起飛和降落之事?她說不知道,問我怎麼辦?我說我已改變航線,要飛到洛杉磯,然後搭長榮班機回台灣。她聽了也急了,要我到芝加哥幫她問問看,是否可以改飛洛杉磯。在芝加哥下機後,我陪她到客服的櫃檯詢問。可能是改變航線的旅客太多了,客服人員告訴她,不可能為她更改行程。原本我們是同班飛機到日本的,如今我必須跟她分別,到別的登機門飛往洛杉磯,而她則是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磨磨蹭蹭的晃到原定飛往日本的登機口再見機行事。後來,我跟她聯絡,問她如何回到台灣的?她說,成田機場搶修跑道,原本只能起飛,不能下降,可是等她要登機時,日方說跑道搶修完成,飛機既可以起飛,也可以降落了,所以,她是準時返抵台灣的,換句話說,她比我早了十幾個小時飛抵台灣。由此可見,有時糊塗也有糊塗的福氣。

說到福氣,有時那種拼命一試的傻氣,也可能傻有傻福喔。那年,因為飛機誤點,我飛抵洛杉磯時,那班我要飛往台灣的班機,早已過了起飛時間三、四十分鐘了。怎麼辦?早年飛機誤點相當平常。我問自己是否要放棄(都已經比預定起飛時間晚了三、四十分鐘了),還是要拼拼看?我決定要試試運氣,拿著隨身行李,從國內航廈飛奔到國際航廈。那時年輕,還跑得動。我氣喘兮兮的奔到了登機門,發現原本用來引導乘客驗票走往空橋和登機門的移動型柱子和繩子已經拴上了,櫃檯周圍渺無人跡,不過通往空橋和登機門的那個門卻還沒關閉,於是我跨過拴上了繩子的移動型引導柱子,衝向空橋,只見飛機雖然還在那裡,但機門已經緊閉,而原本連接機門的空橋也已退回來,換句話說,空橋有如斷橋,和飛機已隔著很大的空間。我看到空橋臨窗處有個人手上拿著對講機。我指著飛機對他說︰「我要搭那班飛機。」他說,啊,那機門已經關閉,準備要滑行起飛了。我問他,能否為我設法?他拿起對講機,對我說,讓我問問機長,看他肯不肯打開機門,讓你登機。

他和機長用對講機一來一往的說著。最後機長同意讓我登機,拿著對講機的那位先生操縱儀器,將空橋推向機門。機門打開後,我急急走進機艙,我感覺(也許只是錯覺)整架飛機裡的乘客都以赤熱不友善的眼光瞪著我。想想看,延誤了一個小時的班機,好不容易關閉機門,正準備離開停機坪,卻又臨時再打開機門讓一個乘客登機,延誤更多時間,有那個人不會怒火中燒呢?實在不能怪他們,不過,那也是我搭機最幸運的一次了。

飛機搭多了,難免會碰到形形色色的情況,例子真的是不勝枚舉。對我而言,最怪異,而且至今不知個中原因的,卻是我第一次出國,第一次搭飛機的出國留學之行。那時我搭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班機,要從中正(桃園)機場飛香港,然後轉飛夏威夷入境美國。那時新加坡航空公司剛開拓美國航線,飛機上免費供應香檳。當年出國是件大事,親戚朋友二、三十人到機場送行。我順利飛到了香港。沒想到在飛往夏威夷的途中,卻又折返台灣的中正機場。至此我的行程大亂。

我們被安頓在美麗華大飯店。您可以想象到,我的父母以及其他送行的親友,次日在接到我從台北打給他們的電話時,那種驚訝、迷惑和難以置信的情形了。我們也因此,在沒有簽証下,飛到了東京(據說當年台灣人很難拿到日本的簽証),在東京街頭隨意亂逛。在東京過夜後,我飛到了舊金山(啊,又是舊金山),然後轉機到了達拉斯,再從那兒搭機到了大學城。就這樣莫名其妙的,總共飛了約一個多星期,除了搭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班機外,也搭了國泰、日航、聯合航空、美國航空……的班機。為何飛機在香港飛往夏威夷的途中會折返中正機場?空中小姐不清楚,問機長,機長沒有解釋,只廣播說是應公司的要求,折返台灣。當時我猜想,不是遇到劫機就是機件故障出了問題。當時經過亂流帶,飛機震蕩得很厲害,讓人感覺飛機就要解體一般,使我幾乎要肯定是飛機的機械出問題了。將近四十年過去了,我至今仍然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

在跟表弟通過簡訊後,我開始在航廈內悠閑的逛著。首先,我先大步走向國際航廈,看看有多遠,反正明天才有返台的班機,時間多的是,閒著也是閒著。沒想到它的距離對我而言,並不算遠。沒其他事兒,也許我該找找航空公司的客服櫃檯,看看能否有資訊可以讓我早點回到台灣。過去,一家航空公司誤了你的行程,有可能會請另一個航空公司開票,讓你搭別的航空公司的班機離開,這大概是航空公司間互惠的做法吧?現在好像不再有這樣的服務了。管你是要等到明天,或是後天,或是大後天,你就是得搭這個航空公司的班機,不會給你其他航空公司的機票。

我晃著晃著,看到這個航空公司的客服櫃檯就在一個角落裡。我突然又有點遲疑了,因為上回跟客服人員接觸的經驗,印象很不好。就是上回班機臨時停飛,放我們鴿子那一次。也許是突然有整架飛機的乘客要重新安排行程,人數眾多,那兩位客服女士可能難以招架,所以態度和語氣都不太好,非常沒有耐心。


極為和善親切的美籍日裔客服員。

我望向櫃檯,只有一位東方面孔的客服男士,也沒看到其他旅客找他協助,也許他的態度會比較好,因為沒有人多的壓力。此外,雖然我知道答案都可能是否定的,但我還是想問問看,今天是否有其他的航空公司的班機飛往台灣?是否可以開給我其他航空公司的機票回台灣?另外,如果我必須搭明天的班機的話,是否可以劃個走道旁的座位給我?其實,我在手機的軟體上,已經看到這個航班的座位表,只剩下幾個夾在中間的座位,並沒有靠走道的座位。不過,會不會有保留的座位,是客服人員看得到,也可以支配的呢?

其實這些年來,我都在航空公司的網頁上直接購票,除了方便之外,最主要的是可以自己選擇座位。年歲越長,難免膀胱會比較沒力,攝護腺(前列腺)比較肥大,因此需要上洗手間的次數難免會比較頻繁,倘若坐在走道旁的座位,想去洗手間就去洗手間,不會干擾到其他人,要是坐在中間或是靠窗的座位,每次要去洗手間,都必須請一個人或是兩個人起身,好讓你起身走到通道,要是他們正在睡覺或閉目養神(這是大多乘客會做的事),便更是騷擾到人了。

這位客服男士聽了我的陳述後,對我說,要搭別的航空公司的班機,是不可能的,而這家航空公司今天也沒有班機飛往台灣,因此必須搭明天下午的班機才行。他查看我的機票和證件後,開始打電話與上網查詢。我問他有沒有靠走道的位置,他用手勢要我等一下,因為他正在講電話,接著有位加拿大中年女旅客和一位年輕的韓國男士來請求協助,於是我便忘了再問有關座位之事。

他請我先坐在櫃檯前的位置,因為那加拿大女士和韓國男士只是問些比較簡單的問題。打發他們後,他可以專心處理我的事情。他為我開了票之後,問我要不要到旅館過夜?今天經過如此折騰,我覺得我需要舒舒服服的洗個熱水澡,需要一張柔軟舒適的床,好好的睡一覺。我想起上回被困在航廈那麼多個小時,滋味並不好受,而那時的客服女士也並未提供住宿的服務,好像班機放你鴿子,誤了你的行程,是你倒楣。於是我對這位亞裔客服說:「我到旅館過夜的費用,是由航空公司支付,對吧?」他說:對,而且我會開餐券給你。

他很客氣的寫下旅館的名字,叫我到第三航廈,在第七和第九門之間走出機場,搭旅館提供的 shuttle 去旅館。他把旅館券交給我,然後交給我三張餐券,每張十美元。他除了親切之外,還諄諄告訴我說,他推薦我有一家越南人開的店,三文治非常的棒,還有一家韓國餐館也很不錯。他看起來不像是華人,而他對我推薦了越南人的店數次,他會不會是越裔呢?因此我若無其事的問他,會不會說越語?他說他是日裔,不會說越語。接著他告訴我如何讓餐券發揮最高效益,他提醒我說,如果買的三文治是十一美元,千萬不要將兩張餐券交給店主,寧願給一張餐券,然後你自掏腰包付一美元,這樣,你就還有兩張共二十美元的餐券可用。我說,我了解。


客服員打電話和查詢電腦資訊,為我安排機票和旅館。

他就像親友一般的和善、體貼和親切。我謝謝他的時候,對他說,我差點決定不到櫃檯找他,因為我上回跟客服人員打交道的經驗非常不好。他說,他很高興我決定找他,他喜歡為顧客服務,讓他們感到賓至如歸。

我走到第三航站的第七和第九號門之間,並沒有看到他所說的越南店和韓國餐廳。會不會是在旅館附近?只怪我沒有問清楚。我走出機場,等候旅館接駁車,天色已經向晚了。有一些旅客也或站或坐的在等接駁車。不同的旅館有不同的接駁車,所以要留心是那個旅館來的車子。上車前,我還再問一次,確認一下。舊金山真的不愧為國際都市,因為在機場裡,除了那位日裔的客服人員外,擺設各種餐飲攤位的人和清潔及其他工作人員,形形色色,看到了不同的人種,和南腔北調的英語。在機場外,我看到開接駁車的幾位司機,有黑人,有中東的膚色和口音的,而我所搭的接駁車,司機則有東方口音。


走出機場,跟這位大叔一樣在耐心等候 shuttle bus 送我到旅館。

到了旅館,登記入住,我是又累又餓。我問櫃檯是否附近有越南餐館或是韓國餐館?櫃檯女士說,她印象中並沒有,不過倒有一家中國餐館,只是他們好像並不接受航空公司的餐券。「其實,我們旅館裡也有餐館呀。」櫃檯的女士接著說。


入夜後的旅館外觀。

我上了四樓的 403 室,放下隨身行李,不吃點東西不行了。旅館內的 West Bay 是酒吧餐廳,當然食物是比較貴的了。我不喝酒,當然不會去坐吧檯。靠窗的是一排 booth,有一些人已經在用餐了。侍者引我到後面的空位坐下。坐在我前面的女士看起來是亞裔,不過她的伴侶看起來是美國白人。我看著 menu,因為肚子很餓,我很想吃個大漢堡加上炸薯條。我很喜歡吃炸薯條,但已經好多年沒吃了,漢堡也是一樣。我心中掙扎了一陣子,想到還在旅途,終於理智贏了,便點了一客火雞肉三文治配沙拉(可以選炸薯條,但我放棄了)。這樣簡單的一盤三文治,要價二十美元,所以我必須給兩張餐券,另外掏腰包付小費。


這樣的簡單晚餐要 20 美元。

食物進入胃囊,感覺好些。我坐著喝水和休息。自從退休後,我真的頗能放慢自己的生活步調。凡事不必像是急驚風一般的趕著辦。

我正獨自靜坐休息,沒想到坐在我前面的東方女士回過頭跟我搭訕起來。經過一番交談,我知道她是新加坡人,跟夫婿移民到佛羅里達州的羅德岱堡,此次從新加坡搭機回美,遇見不佳天候(超級強風?)不得不在舊金山下機過夜。在知道她能說國語和福建話之後,我們就從英語換成華語交談。我們搭的是同家航空公司的飛機。在她知道我搭的是經濟艙,卻拿到三十美元的餐券,而搭商務艙的她,卻只拿到十美元的餐券,大呼不公平。我說,也許我比較幸運,遇見一位比較和善的客服人員吧!


酒吧餐廳裡的一角。背對著我的黑髮女士回頭跟我攀談。

我跟她以及她的同伴揮別,回到房間,想刷牙,發現沒有牙刷和牙膏。印象中,旅館房間不都是供應牙刷、牙膏、肥皂、洗髮精、梳子等等日用品嗎?而這個房間,我只看到肥皂、洗髮精和 conditioner,其他一概沒有。我沒想到會滯留在外過夜,隨身行李沒帶牙刷和牙膏。我跟櫃檯要了一次使用的牙刷和牙膏,漱洗一番,也痛痛快快的洗個熱水澡。


旅館內我的臥室一角。

我從浴室出來,打開行李,看到機票,我才想到忘了問客服人員有無靠走道的位置。機票上顯示是 32L。啊,那是靠窗的座位呀!倘若我四個小時需要上一次洗手間,那麼十四個多小時的飛行,我就起碼需要上三到四次洗手間呀!想到這裡,我竟有些焦慮起來。

房裡溫度恰好,床鋪軟硬適度,躺著舒坦,可是我睡得並不安穩。一早六點多起來,拉開窗帘,看著朝曦緩緩明亮起來,旅館外的公路上,車輛越來越多,大概是去上班的吧?


清晨起來,從我房間大窗望向外面的公路。

我在旅館磨磨蹭蹭,到了十點鐘便 check out,搭接駁車到機場。經過安全檢查,進入航站裡面。這時我感覺肚子有些餓,想到口袋裡還有一張餐券,便駐足一個食物攤,買了一個 turkey club,要價約十二美元,所以還要自掏腰包多付兩美元。肉冷麵包硬,實在難吃,充飢而已。

班機準時登機,準時起飛。我擠在靠窗的位置裡,坐在我旁邊的是頭髮全白,身材魁梧的男士,在他旁邊靠走道座位的是位比較年輕的女士。這就讓我感到有些犯難了。男士對男士說,「不好意思,我要去洗手間」,比較容易啟齒,要對年輕的女士這麼說,尤其是如果還要吵醒正在閉目休息或睡眠的她,就更不好意思了。

我對自己說,我盡力吧,如果有必要,還是得開口啊!我在有點忐忑中,不是看看電影,就是閉目養神與睡覺,儘量不去想上洗手間那碼子事,因為經驗告訴我,越是去想,越容易內急!

時間慢慢度過,我看看手錶,發現六個鐘頭已經過去了,我仍然沒有內急的感覺,這已經破了我自己的紀錄了。我心裡暗中為自己身體這回特別的合作而感恩。等七個多鐘頭過去了,我的身體還在不錯的狀況,完全可以 hold 得住。我開始想,那年我從芝加哥飛往日本,坐在我身旁的那對年輕的日本夫妻(或情侶),從登機到飛抵日本,十二、三個小時裡,未曾上過洗手間。當時我心中大呼不可思議!今天,說不定我也可以試試看,能不能 hold 那麼久?正想著,坐在靠走道的那位年輕女士起身去洗手間了。坐在我旁邊的魁梧男士也乘機起身,趕緊走向洗手間。這時,我想看看自己能否熬到飛抵台灣前不上洗手間的想法動搖了。還是乖乖的乘這個機會,也跑一趟廁所吧!

於是,我就很樂意的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間。等我回到自己的座位時,另外兩位都還沒有回來呢。

飛機就這樣平穩準時的飛抵桃園機場,等我取得行李,走進入境大廳時,來接機的表弟和阿秋已經等候在那兒了。

               (2017-12-07) 

【附記】

這些日子,台灣的天氣潮濕、風大、有點冷。在家和出門穿著外套還叫冷的阿秋,看到我在家和出外還穿著短袖和短褲,覺得不可思議。我說,身體血液如果循環好的話,可能比較不怕冷喔。我睡覺時,腳底暖暖的,可能和走路運動及做平甩功都有些關係吧。我對她說,這些日子外面陰雨綿綿,既然不便出門走路運動,何不每天早、晚跟我各做三十分鐘的平甩功。阿秋聽後,倒是很有耐心的跟我練習起平甩功了。我看她那麼認真,對她說,我知道她喜歡吃海鮮,如今天氣又有些濕冷,何不就讓我先請她跟兩個表弟一起來吃火鍋,小聚一下,這樣她可乘機吃吃海鮮火鍋,也可暖暖身體。


阿秋吃得開心。

於是我們就約好到鍋神吃火鍋。我們的食量都不算大,阿秋吃不完,把豆腐、青菜和丸子都放進我的鍋裡,要我代勞,吃得我太撐了。還好,當初完全沒有考慮要去那隨你吃到飽的鮮友火鍋。

冷天跟表弟相聚,邊吃火鍋邊隨意閒聊,真的是人生一樂也。


表兄弟相見歡。

Free As A Seagull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田園一日
下一則: 難得見面
迴響(4) :
4樓. 媺媺
2017/12/09 12:51

您堪稱是經驗豐富的空中飛人,

沒想到搭機、轉機的不確定因素還多到不勝枚舉。

轉機的不確定因素的確很多,能直飛最好,也許這是許多人喜歡住洛杉磯,西雅圖的
原因之一。 ☆耀星☆2017/12/09 21:44回覆
3樓. 陸游
2017/12/08 22:12

您的飛航經驗實在驚人,幸好這次的後半段完美地創紀錄~~指 hold 得住,哈哈哈

祝有個愉快的週末!

我自己也有點驚訝,竟能 hold 住那麼久,讓我很 happy 呢。 ☆耀星☆2017/12/09 21:39回覆
2樓. tzi
2017/12/08 10:41

您轉穖,實在太辛苦了!  

還好我回台灣,只是在日本轉機,而且是同一個飛機,

誤點,也不怕!

祝  平安回台了 

轉機真的是不好玩。 ☆耀星☆2017/12/09 21:35回覆
1樓. AZ9
2017/12/08 00:02
喜歡阿秋....恭喜
謝謝。 ☆耀星☆2017/12/09 21:3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