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亂花漸欲迷人眼/ 汪義生
2008/09/13 00:12
瀏覽443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野水蓮》賞析

  捧著裝幀精美的《野水蓮》,愛詩的我就像貪杯的人覓得一瓶美酒,未及享用,已薰薰欲醉了。厚達三百多頁的詩集,使我感到菲華詩人的份量和他們獻身於華文文學事業的熱忱,明澈的這本詩集題材廣泛,綽約多姿,有抒發海外赤子對故土情愫的,有讚美大自然的,有抨擊社會黑暗的,有追求理想世界的……表現技法也是多采多姿,不拘一格,寫實、抒情、象徵等交叉運用,令讀者如入萬紫嫣紅的美苑,有「亂花繽紛迷人眼」的感覺。

一、 
  開卷第一篇,也是作為書名的《野水蓮》便不同凡響,在眾多描寫華僑命運的詩篇中,這可以說是一篇傑作。詩的開頭寫到故鄉生活的寧靜、溫馨:「想起年輕的日子,/寄居在一個小小/的天地,/那裡是泓沒有/波浪的潭水,/平靜如鏡。」中間有一段寫到生命旅途中的轉折:「記不清是那一個/淒風雨的夜晚我跟著一些折斷的枝椏!/被急奔的河流/帶到這寂寞的岷江之畔。」末尾這樣寫道:「迷惘中,/聽到幾聲秋蟬的吟哦,/才知道,/溫暖的日子已經/過去。」誠如詩人在後記中所說:「野水蓮不是象徵一個人的命運,而是象徵成千成萬離鄉背井華僑的命運。」詩人從平凡的物象中提煉出不平凡的詩意,借助「野水蓮」對華僑的命運作了概括而又透辟的解剖,傾訴了海外華僑那種浪跡天涯寄人篱下的憂思。
  第一輯中的眾多詠物詩,非常耐人尋味。在詩人的筆下,落日、路、樹、螳螂、紅柿等等,都不是自然物本身而經過詩人感情的過濾,浸潤著獨特個性的光澤,因而,是一種詩化的自然物。《路》這首詩中展示的是一條「顛顛簸簸,/有崎嶇,/有陷阱,/荊蔓遍地」的艱難之路,路上印「有祖先走未完的/坎坷,/也有唐人行不盡/的苦惱。/辛酸的汗/灑滿塵土,/苦澀的淚/沾遍山河。」從這首詩可以看到明澈詠物詩的特色,即不是照相式地對物的自然原狀的寫實,而是具有一種能誘發讀者產生豐富聯想的審美屬性。大詩人艾青說得好:「聯想是由事物喚起的類似記憶,聯想是經驗與經驗的呼應。」明澈的不少詠物詩中既有精雕細刻的描寫,深刻透徹的議論,又有形象生動的敘述。各種手法和諧地融於一爐,使明澈的詠物詩具有豐富聯想的審美屬性。《樹》中深情地抒寫了一棵這樣的樹:「由小至大,/由萌芽至開花,/在凄風苦雨中——長出枝椏,/在彎彎曲曲的枝頭!/碩果開花/用葉兒托擋太陽,/用影子庇蔭根須,/沒有怨嘆,/只有做工,/沒有目的,/只是希望:/希望那扎根的土地——/永遠不會鬆馳。」詩人抓住了樹成長過程中的外部特徵,進而又在物之外,抒發了自己寄托的情感,借助聯想,使詩境中蘊含了一種靈活的觸媒性,詩境的這種觸媒性,便產生了激活讀者聯想的作用。

二 
  詩集的第二輯收入的是敘事詩。或許,是因為世間太冷酷,人生太艱難,其中所敘之事全是悲劇,有的悲劇因天災而導致,有的悲劇因人禍而釀成。《一個破碎的黃昏》敘述了一九九零年七月十六日那場大地震給莘莘學子帶來的災難。詩中描寫了一座校舍裡地震發生前後的全過程:「寧靜的黃昏,/孩子們在課堂裡抄寫黑板上明天的課程,/令人詛咒的地震爆發了;整座五層的校舍/被摧倒了!/課堂裡的孩子與/壁上的時鐘同樣/的命運。/被壓得血肉糊塗,鮮血四濺!」整首詩籠罩於一片濃烈的悲劇氛圍。除了寫事件,場景,氛圍,還有人物和典型細節,如罹難的學生的慘狀和老師的悲慟心情。詩的末尾所繪寫的那位埋在瓦礫中神志昏迷、奄奄一息的孩子,真令人慘不忍睹。詩中的這些典型細節,增強了作品的真實感。從這首詩中不僅表現了詩人強烈主觀情思,也可以看到詩人在構思、布局、剪裁方面的匠心。《毛力路沙理夫》寫的是一起人禍:一位孟加拉的青年赴東京留學,竟因異國物價昂貴,家中接濟中斷而餓死!這首詩之所以使讀者獲得強烈的感染,是由於它含有豐富的言外之意。這位慘死在異國的青年「不要在草原上/牧放神聖的牛,/而嚮往那披蓋/白雪的富士山,/你迷惑著炫耀的/物資與綺麗的風光!/在富士山上盼望日出/卻不知道/東洋的日落/會使你饑寒交迫……」詩歌引發讀者一聲長長的嘆息和深深的思索。讀這些作品我感受到,詩歌這種文學形式給予作者在敘事方面以極大的彈性與自由度。明澈的有些詩有鮮明的形象和濃郁的戲劇氛圍,成功地借鑒了一些戲劇手法。
  第五輯均為哀悼之時,寄托著詩人對親人、亡友、英年死於橫禍的華族少男少女等的哀思。請看詩人作於祖母祀辰前夕的《悔恨》:「我知道,/懷念像寂寞的晨星,/總要在黎明以前離去。/我知道,所有的淚水都會/在草尖上乾涸,/可是,/有什麼能治好我/那遺憾的傷口呢?/我的一生/只有悔恨!/悔恨無法再見你一次。」詩中湧動著的那股濃烈情感,感人肺腑,使人為之動容,字裡行間能感觸到痛失祖母後詩人心靈的顫動。讀這些詩的時候,心頭沉甸甸的,卻又體會到一種人們最珍貴的溫情暖意。


  第三輯是鄉愁詩的集錦。在海外顛沛流離備受艱辛的明澈,對故鄉始終懷著深切的惦念之情,這份情感鮮明地烙印在他的鄉愁詩中。請看《六月的夢》中的一節:「故鄉的六月/我時常在古松樹下/做夢/夢見父親帶我去呂宋/夢見父親有一間龐大/的錢莊/夢見我去一間/貴族的學堂。……」童年時代在故鄉的生活儘管充滿磨難,如今在詩人心底喚起的總是陣陣溫馨的回憶。這些詩洋溢著故鄉濃烈的泥土氣息,不刻意經營意象,著眼於表現真摯的愛鄉土的情懷。
  《在仲秋的月亮》中,游子繾綣思鄉之情表現得真切而耐人尋味:「自從離開了你,/我走過多少狹窄的胡同,/我住過多少廣曠的高樓大廈,/都沒有見到你的/蹤影;/也許你永遠在故鄉的天空?」在這首長詩中,詩人托月亮抒發思鄉之情懷,詩人那別致的意象,亮麗的色彩,細膩的感覺,幽遠的境界,令人陶醉。
  《故鄉》這樣寫道:「掛在腦海的/那幅山水畫——/好像已逐漸褪了色?/鄉愁好像是一壺酒?/時間愈久——它則愈濃」有道是:「一切景語皆情語」,讀這首短詩,感覺就像站在兩幅畫的面前,詩人把景和物抹上了一層感悟色彩,使山水,酒壺與人的刻骨銘心的思念聯通起來。在這些詩中,作者藝術視野的焦距,無論是對準故鄉的山山水水,明月秋風,還是童年的夢想,都是那般真摯樸實,毫無矯情虛飾。

四 
  如果說詩集中的前幾輯的作品蕩溢著浪漫主義的氣質,那麼第四輯的作品則顯示出現實主義的凝重。在這些詩中,很少有激情的吶喊,看不到故作姿態的矜持和華麗的詞藻的堆砌,而是用平實的語言,表達詩人在特定的生活行程中形成的鮮明的愛情觀念,獨特的精神風貌和對社會的思考。
  請看一位幹了三十五年的工程師面對將要被拖走的干船塢的感嘆:「我已將近退休的年齡,孩子們又找不到工作/我的後半生將跟/著這干船塢被拖走了!/面對著這茫茫的大海,/我已迷失了方向」從這類詩中可以看到,明澈洞察下層社會疾苦,與勞動民眾之間有一種息息相通的思想感悟。《荒唐世界》最後一節寫道:「人們總喜歡欣賞/舞台上裝腔作勢的/演技,沒有一個願意去理解/舞台下悲哀的故事」,詩人借舞台的輝煌和舞台下的灰暗的對照,揭示了在社會浮華表相的掩蓋之下,藏著貧困與哀傷。
  有不少篇什寫到菲華社會,如《故事的真相》道出了身為外來少數民族的華族受歧視的現象:「在沒有日光與月色/的天際下面/華僑常常被視為/山羊和野豬」;《推諉》則以深刻的自省的態度撿點華族自身存在的某些劣性:「空中的雲霞,/能編織旖旎的理想,也能織成破碎的/夢,/為什麼不問民族/的氣質?/卻怪太多的台風。」這首詩是頗值得族人的深思、反省的。
  都市嘈雜的市聲令詩人煩惱不堪,進而產生這樣的聯想:「假如,這裡是風沙/曠野?/我願變做一隻駝鳥,/把頭埋掉」令人由此深切地感受到資本主義把工業文明對人類賴以生存的大自然的破壞,已到了觸目驚心的地步。這些詩具有強烈的時代氣息,就像一卷菲律濱社會浮世繪,它濃縮了詩人的憂愁、悲憤和熱烈的憧憬。

五 
  在第六輯中,明澈展開詩的哲理想象,抒寫了對事物的獨特感受和對生活的深刻見解,恰到好處地把對人生真諦的思索滲透在絢麗多采的景物描寫之中,在極幽探玄中生發哲思醞造詩意。
  《詠〈一個奇特的夢境〉》是明澈與吾師潘亞暾教授詩篇的唱和之作,詩中道:「別問歲月在夢裡/睡去多少天?/別問春天在夢裡/睡去多少年?……/在黑暗與恐怖的/夜晚,/天空中總會有/幾顆閃耀的星辰。」在任何艱難困苦的條件下,明澈從未喪失對生活的信念。在這首詩中,他透過表象開掘事物的內蘊,以啟迪讀者對生活的思考。
 再請看:「被殘忍的腳步踩下去才能萌芽/被奸詐的風吻過/才能開花」(《種子》)這就像是雋永的格言詩,言簡意賅,道出了對人生的頓悟。詩人賦予種子以人的靈性,其中所蘊含著的象徵色彩,具有獨特的美學價值。
  有不少雜感詩令讀者在美的享受中,得到思想的啟迪和情操的陶治。《一杯咖啡》中寫道:「人生的道路上,/有山、/有水、有花香、/有鳥語、/行人如鯽……/請別匆匆走過!/匆匆的過去,/就是一片空白。」詩人用鮮明生動的形象,啟迪讀者要珍惜時光,珍惜生命,要有所作為。對比,映襯手法的運用,能突出兩種對照物各自的特性,深入主題,《人生的舞台》中就將「舞台上留下的淚痕」與「舞台下的翩翩的笑聲」加以對照,頗耐人尋味。《自然的現象》披露了世態炎涼,最後一句這樣寫:「當你的名字四揚/便會有人妒嫉與/中傷」這種東方式的妒嫉古已有之,古人云「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從中似乎映照出我們民族的某種劣根性。從明澈這些雜感詩中,我所獲得的啟示,較之作品描寫的要更深、更廣。

六 
  第七輯祖國頌,猶如一首壯麗的交響樂進入了高潮部份,氣勢恢宏,熱烈奔放,色彩明快,給人以蓬勃向上的力量。《祖國啊!祖國》深切地表達了海外赤子對祖國母親昔日的「多病」的痛惜,字裡行間流露出的凄楚之情並不使人失落,而是撼人心魄,催人奮起,詩的末尾,詩人破涕而發出豪邁的歡笑,他為「而今長城已鞏固,/長江的水已不再泛濫,/人民已不必再去/流浪」自豪,顯示了祖國的命運與詩人個人命運緊緊聯繫在一起,密不可分。
  《祖國頌》謳歌了南沙群島自衛戰爭的輝煌勝利,在表現技法上與前一首詩有異曲同工之妙,也是采用對比手法。祖國隨了「五千年歷史的創作!數百年戰亂的動蕩」,而今,祖國的「地圖已呈現在全世界人民的眼眶」,終於驕傲地崛起於東方。詩人深沉的民族自尊心和強烈的愛國心,在詩中表現得淋漓盡致。
  《萬里長城》是一首非常耐人咀嚼的詩,詩人沒有人云亦云地去讚美長城的偉大,也不願將長城當作中華民族的象徵,他尖銳地詰問:「萬里長城,/您的存在只是防御/我們為什麼不敢/面對現實?/鞏固士氣衝出牆外去,/你有什麼可謂偉大?」對於萬里長城的功與過問題,學術界仍有爭議,根據我的了解,認為長城功大於過的專家居多。儘管如此,我以為這並不影響我們對明澈這首詩的欣賞。整首詩有高昂激越的音調,以反覆詠嘆,前後照應的手法,一波三折地表現了詩人強烈的愛國主義和人道主義精神。遺憾的是詩集在付印時未做到認真校對,錯處甚多。
  賞讀《野水蓮》,深感明澈是位藝術感覺異常敏銳,情感豐富細膩的詩人,集子中的詩五彩紛呈,美不勝收,其中意象的選擇,感覺形象的繪寫,情緒的傳達都堪稱鮮活。我希望海內外華人詩歌愛好者都能讀到《野水蓮》。

全站分類:創作 文學賞析
自訂分類:新潮文藝社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