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節氣如衣,大寒亦暖 / 潘玉毅
2022/01/20 06:03
瀏覽270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節氣如衣,如果雨水、驚蟄是西裝、夾克,芒種、夏至是襯衣、短裙,白露、秋分是羊毛衫褲,那麼大寒無疑是一件厚實的大棉襖或者羽絨衣。

甚至不獨是人,連地裡的蔬菜和果樹也不約而同地披上了一件白色毛衣。霜雪滋沃下,四野蒼茫,白是最顯眼的色彩。紅梅枝頭白雪霞,蒼松頂上華發生。放眼望去,城市和鄉間的樹啊草啊,也都在一夜間須發皆白,冷風吹起時,不由得瑟瑟發抖。

或許,僅從溫度計上呈現的數字來看,大寒不如小寒冷。但數字有時是會騙人的,大寒與小寒給人的感覺就是如此。大寒之日,北風一陣接著一陣,寒潮一波接著一波,直欲將人凍殺。遇著風吼如咆哮般雷動的天氣,晨間起床便成了一件難事,若非上班遲了要扣工資、上學遲了要挨老師的批評,每個人都恨不得將腦袋在被窩裡埋上一整日,謀此天下獨一份的閑適和自在。

這個時節,許是因為天氣干冷的緣故,咳嗽、流感密集了起來,老人小孩更是深受其害。其實,早在古代,大小寒就讓人頗感頭疼,故有“苦寒”之謂。唐人白居易有《村居苦寒》詩,孟郊則有《苦寒吟》,皆言大寒氣像。大寒前後,雲寒風冷,家養的貓貓狗狗也都躺在各自的窩裡不願意探出頭來,曠野上的鳥類也愈來愈少,只有高空中盤旋的雄鷹和電線上停棲的不怕凍的雀鳥依稀可見。河岸邊倒是另一番風景,兒童、婦女先後走過,水中魚兒歡快地追逐著人在水中的倒影。

有人說,大寒是冬天與春天的過渡。我看也是,譬如風,風以人們肉眼難辨的速度,在大寒前後悄悄地變換著方向。有一天,我們抬頭再看時,它已由北風轉為東風。

農諺有雲:“過了大寒,又是一年。”這句話有兩重含義,一者,大寒是二十四節氣裡的最後一個節氣,過了大寒便是立春,此後又將開始新一輪的更替;二者,大寒臨近年尾,是年與年之間的交界點,年關既至,家家戶戶忙著除舊迎新,灑掃庭除,准備年貨。如果往回倒推二三十年,買新衣也是一個家家必備的節目。不管有錢人家還是窮苦人家,到了這個時候,都會給家裡的老人孩子添置幾身新衣服。

城市裡,從外鄉來打工的人一日少似一日,馬路上的車輛也不再如之前那般密集。火車站、汽車站的候車室裡,倒是隨處可見背著大包小包的返鄉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鄉,第二故鄉經濟再發達,人再好客,總不及和家人團聚來得更讓人歡喜。此時,工廠歇了營生,學生放了寒假,每個人都在心裡呼喊著兩個字——“回家”,無限次地重復。列車進站出站,每天都載著歸心似箭的人們奔馳在回家的路上。當那些游子坐在回家的車上時,回想這一年的辛勞和付出,汗與淚交織的往事奔湧而來,即便天再冷,心裡多半也是暖的。

下車後,回家的旅人有時還需要再走上很長的一段路,風塵僕僕,或者飄花飄飄,遇著天寒地凍的日子更需要暖一暖,所幸,回到家,迎接自己的有親人,還有酒。宋人方回曾作詩云:“大寒豈可無杯酒,欲致多多恨未能。”回到家中,一句關心的話入耳,一杯暖心的酒入口,整個冬天頃刻間就成了春天。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