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孤獨是個節拍 / 楊志艷
2022/01/18 08:08
瀏覽443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一)

 

“畫眉麻雀不同嗓,金雞烏鴉不同窩。”現代生活裡有時候明明看起來很隨和的兩個人真正相處起來也許並不融洽,究其緣由是因為彼此受教育程度、家庭背景等等千差萬別所壘加起來的不同最終導致三觀不夠吻合,那麼成年人最理智的做法便是寧可保持有邊界的孤獨也不必強融。即使是彼此相隔千山萬水,如果遇上靈魂相似,雙方足夠默契的人,那就是萬丈紅塵裡開出來的歡喜花,宛若銀碗裡深藏的甜蜜,清水裡綻放的荷花,是人生大寫的愜意與幸運。

人終其一生不過就是赤條條的來,赤條條的去,並且人還是一個獨立存在的個體,可這些降臨人間的凡塵俗子全然忘了跟世界初相識的模樣,待長到成年不管不顧地非要折騰個子醜寅卯來,為此他們不把自己的世界上演成轟轟烈烈狀絕不罷休。要不說中國人排解孤獨的方式尤其特別,歸納起來大致有三種:要麼開會,要麼聚餐,要麼曬圈。但凡有大小事商議、學習或者其他事務就有了堂而皇之聚眾開會的理由。有的人唯恐錯過了表現機會,輪到自己發言猶如長江之水滔滔不絕,不但口若懸河,而且還能“引經據典”地講大話說套話,時不時地還摻假話,誇大其詞地說奉承話,仿若是一場“表演秀,”以至於主持人在開會之前要事先擬定好每個人的講話時間,歸根結底是怕有耐不住孤獨與寂寞的人“拖堂,”空耗了人民群眾的時間。

聚餐那就更不用說了,一大群人圍坐在一起,在“感情深一口悶”的其樂融融的友好世界裡仿若在座的高朋都是你生死至交,觥籌交錯、美酒佳肴,那熱鬧場面就像敞開閘門的洪水,以其勢不可擋的姿態傾瀉而來,大有“酒酣耳熱說文章。驚倒鄰牆,推倒胡床。旁觀拍手笑疏狂。疏又何妨,狂又何妨”之勢,仿若他們永遠激情澎湃,是一群站在了狂歡火山、快樂之巔的人。

現實的喧鬧也就罷了,在手機必不可少的年代,朋友圈裡也是你方唱罷我方登場的熱鬧場景,一年365天似乎從來都沒有歇息過。有的曬孩子靈動舞姿、有的曬美食豪車、有的秀恩愛、有的表演優越感,總之是五花八門人間百態的樣子,而什麼也不曬的人似乎也不甘孤寂平庸,仿若那靈動的手指就是皇帝的朱筆御批,一會兒點贊,一會兒發個擁抱,玩得不亦樂乎,好像你與對方的關系不是八拜之交就是莫逆之交,總之一副情投意合、心心相印、手足守望相助的美好畫面。於是就有人為了合群不惜磨平自己身上的棱角,委屈求全地成為群體滿意的對像,到頭來卻辜負了自己違背了初衷。

泰戈爾就曾說過“孤獨是一群人的狂歡,狂歡是一個人的孤獨。”獨處對寫作的人來說尤其重要,因為那些精准的語言只有在寂靜的時光裡醞釀才能蓬勃而來。人只有在獨處時才有時間與空間深度思考,逐步建立生活的條理,在成長的體驗中學會反省、選擇與總結經驗教訓。因此合群是一個人平庸的開始,而獨行才是鶴立雞群的開端。與其目睹滿座的歡聲笑語與飯後的殘湯剩羹,倒不如在葉落紛紛的季節去體會大自然的靜謐之美,享愛著“萬瓦清霜伴月明,臥聽殘漏若為情。無端木葉蕭蕭下,更與愁人作雨聲”的獨處時光,也可以在寂寞的長廊下或者是屋檐裡回味以前的林林種種。

 

(二)

 

其實說來人的大腦儲存也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玄妙,記憶裡眾多的事件如沙灘裡寫字,一個浪潮湧來就了無痕跡,有些卻清晰如昨,鐫刻在內心深處無法消解。猶記在一個大雨滂沱的黃昏,我看見一位走起路來有些一瘸一拐的中年婦女正懷抱著一個小小的嬰兒踽踽獨行,大街上那些或淋雨奔跑或執傘前進的人只顧護自己周全,渾然沒有覺察到那位婦女的舉步維艱,後來有位好心人借了一把傘給她,有了傘的加持後她反而走得更慢了,像是一只在雨裡爬行的蝸牛,最終一點一點地消失在了我的視線裡。這是我童年記憶裡感切最深地孤獨與無助以及在這個薄涼世界裡旁觀到他人尚存的小小溫暖善舉,那時的我內心充斥著無可抑制的悲傷,同時打心眼裡也很欽佩那位婦女“為母則剛”的堅強與不畏風雨的倔強,長大後我內心深處潛藏的不安全感情愫以及沒來由地感到惶恐可能藉此而來,我喜歡“晴帶雨傘飽帶干糧”般的有備無患,我喜歡在孤獨中洞悉這個世界上的萬事萬物,但能給予人驚喜萬分的往往是陌路相逢時的善舉,宛如天地之間披上了最珍貴的暖色,它是我孤獨中窺見的最動人“寶藏”。

成年後我還目睹過一次孤獨之美。猶記有段時間為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小區封鎖,學校停課,公共交通停運,大街上頓時空蕩蕩的,蕭瑟的氣氛彌漫著整座城市上空。平日裡喧鬧的小區顯得安靜而空曠,放眼望去片葉不著的枝枝丫丫此時也陷入了孤寂,朔風吹來,寒枝在風中打顫,人們都在家裡自娛自樂。此時一棵大樹的長亭下有位風燭殘年的老人竟顧自唱起了我所不熟悉的京劇,我想這首曲子極有可能是他童年時耳濡目染中學會的,我沉浸在他咿咿呀呀、抑揚頓挫的腔調裡,頓覺寒風中的耄耋老人可愛而又溫暖,如同那些冬季裡的寒枝,在看似枯竭孤獨的光陰裡其實深藏著一顆不屈的靈魂,不管是冰霜還是暴雪都選擇堅強勇敢地面對,只等來年長出璀璨,迎接專屬於自己的生命高光。

其實說來人生本就沒有定數,常常伴隨著起伏不定,充斥著聚散離合,喜歡獨處的人即使是受傷也會選擇呆在一個安靜的角落裡獨自愈合,或者在陽光微醺的午後懷惴著一顆“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空雲卷雲舒”的恬淡心情賞析藍天白雲,或者聽一曲李榮浩的《作曲家》也成,“作曲家,寫一首我們一生最平凡的歌。作曲家, 告訴你愛的人你多真多深刻!作曲家,我還是你多年未見的老友啊!而你還是不太明白,孤獨是個節拍……”

在看以荒涼的孤獨節拍裡有人栽了樹,有人撒了種,待到來年樹木在期待中沐浴著陽光茁壯成長,種子萌發了新芽,在乍暖還寒的日子裡正鼓足了勁地凌霜開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