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娘的臘八 / 關峰
2022/01/11 06:18
瀏覽219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我在等雪,等一場大雪落在娘的臘八。那年臘八,天下著大雪,漫天飛舞,母親走了。別人過著臘八節,我卻握著母親冰冷的手在落淚。每次下雪,每年臘八,彷佛看到母親,心中都在掉淚,淚水浸濕了一顆受傷的心,也浸濕一段永遠的回憶。以前每次回故鄉,看到母親倚在門旁,邁著蹣跚的腳步,臉上爬滿了歲月的痕跡,我總會淚眼朦朧。

每年臘八我會仰望天空,泛起了我的相思,在宇宙中尋找母親。母親已去了天堂,那份母愛只能在淚影中纏綿。老家的方向,是我記憶深處最美的凝望,故鄉成了我情感的寄托和向往。這麼多年,習慣了在小城裡漂泊,徘徊在熟悉的街頭,感受到人間世態的變化。我認為娘在的地方那就是家。我在記憶中尋覓母親的味道,遠處飄來一首哀怨的思鄉之曲,深深灼傷我的一顆脆弱的心。

母親,我想在大雪天煮一鍋臘八粥,斟滿相思,將思念抖滿歲月的信箋。我只能對著您的遺像發呆,喊一聲娘,卻沒有人應答。沒有母親的日子裡,平時出門,少了幾分叮囑;工作乏了,靜靜地躺在沙發上,少了幾分安慰;晚上回家,家中沒有一盞溫煦的燈光為我守候。如果時光能夠倒流回來,渴望回到有母親陪伴在身旁的幸福日子。我記得那天上午,母親做了手術,我推著母親走進重症監護室,看到昏迷中的母親,我在祈禱。醫生讓我在病危通知書上簽字,我用顫抖的手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母親在重症監護室的幾天裡,每天下午四時,准許家屬去探視。每次我都是讓父親去,因為父親能給母親活下去的信心。其實,從母親被推進重症監護室的那一刻,我和弟弟同父親一起醞釀著母親的後事,畢竟近80歲的人了,一身有九種病,很難走出重症監護室。可是,幾天後,醫生把母親從重症監護室推進普通病房,漸漸母親的病情穩定。

每年臘八,我尋覓熟悉的影子。沒有母親的日子我沒有想過,可這一天終於落到我的頭上。我曾多次在星光閃爍的夜晚把縷縷的思念遙寄天涯,讓母親在天國裡安好。母親在臘八那日凌晨安然去世的,當我匆匆趕到老家時,母親是那樣安詳地睡去。母親的逝去,對她也是一種解脫。的確,她被結腸癌折磨的死去活來,她有多次想輕生的念頭。母親去世前兩天,我回老家看她,她躺在床上因病痛落淚,我為她連續擦了三次眼淚,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為母親擦淚,也是我為母親最後一次擦淚。

每年臘八,順著思念的脈絡,默寫著母親好。沒有母親的日子裡,我只能用最質樸的語言表達自己的心聲。我曾多次想用摯熱的心去撫平母親那刻滿皺紋的額頭,用真實的情愫染黑母親那滿頭的白

每年臘八,我借一捧雪花,為天堂裡的母親送去芬芳;我用心靈之紙,折疊成無數朵康乃馨,送給天堂裡的母親,送上一份溫馨的問候。母親,沒有兒女相陪您的盈盈笑語,別孤獨了自己,因為兒女的遙遙祝福,已送往高高的天際。沒有娘的臘八,這幾年臘八粥也沒有味了。娘,那年臘八您走了,大雪成了我的記憶。我在等雪,等一場大雪落在娘的臘八。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