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時光裡的扁豆香 / 王曉偉
2021/11/25 06:55
瀏覽249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剛一進門,一股熟悉的菜香味兒飄來,瞬間勾起我的味蕾。妻子翻炒著鍋裡的菜肴,扁豆加之辣椒的香味彌漫了整個廚房。“下班了?”一句問候,一盤辣椒炒扁豆被端上了餐桌,熱氣騰騰的菜香倒上了些許香醋,那種扁豆獨有的味道像一雙翻閱歲月的手,觸及著我的味覺和腦海裡的過往。

老家的院子裡種著一架扁豆,那是母親精心照顧的所得。記得那年天氣漸漸變熱,母親到鄰居家尋來一些扁豆的種子,借著院子裡的一塊空地,翻土又施肥,種下扁豆後她更是日日觀察。嬌弱的扁豆苗在她的照顧下破土而出,葉子也由兩片長到了幾片。到了這個時候,母親就會出門尋找一些可搭架的材料。房屋後的樹林子是首選地,母親拿著綁有鐵鉤的長杆將林中梧桐樹上的一些枝夠下,去掉上面的桐葉,材料准備的差不多了就將其捆綁在一起,背著長杆拖著那些樹枝慢慢的向家裡走去。那時,年幼的我就攆在母親的後面,母親累的滿頭大汗,還不時的向後看我幾眼,叫著我的名字告訴我扁豆如何好吃。

父親下班回家,看到忙碌的母親,趕忙上前搭把手,將粗一點的樹枝挖坑埋在扁豆的周圍,細小的樹枝搭在粗一點的樹枝之上,就這樣扁豆架被慢慢架了起來。之後的兩個月裡,那扁豆就一天一個模樣,直到粉紅色了紫藍色的小花相繼開放,相擁在一起散發出獨特的芳香,引得蝴蝶和蜜蜂紛紛前來。調皮的我守在扁豆架周圍,雙手掌心相對想要抓取上面的蝴蝶,有時一旁澆水的母親看到後就幫我抓上一只,放在一個玻璃瓶中,我怕它餓了還摘下幾朵扁豆花放在裡面。隨著天數的增長,扁豆漸漸地托著花瓣長了出來,幾枚扁豆簇擁在一起,像小船一樣緊靠在大片的綠色海洋之中。

當扁豆長到了半扎來長,母親就會拿著一個小筐將其采摘下來。有的扁豆長得高,母親就會踩上一張凳子,仰著頭踮著腳小心翼翼的采摘。那時的母親一頭烏摘扁豆時豆秧也跟著顫抖,幾朵小花落在她的發絲上,她是那樣的美麗。待到扁豆入鍋,那種扁豆遇到熱油的爆香飄滿了整個院落,我迫不及待的端著小碗讓母親舀上一些,再倒上些許香醋,那種酸酸的扁豆香氣撲鼻,我一頓能多吃半個饅頭。母親見我愛吃扁豆,笑容滿面的囑咐我“多吃點兒,咱要茁壯長大!”每每父親下班回家,母親就會下廚炒上新鮮的扁豆,父親胃口大增也會多吃上一些,坐在一旁的母親看著父親,笑的是那樣燦爛。看我們父子都愛吃扁豆,院落裡的那架扁豆就被留了下來,夏播秋收,冬去春回。年復一年的生長在那裡。

時光荏苒,歲月流逝。幾年前我搬了新居,在父母的資助下在城裡買了房子。中間幾次接父母來居住,可父母心系老家的生活,那架扁豆依然還在原地,只是架旁的母親早已是滿鬢斑白。每到扁豆采摘的季節,回家看望父母時,母親就會站在扁豆架旁親手采摘,只是她的身子已不像從前那般輕盈靈便。扁豆花落,人已暮年,此情此景讓我不禁傷感。扁豆架高的地方,我搬著凳子踩在上面,將扁豆一枚枚采摘入筐,一旁的母親嘆息道“年輕真好,我是真的上不去了!”這句話就像一把時光之梭,將我帶回現實。

如今秋去冬來,扁豆的生長周期估計已經到了最後一波兒,母親牽掛愛吃扁豆的我,又專程托公交車帶到了城裡。品嘗著餐桌上的扁豆,那種酸香的味道回味無窮,但更多的卻是滿心的思念。隨著那種熟悉感愈來愈濃,我的眼角濕潤了。餐後,我開車帶著妻子駛向了扁豆生長的老家方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