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高原壯歌(一) / 曾紀鑫
2021/10/19 06:28
瀏覽141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20061029日,就在文成公主離開都城長安前往西藏和親一千三百六十五年之後,終於被迎回了故鄉西安。

其實,文成公主生前,曾有過兩次歸返長安的機會。

抵達吐蕃,置身異域的氣候、環境之中,面對迥然不同於中原的風物,文成公主的一腔愁緒與思鄉之情可想而知。松贊干布不必多問,自然心知肚明。憐香惜玉的他,為寬解公主之憂,親口許下諾言,將安排時日,容她回鄉省親。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不期而至的戰亂,打斷了松贊干布的計劃,延宕了文成公主的行程。直到松贊干布與文成公主相處十年後逝世,這一允諾也未曾兌現。關於松贊干布之死,有病死、戰死、毒死三說。無論何種死法,松贊干布彌留之際,只要想到來自中原、長留西藏的文成公主,心中肯定充滿了無以排遣的遺憾與惆悵、愧疚與痛苦。

650年,松贊干布去世,唐高宗並未像漢成帝敕令王昭君那樣冷酷無情地命她“從胡俗”。松贊干布之子貢松貢贊已於四年前夭折,孫子芒松芒贊繼承贊普之位,文成公主並無“胡俗”可從;加之她雖然不是當今皇上的親生女兒,畢竟是一位自幼被唐太宗與長孫皇後收養在宮中的宗室女,濃濃的血緣之親與養育之情,遠甚於漢成帝與從未幸臨過的宮女王昭君之間的普通關系,因此,唐高宗降下聖旨,令寡居吐蕃的文成公主歸返長安,安享余生。若以常規、常理、常情而論,夫君辭世,膝下又無兒女,吐蕃並無多少牽掛,歸返日夜思念的長安,回到父母親人懷抱,該是一件多麼快樂而愜意的事情呵!出人意料之外的是,這一難得的機會,卻被文成公主放棄了!以國家、民族和平大業為重的她,不願看到和親之後唐蕃之間的友好局面出現波折與反復。文成公主相信,只要留在西藏,以她在吐蕃長達十年的地位影響,便可穩定局勢,鞏固和親成果。同時,松贊干布雖死,可兩人結下的深情厚誼,也令她不忍離去。留在吐蕃的她,常常守在松贊干布墓旁;有時住在由松贊干布主持修建的西藏第一座佛寺——山南昌珠寺;當然,她也會回到拉薩王宮住上一段日子,這時的她,便會爬上布達拉宮對面的藥王山上,向東眺望,緩解思鄉之苦。能回而不回,思歸而不歸,文成公主的內心,便在這沒有止境的思念與決絕、牽掛與拋舍的兩極間,作著無以解脫的痛苦撕扯,直到三十年後身染惡疾,抱病而逝,被藏族人民尊為綠度母。所謂度母,即觀世音的化身,藏傳佛教中普渡眾生的女菩薩。由人而神,可見文成公主在藏族百姓心中的地位多麼崇高。

據說文成公主還有第三次歸返長安的機會,那是松贊干布逝世二十年之後,繼承唐太宗大統的唐高宗李治遣使尚凱入蕃,詔命文成公主回鄉頤養天年,但她仍然選擇了繼續留在吐蕃。

一千三百六十五年,真可謂鬥轉星移、光陰荏苒、地老開荒,一段多麼漫長而遙遠的歸鄉之路呵!

回到西安的文成公主,並非她的肉身。文成公主去世後,被送往藏人的發源之地——雅礱瓊結。這裡是歷代贊普的歸宿之地,一片著名的藏王墓區。她的身前願望得以了卻,與夫君松贊干布合葬一處,與吐蕃大地融為一體。而今歸返娘家的,只是文成公主的一尊櫻桃木雕刻塑像;還有當年隨她進藏的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佛像——也是一尊按原型復制的紫檀木雕像;當然,一同回來的,應該還有肉眼不能窺視的精靈——文成公主的悠悠魂魄。

迎請文成公主及佛祖十二歲等身像,是台灣旅美華人齊茂椿先生精心策劃,在相關單位支持下組織的“夢懷長安古城,重走唐蕃古道”活動的一項主要內容。20061029日下午,在各界代表、群眾數千人舉行的隆重入城儀式中,載譽歸來的文成公主雕像供奉在西安廣仁寺內,這也是西安乃至陝西唯一的一座藏傳佛教寺廟。饒有興味與傳奇色彩的是,廣仁寺裡至今仍珍藏著文成公主當年因路途遙遠而沒有帶走的那座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佛像的蓮花底座。迎回的此佛像雖非彼佛像,但尺寸大小、外型神態卻完全相同,木雕佛像嚴絲合縫地安放在空置了一千三百六十五年的蓮花寶座上,文成公主的歸鄉夙願,也算劃上了一個別致而圓滿的句號。

據有關資料介紹,迎請團沿著文成公主的入藏路線由拉薩原路返回,現代化裝備的車隊行進在已是公路的唐藩古道上,行程三千五百公里,歷時十二天。

而當年的文成公主一行從西安出發,行走在這條唐藩古道上,則耗費了三個年頭。

(未完待續)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