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溫情的花朵 / 管淑平
2021/10/16 06:38
瀏覽147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秋光明媚,山色空蒙,楓葉正火紅,秋菊正燦爛,所有深情的事物也留在這個季節,留在了農歷九月初九的重陽節。

  淡淡的雲彩,醉躺在空中,懶懶閑閑地把人間守望;淡雅的丹桂,奉獻著芬芳,暗香縷縷,沁人心脾;風是輕輕的,陽光是暖暖的,國家強大了,日子好了,人也喜上眉梢了。小區是一派和和美美的面貌,而岱宗坊那邊已是鑼聲陣陣,鼓聲蕩蕩,國慶的喜悅和重陽的喜悅都一同迸進了泰安人民准備的活動中,熱鬧非凡;天澤湖和天頤湖畔,菊花盛情開放,有金燦燦的,也有白白淡淡的,十分惹人眼,游人如織,絡繹不絕。

  古老的節日流傳了千百多年,美好的風尚也在人間繼承了千百多年。佳節又重陽,人們在這一天心情變得虔誠起來,虔誠裡又充滿了溫馨。陪伴和關愛老人,與親人共享一段溫情時光,說著樸素而溫馨的話,泡著菊花茶,飲著菊花酒,吃著重陽糕,家人幸福安康便是兒女們最大的安慰。

  這個季節總有一些情愫縈繞在心中,揮之不去。我想這份情愫定和金菊有關了。

  我起初是不大喜歡這一種秋光滿面遮不住的花的,因為它太孤傲,太過肅穆。為什麼在萬物即將凋亡的季節它卻開了?為什麼在人們離愁善感最多的時候,它卻開得那樣燦爛?思來想去,都透著不合乎時令的別扭感覺,俗話都說春有百花,為什麼它卻與眾不同,單單綻放在了秋天?

  想不透,實在想不透。當我回憶起兒時讀過的古詩詞,終於在詩中尋到了它深邃的痕跡。蘇東坡有首詩叫《贈劉景文》。蘇軾在送別,送別的朋友是劉景文,不過蘇軾沒有像其他人那樣悲悲戚戚,淚滿青衫濕,而是通過“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兩句,傳達送別情緒,讓劉景文記住這別樣的秋景。頹敗的荷花萎靡消沉了,開敗了的菊花卻還在傲寒鬥霜,本是悲秋,本應無奈,卻因蘇軾這麼一寫,菊,頓時就有了一種勃勃生機、昂揚奮進的感覺,不再凄然,不再感傷。蘇軾的用心藏在詩句裡,他的用心和傲然綻放的菊是分不開的。而蘇軾的用心也恰恰反映了中國文人們的用心。想到這裡,菊的形像便不再生疏,古人的智慧,古人的含蓄,還有古人的秉性,古人錚錚鐵骨、一身正氣的操守,一下子和菊有了千絲萬縷的聯系。

  其實早在之前就有詩句流傳。隱逸詩人陶淵明荷鋤而歸,笑盈盈地歌著“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痴情的元稹深深地吟著“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的詩句;白居易也寫下過:“黍香酒初熟,菊暖花未開。閑聽竹枝曲,淺酌茱萸杯。他們的情感都是那樣的深沉,深沉卻又通俗易懂。相比於陶淵明,元稹對菊的贊頌,我更喜歡在白居易筆下的黍香、酒香、與花香相融,竹枝曲與茱萸杯相互映襯的和諧景致來。他便把重陽節的溫暖和愜意躍然寫在紙上,寫進了詩詞裡,留在了人世間。

  做為“四君子”成員之一,菊,綻放在這個重陽節,多多少少令人欣喜,令人敬而生畏。可入藥,可供觀賞,又可制成糕點供人品嘗,又可供人泡做茶水飲盡肚中的菊,竟是這般的低調,從容,又淡定!默默地開在這個季節裡,而且開得灑脫而充盈。先前所有的顧慮也就此打消。

  和母親游玩了大半天後回到小區,聽小區的鄰居說,晚上會在小區茶莊前裡舉行一場晚會,和思親、盡孝,賞菊、登高等重陽風俗有關的活動。我順著茶莊的方向,抬眼望去,排場十分隆重,一抹溫暖又湧上心頭……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