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登高記 / 方鈺霆
2021/10/14 06:05
瀏覽200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這是我們小時候學過的《陋室銘》裡的一句話,山中是否有仙我們不知道,打小熱愛爬山倒是真的。也可能是自小在農村的野地裡長大,老家附近的山小時候被我們爬遍了,稍稍長大後,包括縣城周邊的山,鄰縣的山,包括後來生活過城市的山,這樣說吧,凡是我見過的山,基本都去爬過。

在我的少年時期,因為放牛的緣故,經常與伙伴們去老家小河對面的陳家大山放牛,那座山上有一座高高的鐵塔,不知道干什麼用的,不像是輸電塔,沒有電線,倒是有點像電視塔;山不太高,約一千來米的高度,最神奇的是山頂上有一個天然的水潭,裡面居然有魚,我們百思不得其解,這麼高的死水潭,魚是從哪裡來的?

中學時期,有一次去鄰縣某中學看望同學,閑來無事,與同學一起去學校後面的大山登高。記得我們是上午出發,遠遠看見並不太遙遠的高山我們居然走了四個多小時才到山腳,所謂“望山跑死馬”就是這個道理吧。從山腳往上望去,之間沿山間小道有一條筆直的懸崖把小道攔腰切斷,走上前才發現懸崖之間有一條“一線天”的峭壁向上,我們一直往上爬,等站在懸崖上,就能看見視線遠處省道上螞蟻似的汽車在爬行。再往上,我們又爬了一個多小時才到山頂,往山的另一邊看去,連綿不絕的全部都是山頭,山與山之間還有三三兩兩的村落鑲嵌其中,我們剛剛爬過的那條“一線天”就是這幾個村落的出山道路。

後來到深圳,居住在沙頭角,我最愛周末和愛人一起爬梧桐山,這座山是深圳第一高峰,山峰陡峭,記得第一次爬上山頂時幾乎力竭,在半山腰處即可看見大片的荔枝林,上到山頂則可遍覽香港風光,特別是深圳灣的點點白帆以及遠洋的大輪船和停泊在鹽田港的明斯克航母,讓人目不暇接。但我們還是最愛從沙頭角水庫往上游經溪流瀑布攀登,一路林木幽暗,伴隨溪流向上,有森林探險之韻味,特別是夏季酷熱時攀登,則靜謐幽涼。還有幾次我們看見過徒步探險團隊,就在半山腰的瀑布盡頭,一群人穿著專業的探險服以及锃亮的探險棍。

人到中年後,對於爬山,有了一些其他的見解,文雅一點說開始思考登高的意義,或者說尋找其新的含義。特別是來到東海之濱的寧波,每到周六周日,一家三口或者邀三兩好友,去到九峰山登高望遠,不失為一大樂事。如果是臨近 九月九日 ,來九峰山登高的中老年人特別多,大家都帶著些“職業”裝備,帽子、爬杆,輕便的運動服,一看就是有組織和長期的經驗,這時的登高就有應節的成分了。

記載登高最早的可能是《楚辭·九懷》,裡面有暮秋登高的篇章:“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憭栗兮若在遠行。登山臨水兮送將歸,泬寥兮天高而氣清,寂謬兮收潦而水清”。古人和今人為何選在九月登高?我想,可能與節氣有關,春季多雨水,夏季酷熱,冬季有風雪,只有在秋季最為適合,秋高氣爽呀,正好!

我始終認為,這是我們的祖先留給我們的一個最浪漫、最詩意的節日。秋高氣爽,丹桂飄香,心曠神怡,菊色爆漲……值此良辰,若不去登高放目、馳騁神思,實在辜負天地、有愧人生。當然,對我們老百姓來說,尋歡仍是茲日最大主題。“今日雲景好,水綠秋山明。攜壺酌流霞,搴菊泛寒榮。”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