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臘八到,粥飄香 / 薛業忠
2021/01/21 22:52
瀏覽147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中國有個臘八節,這本來是一個與佛教有關的節日,如今卻成為老百姓心目中喜愛的傳統節日。每到臘月初八這一天,臘八粥香便彌漫一個個溫暖的家。喝著濃香四溢的臘八粥,過年的味道漸漸地濃了。

小時候,常常食不果腹。但到了臘八節這一天,母親總是想方設法讓我們品嘗到那可口的臘八粥,癟癟的肚子也幸運地變得飽鼓鼓的。這自然也成為我們最深刻的記憶。

熬制臘八粥,首先是准備食材。臘八節的前幾天,母親就要為臘八節做精心的准備了。綠豆、豇豆、豌豆,三大豆類谷物要准備好。這都是家裡的地裡長出來的,自然不算精貴。母親早就儲存好的,拿出來浸泡在水裡,等著備用。芝麻,這是母親熬臘八粥秘密武器,可以讓臘八粥更加濃香。紅薯、南瓜和玉米,也是必備的食材,可以讓臘八粥增加點甜甜的味道。更為重要的是,紅薯也是最為解餓的食物。家常的米也要准備好。這樣,八大樣的食材就齊備了。母親很迷信,臘八粥,必須要有八樣東西,於是,算一算,還真是八大樣。母親掰著指頭數著,我也幫著母親數著。確實,夠八大樣了,熬制臘八粥的食材湊夠了。

母親還會到菜園裡尋找臘八粥的佐料——香蔥、香菜、白菜,它們自然也會加入到臘八粥的陣營。於是,在我們的期待中,一場熬制臘八粥的盛大場景上演了。

臘八那天早晨四點多種的時候,母親就悄悄地起床了。接著父親也起來忙碌了。我是長子,自然也起來到廚房幫母親。一般都是我在灶台下燒火,母親在灶台上忙碌。灶膛間,熊熊的火苗在我的臉上晃動;灶台上,一盞煤油燈發出黃暈的光,映照出母親慈祥的面容。

這臘八粥,重在熬制,不能一步到位。一般來說,先在鍋裡熬制的主要是不易煮爛的綠豆、豇豆、豌豆。待煮開了,再將紅薯、芝麻、南瓜和玉米等加入鍋裡,一起熬制。最後才把香蔥、香菜、白菜加入鍋裡。各種食材,八大樣齊聚一堂,在大鍋裡碰撞、交融、凝心。

燒開了第一輪,母親會拿出鍋鏟子將鍋底下沉的或者粘在鍋底的食材翻一翻,不能讓沉底的食材燒糊了。我也會把火控制到更小,讓鍋裡的食材進行時間的輪回。粥越熬越稠,越熬越香,頓時家裡氤氳著臘八粥的香氣。

那時,這樣的粥有一個土得掉渣的名字——菜稀飯。也因為食材多一些,比平時吃的菜稀飯要好吃得多。年成好的時候,母親還會放一些臘肉,那就更好吃了。

吃飯了。我們兄妹幾個都迫不及待地盛上一大碗臘八粥,大口大口地喝起來。喝得痛快淋漓,喝得熱氣騰騰,喝得滿口留香。看著我們的吃相,父親母親都笑了。臘八粥裡飄溢出來的濃濃香氣,與嘴裡呼出的熱氣互相交融,讓我們的家很是溫馨。現在想來,那熱騰騰、噴噴香的臘八粥裡,也融進了父母對我們無盡的愛啊!

一大鍋臘八粥,很快就被我們消滅了。每個人肚子鼓鼓的,心意滿滿的,於是,我們背著書包上學去了。走在路上,都能感受到臘八粥彌漫著每一個家庭,每一個村莊。

臘八粥,早已成為我們最美好、最溫馨的記憶。在那個物質不太富足的年代,母親熬制的臘八粥,不知道承載了我們多少的期盼和美好的憧憬。

如今,街面上各色名目的臘八粥何其多也。但能夠喚起我的美好回憶的,還是小時候喝臘八粥的那份濃香和溫馨。它似乎有著倔強的魔力,仍在我的舌尖上舞蹈。如今想來,臘八粥啊,何嘗不是一種縈繞心懷的鄉愁呢?它啊,在這新年到來之際,仍會固執地升騰在記憶中,讓我懷念那些逝去的過往歲月。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