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水岸山巔 - 紅杉與橡樹的對話
2016/09/23 02:59
瀏覽464
迴響2
推薦26
引用0

今年暑假初始(2016年),台灣獅潭森林大學的彭神父,差派兩位森大學員(徐君與黎君)來敝小地作生態訪學,我有幸與他們一起分享學習,由六月底到七月初,前後八天時間。此次訪問是年初筆者到訪台灣,參加森大在苗栗造橋鄉舉辦的有機農業研習會時決定的,也是延續2011年,彭神父與蔡老師來訪的模式進行,部分內容有變動,學習緊湊且多樣化。

在這次訪學行程中,我們一起去體驗城市、郊區、海岸、與森林的生態環境。我們訪遊了幾所城市,見識到大城的繁華與喧囂,而在康郡小城的街區上,也不讓大城專美於前, 飲食歌舞,處處笙歡;走進大型的 shopping mall,真是消費熱潮滿天翻飛,物欲縱橫,據說有亞洲某國土豪們來此探親,把這裡的名品店幾乎買個空,從此店家對長相類同的我們,也另眼相看。我帶著兩位同學來此走動ㄧ下,是為了把「生態保育」對比著「消費享樂」式的北美生活,使我們知道物質化的享受不該是其他社會學習的榜樣。

我們對生態環境的學習主要關注的是海岸區、森林區、與山區。舊金山灣區是研習的焦點,我們走上 Golden Gate Bridge,在海風與霧氣裡,俯覽整個大洋與海岸的銜接交會處,波濤拍岸,洋流起伏,景象壯闊。不少水鳥,貼近水面翱翔,偶而也見到海獅或海豚,隨著浪頭自外海衝入灣區。金門大橋是1935年興建,是廿世紀的工程創舉,在沒有電腦的時代,全靠人腦手拉計算尺,完成精密的力學設計,此後70多年間,歷經多次地震的考驗,僅僅略有損傷,比起好些近年建造的大橋或高樓,一震就成災難,真是大為不同。走完橋上,我們曲折的下到灘岸邊,看到公園管理區,在整理復建水岸生態,重新種植或保育灣區原來耐風寒與鹽份的植物,也使得岸邊棲身的小動物有適切的保護。



在走訪金門大橋後,我們隔天來到南灣區的 San Mateo 大橋邊,訪遊了ㄧ大遍海岸濕地生態保護區(Hayward Shoreline Wildlife Refuge),約有500英畝。根據舊金山灣區水資源管理機構的資訊顯示,自十九世紀中葉(1850)起,灣區海岸線受到過度的開發,由舊金山往南到 San Jose,往北到 Mill Valley、Martinez等地,有近三分之一的沿岸區域已開發成市區、住宅區、工業區、港口、公路、橋樑、旅遊區等,使原始生態受到很大衝擊。直到廿世紀80年代初,州政府與灣區政府聯會,才積極推動整治水域,管治污水排放、監督工業與區域性廢水處理廠,並進行沿岸生態復育。

我們走過一大遍鹹水與處理過的廢水交流區,觀賞到不少水鳥,也與ㄧ隊來此學習的小學生交錯而過。站在濕地步道上,放眼瞻望一英里外繁忙的公路與跨海大橋, 還有不遠處的工業園區與岸邊的住宅商業大樓,真該感謝這遍小小保護區,雖然飽受壓力,仍給我們(人類)與多種生物,存留一塊淨土,使我們能因著海岸溼地, 而接受創造主的恩典。



往後三天,我們探訪了國家森林公園與柏克萊植物園區,還登上舊金山灣區最高的山 Mt. Diablo,體驗不同的生態環境。週四,為了避開交通堵塞,我們帶著簡餐飲水,一大早就輕裝上路,果然,路上車不多,一個半小時,就到了位在一號公路上,靠近海邊的 Muir Woods 國家公園。我們早早抵達,有最佳的停車位,大多數遊客還沒起床,公園也還沒賣票,還歡迎我們早來的免費入園,品賞上帝美好的創造。

這個公園是以加州海岸紅杉 (Coast Redwoods)著名,園區覆蓋在好多超過兩百米高的大樹樹蔭下,清晨在樹林裡還頗有寒意,即使是仲夏之季,氣溫也只有五十多華氏度,所幸我們預備了禦寒的衣 帽;走在林間步道上,沿著溪流宛延而前,在「巨爺」的客室裡,一面為這些高大俊美的巨樹讚嘆不絕,一面聆賞多種鳥鳴,十分悅耳;路邊的小地鼠 (chipmunks),還不時的在草叢間穿梭覓食;大清早,晨霧未散,隨著海風飄過樹林,水滴由樹梢沿著枝葉緩緩的落在樹幹四週,這是紅杉樹ㄧ年四季的主要水分來源,即便是在乾旱的夏天,也不愁缺水。由於這些年來氣候變遷的影響,使得雨量與霧氣形成受到衝擊,也因此對紅杉樹的存活帶來不確定因素。

我們走了一會兒,決定攀爬附近的登山道,挑戰自己的體能,體驗一下林地的起伏高低,山路全長2.4英里,我們在一個半小時內完成,途中,我們觀察不同的樹種參雜在紅杉木間,形成特殊組合,路邊的花草,野趣盎然,迎面而來的,也有少數早起的登山客,還遇上兩位在崎嶇山路上長跑的健者,一老者一少女,令人感 佩;最後,我們踩著石塊,渡過小溪,回到山下的林園,繼續品賞著高大的紅杉;園區內還展示了巨木橫切面,由年輪可以推斷出樹齡多長,還可由年輪的寬窄,推測出那些年雨水充沛,那些年是乾旱。這個展示的標本,樹齡是1021年,約六到八呎寬,以此為測量基礎,我們估計園區內的「巨爺」們,幾乎一半以上,樹齡在800到1000多年之間,面對這些飽經滄桑的巨爺們,怎麼不嘆息人的渺小?但很難想像,這些小小人物們,竟能對「幾乎」與恐龍同期存在的活化石後代造成嚴重影響。



世上僅存的三種紅杉,有兩種是加州獨有的:海岸紅杉與內陸巨杉 giant sequoia,都是上一冰河紀後殘存的活化石(約10000年前),第三種是中國水杉 metasequoia or dawn redwood,原來只殘留在湖北與四川交界處的山區。在1945年(二戰勝利)之前,科學界只從化石與煤礦樣本中發現水杉種子,在上一冰河期前,因為氣候溫溼,水杉曾廣佈於亞洲、歐洲、與北美,但一萬年前的氣候變化,使歐洲與北美的水杉,全部消失。

就在二戰勝利時段,一位中國植物學家發現了活的水杉種子(只是當時還沒可靠定名),這可是科學界的大事,引起中外植物學者注意,柏克萊加州大學的錢尼教授,遂於1947-48年,根據中國學者的資料,不遠千里渡海來到中國,經國府官員的安排,不辭辛勞的進入湖北山區,終於目睹活著的水杉群落,由田間大樹 樁的年輪推算,那裡有些水杉至少有八百年以上的樹齡。錢尼教授帶回不少水杉種子,也會晤中國學者與國府官員,鼓勵保育,並推廣水杉種植(現在中國長江沿岸 的省市有不少地區的街道樹就是水杉),他在美西沿岸撒下帶回來的種子,使水杉在北美復生。



看完 Muir Woods 後,利用週末,約了十位來本地就讀的國際學生與兩位森大學者,一起去加大柏克萊植物園訪學。園內分成熱帶沙漠區、加州區、南美區、溫室雨林區、澳洲區、中 國草藥區、紅杉林區等,還有日本池塘、小橋流水谷地,每區都很有特色,值得瀏覽體會,但要想多多知道各區植物的生態習性,那就不是幾小時訪遊能作到的。我們在小溪谷地裡上下穿梭,走進了ㄧ個紅杉小群落,那裡有十餘株「巨爺」,其中有海岸紅杉、巨杉、以及水杉,真是紅杉「家族大團圓」,筆者把水杉認親的故事說給同學們聽,大伙兒興緻甚高,一下子都成了tree huggers,紛紛在巨爺腳下拍照留念,一位來自湖南的老鄉說,他們城裏種了不少水杉,現在才明白水杉「再發現」的經過。

最後一天,上午在教堂體驗双語禮拜的過程,學習瞭解聖經,下午,再與兩位學者登上舊金山灣區附近的最高峰,Mountain Diablo,3850英呎(我們到了3000呎瞭望),繼續進行橡樹觀察,除了我家附近小溪谷地與山坡上看到的兩種橡樹:valley oak,interior live oak,還有coastal live oak,我們比對樹葉、樹幹、樹皮、以及過去我收集的果實acorns(七月還不是結果的季節) ,可以作初步分類。



橡樹俗稱 oak tree,拉丁名是 Quercus,在北半球有600餘種,有些長成高大的樹木,有些是矮小的灌木叢,它們的樹葉周邊,有些是尖的,有些是圓滑的;有些是一年常綠,另一些是落葉樹;它們的生存地理環境也不盡相同,有的長在乾燥的山坡地(筆者住家附近的山坡上就有),有的則在山谷區(我們在 Mountain Diablo 上,兩千英呎高度的谷地,觀察到橡樹群落,超過此高度後,橡樹就不多見了),還有的是長在河邊溼地(筆者家附近也見到)。筆者也注意到住家附近也有些灌木型的橡樹,還需繼續觀察分析。

根據加州大學的 Woodland Research 資料顯示,加州自十九世紀後期開始了淘金熱,大批人馬湧進,給低海拔的山林地帶來災難,人們開山闢地,畜牧蓋房,橡樹林地受衝擊甚大,聯帶著棲息在林間的 多種生物,也大受影響。加州原有廿餘種橡樹,因生態環境惡化快速,所以現在都零落的分散著,舉例來說,舊金山灣區的奧克蘭市,由其名Oakland 可看出,原來那遍海岸山谷應該有大面積的橡樹林,可現在是港口、工商業、住宅區,連山丘都種滿房子,橡樹林很少見了。筆者住家附近的山丘與河邊散佈著橡樹,只能算是個小群落,談不上是樹林,但即使如此,也支撐著一遍生態環境,有水鳥、飛鷹、鹿、土狼、地鼠等,還有昆蟲及水邊植物。



時光荏苒,八天的訪學瞬間即逝,兩位森林大學的學者此行認識了:三種杉樹,加州海岸紅杉 coast redwood,內陸巨杉 giant sequoia,及中國水杉 metasequoia or dawn redwood。也認識加州三種橡樹,valley oak, interior live oak, coastal live oak。我們此次對林區生態及海岸溼地生態有些學習,相信他們回到台灣,將會繼續推動生態保育,為保存上帝美好創作而努力。

9/20/2016 沙塵豹問候

朋友們想要來參與生態體驗嗎?請與獅潭森林大學彭神父聯繫。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時和
2016/09/23 09:39

森林 是 何其珍貴

也想聽聽 豹爺 對於 加州沙漠化 的觀點

加州近幾年缺水,因為降雨不足,使得中部有些農地廢耕,或是得抄抽地下水供給灌溉,但這是否就是沙漠化現象呢?我不太清楚,查了些資料,也沒有特別說明,野豹學淺,沒法子多做闡述。

加州原來東南部就有大片沙漠,Mojave Desert 很著名;加州中谷地區(central valley)其實原來就是半沙漠區,只是廿世紀中,靠興建大水渠,自北部高山引雪水灌溉,反成為加州榖倉,若是一旦北部降雨不足,榖倉就陷入水危機。去年底(2015)今年初(2016),雨水多,旱象略解,未來如何,就要看今年雨季的降雨。

人是必須得倚靠上天適時的供應,並且更要注意自己的行為。

沙塵豹2016/09/26 06:45回覆
1樓. 時和
2016/09/23 09:31

紅杉 或是 橡樹 很顯然都是森林中的 貴族

但是像其他的雜木 或是 不值錢的 賤木 難道沒對吸收二氧化碳 或是減少溫室氣體 提出貢獻?

.

環境保護包括水土保持

是否該拿土地種植生質能源作物?

或是將 賤木 拿去當生質能源 原料?

願聞 豹爺 解惑

現有的紅杉是百餘年來大量砍伐後的殘存物,談不上什麼貴族,如今要作到保育都很難。雖有幾處國家與州立公園,但因經費問題,保護的仍然有限,私人的保育團體,還是難擋財團的進逼。

橡樹更是被忽視的樹種,東一叢、西一群的,卻零散的不成個林子,棲息地愈來愈小,相伴隨的生態多樣性,也為之消失,這是為什麼加州大學要特別關注,可也甚難阻擋人的勢力。

人真是容易為利忘義的,只要有錢可賺,就可種植「經濟」作物,管他什麼生態不生態的。其實,樹木無所謂貴賤,長在適切的環境裡,與其他物種相互依存,任何樹種或生物,都是貴重的,反之,若是只為經濟目的而栽植,都是有害於環境的「賤木」,即便是能提供生質能源。

沙塵豹2016/09/23 13:1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