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有能測風雲 - 但誰有膽識面對真相?
2012/06/16 04:06
瀏覽519
迴響3
推薦47
引用0

(霧台2011年正在修復的橋樑又沖毀了)


就在 UN 行將於 六月20-22日在巴西召開 Rio Summit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的前夕,台灣因為豪雨造成罕見的全台水災。

記得 2010年十月,因著「梅姬」颱風從台灣南部外海經過,卻因來自北方的低壓氣團,引起「共伴」效應,造成台灣北部及東北部大雨。斯時,宜蘭蘇花公路因豪雨,造成土石流,沖走一車大陸客,還有好多人車被埋受困,死傷甚大。在梅姬來臨前一個月,高雄地區才因「凡那比」颱風帶來大雨,經歷了嚴重水患。

因著這次 「612」 水災,大家都憶起 2009年 88水災,「莫拉克」颱風造成台南高雄屏東一帶山崩土流、河水暴漲、路斷橋塌、村毀人亡的慘劇,當時南部災情比今年的更為嚴重。野豹 2011年曾到魯凱部落訪問過,當地居民對未來不樂觀,如今又因豪雨再度遷徙流離。

寫此文時,還發現過去廿年裡的梅雨季,經常引發水患問題,這在卅多年前發生的頻律相對的少,原因何在?無獨有偶,野豹注意到,七、八年前(2004, 2005),台灣中南部也有兩次 「612」水災,災情相當嚴重,還發生海水倒灌,造成雲嘉地區很大的損失。由這些年的風水災害看來,野豹想到:「612」是否該定為「水災紀念日」,提醒大家台灣已進入「災難期」了?


(霧台2009年88水災的山崩石流,2011年殘景依舊)

災難來了,大家怨天尤人,哭天喚地,這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政府必須要及時行動、補救缺失、負起責任,更該深切檢討,到底那裡岀問題了?為何水災、土石流頻頻發生?

這十年來,每次發生風水災難,農牧漁業損失都達數億元,另外還有高額的橋樑道路與人民財產及生命損失,加上停工歇業及救災的人物力損失等,每次稍大的風雨災,幾十億台幣的耗損是少不了的,這次也不會例外。

為何每年損失甚鉅,卻沒法子逐年改善狀況,反而災害愈來愈大?其實問題出在那,多數人豈不早就心知肚明?但是領導人、民代、執法者、技術官僚、地方權貴等都沒心思想解決問題, 作一天賺一天,享受眼前,誰管四年以外的長遠大計呢?

有人曾向前領導者獻「建市方略」,洋洋灑灑萬餘言,領導聽了幾分鐘,只淡淡的問了一句:「要幾年實現?」答曰:「五年當可立功立德。」領導將萬言書扔了,再無後話。

首長為了穩住選票,可以不管環境評估,就保證要開山修路,補助農漁業發展,因此山坡地可開果園、建民宿,平原近海區就可挖魚塘、搞養殖。

因著風災雨災,看到各地的損失,為失喪的人命與毀壞的山水美景惋惜。雖然近年來綠色生活成為時尚,但社會與人心並沒多少變化,消費文化依然當道,要經濟的食物、舒適的享樂、方便的交通,那管得了國土與生態保育呢?

過去筆者曾由生物學觀點指出,現今環境問題的根源,是人吃(消費)出來的。這就像實驗室裡的細菌培養皿一樣,只要接種上一點菌株,一兩天內就可看出它們的繁衍,不久就會佔據半壁江山,最後會在很短時間內消耗完所有養分,然後就死亡殆盡,被自己排出的廢物所殺死。

人與細菌相似處不少,人就是在不停的開發與消耗資源,不斷的向山崗水岸推進,同時產製許多廢物,因此也深受環境災害與污染物的影響。人可用科技攝取大量能資源,為了私利,對環境造成巨大快速的破壞。我們非永續性的消費生活,確實已超越環境所能負和的。

有資料顯示,若是以全球平均消費水平來看,我們使用的能資源,已超過地球自我更生能力的 30%,而且還在快速增加中;從人們平均的「生態足跡」來看,兩個地球也難以支持人類發展的欲求。自然災害與各種病變的增多,就是其中的一些徵兆。

很多年前,服役時在鄉下,經常看到農村有大魚塘(當年我們還跳入塘中,助民捕魚過),魚塘都靠抽地下水養殖。這現象很普遍,南部靠海地區都有魚塭,魚產或外銷或賣到城市的飯店,供消費者享用,農民因此可多賺些錢來改善生活,大夥兒都能吃喝快樂,只是如今卻得常活在水深之處。




88水災、612 水災、及其他風災受害者,能怨誰呢?台灣人才智力難道不夠用來治山治水?小島上有多少高級學府,花了多少錢作研究,怎麼都派不上用場?台灣官方每年花了上百億元整治河川,把原本自然河道都改成石塊水泥溝渠,結果呢?人真是不該與山水爭道的,這幾次災難就是慘痛教訓。

水災發生,除急迫的需要解決災民生活所需、清理現場、整修道路、恢復交通、補助損失外,其實還有很多更該解決的事,比如:做好各地區的山林河川保護,徹底管制不當開發與破壞,不該設觀光景點的都關閉,疏離居住在危險山地溪谷的居民,疏濬河川,增建下水道、地下儲水濬池,培訓水利系統操作與管理人員等,好減少未來的損失,這些絕對不是容易的事。

要怎麼解決地方利益糾葛、政金亂套、選舉爭擾、開發管制等問題?這既需要遠見與胸襟,更不能沒有近程的謀略與手腕,該割捨的就敢斬去,該禁建開發的就當機立斷。台灣可有此等人才?有人曾說:在首都,從樓上隨便扔個磚頭,就能打到兩、三個博學之士,但扔廿、卅塊磚也打不到一個幹才。這可是真的?

如今,氣候異常早已變成正常了,問題不能再歸咎於上天,說什麼「天有不測風雲」,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台灣年年會有 N(風暴 + 豪雨) = N災難,N值大於一。問題是:台灣可預備好了、敢去面對「不方便」的真相?

這就像高爾在 ”An Inconvenient Truth” 一書所暗示的:若舉國上下皆不願面對問題的真相,只求一時之便,
上下相爭只為「利」,問題很快就會淹沒這國。台灣年年在經歷「國土流失」的事實,但誰有勇氣面對問題的真相?

風雨中,朝廷之上,手舞足蹈;草地民間,哀鴻遍野。真是:「風勢、雨勢、事事難擋;民傷、國傷、傷傷難痊」。在災難中,懇請那些學問齊天的領導老爺們,不要只是「吊書袋子」,夸夸謬論,有本事、有膽子就出來面對真相,當個真幹才,解決百年陳疴,建設永續家園。


沙塵豹 昂首祈禱;6-15-2012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光復
2012/06/19 07:31
對,要說重點

真正的原因是每年至少盜伐1500萬公頓林木打成木屑製造太空包供菇蕈產業使用,近百萬公頃林地短時間內迅速裸露,只要兩水多-點,立刻加上沖刷的土石,多數倍數十倍於兩的流量,必然造成更多崩塌,河床水庫快速淤高,地表水文丕變,惡性循環,只有更加惡化。泰利要來,山裡水邊的居民們,以往的經驗在88泥災後都失靈,因為從來沒有如此惡質的盜伐,而累積的維害,老天都難知,快逃吧!先走先贏!

哇!這麼大的盜林,有人管嗎?或是管的了嗎?台灣菇類是很暢銷賺錢的,四、五年前曾去台中東勢(?)一帶,看到很大遍的養菇場,遊客絡繹不絕,不知道那些木屑哪裡來的。請與台灣生態學會的蔡老師(靜宜大學生態系)聯繫,看看可以怎麼一起來維護森林?真的是很大的挑戰。 沙塵豹2012/06/20 12:35回覆
2樓. 時和
2012/06/16 14:09
要講重點

1. 山地過度開發,民選的民意代表是罪魁禍首,這些人買山上的地,開挖產業道路,蓋民宿等。山上的樹木、植披、土壤被破壞,遇雨必成災情,愈滾愈大。

2. 還是那些金主貪而無厭,大量置產,當然造成過度開發。

-----

解決方法:

1. 名下擁有房屋超過十棟者,重稅。

2. 名下擁有土地超過十筆者,重稅。


好主意,但他們是不是有辦法把產業轉到人頭戶上?前幾年朋友帶我去苗栗南庄、大湖一帶走走(沒有住宿),看到那蓋的多款歐式「民宿」,就在山邊水岸,真是嘆為觀止。原來都是首都來的有錢人投資蓋的,明明是淳樸的客家村、原住民聚落,怎麼來了一群假「歐洲客」,非住歐式別墅不可?大車小車塞滿鄉間山道,真是災難。說不定那些領導大爺們或是他們的親友,也會偶而到民宿視察住一晚的。

沙塵豹2012/06/17 01:56回覆
1樓. 客旅貞吟
2012/06/16 08:00
幹才

有幹才﹐ 還不夠﹐ 還要這個人在領導位置上﹐ 有權柄可以做事。

不過﹐我極其同意﹐ 現今生態問題﹐ 很多是‘吃’出來的。 吃的多﹐ 吃的好﹐ 吃的精緻﹐ 讓生態環境在不知不覺中遭受破壞。

兩個月前﹐ 因為長途旅行歸來﹐ 一時身體乏累﹐ 無法進食﹐ 然後身體慢慢恢復﹐ 可是進食的量比起過去少很多﹐ 結果﹐ 沒有計劃﹐ 也不覺得辛苦的情況下﹐ 體重減少到生兩個孩子之前的重量﹐ 可是精力反而提昇。所以﹐ 非常贊同﹐ 人其實可以少吃﹐ 且吃樸實少加工的食物﹐ 但依然可以活的很好。

現在博學之士當道,但不知該算是什麼才?教書也許勉強湊和,幹事情??就真莫名其妙了。吃與肉體各樣的享樂是今天問題的根源,但執政者似乎就只是為滿足人民這方面的需要而執政,哪管什麼正義公理呢?您說的沒錯,吃的樸實素淡,喜樂滿足,比啥都好。 沙塵豹2012/06/17 01:3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