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僵屍
2009/05/02 00:41
瀏覽881
迴響3
推薦39
引用1

僵屍

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我在金門當兵時被分配到花崗石醫院。不用出操,但是要顧著太平間,只要有人送來死人屍體我就得把它放到停屍柜冰凍起來。只是這樣的工作雖然輕鬆,但是做起來總是毛毛的,深怕會有什麼詭異的事情降臨到我身上。

幸好我們隊裡有一個老士官長他相當照顧我,見到我幾次臉色蒼白的表情後,他就接下我這份工作。而我只需要將屍體推到停屍間就好。可是總有一件讓我覺得納悶!

因為這名士官長年紀都一大把了(至少六十歲有了),人又長得瘦瘦小小的。可是就算一次來了兩、三具屍體,他也是一個人把它們搬進去,也不見他喊過重,還是要我幫忙過。可是這些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想舒舒服服地數完我當兵該吃的饅頭。

不過,我也可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老士官長對我的好,我可是都記在心裡頭。於是乎我開始注意老士官長的嗜好!結果發現他特別喜歡喝酒,尤其喜歡喝著高梁酒配一些奇特的山野味!越奇特的他越有興趣。

當然啦!金門的高梁是貴有名的,這錢我可是出不起。可是烹飪這回事我到是滿在行,平時弄個兩、三樣小菜倒也輕鬆自在。再加上我碰上這茫缺(死人可不是天天有的),那日子可是閒得發慌,而花崗石醫院上又是一大片山林。我有事沒事就去捕抓一些鳥鼠蟲蛇的來孝敬士官長他老人家!

有一次我還發現一個老鼠窩,大老鼠跑掉了,裡面剩下十幾隻都是剛出生可能不超過三天,眼睛都還沒睜眼的無毛幼鼠。我趕緊地通知了老士官長,他一聽到興高采烈的跑來了。手裡還拎了一瓶特級金門高梁!二話不說地挑起一隻老鼠尾巴,舉得高高的就往口裡塞,放入嘴中裡還趕忙呷了一口高梁酒。只見他喉頭咕嚕地上下移動,生吞下肚時還能聽見老鼠「吱」的一聲慘叫。看著他臉上那副陶醉的模樣,我忍不住地急忙問他那老鼠吞下肚是什麼的滋味!結果他又再抓起一隻小老鼠,細細品嘗,才緩緩跟我說很好吃味道跟鮪魚差不多。只是那老鼠吞下肚時還沒死透,還會在肚子裡抓個幾下,癢癢的實在很舒服。一邊吃還一邊跟我聊起他跟日本抗戰的一些趣事。就這樣,我愉快的軍中生活過了半年,而我跟老士官長也變成無話不說的好朋友。時間很快的來到了冬季……

這天的天氣實際有點冷,冬天的金門溫度也來到5度左右。老士官長照慣例抓了一隻黑色的流浪狗,一大早就把它殺了,燒了一大鍋滾水把它的毛皮燙乾淨。而我也準備好一鍋高湯,擱了幾棵大蔥、老薑,再倒下幾瓶米酒。鍋子裡煮得咕嚕咕嚕地響,等士官長把狗肉放進去,倆個人就在寢室裡熱呼呼的吃起來……

「胡扯,胡扯!」老士官長生氣的哇哇大叫。

我聽到這股聲音好奇地朝士官長的眼光看過去。原來電視上正演著道士指揮僵屍的橋段,只見哪道士舉起桃木劍亂揮,哪貼著符的清朝僵屍就群起攻擊壞人。

心裏正納悶奇怪,這電影有什麼好大驚小怪?還不是都是如出一轍的老橋段。

可是老士官長卻緩緩放下手中的碗筷,一臉正經的說:「我說啊小蔡,這電視上演的僵屍都是騙人的!那有人貼個幾張符,木劍胡亂揮一揮,僵屍就聽他的指揮,胡扯!!」

「喔!」我點點頭打哈哈笑了笑,就算是這樣!那也跟我八竿子打不著。只是眼看士官長的話匣子打開了,心想著卻是他不知道又要嘮叨個多久!

士官長也不在乎我臉上不耐煩的表情,繼續說著:「這趕僵屍的方法,我在抗戰時就見識過!記得那時候我們連上就有一個湘西人,他長得瘦瘦高高的,模樣就跟你差不多。平時他也跟我們有說有笑的跟平常人差不多,只是遇到那扛死人的差活,他就特別有興趣。」

士官長喝了一口酒表情又更凝重繼續說:「我記得有一次,那戰爭打到最慘烈的階段。我們連隊奉命去攻陷一個山頭,那日本鬼子在山頭架了兩挺機槍,我們幾百名弟兄就拼命的往前衝。那機槍打得磯磯、嘎響,只見我們的弟兄一個一個倒下。許多人不是胸口穿了洞就是爆了頭,到處血肉模糊,屍橫滿地。我當時是嚇得趴在死去弟兄的屍體後方,混身直哆嗦。眼看這場戰是輸了,我們大概全部都得死在這了。突然,我聽見一個人瘋狂大叫,湘西人從掩護物中衝了出來,一臉豁出去的樣子。一個人在戰場上橫衝直撞,也不管那子彈是不是往他身上招呼,看見死屍就在它身上亂摸,完全是瘋了的模樣。那時我見他這副模樣,一股熱血上來了,反正死就死,我提著槍就要跟著他往前衝出去。可是,眼前的景象卻震撼了我!」

「因為被他摸過的死去弟兄突然間全都活了過來,一個接一個奮力的爬起。這次換那些日本鬼子慌了,面對這地獄回來的死屍大軍全都嚇得屁滾尿流,只是拼了命握緊機槍不斷掃射。可是那些僵屍也不管那機槍的猛烈,轟斷了腳就用爬的,手斷了就用跳的,就算只剩下半截的身子也是繼續的往那機槍的方向移動。

眼前的景象雖然恐怖,但是我清楚知道,這些死人全都是我出生入死多年的弟兄。就算它們一起把我啃了,我眉頭絕不會皺一皺!剎那間,我冷靜下來,我提著槍伏低身子跟著這些死屍後面爬著。一步、一步,直到那些死屍塞住機槍口,我立刻衝上前去,一槍一個,把那些日子鬼子全殺了。這時,那些死屍好像知道它們的任務完成,全都倒下來再也不動。雖然這是慘烈的勝利,但是我完全清楚是誰的功勞。趕忙地我回去尋找,終於我在一群死屍堆裡找到那個湘西人。只見他身上中了十幾槍,看樣子是活不成了。不過,在他臨死之前,卻將趕僵屍的方法教給了我……」

「教給你?」我狐疑的說。看著老士官長臉上嚴肅的表情,我卻是不敢笑出來。在這科學昌明的時代,神鬼之說早就被證實是子虛烏有的無稽之談,怎麼可能會有操縱死屍的法術。分明是老士官長用來嚇唬人的鬼怪故事,只是用來吹牛的這張牛皮未免也太大了吧!

「你不信?」

「嗯!」

老士官長笑笑說:「早知道你會這樣說!很好,跟我來。」

老士官長話一說完就往寢室門外走,我一看也馬上跟出去。畢竟軍人的天職是服從,況且老士官長的命令我更是不敢不聽,不多久我就跟著他的身後來到太平間。這裡冷颼颼的像是有陣陰風在室內徘徊,溫度至少又比戶外少上5度。我拉緊身上的大衣縮了縮,似乎剛剛吃的狗肉全都失了效用。

可是士官長卻毫不理會我的窘態,拉開了一個停屍柜,裡面赫然出現一具蒼白的死屍。雖然我明明知道現在是科學時代,但是許多古老的荒野傳說,仍無可避免的從我腦海一掠而過。要是真的有怎麼辦!剎那間我混身起了一個哆嗦,心裡開始覺得毛毛的。

可是老士官長仍一語不發的朝死人的四肢摸了幾下,隱約間,我好像有看到有什麼東西從他手上跑了出去,可是又不是很確定。

轉身,老士官長緩緩走回我的身旁,只見他臉上微微笑,輕輕叫了一聲。

起……

哎……啊啊……

我一聲大叫,一個箭步就要往門外衝出!但是士官長卻早預料到我的舉動,緊緊地拉住我。

「別怕,別怕,只不過是死人而已,沒什麼可怕的!」

「只不過是死人而已?」我心裡吶喊著,卻不敢說出口。對啦,死人是沒什麼可怕!至少,我來金門以後,也看多了。可是一個突然間坐起,還好像會對我笑的死人,你說可不可怕!

「別怕啦,你看它不是完全聽我的命令,簡直比狗還聽話。」老士官長話一說,隨即又下了好幾個指令。

下……轉……跳……

果然,那個死屍按照著老士官長的指令,一五一十的照作。可是恐懼已經完全佔據了我,我根本無法靜下心來好好欣賞僵屍表演的美姿。

「好吧,好吧!看你這副害怕的模樣,我也不在整你了。表演就到此結束,回去,回去吧!」老士官長微笑揮揮手說。

聽到這句話,我如獲大赦,三步併兩步寢室衝去。一回到寢室,我緊忙地倒了杯高梁酒,咕嚕咕嚕大口喝下去。火辣的感覺迅速痲痺我的味蕾,不過卻將我從驚愕中喚回。

僵屍耶!!那傳說不是騙人的,這世上真的有!這一切的一切,簡直就只能用不可思議來形容。難怪老士官長會願意接替我扛屍體的工作,而且還從不需要人幫忙!原來他只要手指一揮,那死人就會聽他的命令,自動爬上停屍柜躺好……

喀擦,門一開,老士官長一個閃身走進來。我看見他大剌剌的坐下,一臉事不關己的模樣,頓時對他的敬畏又添了幾分。連忙倒了杯高梁送到他面前,又趕緊挾了塊最肥美的狗肉放到他碗中。

「士官長你這是什麼法術真厲害,竟然能叫一個死人完全按照你的命令動作――」

「哈哈,」士官長不等我講完,就大笑打斷我的話。

「這可不是法術,這是科學!」

「科……科學?」我驚訝的咋舌。這世界的科學什麼時候進步到能操縱死人,為什麼我都不知道?

老士官長看到我一臉狐疑的表情,滿意的說:「你不信!」

我搖搖頭。

「哈,」老士官長又一聲大笑,接著又說:「看著吧!」

我一聽連忙睜大眼睛,只見老士官長從身上掏出一條細細扁扁的東西,色澤跟人體的皮膚差不多,只是有點蒼白。朝桌子上一放,一鬆手那東西竟尤自扭動,在平滑的桌面上緩緩爬行,有點像頭部的地方還不時抬起在空氣中嗅一嗅。

「這是什麼怪蟲啊!」我大聲驚呼。感覺上這東西有點像蛆,而且還是隻被踩扁壓平的蛆,有點噁心。

「不要小看這東西,這可是湘西的法師用來操控死人的寶貝。」老士官長正色的說:「這小傢伙叫人皮蠱,屬於蠶蠱的一種。起初我還不懂這傢伙是如何能讓死人動,後來看到一些醫學報導,慢慢研究才發現這傢伙只要放到死屍上就會發出一種奇特的電流,利用屍體的傳導神經去指揮肌肉動作。一般只要放上四、五隻,那死人就能像電視上的僵屍一樣動作,要是用得多,嘿嘿……」

「怎麼了?」我好奇的問道。

那死屍就能像正常人一樣動作不過大概沒人會這樣作因為太傷了!!弄個不好,搞不好連自己的小命都丟了。」

「是喔!」我隨口回答著。腦中一片渾噩,因為這件事感覺上其實太神奇了,對老士官長的話還有些會意不過來。

「對了,你想不想學?」老士官長又挑了塊肉,塞入自己口中含糊說著:

「想啊!」我毫不加思索的回答。至少老士官長放假的時候,我也不用一個人扛著沉重的屍體,只要手指一指,嘻……

老士官長一聽完我的回答,咕嚕的一聲,一口把杯中的高梁喝個精光。緊接著站起身來,開門四處張望。直到他確定四下無人才把寢室門鎖好,小心翼翼的坐回椅子上,細聲的說:「過來點,我小聲的告訴你。」

看到老士官長那副神秘的模樣,我的興致更加濃烈,連忙將身體朝他的方向挨了挨。可是突然間老士官長舉起手往我額頭上一拍,一股刺痛傳入我腦中,我想要叫喊卻發不聲音,而且不止如此!我混身都不能動了,手、腳、身體全都不聽我的指揮,只能軟癱的臥倒在地。

老士官長趕緊把我扶到床上放好,接著把自己上衣物脫個乾淨,全身赤裸的站在我的面前。只是沒想到老士官長年紀都那麼大了,可是衣服下的皮膚卻像嬰兒肌膚那般柔嫩!!

在我還沒弄不清楚老士官長要對我作什麼的時候,只見他又往自己身上細嫩的皮膚一扯,一大片的皮膚就跟著掉下來,露出裡面紅通的肌肉、乳白色的筋脈跟微微跳動的血管!

「哎呀,我的媽啊!」心裡想著。我全身泌出了冷汗,卻苦於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

「呵!我老了,上個月去作身體檢查的報告出來了,可能是酒喝太多了!醫生說我的肝臟不行了,而且還是癌症末期,再活也沒幾天了。我死那倒不要緊!只是這寶貝總得傳下去……」老士官長話一說完,就把手上那塊皮放到我身上。沒想到那塊人皮迅速化為一隻隻乾扁的蛆,到處在我身體爬行嗤咬,好像在找洞鑽拼命的想要鑽入我皮膚裡面……

只是那老士官長卻越拔越多,越多的人皮蠱被他放到我身上。終於,我在驚愕和痛楚下昏死過去,隱約間我只看見失去臉皮的老士官長,睜著牛鈴大眼,用著臉上紅豔肌肉牽動失去嘴唇的牙齒,滿面褻笑看著這一切……

自從那天以後,我似乎也染上了老士官長的壞習慣,酒是越喝越多,而為了餵飽我身上這些傢伙,不得已我也接下儐儀館裡般運死人的工作。只是我年紀也老了,不知道還能活多久,不知道有誰願意接受我身上這層皮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另類創作
自訂分類:鬼魅驚悚
下一則: 大潭白蛟碑(下)
迴響(3) :
3樓.
2009/06/09 10:16
有趣的故事
剛開始看時
還以為老長官是僵屍

對了,我的 blog 換了網址
舊的域名忘了更新
新的是 tales.mysteries.cc

2樓. 笑臉書生
2009/05/14 07:04
佩服

老板:老師在上,受弟子一拜

弟子愿學此朮,不知學費多少?收美元否?速告之老師地趾,以便弟子飛往?需美国花旗參否?弟子可特購30 磅為拜師禮!

我比較想要美國威而剛~~目前有需要...... 海吧老闆2009/05/14 09:46回覆
1樓.
2009/05/07 11:12
另類的黑色詭譎故事
很喜歡也很驚豔這篇故事題材;期待您作品成書刊的那一天!!
承蒙貴言~~我也很期待 海吧老闆2009/05/08 09:2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