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滅絕》的科學、符號與結局
2018/05/07 23:54
瀏覽2,143
迴響1
推薦22
引用0

「它有形體嗎?」穿著隔離衣的科學家問。
「我不知道。」女主角答
「它是碳基的嗎?」
「我不知道」
「它要什麼?」
「我不認為它要任何東西....它甚至可能不知道我的存在。」

我愛看外星人來地球大開殺戒,光劍雷射亂飛的爽片,但也喜歡引人思考的片子。上面是來自電影《滅絕》(Annihilation)快結束時,一位科學家與剛遭遇外星人的女主角的對答。有趣的是片商覺得這部電影“too smart”,市場接受度應該不高,就乾脆在Netflix上發行。

我先承認,我注意到這部電影是因為導演曾導過我心目中科幻電影的Top 10:《Ex Machina》(人造意識或機械姬),但是我第一次看《滅絕》時有些失望,後來才慢慢喜歡。這電影最吸引我的他以超現實的方式帶出一個接一個的謎團,就像一連串的怪夢,許多場景都讓我想起超現實主義大師達利的畫。


超現實畫家達利的畫和《滅絕》一樣,帶人進入一個奇異的夢中。

看到我的開場白,就該知道這篇文含有嚴重的劇透。


一般科幻爽片裡的外星人多半是千里迢迢來給地球人打敗的,但是這部電影描述的景象恐怕更真實:未知的生命形態對落後的地球來說,根本就是一個不可解的謎。

《滅絕》敘述由軍人轉生物學教授的女主角莉娜(娜塔莉波曼飾)和其他四位女性組成的特遣隊,去調查因不明隕石造成的「微光」區。這些人的生命充滿傷痕,都有自我毀滅的傾向,才會接受這種自殺任務。隊員在微光區裡發生了一連串難以解釋的怪事:失去時間和方向感、遇見古怪生物、發現之前的探險隊員慘死於不明寄生動物、最後到達隕石擊中的燈塔裡面發現自己被複製…到後來不知道誰是本尊、誰是複製的分身。不消說,「微光」是外星人搞的。但「他」(或是「他們」)在哪?長什麼樣子?是生物嗎?

這種外星人帶來超乎人類想像的謎團比較常見在「硬科幻」的電影中,比如《太空漫遊2001》、《異星入境》和《星際效應》,觀眾即使對了電影結束也未必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對追求感官痛快的觀眾或許覺得失望,但一頭霧水不就是遭遇高等文明時人類應該有的反應?


外星「人」?

什麼是「外星人」?

《滅絕》的故事似乎要強調這個外星訪客未必有意識,它雖然玩弄了微光區內生物的DNA,最後也模仿女主角的一舉一動,但女主角這樣描述它:「我不知道它想要什麼,我甚至不知道它會想。」我看完電影甚至說不上它是單細胞還是多細胞生物。

外星人可以有智慧,但外星智慧未必是「人」,也許是外星文明創造的人工智慧。就算外星人是生物體,他們大概也不會是一顆頭雙手雙腳的「人」,而是根據他們自己的環境壓力演化出的特形。也許~~也許他們是一堆單細胞生物的群聚,也可能不是由細胞組成,甚至未必是碳基生物(雖然這非常不可能)。

別以為單細胞生物一定笨。舉個地球上的例子,能設計東京的鐵路系統的人一定不是泛泛之輩吧,但曾有科學家在培養皿中畫出東京週邊海岸線的輪廓,再將養分放在東京和其衛星城市的位置,讓「絨泡黏菌」(Physarum)在上面生長。過了26個小時,絨泡黏菌就長成了與東京鐵路網高度相似的脈絡。

所以即使是極簡單的生物,在特定情況下也可展現某種程度的「智慧」,雖然它未必能學習、推理和規劃未來,不是真正的智慧。這種外星生命形態應該比較接近這部電影的精神。


癌與細胞分裂

細胞分裂在這一部電影中具有相當的象徵意義:一方面正常的細胞分裂代表身體的更新,女主角在與丈夫的對話中甚至還說如果能夠繞過「海佛烈克極限,Hayflick limit」的限制(指所有細胞分裂的次數是有限的,因為DNA末端的端粒每次分裂都會縮短,最終會無法再進行複製),人就可以不死;但是另一方面癌細胞就是不受限制的細胞分裂,莉娜在電影中看的《海拉細胞的不死傳奇》這本書就是描述從一位叫海拉的窮苦黑人女性的子宮頸癌細胞培養出可在實驗室生長的實驗用細胞(過程並不光彩)。海拉雖然已死半個世紀,但她的細胞(HeLa cell)仍然在世界各地增殖,很多醫學突破就是藉它達成的,在某種形式上可說是不死。

在電影一開始就是莉娜在課堂上以海拉細胞分裂的影片為起點,說細胞分裂是一切生命的起源,那個細胞分裂的影像也貫穿了整部電影,只不過它後來演變成DNA被外星力量更改,細胞分裂失控的象徵

生物的DNA真的可以像電影所說,可在不同物種間混合嗎?當然,常聽見的「基改」作物就是把例如細菌的基因轉換到農作物上。當然電影裡讓鱷魚長鯊魚牙齒,熊說人話等真的就是外星黑科技,現在當紅的CRISPR等基因編輯技術都是兒戲了。


結局

我們到底看到了什麼!?

先說劇中其他人物的下場,當最後莉娜被問起她們的下落時,只能確定死亡的是兩位被熊咬死的隊員,那位變成樹的黑人物理學家不算死,在燈塔地下看起來灰飛煙滅的心理學家隊長也未必死,都可能以其他的形式延續生命。

至於男女主角呢?

男主角自己在結尾說他不是男主角(好奇怪的句子),所以真正的男主角就是在燈塔錄影帶中引爆自殺的人,後來活下來的是複製的。

女主角莉娜呢?這就比較棘手。我明明看到女隊長(心理學家)吐出光芒化為一個空心的曼德爾球(mandelbulb,一種渾沌理論中三維的碎形結構),吸取一滴莉娜的血,血滴裡的細胞立刻爆炸式增殖長成人形,然後化為莉娜的分身。經過一番打鬥,莉娜本尊自知無法打敗分身,卻察覺分身已完美仿製了莉娜的自殘傾向,就把燃燒彈塞到分身手中。本尊趁勢逃脫,而分身心甘情願地被火吞滅。(糟,我這麼描述好像把這一段弄得很不入流。)


曼德爾球可說是渾沌的碎形學裡面的三維表達,代表看似雜亂無章的渾沌中看到自然界的次序,暗喻外星生物在隨機改變地球生物的過程中,帶來新的秩序。

說到這種病態細胞分裂的意象,到底誰是癌症?外星人引起的基因變異是地球生態系的癌,還是人內心的自我毀滅是抽象的的癌?「外星人」到底是要毁滅,還是創造重生?我認為這一點電影已經給了暗示:當女主角最後解決了外星人回來之後,手臂上多了一個銜尾蛇(Ouroboros)的刺青,這符號在西方文化就是代表創造與毁滅、生與死的無限循環。

所以外星力量做的不光是毀滅,那更是創造。結尾男女主角擁抱時他們的眼睛先後發出異樣的光芒,就暗示他們倆都不是人類。別問本尊是何時變成複製的分身,那外星生物有辦法從燈塔地下瞬間跳躍到地面,自然能夠瞬間調包。別難過,這不是壞事,因為死去的是那個活在劈腿罪惡感中的老莉娜,現在活的是願意面對過去,與丈夫重修舊好的新莉娜。


本尊與分身的怪異華爾滋。無論誰是真的莉娜,最後存活的莉娜已經掙脫了劈腿的罪惡感。
 

這是電影裡非常詭異的一幕,像黴菌一樣的東西從死人的腹部爆開,變成一幅奇異的浮雕。這「黴菌」在牆上放射樹枝狀的圖形是Lichtenberg figure,是在絕緣體放電產生的圖形,製作單位借來用在這。
 

觀眾看到這一幕大概都會有這個疑問,這隻會喊救命的熊到底是熊還是被人附身?
 

參考

其他的科幻電影

趕快追蹤火星人
火星軍情局
   

free counters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18/05/11 00:36
為什麼非碳生物可能性很小?記得有一科幻片,講述voyager I 回到太陽系,已經被外星人改造成生物(或是超級電腦)。它稱人類為carbon unit,顯然自己並非碳系生物。

我覺得外星人很可能以機器人方式存在。雖不會死,但會淘汰。汰舊換新是它們的演化久式。

我所說的是「生物」,Star Trek裡的"V'Ger"雖然有高等智慧,但不是生物。

但我同意您的看法,請見《外星人會像是《變形金剛》的機器人嗎?

火星情報總長2018/05/11 23:0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