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斯德哥爾摩中世紀博物館
2011/03/29 20:04
瀏覽500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011/03/07 00:37

斯德哥爾摩中世紀博物館    
       

這幾年在歐洲去了好多國家,數不清的博物館,突然有一天驚覺到,斯德哥爾摩的博物館從2007年1月「聽說」都要收費後,似乎就不存在似的不見了。其實好像也不是這樣,只是要收費的那些有名的大概都去過了,還沒去的不是興趣不大就所剩無幾最後再說。只是就真的再也沒有去查看所在地的任何一個消息,直到最近。

就在辦公室隔壁的自然歷史博物館我去看了IMAX,朋友請的,但展館不願意破財去看也不後悔,即使有「瑞典的動物」,因為一方面不是「特別」瘋狂,一方面,倫敦的這麼大又豐富人家免費我也看完了,我對動植物沒有特殊興趣看不出「精神提昇層次」,自然也就算了。

歷史博物館本來就很想,但有陣子又覺得無聊,或許那是少數我最後會付費去的點吧。

倒是最近發現了其實還有滿多免費的機會,就找了些自己有興趣的計畫一下,而這些對觀光客來說應該是很冷僻的,即使蔡老師當年待這麼久拿著旅遊書(書上還真的有寫到喔!)時間這麼充裕也沒有去過(我猜)。



去年年底車廂廣告看到免費的有「軍事博物館」,不過他還是以歷史的角度來演繹,從原始的戰鬥到二戰的一些軍事介紹和戰後的維和參與等等。整個12月免費,所以我去了三次.....慢慢的把介紹看完了。

這回是中世紀博物館。規模很小,但是場地就是原址。在老城和市中心北城中間的一個小島(聖靈島)Helgeandsholmen,入口在北橋Norrbro的正下方。如果不是我已經在這邊幾年了,真的想都不會想到或找這個來看(號稱是由十四座島組成的Stockholm說真的到現在我也不知道是哪十四座啊),而且當年皇宮的其中一個展區的入口也是相當詭異又隱僻,那是皇城最古老的原址部分,現在外面看到的都是後來的增建,而這個中世紀博物館,我猜,跟那個皇宮原址有相當部分的連結。

很多人事物的現況最終不免都能追溯到原始與最初,若不是這幾年和Stockholm的地理依存關係,這些歷史地理也不會讓人想把片段集結起來。Birger Jarl很熟了(Jarl是貴族頭銜),他是Stockholm在「文件上」的奠基者也熟了,街道名有它也熟了,但這些都是片段。而中世紀博物館有了統整的脈絡說明。



史上Stockholm首見於文件不過是1252年才有,之前都找不到她被記錄的依據。而13世紀在歐洲南邊的義大利發展已經到了中世紀末期(14世紀文藝復興從南方開始),因此「瑞典的中世紀、文藝復興、啟蒙」的時間,和我們以前所念過的「主體」在年代記錄上因為地理區位和發展有時間上的落差。我朋友提過,對他們瑞典來講,文藝復興恐怕比義大利晚了將近兩百年才開始(展館作證,他們的中世紀定義到了1500s年末期),倒是啟蒙時代比較像遍地開花那樣(知識的力量真恐怖)緊接著跟上,而工業革命從英國傳過來也在一個世紀以內。Birger Jarl在1250/1251的年代被追溯了一些事蹟,以及它的繼任者的紀錄,因此他被認為是斯德哥爾摩的建城人,奠定了日後發展成全瑞典首府的基礎。當然瑞典不是在中世紀才有人類封建制度的活動遺跡,更早在西元一千年左右的領主們史料都有記載,只不過現在身為首都的斯德哥爾摩並不在當時人們活動偏愛的地方。瑞典兩大淡水湖區域才是稍早軍事政治和所謂「王位」的活動範圍;而斯德哥爾摩的崛起,從他立足在Mälaren湖這塊「老城」,自然就是挾地理位置的優勢(靠水就不用講了,水源向來就是人類活動重要的因素,城內人類活動的跡象顯示,家戶前都「必須」要有一桶水,不僅是因為水是人類生活每日之所必須,更是「救火」的要件!這說明了當時人們很怕失火,如果來不及救,這些木造建築可是容易就演變成火燒全城的下場),漢薩聯盟的貿易影響範圍越來越大,老城扼守的水域就是船隻往來波羅的海進入內陸的必經之地,國外(比如說德國)往來的商人也必須趁冬季結冰前(九月)離開,從畫作來看,「北方威尼斯」真的是其來有自!今天的斯德哥爾摩讓我想不出來他的水域和現今義大利威尼斯的那種巷弄有什麼好比擬的地方,雖然他有十四座島得靠很多條橋連結,但是和威尼斯實在是太不像。但從畫作中恍然大悟,當時的島面積並未若現在這般大小,而交通工具以及人口數量自然也不如現今,因此當時的「巷弄」出現東方曼谷那種水上市場的畫面,「洗今A」!隨著城市的擴建、人口的增長,後來Stockholm也發展成中繼角色,以至今日仍是北歐以及波羅的海東岸範圍裡頭最大的城市。


裡頭有介紹當時所謂「城市生活」的點滴,宗教、醫療、貿易、死刑與當時背景、黑死病的流行、和血洗Stockholm的戰役。城市生活是很熱鬧的,像卡通美女與野獸一開頭的市集情形一樣:「我要三斤蛋!」、「我要兩塊麵包」、「你賣的牛奶臭酸了!」,只是最眾人皆知的播報系統當然不是「張君雅小妹妹拎刀ㄟ泡咪煮厚啊!」,而是哪家有人快掛了,牧師要趕緊在市民蒙主寵召之前衝到幫他誦經禱告,也讓城中他的親友趕往該家戶送人最後ㄧ程。宗教在歐洲的中世紀實在功能多又力量大。根據當時的法律,一個列為「城市」地位的地方,至少要有兩間「客棧」,提供住宿和飲食(酒肉魚),「新鮮」和「美味」向來就不是訴求,所以今天的瑞典食物這樣不能怪他們....(Orz 看到這個我除了傻眼也只能是很了然於胸,這是歷史因素,人家就沒有那個舌頭,搞不出喇技...Frech kiss)...而醃製的肉類在提供給客人時總是要經過很長很久很慢的烹調(所以乾脆就吃生冷的算了,不但浪費能源烹調,等煮好都餓昏了?),更由於資源的短絀,每樣食材都物盡其用一點都不浪費。裡頭還有影片比如說女性的穿著和布料材質可以摸,影片呈現出著裝的順序:頭巾(所以他們現在對人家回教的ggyy就真的很gy啊)、罩衫(內衣襯裙之類)、連身裙、連身保暖大衣、毛長襪、鞋子、披肩。著名的「鐵廣場」和現今瑞典代表標誌三皇冠圖案在當時已然有其特殊地位,各地運來斯德哥爾摩的準備出口的貨物在這秤重與重新包裝,這區的熱鬧與繁忙自然不在話下;而三皇冠的印記業已成為「斯德哥爾摩出品」的象徵。



黑死病在1350年來到了瑞典(14世紀同時義大利已經進入了文藝復興時期),當時也很難統計死亡人數,僅能從其他方面例如稅收甚至墓碑的增量來推斷,估計40-50%的人口死於中世紀黑死病,而且作為一國最大城市,人來人往,疾病的流行與蔓延,也就跟當時大部分的歐洲城市面臨的問題一樣。而40-50%的推論也被認為低估了。而現今似乎並不是對宗教活動很虔誠的瑞典,中世紀自然也脫離不了教會的影響。教會是黑暗時代裡少數能對古典時代知識的保存、繼承與開展的重要角色,醫藥甚至 園藝都是教會的強項,草藥、香料等等的研發利用,裡頭還提到「放血」這招大概是普世的治療法了。只是中世紀的黑死病來勢洶洶太猛,傳染太快,一個人發病到死亡就是三、五天之類的事情。裡頭有一幅很熟悉的畫作,我已經想不出來在哪裡看過他很多次了,看了說明才知道他畫的是從南島往老城方向的視野,而那天出現 的「幻日」天文異象是宗教利用來對付準備剝奪教會權力的皇權的「邪惡說」藉口,並解釋為神的旨意。



聖喬治的屠龍傳奇也是中古時代的一件大事。傳說中那隻惡龍每天都要吃兩頭羊,最後羊吃完了就換吃人了,害怕的人們也沒辦法只好抽「樂透」送祭品,直到有一天國王的女兒(連國王的女兒都要投標這是哪門子的特權?)中了樂透,不過故事最後當然是公主被喬治救了(但是沒寫喬治有沒有因此變成駙馬),只是好笑的是那隻龍是「丹麥品種」,這兩國的恩怨情仇真的是處處鋪梗,誰叫丹麥弄了個史上血洗斯德哥爾摩,真的是讓人忘不了的國仇家恨嗎?


死刑當時有吊刑和斬首,一般竊盜都是吊刑,因為以「刀」斬首是「貴族」的榮譽特權(也分龍頭鍘虎頭鍘就是囉?),而婦女從不用絞刑,是用刀或斧頭予以「痛快」,或予以鞭刑作為緩刑;還有一種「快」quick,是指埋的時候還是「活的」,「活埋」在Stockholm不時舉行。參與「行刑」是當時的公眾事務之一;一方面是對惡人的報復,另一方面則是對市民警示作惡的因果與下場。而「劊子手」由死刑犯擔任,其他城鎮有需要可以借用,而Stockholm作為「首善之都」自然是隨時都「擁有一個」stand by。



來自漢薩聯盟的所屬城市的商人也是斯德哥爾摩城當年的永久居民之一,有他們的商店,販賣各地城市進口的商品,法國、德國、義大利來的酒,當時斯德哥爾摩裡頭最多的三種人是瑞典人、芬蘭人和德國人,他們都是雙語人口(當年芬蘭人當然說的是瑞典語啊)而城市裡頭的法律議會裡依人口比例代表,瑞典人和德國人各半。而在中古時代 ,96%的人口都居住在鄉下,作為一個「城市」,僻靜的芬蘭土庫(Turku,瑞典語:Åbo,芬蘭前首都,第二大城)不要小看它喔~人家是中世紀末時瑞典管轄裡頭僅次於5000-7000人第一大城斯德哥爾摩的第二大城有3000人唷~其他瑞典的城市根本沒得比耶!(倫敦當時五萬、巴黎十萬。) 嘖嘖....至於豢養家禽家畜在當時當然有,豬的長相大小耳朵和尾巴也都和現在的豬有點不同,而且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養豬!可以養豬的人社會經濟地位還高人一等呢,而裡頭有一個模型顯示餐桌上真的有豬頭,周圍擺了滿滿的蘋果,所以現在那些有點年紀說從很鄉下來的他們家傳統上有豬頭的這種習俗,竟然是從中世紀就流傳下來的耶!


從展廳的一個角落可以看到表面仍是結著薄冰的皇家渠道,皇宮就在對岸,出來一看,那個位置已經是在國會建築的下方了,可見遺址的範圍。中世紀博物館在1986年開幕,展出1978-80考古挖掘出的部份遺跡,至少有2800具左右的遺體在這個開挖行動中重見天日。作為一個城市崛起的源頭,這個小小的博物館滿有趣的,誠如其他瑞典博物館一樣,簡單、直接。和巴黎起源的西堤島聖母院前的那個小遺址比較起來,中世紀博物館所呈現的「斯德哥爾摩的起源」一點也不遜色,雖然人口規模在當時只有巴黎的廿分之一,今日仍是全歐陸最大城市之一的巴黎都會人口已經比全瑞典人口還多出兩百多萬,城市的容貌也更南轅北轍,這個斯德哥爾摩城起源的小展館,並沒有想像中乏味無聊唷(這點不用說服人了,見仁見智)!


Medeltidsmuseet



只是那個特展號稱 「八百公斤骨頭」有騙很大。一個小房間裡頭大概連八斤骨頭都沒有吧,我花不到八分鐘就從特展間出來了。(挖是連三噸都有挖到啊,也沒有展出八百公斤呀,只有一點點點點點而已)全館仔細看2-2.5小時(我是算盡量有把是英文的文字說明牌都從頭看到尾啦,不過有些項目的東西我覺得很無聊就跳過)。



最奇怪的就是我寫這篇時卻滿腦子冒出岳飛的滿江紅



怒髮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靖康恥,猶未雪;
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還真的是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而且不只八千咧,一萬公里了





References: 展館的文字敘述和我的認識。


http://tw.myblog.yahoo.com/stockholm-europe/article?mid=18212&prev=18213&next=18211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