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法蘭西行軍歸來
2009/07/22 22:35
瀏覽29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法蘭西行軍歸來

這篇簡報會相當長,但比起之後的「詳報」確實簡短很多。

一樣車票也沒省,照樣如同行軍般踏遍造訪城鎮,走得我兩腳報廢不說,早已念念有詞本週要大保養。晒黑的「美白」保養是一點都不必要,因為早就沒救了!最無法忍受的是每天我洗澡都洗三遍的腳,還泡熱水又沖冷水的,黑到一個我看到就厭惡的程度,那是一種黑到「髒」到洗不乾淨的樣子,全程穿脫鞋的旅程我只能說,真不是我的菜,下回再懶我都要穿包鞋,即便勃肯鞋好穿,但是路不好走,每天行軍般的旅程,走完回來一兩也沒變輕,走到腿都看得出來變大根,腳板更是走到腫脹,即便是拖鞋穿了都覺得撐......可見走多少。

法國是台灣熱門的旅遊點,所以沿途「聽到」的台灣團聲音就不少了,突然有種,原來像我們這種自己去的,玩法和跟團有很大的差別......而我玩的這種介於兩者之間,我的功課做得並沒有比跟團多,以致於每天晚上都在想隔天要怎麼玩,還好同行者有所定見,但到了巴黎有些行程我們各走各的,這種每天晚上都要規劃隔天行程時,當天晚上又有當天走完的疲憊,還真是每天都一邊走一邊按圖索驥,話說皮變厚了的不只是腳底版而已,還有臉。

臉厚到不會法文一點都不為意,因為法國人真的有給他懂啦!裝校維不講而已,你問他啥他要完全不懂,後面機哩瓜哩接一堆法文告訴你指點迷津是在互相裝笑維嘛?不過途中也遇到不少(多於瑞典)主動要來提供協助的「搭訕」;臉也厚到因為天氣實在熱到爆(我不曉得是住在瑞典後去玩的感受落差,還是那裏真的熱到一個不行),「千載難逢」的清涼照一大堆,我是說「我的」喔,不是「路人」的喔,絕對是空前,也顧不得什麼晒不晒了,如果有紗,我也照穿!

因為自己不規劃,結果原本巴黎就變成開放行程,多出來到了蔚藍海岸去,在哪裡幾天的結果,我敢發誓,我這輩子從沒比現在黑過!

除了紅酒,書上提到的各種奇怪的主要酒精飲料我都試過了,一小杯貴的很,其中有一杯我點完喝過一口後,馬上有種「我是大豬頭」的感覺,等我形容那是啥,相信很多在瑞典的留學生朋友們都知道為何是豬頭:是種熟悉的感覺,並不算沒喝過,但完全是一種新的飲料。

巴黎的美食不是我的重點,因為我除了蝸牛也想不出來有什麼特點,而且我也不是買帶著走的那種簡易食品,坐下來15?-35?一餐的都吃過,兩週吃下來我竟然想回來自己煮,在法國也照吃麥當勞,尤其看到肯德基更是非吃不可(因為瑞典沒有,而且還好看到第一家就吃了,因為之後就沒看到了),就連星巴克的咖啡冰沙都是我最後兩天行程的「主要熱量來源」,所以我花了10?喝兩次星冰樂,而且全在羅浮宮下面買的。家樂福也去過了幾趟,有家旅館附了廚房有微波爐烤箱,我還在那裏買了泡麵、微波食品還有炸雞塊:實在是吃坐下來的餐廳吃到膩,只想吃些熟悉的還有窩在旅館裡吃。法國這幾個觀光景點的物價一點都不遜色於北歐,不同之處只是選擇種類較多,但連微波食品一盒也要5?......有一杯根本就是一顆柳橙的汁量,6.8?,300NTD歡迎去台灣的菜市場買12瓶!即便是羅浮宮樓下的星巴克的現搾柳橙汁也不過4?左右......而且大杯很多!!

我在尼斯遇上了環法自行車大賽Tour de France、看了史上最久的溫布頓男網決賽(久到晚餐時間都被拖延)、看了MJ的紀念音樂會(哈,怎麼好像都在看電視)。在坎城和摩納哥和幾個小山城爬上爬下;看了出現在以前歷史課本上的尼姆Nime圓形競技場、嘉德水道橋(Pont du Gard);亞維農的教皇宮與斷橋;薰衣草、太陽花田;梵谷住過的瘋人療養院;馬賽港口與大教堂;當然還有巴黎的萬神殿、聖母院、羅浮宮、協和廣場、香榭大道、巴黎傷兵院、圓頂教堂、凱旋門、艾菲爾鐵塔、奧賽美術館、龐畢度藝術中心、歌劇魅影故事源頭的歌劇院、電影粉紅豹裡頭出現過的巴士底歌劇院、凡爾賽宮,最後一晚本來想拍夜景,凱旋門開到晚上十一點,還想拍夜間的羅浮宮金字塔,但都因為實在是每天都太累了,無法撐到天黑(現在十點還不黑,很難等),還好最後改變計畫,雖然五六點在凱旋門屋頂時覺得自己很蠢,因為陽光很烈,奧賽那天開到晚上九點45,所以順序互換,就在快結束奧賽美術館前,看到了一團館內的導覽,女館員講法文,有一個男的解說員用英文講解。美術館的導覽大同小異,但吸引我的是那個英文解說員的「英文」,他講的口調實在很像「約翰馬克維奇」,也就跟著聽了幾幅馬內和雷諾瓦的作品才走。我回到旅館一個小時後,外頭狂風大起、雷電交加,滂沱豪雨狂下兩場。隔天早上新聞都還特別報導了這個劇烈天氣變化(137 km/h au sommet de la tour Eiffel;中度颱風-中心附近最大風速每小時為64至99浬(或每秒32.7至 50.9公尺)相當於12~15級風 ),讓人不禁想到,當時在屋頂的人有多危險(風大到根本就是強烈颱風的瞬間陣風不知道多少級的,樹幹都斷掉)。還有「水洩不通」的法國國慶日時的香榭大道,只有天空上的噴射機和傘兵看得到,可惜第一波就是噴射機紅白藍煙霧拖引過去,等相機拿出來煙霧都散了,只有眼睛看過。還有當天很多不同制服的軍警,法國國慶辦得很盛大。

法國的水不好。至少瑞典的水讓我睽違兩週的烏溜溜秀髮一洗又回來了,在瑞典洗完頭馬上手指可以順利穿過,在法國,我不知道天天洗頭為什麼還是「卡卡」。

其實我去了凱旋門兩次、羅浮宮三遍、奧賽美術館也進出了兩次、巴黎聖母院和萬神殿以及傷兵院也經過了兩三次,第一次都是外頭建築拍照,但那天的第一次相機還出了一個大包,全部format掉之後應該有超多空間,但是卻只有有限剩餘數字顯示,而且不管像素調整多少,剩餘張數只會更少,就算刪掉照片也一樣,並沒有回復,已經有要買XD卡的打算或擔心相機壞掉,結果那天只能很節儉地拍,儘管如此,也是上千張照片,而且「天天天氣都很讚」。持有博物館卡的結果就是在有效日期內盡可能地多看,雖然時間有限,但看法人人巧妙各有不同各自滿足即可。我開玩笑地說,雖然教堂不是我的菜,但是法國的教堂確實有看頭,有一間我拍了每一扇彩繪玻璃窗(那個教堂和電影瑪歌皇后那個聖啥日大屠殺有關,就在羅浮宮隔壁),而且算是我第一次總算出入了所謂的「教堂墓穴」,簡稱「掃墓」。本來要去一個有名的墓園(因為雕刻很特別,有很多名人如沙特與西蒙波娃、波特萊爾等等),但人家有開放時間,太晚了(但是天是亮的)就關門了;但後來進出教堂如聖母院、萬神殿、巴黎傷兵院圓頂教堂,還順便到了「地下室」掃墓!拿破崙、居禮夫婦、雨果、盧梭、伏爾泰等等......

很難不與瑞典相比。無障礙空間在瑞典仍是比較完善的,不要說對殘疾人士了,對懶人如我,都覺得法國(至少巴黎)不是一個歡迎老弱婦孺的地方。行軍是一回事,爬上爬下真的很慘,尤其巴黎的地鐵錯綜複雜很多,每個點的連接又不近,而那個在Stockholm T-centralen站連接紅線與藍線的電動輸送帶在巴黎那個「超遙遠」站根本10次有8次是故障的,而且地鐵很擠,很多站根本沒有升降梯,別說行動不便的了,腿短的也很累...........再來是爬上爬下的景點。萬神殿和凱旋門的登頂都是兩三百層階梯,萬神殿的解說只有我一個人要聽英文,反正就是說這不是導覽團,但是一定要跟工作人員帶隊才能上去,如果有懼高或心臟不好就不適宜了,因為一旦跟團就不能獨自折返,要同進出。

巴黎真的處處都是屎。鳥屎比狗屎多......

報告最初的意外。還好我近視帶眼鏡,出門搭機前我開儲藏室想要找雙球鞋,沒想到不過鞋盒輕碰了一下旁邊過期的啤酒瓶,竟然給我來個「自體大爆炸」。玻璃酒瓶當場成碎片,啤酒和碎片當場四處飛散朝我飛來,還好有眼鏡遮住,也沒有割傷臉,搭機在即,還得匆忙整理一下,導致拿出了很多大外套、毛衣等出來,因為啤酒的關係,都得再清洗,拿報紙包碎片不小心割到了一點點手腕,大概2-3mm,還好不是動脈雖然見血沒有血流如柱,倒是貼個ok蹦在手腕還真像幹嘛了.........

最後來數落一下我弟和我妹,三天前人在巴黎寄了幾封信函照片回去,竟然沒半個人鳥我,也沒轉給我爸媽看,所以回來只好skype打一下電話問是不是人去樓空了咧...切!

我在博物館拍了些很有趣的照片,這次當然沒有大英像黃磊的凱薩頭,但是類似的好玩作品不少,比如說埃及也有招財貓。說來自己都好笑,第一次去羅浮是拍照(因為已經晚上關門)、第二次是凡爾賽回來去看展(當天開得晚,也幾乎重點都看到了),顯然第三次是多餘的,原因是第二次拍的最後一張照片(電池用光)回飯店討論之後懊悔自己沒有轉一圈到另一面去,第三次我是為了那一面再去羅浮宮的。至於那一面有啥......下回分曉。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