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吳崑玉能回答這些問題嗎?
2012/01/05 02:59
瀏覽2,418
迴響2
推薦41
引用1
引用文章「宋新聞局長」回來了!



親民黨發言人吳崑玉偕同律師陳鄭權向台北地檢署遞狀,告發聯合報董事長王文杉等人違反總統副總統選罷法及加重誹謗罪、公然侮辱罪。(自由時報2012/1/3)

親民黨提告聯合報,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吳崑玉還發表了「致《聯合報》總主筆與《聯合報》高層的一封公開信」,主要是譴責一篇"投宋等於投蔡"的社論。

其實明眼人都明白,這次宋楚瑜參選以小成本搞大製作,老宋自己也承認要多加利用媒體曝光,綠媒捧臭腳的用意不言而喻,向錢看的如年代則是利用老宋爭取自家收視率,就連大陸記者觀選都會硬被拉去專訪宋楚瑜,可是對於挺藍不挺橘的媒體,卻讓老宋和親民黨相當無轍。

因此,宋楚瑜和親民黨抗議的"不公平",說穿了是一種喧洩造勢,更是一種作秀宣傳。宋楚瑜在位掌權時,對他的對立或競爭者做過更多不公平的事,他不敢告郁慕明,更不敢接受郁的單挑,其實是不敢承認自己的諉過。

親民黨之前也要告中時和TVBS,後來發現人家報導宋楚瑜喬人事和親民黨接受綠營連署書,皆有所本,才沒有被橘營告上法院,同時反控國民黨做假。由此也可看出親民黨時常自打嘴巴,多到大街罵人、小巷道歉的程度。

眾所皆知,台灣挑起種族戰爭的是李登輝,為虎做倀的是宋楚瑜,後來不想讓台灣人當總統的也是宋楚瑜,否則連戰就是台灣人,宋楚瑜叛黨選什麼東西?由此可知吳崑玉在用什麼思維替宋楚瑜狡辯,但是歷史可以讓吳崑玉扭曲就能改變記錄的嗎?汪精衛和吳三桂的變節也能牽拖到種族上,親民黨想效法民進黨的下三濫招數真是可恥!

宋太強?吳崑玉瞎了嗎?宋省長自誇政績顯著,何以2000年選總統也敗?2004年選副總統也敗?連2008年選台北市長更是大敗?越選越爛,自己檢討過嗎?宋楚瑜是不是歷史罪人,你宋楚瑜親信、親民黨高雄市黨部代主委王清福2011年7月21日向媒體明確傳達「宋楚瑜『不可能』角逐2012總統」,因為「宋楚瑜不會重蹈2000年敗選之路,變成『臺灣歷史罪人』。」

親民黨可以控告聯合報來為宋楚瑜開脫除罪,然而宋楚瑜讓先人蒙羞的事實,不是告上法院就能抹去。宋楚瑜曾對外宣稱他沒錢替母親修廁門,結果查出宋在美國大肆置產,宋達先生若還在世,要憤對兒子不逆不孝?還是對兒子利用老母欺世盜名而慚愧撞牆?怎麼,宋楚瑜參選可以高談父親的清廉風骨來拱抬自己,別人就不能指出他的言行相悖、提醒他不要辱沒了宋達?!

告訴你,吳崑玉,「個人造業個人擔」,宋楚瑜落到今天這等田地,除了自作孽,還加上像你這樣被江岷欽罵成「宋先生的臉都讓你丟光了」的支持者讒害。不荒謬的問,你們準備好承擔「滾蛋親民黨!滾蛋宋楚瑜!」的敗選結果嗎?希望這一次,選民把你們徹底掃進歷史的角落。


PS. 詆譭聯合報的水準,親民黨提告聯合報的水準又在哪裡?是不是親民黨知道自己選情回天乏術了,所以拿聯合報出氣?還是先拿聯合報當作敗選理由?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123酷媽
2012/01/05 03:33
選舉需要選到辱人父祖嗎(吳崑玉)
這是致《聯合報》總主筆與《聯合報》高層的一封公開信,因為你們報紙社論,用汪精衛、吳三桂等字眼辱罵宋楚瑜,連他過世的老爸都拖下水,至今我仍不願相信,這種打手式的、潑婦罵街式的文字,就代表《聯合報》社論的水準。

這篇社論有幾個很荒謬的論點,其背後,代表了寫這篇社論主筆,與某些圍在馬總統身邊親信的思維相同,正因如此,所以特別嚴重。

荒謬之一:汪精衛是中日戰爭時的叛國者,吳三桂是滿漢戰爭中的變節者,這兩個戰爭都是種族戰爭,難道大主筆也認定每四年一次的總統選舉,也是一種「種族戰爭」嗎?講白了,你心底沒出口的那句話,是不是想說:「外省人怎麼可以不挺馬?」「怎麼可以讓台灣人當總統?」如果不是,那憑什麼將某個人在民主體制下,依法連署參選的行為,視為叛國?這種將正常選舉視為你死我活、敵我鬥爭的思維,不正是威權時代的標準宣傳辭令嗎?您確定您的腦袋,是活在民主時代嗎?

荒謬之二:民主國家,誰都有參選的基本權利,憑什麼罵人家是歷史罪人?你所有的算式與論據,都是在幫馬算票,您已是馬辦的幕僚嗎?如果馬蔡之間只差零點幾,那該檢討的是馬自己,不是別人。四年前給了你700萬票、四分之三國會席次,得票率57%,你還可以做到跟民進黨一半一半?這不是因為宋太強,而是因為馬太弱,怪不得別人。魏徵一千年前就幫馬算好命了,「既得志,則縱情以傲物」,「傲物,則骨肉為行路」,這才是馬團隊與你真正的問題所在。

荒謬之三:選舉就選舉,幹嘛把人家祖宗八代都扯進來?台灣選舉風氣之惡劣敗壞,就是因為這些政治打手和媒體垃圾,不談政見,不講能力,不重思辨,打不過人家就弄他家人,翻他祖墳,惡劣之至。這能叫作「正派辦報」嗎?這種主筆,才該去王惕吾先生墳前懺悔吧。

我們能理解,民主社會中,人人都有選擇的權利,也各有自己的偏好和立場,我們不喜歡,不認同,但都會給予尊重。但弄到人家先人,就太超過了吧!

媒體人被視為知識份子,報社主筆更被視為知識份子中的菁英,知識份子講起話來應該更有理性辯證,更有分寸節制,更有勇氣與骨氣。為了勝選,辱人父祖,自己卻躲在報社的招牌下,不敢具名為文,不敢露臉負責,害我只敢用「某大主筆」來稱呼您。您這種分寸,這種骨氣,還配稱為一個知識份子嗎?

告訴你,總主筆,宋楚瑜已經被你們這些人罵了三個月了,有用就有用,沒用就沒用,我們的支持者是不會動搖,也不會棄保的。個人造業個人擔,我們決定參選到底之前,就已經做好所有心理準備,決心承擔所有後果,不勞您提醒,也不會有所動搖。

我希望,《聯合報》高層,應該對這種言論有所檢討,不要讓大家認為,原來《聯合報》就是這種水準。選民們更該認清,當這麼接近馬核心的媒體高層,都出現這種抓狂式言論的時候,也就表示他們已經知道馬不行了,試圖把死馬來當活馬醫。既是如此,大家為什麼不跳脫藍綠,做自己的主人,把票投給會做事的人? 〈作者為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2012年 01月04日〉
1樓. 123酷媽
2012/01/05 03:18
選宋楚瑜就是選蔡英文【2012/01/02 聯合報社論】
有人說,「選宋楚瑜就是選蔡英文」,宋楚瑜揚言提告;然而,「選宋楚瑜就是選蔡英文」,已是昭然若揭的事實。

這是以數字推演出來的結論。一般的說法是:若以蔡英文的得票率為四十七%當做準據,則馬英九若要贏蔡英文,就至少必須得票四十八%。四十七加四十八,餘下的空間只有百分之五;也就是說,在此一架構下,宋楚瑜的得票若超過百分之五,馬必落選。

此一架構的假設前提是蔡英文得票四十七%。有兩個參考點,可以支持此項假設。一、謝長廷在二○○八得票約四十二%,而此時民進黨的氣勢勝二○○八的民進黨,此時蔡的聲勢勝二○○八的謝,因此蔡英文的得票至少可從四十二%起跳。二、陳水扁在二○○四年得票五十‧一一%,當年雖有三一九槍擊案影響,但無論如何皆顯示民進黨有得票近五十%的潛力;而此時民進黨的氣勢勝二○○四年,此時的蔡勝二○○四的扁,因此蔡的得票率亦有向五十%趨近的實力。從這兩個參數作出蔡英文得票四十七%的推論,具有說服力。

如前所述,在這個架構下,宋若得票超過五%,馬即落選。那麼,宋的得票會不會有五%呢?答案是有可能。因為,五%就是六十五萬票,若以全國一萬五千個票匭來計算,只要宋楚瑜在每一個票匭開出四十幾票,就能達到那個票數,怎謂沒有可能?

也就是說,宋要拿到五%選票,從統計的常態分布來看,是有可能的(他在二○○六台北市長選舉得票四‧一四%);反過來說,如果宋楚瑜拿不到五%,則那種選民的表現所透露的對世局國情的深刻成熟思考,才是統計學及社會學上的異態,反而可以令人驚異不置。

此次選舉唯一可以確切預言之事,就是宋楚瑜絕對不會當選。因為,仍以蔡得票四十七%為準據,宋若要當選,須獲四十八%選票,也就是要將馬壓至五%以下;但如今宋的民調在六至七%徘徊,其看好率則在一%以下,甚至有時低至○‧一%。宋之絕對不會當選,是當然與必然之理,亦為宋楚瑜自己心知肚明之事。

此時宋能拉到的選票,絕對大多數應是泛藍的選票。因為,宋標舉的是極統觀點,不可能有泛綠選民把票投給宋;所以,宋拉到的每一張泛藍選票,都會造成使馬落選的壓力,亦將成為使蔡當選的助力。因此,選宋楚瑜就是選蔡英文,這個論點可謂理所當然,毫無疑問。

問題在於:宋楚瑜執意倒馬挺蔡,卻陷於自我矛盾之中。宋楚瑜的中心觀點仍在國憲認同與兩岸政策,他公開肯定馬的ECFA是「重大努力」,又公開指蔡之否定九二共識「後果嚴重」;倘若這是宋的真信仰,他卻要拉下「重大努力」的馬,而要拉上「後果嚴重」的蔡,這豈不是自相矛盾?

沒有人比宋楚瑜更知道他絕對不會當選,也很少人比宋楚瑜更知道蔡英文若當選,將在國憲認同及兩岸關係上發生的「嚴重後果」。有人問起「五%生死門」的問題,宋楚瑜說:「重要的不是五%,而是誰能不讓台灣趴下去!」但是,宋楚瑜如今正在做的事,就是要拚命拉下馬英九,將台灣綁在蔡英文的台獨戰車上,親眼目送台灣就這樣趴下去!

宋楚瑜如果有一丁點為國為民的不忍之念,即使他有千般百般的私仇私恨,也沒有理由裹惑五%的選民與他一起去製造「嚴重的後果」,「讓台灣趴下去」。宋楚瑜明明知道他自己是在摧毀國脈傷害台灣,但那些迄今仍支持他的泛藍選民,尚以為是在伸張正義救國家;那些泛藍選民難道知道:宋楚瑜現在要利用他們去做的,其實是等於要他們扶助蔡英文做中華民國總統?

選情緊繃,間不容髮。除非蔡英文可衝破五十%過半選票,或蔡英文的選票低於四十五%;否則,宋楚瑜的得票高低必定是馬英九能否當選的決定性因素。一%十三萬票,莫說五%是生死門,一%都可能決定馬蔡二人的生死。

宋楚瑜必須說明的是,「棄馬保台」難道就是他的救國方略?他說,現在如果不選了,「連人都做不成了」;但當他在一月十四日若與蔡英文共同實現了「棄馬保台」的台獨大業,莫說「人做不成」,當他揹上「汪精衛/吳三桂」的罵名,恐怕另日也無顏見他那為捍衛中華民國而浴血苦戰的亡父宋達於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