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災民不肯撤」,到底有什麼根據?
2009/08/15 11:18
瀏覽5,610
迴響11
推薦70
引用2
引用文章晴時多雲偶陣雨,氣象局錯在哪裡?

CNN訪問馬總統「對於樣的颱風,台灣是否準備還能更周全?」馬英九的回答是「因為南台灣從來沒有遇過這麼嚴重的風災,所以民眾一時沒有做好充份的準備,如果做好了準備,民眾就會及早撤離,可是他們死守著家園。」(註)

完整的採訪內容是什麼,酷媽並不清楚,不過許多不滿馬英九的人立刻逮到機會,痛斥馬英九以一句「災民不肯撤離」推卸責任,這讓酷媽不免好奇馬總統甘冒大不韙的答案究竟有什麼根據?

回溯災情發生之前,農委會水保局土石流防災中心先是提前針對甲仙鄉小林村等5個村,在七日深夜十一點發佈了紅色警訊,並通過傳真與兩次電話通知縣府與鄉公所,告知高山區域已經「相當危險」,建議全部疏散。

但直到8月8日,人員卻依舊沒有疏散撤離,結果高雄縣甲仙鄉的小林村慘遭掩埋。縣長楊秋興被責難時,很無奈的說:「我們有7次都通知他們要撤,但是他們……,」楊秋興欲言又止,是暗示居民不願離開嗎?

總統府方面則對於馬英九的說法,表示是馬在幾次勘災行程中,從軍方和救難隊獲知的訊息,因為相關人員都有遇到部份居民不願撤離的情況。

其實不需要馬英九來明說,媒體報導過受困多日的屏東縣霧台鄉的吉露村,原本有20多位老人小孩必須先疏運下山,卻因多數人不想離開家園,最後只出來7位。六龜鄉中興村以往曾發生過土石流,莫拉克颱風來襲的七日一早,消防隊會同公所人員勸村民撤離,但十七名村民僅有一名少女同意離開。

另有數百名那瑪夏鄉民生一村、民生二村居民,堅持守在家園不願撤離,還必須由8名具說服力的村民回鄉「用哭的、用盡我們的能力勸他們下來」。三地門鄉大社村一對老夫妻也不肯離開,在平地等待的女兒哭到肝腸寸斷。

最讓人啼笑皆非的是,逃出來的小林村災民罵救災慢等不到家人,還說要對直升機丟石頭,當天下午飛行員墜機罹難,救災依舊進行,但找到山上待援的30人之後,他們還是不願意配合撤離,卻要求國軍空投物資,補充他們的日常用品。

從這些實例可以知道,生與死也有災民自己要負的責任,但一般人認為災民可悲可憫,不忍再去責備他們,於是矛頭自然轉向「無能」的政府,質疑勸導不成,為什麼不強制執行撤離?

弔詭的是,如果莫拉克沒有造成如此巨大災難,強制執行撤離不但大費周章,虛驚一場的結果一定會招來民怨,政府又要被怪罪成「勞師動眾的擾民」。反正結論還是要回到認定的原點─要這樣「無能」的政府幹什麼?!

就算浩劫餘生,大家以為災難過後,災民不會再回到危險的災區重建家園嗎?從馬英九到楊秋興都說為了居民安全,應該考慮遷村,酷媽說等著看吧,村民不會感激領情的,說不定還會「不惜一戰,誓死捍衛家園」。


註〉CNN與馬英九的訪問對話,酷媽採用中央社譯稿,因為台灣有些媒體報導不是蓄意扭曲,就是英文程度實在可疑。

*謝謝網友告知,這裡有→CNN專訪馬總統全文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1) :
11樓. 123酷媽
2009/08/25 07:10
88水災誰之過緊急撤離篇-「狼來了」效應 緊急撤離說易行難
土石流紅色警戒區域未能緊急撤離,是八八水災究責最受矚目的爭議點。事實上,小林村被畫定紅色警戒區只有五戶,最後卻全村滅頂。中央此次雖已善盡「告知」責任,但歷次颱風「狼來了」效應擴散,地方政府又沒有能力執行撤離,唯有強化中央監測能力、檢討撤離流程、提升撤離強制力,乃至做好國土復育,才能長治久安。

 馬英九總統在重建工作會議中強調,未來農委會水保局發布紅色土石流警戒,就要立刻撤離,「若做不到,從縣市長到鄉鎮長、承辦人員都要查辦」。

 八八水災確實有部分地區因緊急撤離而倖免於難,但以小林村為例,此次被畫入土石流紅色警戒的範圍僅當地兩條潛勢溪末端可能危及的五戶居民,不是全村警戒;即使五戶全數撤離,也無法改變其他眾多村民亦遭滅頂的事實。

 根據中央災害應變中心至七日晚上十一點的資料,全台已發布一五七條土石流紅色警戒,分布在八個縣市,若要徹底落實撤離,規模龐大難以想像。且過去多次颱風「狼來了」經驗,民眾舉家避難,最後若發現家園未受災情影響,不免引起擾民聲浪,撤離意願自然不高。依規定,中央災害應變中心以傳真方式行文各縣市災害應變中心,「提醒」地方政府儘速疏散危險潛勢地區居民,並將撤離人數傳送回報。但各縣市災變中心完成公文簽報、還要經過層層轉知主管機關農業處、各鄉鎮市公所,再下達至各村落。通報警戒也以勸導成分居多,如果民眾不聽,地方首長很難全數強制撤離。

 災防法規定,地方政府可開罰不願撤離民眾,但目前多半要求簽切結書;地方政府若未落實撤離,也無懲處。內政部次長林中森並指出,現行法令也未著墨中央的撤離角色。而包含土石流警戒線是否重新調整、避難地點安不安全等,都是撤離指令能否落實的關鍵,已在檢討中。

 小林村滅村的另一原因是上游堰塞湖潰堤。水保局土石流防災中心主任陳振宇說,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預測堰塞湖形成時間與地點,只能在發布土石流警戒時就先撤離。

 但多位學者認為,目前台灣土石流警戒靠志工及氣象局資料掌握當地雨量,但志工數量不足、氣象站也不一定在土石流區域,未來應加強觀測人數,發展「全流域」山崩監測。

 同時,中央單位也要提升其他預估監控數據為輔佐,說服民眾了解災情嚴重程度;內政部並應重新訂定撤離標準作業程序,落實演練。

 馬總統宣示成立災防署、考慮研議緊急撤離法,能否解決強制撤離問題?災區縣市長多持保留態度。南投縣長李朝卿、屏東縣長曹啟鴻、台東縣長鄺麗貞都認為,災害防救署必須提高其位階,補足救災人力與物力,充實預算,才能有效做好防災救災工作,否則只是疊床架屋。高雄縣長楊秋興認為,民眾違反緊急撤離法若只是罰款,不易達到強制作用。

 台灣經過長年濫墾濫伐,山林多已失去水土保護功能,九二一大地震後,地質又被破壞殆盡。政府必須加速推動國土復育,雖然是漫漫長路,卻是長治久安的治本之道,不容再推拖卸責。(中時檢討專題系列四/2009.08.25)
10樓. 123酷媽
2009/08/25 00:19
小林紅色警戒 水保科赴澎旅遊
國民黨立委邱毅昨日再爆料,莫拉克颱風來襲時,高雄縣農業處水土保持科科長帶著同仁到 澎湖旅遊,農委會發布土石流紅色警戒訊息,水保科長卻不在,官員有過失殺人罪嫌。也有民代透露,小林村可能有災情的消息八日下午就傳到中央災害應變中心, 他兩度向高雄縣政府查證,卻只得到「只是道路坍方」的回覆。

 農業處副處長柯尚余坦承,八月六日至八日確有水土保持科員工赴澎湖參加農村再生漁村建設規畫研習,被困於澎湖。但農業處留守人員全投入防災救災,運作不受影響。

 柯尚余表示,災害應變中心發出的土石流預警通報不只七次;甲仙鄉公所財經課長吳家瑛也說,山崩前夕,他兩度打電話提醒小林村長劉仁和撤離危險地區居民,卻因大災難前未發現異狀而未被接受。

 水保局八月七日下午開始針對台灣地區土石流潛勢溪流發布黃色警戒,小林村的三條潛勢溪流也包括在內,當天晚上因雨勢更大而改發布紅色警 戒。這段時間內,高雄縣災害應變中心不斷通報潛勢溪流區域的鄉鎮公所,要求依土石流防災疏散避難作業規定執行警戒作為,包括強制撤離居民。

 甲仙鄉長劉建芳表示,八日上午及下午,他兩次打電話給劉仁和,詢問小林村是否有災情,並告訴劉仁和,若發現有災情要馬上通報公所。

 劉仁和告訴他,小竹溪的水溢流,造成小林村有一些地方淹水,情況並不嚴重。劉仁和還抱怨,去年卡玫基風災後,就已要求水利單位要在小竹溪建涵管疏導水流,水利單位沒有做,颱風過後將向水利單位抗議。

 劉建芳說,他沒有向劉仁和提議疏散或撤離村民,但公所財經課長吳家瑛八日打兩通電話給劉仁和,都有建議劉仁和撤離村民。

 邱毅批評,水土保持科負責山區地質檢查和土石流防範,有颱風要來,竟然還在澎湖玩。高雄災情慘重,小林村滅村,官員有過失殺人罪嫌。
9樓. 123酷媽
2009/08/22 05:58
2.6萬人死守家鄉 疲於運補
八八水災至今十三天,包括高雄、嘉義、屏東縣仍有四十三個村落、二萬五千九百九十一位災民不願撤離;光十七日至廿日四天,空中救援計出動三千多名人力,近千架次,若續空中運補恐耗費救災資源浪費社會成本。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指揮官毛治國已要求各單位提出長期運補和強制撤村的成本分析、評估。

 據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截至廿日晚上六時的統計資料,受限道路中斷受困人數有七○七五人;在已搶通道路部分,亦有高達一八九一六人不願撤離,選擇死守家園。

 受困民眾部分,高雄縣萬山村一五○人、多納村三二○人、那瑪夏鄉民族村二○七人、民權村一四四人、民生村五六七人,桃源鄉桃源村廿四人、寶山村十二人、梅山村一一九人、高中村六十九人、復興村四人、梅蘭村廿五人。

 四天空中救援 動員近千架次

 在嘉義縣方面,阿里山鄉中山村有一六七人、十字村三三一人、樂野村七○八人、山美村五九六人、中正村七十七人、達邦村一○二三人、新美村三五六人、香林村一八五人、里佳村三一九人、茶山村三四五人;梅山鄉太和村一○六六人;屏東縣霧台鄉霧台村則有二五五人。

 強制撤村或長期運補 決評估

 至於道路搶通但不願撤離的人數,高雄縣茂林鄉茂林村七百人;甲仙鄉大田村二○○五人、小林村六九九人、西安村一三○○人、和安村九七○ 人、東安村七四○人、關山村八二九人、寶隆村八四五人;桃源鄉建山村五十四人;六龜鄉大津村三五四人、中興村一七○○人、六龜村一三○○人、文武村一九 ○○人、新威村九三○人、新寮村七五○人、新興村八五○人、義寶村一四二○人、興龍村一一○○人、寶來村一百人。

 毛治國要求國防部、國家搜救指揮中心、空勤總隊、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內政部社會司、內政部營建署等單位,提出成本分析表,評估將強制撤村或續採空中運補。〈中時/2009.08.21〉
8樓. 123酷媽
2009/08/22 02:49
八千多災民受困不願撤
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統計,中午為止包括嘉義、高雄縣災區,共有8089人受困不願撤離,雖然空投維生運補正常,但接下來又有颱風來襲,地方救災人員中午仍進行勸離。

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指出,受困且不願撤離的災民,以嘉義阿里山鄉2353人最多,另梅山鄉有1066人受困,竹崎鄉2335人。另外,目前高雄縣茂林、那瑪夏、桃源等地,受困不願離開災區的災民仍有2333人。【2009/08/20 聯合晚報】
7樓. 123酷媽
2009/08/16 19:58
棄鄉逃跑?桃源鄉長籲楊秋興道歉
被高雄縣長楊秋興質疑「棄鄉逃跑」的桃源鄉長謝垂耀,今天透過桃源鄉公所秘書陳正德發表聲明,指楊秋興至今未曾上山視察,才會做出狀況外的發言,應向鄉公所同仁致歉。

15日晚上,楊秋興主持災害應變中心會報,對於原住民處報告桃源鄉長要求要撤離所有桃源鄉民,楊秋興怒斥「棄鄉逃跑」不應該,決定錯誤,強調山區已無危險,鄉長應該留下來協助重建災區。

媒體今天報導此事後,上午先引發在高雄縣旗山國中前進指揮所的桃源鄉災民不滿,認為楊秋興不該忽視桃源鄉仍有危險性,更不該讓桃源鄉變成小林村第二。

桃源鄉民也為謝垂耀叫屈,謝垂耀從風災起就一直堅守崗位,陪在不願下山的村民旁,是一位相當認真負責的鄉長,不可能「棄鄉逃跑」。

下午2時多,陳正德與謝垂耀妻子劉葵香,主動找媒體說明。人仍留在桃源鄉的謝垂耀透過聲明指出,昨日謠傳他將撤離應變中心,純屬楊秋興狀況外;他原意是想下山了解鄉民安置狀況,再回鄉做統籌規劃,尋求援助資源。

謝垂耀聲明表示,他從莫拉克颱風造成風災至今未曾撤守家園;楊秋興未曾踏進桃源鄉視察災情,漠視鄉民生命安全,又因不了解狀況做出不實指控,應向辛勞的鄉公所同仁致歉。

謝垂耀說,桃源鄉仍屬危險狀態,上有梅山、梅蘭、勤和三村3處上游堰塞湖,何時潰堤無法預知;加上梅蘭村目前有走山情形,可說是危機重重,懇請楊秋興親臨桃源鄉視察災情,再做評論。

謝垂耀提出目前桃源鄉需求,包括汽油、重機械、發電機等器具支援,及堰塞湖需由縣政府親臨評估或爆破,最後,請縣府協調相關單位盡速搶通道路、恢復電力通訊,以利對外資訊暢通。

陳正德與劉葵香都說,若楊秋興不願親臨桃源鄉視察,他們將帶鄉民前往縣府表達心聲。【2009/08/16 中央社】
6樓. 123酷媽
2009/08/16 07:41
南投撤離居民作為 ,馬總統盼經驗傳承
 總統馬英九今天至南投水里鄉新山村勘災,對於南投縣在第一時間就撤離危險區域居民,表達高度肯定;馬總統希望縣府把防災救災經驗撰寫成文字,將經驗傳承下去。

 馬總統今天由南投縣長李朝卿陪同抵台21線新中橫公路水里新山段,勘察遭溪洪沖毀20餘戶房屋的新山村,以及壽山橋受災情況。

 對於南投縣在莫拉克颱風侵襲下,災情主要在道路橋梁等設施,村里居民都平安,馬總統除了肯定縣府災害應變的作為,也嘉勉9日凌晨機警撤離新山村民的村長林美玲、黃明達夫婦及警員黎世斌,讓村民及時逃過一劫,無人傷亡。

 馬總統強調,撤離工作很重要,「人不能跟天鬥」,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他建議縣府把防災、救災經驗撰寫成文字,傳承經驗,讓更多國人瞭解預防災害的重要性。

 李朝卿向馬總統報告,縣府除在各危險區域村里成立睦鄰救援隊,農委會水土保持局每年也都會訓練村里長及民眾成為土石流防災專員;馬總統認為,這些做法非常好,希望能擴大推廣。

 針對水里鄉長徐香玲提出有關興建組合屋、住宅重建等受災戶的需求,營建署長葉世文表示,第一階段將以組合屋方式來安置,預計下週1邀集居民研商組合屋興建地點後,可在1個月內興建完成。

 至於受災居民希望能比照賀伯風災補助受災戶每戶新台幣80萬元,馬總統則請營建署納入安置計畫考量。

 對於新中橫公路新山段崩塌數百公尺及壽山橋斷毀問題,公路單位表示將先搭建便道改善交通,未來以鋼構橋重建壽山橋。

 馬總統於新山村勘災、聽取簡報時,多名房屋毀損的受災村民,高舉寫有「新山村沒了,請救我們的家園!」、「馬英九總統,請救救我的家園!」、「我們的心聲,你看見嗎?」等紙牌表達訴求,馬總統則承諾,政府一定會全力協助,希望民眾放心。(中時 2009-08-15
5樓. 123酷媽
2009/08/16 07:33
前置作業完備 佳暮村長災防典範
(中央社記者郭芷瑄屏東縣15日電)屏東縣霧台鄉佳暮村在莫拉克風災受創嚴重,村內評估難以重建,需要遷村。但軍人出身的佳暮村長柯五郎,在颱風來襲前即修好發電機、編組村民救難隊,讓佳暮村民得以保全。

 佳暮村有新佳暮和舊佳暮兩個部落,其中新佳暮有50戶、舊佳暮有59戶,全村加上警員有135人,莫拉克颱風造成部落受創嚴重。柯五郎說,除了所有對外道路中斷外,新佳暮上方山坡出現裂痕,舊佳暮塌陷嚴重,新舊佳暮間道路完全中斷。

 柯五郎說,兩個部落上方走山變形,只要再下一場大雨,兩個部落馬上淪陷。

 離開祖靈地「遷村」,對原住民是多麼沈重的一件事,面對從未受創如此嚴重的佳暮,柯五郎不得不說出,佳暮村已經無法再重建,需要遷村了,他說,村民也多數認為有遷村的必要。

 柯五郎表示,霧台各部落短期內,道路無法修復,希望政府在雨季後,能以擴大就業工程,僱用部落裡的年輕人,讓年輕人以徒步方式回到部落,照顧家園。 在這次風災中,佳暮青年英雄英勇救村人的事蹟感動許多人,而在背後運籌帷幄,指揮這些英雄的正是柯五郎。

 英雄之一的禹天傑表示,柯五郎掌握每名村人的專長,在風災中指揮調度,而且在聽到颱風預報後,馬上修理村內唯一1台故障的發電機,得以對外聯絡,是這次佳暮村民能全村安全撤離的關鍵。

 柯五郎說,他在聽到天氣預報莫拉克形成中颱後,就請村人修理故障的發電機,8日風雨加大,前往舊佳暮的道路遭土石流沖毀交通中斷,他馬上用手機每隔1個小時聯絡舊佳暮的鄰長,要求撤離仍固守家園的居民到佳暮國小,並請村民在地形裂縫中插棍子,每天記錄下陷的程度。

 住在新佳暮的柯五郎則把居民聚集在活動中心,並且將村內年輕人編成10個組,把佳暮村的地圖畫在黑板上,標識出各個相關位置和危險區域,並且把在外工作的年輕村人徵調回村,組成救難隊,開設直升機停機坪,成功讓全村居民脫困。

 柯五郎說,他是軍人出身,所以對於情勢判斷、指揮調度,都受過專門的訓練,遇到災難時,一定要有組織的運作,才能有機會脫困。
4樓. 123酷媽
2009/08/16 03:50
桃源撤鄉如何重建? 縣長鄉長互槓
高縣桃源鄉今天要求直升機明天撤離梅蘭及美蘭村民。楊秋興認為當地已沒有危險,不解為何撤村。他批評鄉長沒擔當,政府如何重建、撥款?鄉長謝垂耀表示,居民擔心土石流再來。

楊秋興今天晚上主持高雄縣災害應變中心會報。原住民處長谷縱喀勒芳安報告桃源鄉打算明天還要撤離梅蘭及美蘭村,引起楊秋興的不滿。

楊秋興批評鄉長謝垂耀的決定不對。他說,今天到那瑪夏鄉,發現民生村的狀況不錯,有水、有電話,居民可以很快的重建。

他說,災後是復建的時機,如果鄉長帶著居民棄鄉,災區如何重建,重建經費怎麼撥,要撥給誰?他希望公務人員要有擔當,鄉長帶著公務員擅離職守,是不對的。

楊秋興還說,整個鄉都撤到山下,鄉公所要辦什麼公?怎麼辦公?他認為鄉長應該留在山上帶著居民重建。

他表示,國際要援助重建的大型機具都將陸續運入;楊秋興表示,桃源鄉遷到山下,山下不是他們的行政區域,縣府不知要如何與桃源鄉聯繫。

謝垂耀受訪表示,桃源鄉約4000居民,已撤到剩下400人。他說,如果不下山了解居民的需要也是失職,他強調未撤出的居民也擔心土石流再來,生命安全受威脅。他無法接受楊秋興說他棄鄉。

會議中,兩人通上電話,楊秋興表達不滿桃源鄉撤鄉的決定,兩人通話有不少言語衝突。

今天空勤共出動70架次直升機,撤出1318人,其中約有700人是桃源鄉民;累計撤出人數是5926人。【2009/08/15 中央社】
3樓. 123酷媽
2009/08/15 20:50
千餘民眾留守那瑪夏 亟需柴油重機械
高雄縣長楊秋興今天搭乘直升機進入那瑪夏鄉民生、民權村探視災民。他表示,兩村1000多名居民願留守整理家園,但仍須物資補給,將請軍方運送柴油等與重機械協助重建家園。

楊秋興表示,截至14日止,已運送出4039名受困居民下山,目前還在民生、民權村的民眾沒有危險之虞,請在外的子弟安心;也會將小朋友送下山,請縣府教育處找學校安置,不會延誤8月31日開學。

他表示,軍方後續將運送食物、柴油等物資與3台山貓到民權、民生村,協助村民儘速整理家園。鄉公所將以擴大就業方式僱用村民,一方面讓村民有收入,也協助家園整建。

他指出,那瑪夏鄉公所受土石流侵襲,鄉公所改到民權村辦公,已利用電信局發電機恢復室內電話通訊,在外的子弟可撥打那瑪夏應變中心電話07-670-1319、670-1880或670-1630,與村內親友聯繫。村內若還有希望下山的居民,可在直升機運送物資時送下山。

高雄縣山區多處交通中斷,亟需搶修,楊秋興擔心山上災民的安全與生活,今天與陸軍八軍團指揮官嚴德發搭乘直升機進入那瑪夏鄉,探視尚在民生村與民權村的居民。民權村內還有100多名村民居住,民生村則有近千位居民,部分民眾今早由直升機送到旗山國中進行後續安置。

楊秋興發現,民權村教堂完好,活動中心也清理告一段落,民眾可接取山泉水,因此家家戶戶有乾淨的水可用。民生村比較安全,但較缺食物資源。高雄長庚醫院、義大醫院醫護團進駐村內,安全無虞,居民在板子上書寫感謝國軍辛勞。

甲仙鄉進入那瑪夏鄉交通短期較難恢復,縣府與軍方將從嘉義縣找出路,儘速恢復那瑪夏鄉交通暢通。楊秋興也感謝軍方在風災復建中大力協助。

【2009/08/15 中央社】
2樓. 123酷媽
2009/08/15 12:16
遷村太沉重 有人走到絕路 「不住山上,還算原住民嗎?」
「來住平地,要怎麼生活!」、「離開部落,祖靈會生氣的!」災民安置中山的餐桌話題是遷村,幾乎每晚都在吵這個話題。熟悉山居生活的原住民雖然飽受水患侵襲、未來一片茫然,但要他們接受遷村,仍舊充滿爭執。

 對世代長居山村的居民來說,即便地下埋藏了太多回憶及家人遺骸,但這滿目瘡痍的土地仍舊是他們最難割捨的家園,也讓每回一談到遷村,就注定不歡而散。

 負責協助安置的社會局感觸最深。專員說,災民能接受的遷村是離原本村落只有一段距離,並不是答應搬到山下,但「這哪叫遷村呀!」況且,經歷這次水患,許多山區地況恐怕難重建,颱風來、憾事又發生,這種遷村沒有意義。

 社會局專員說,現階段災民態度很一致:就是要回家。但下一步怎麼走,往往各自沈默,「災民對未來沒有想法」,況且,進入中長期安置階段後,至少要一到兩年,家園才能重建完成,「經費、教育、就業,統統是問題」。

 以高縣重災區為例,從九二一大地震,到每次颱風侵台引發災情,災後都有人提議遷村。部落謝姓長老說:「講歸講,誰都不捨得第一個搬。」這次部落幾乎夷成平地,「非遷不可」的聲音也較過去大些。

 贊成遷村者者指著報紙上夷為平地的照片,很想重起爐灶,「不要離家鄉太遠,至少要安全,不要再像這次這樣」。從屏東嫁過來的阿美,一想到逃難當晚驚險的場景,常常半夜被嚇醒,就怕又要再逃難,「那裡真的不能再住了!」

 反對遷村的村民一句「你要搬就自己搬,搬出去就不要想搬回來」,就堵住了贊成遷村的人的嘴,讓原本理性的討論又告吹。

 謝姓長老說,情感上,大家離不開土地,且習慣山野的原住民搬下山馬上要面對謀生難題。他說:「搬下山找不到好工作,又失去親友的支持,走上絕路的很多」,遷村不單是情感能否割捨的是非題。

 三十歲的邱先生也是小林村家園「滅頂」的一員,即便如此,他還是說「不管怎樣都要回去,不住山上,還算是原住民嗎?」講到激動處,含著淚大喊「山上才是我們的家呀!」

 社會局人員也無法調節每次的遷村爭議,畢竟,有些背景及困難,是外人無法理解的。「遷村對這些原住民,是不可氶受之重」。〈中時2009-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