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松江佘山教堂
2019/05/08 16:32
瀏覽39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當華文作家媒體團一行來到松江的佘山聖母大殿 - 我忽然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是否前世今生或襁褓中我就來過這裡?


我出生在日軍瘋狂轟炸中,母親在常州因生我而難產......當時她失血過多,我又是早產,在垂死的情形下母親被急救,抬到了常州的教會醫院。醫院的人員已經被撤走了,只剩下一名傳教士醫生。外婆說我們王家已經有一個女孩,難產就要先救母親。


父親早已隨政府去了重慶。外祖父在外縣,家中只有外祖母,舅舅。醫生謊稱母親懷的是個男的,讓十四歲的舅舅簽名。然後用雙重鉗子把我活生生拖出來。母親仍昏迷不醒,生死不知,我被放到了母親房間隔壁,被日軍炸掉的一個角的房子。經過一番救治,母親終於見到可愛的小傢伙。為感激救命的傳教士,母親當時就受了洗,我也是一樣從小隨著母親受洗。而我外婆祖父母還有父親,都是佛教徒。


八十年瞬間即過,想不到如今我還能夠來到松江佘山大教堂,這是何等幸運!據說是35年以後江南傳教士每年來度假的地方,這是何等的緣分!我在大殿向聖母,向空中一拜。感謝當年救我一命的傳教士醫生,當年你救過的小女嬰,已經是精力充沛的海外作家了。


感謝母親給了我取名叫克難。我出生幾天後,母親帶我的表姐,姐姐和我逃到了鎮江,然後走水路到了太倉,然後再到鹽城沼澤地帶,幾個月後又坐小船從一些蘆葦盪中穿行,逃到了上海。母親僱了一條小船,船上有難民,母親也化裝成農婦,把我們臉上塗上了灰,坐在船艙裡。半夜聽見日本人來此檢查,查到如果是去上海的就全部殺掉。有人因為在船上吃了河豚被毒死,日本人害怕引起瘟疫,就叫這些船趕快離開。大難不死我們全家才能逃到上海躲過一劫!


所以,當我們在松江的飯店,看到了可愛的遊來遊去的小河豚時,我就想,它們的祖先是不是也曾經救過我呢?


隔日我們作家團的車進入太倉,我彷彿回到故地,心兒又激動得蹦蹦跳了,一種特別的親切感油然而生,雖然來國內交流不下二十次,卻是第一次來太倉。但其實呢八十年前我就已經來過。真的。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札記
上一則: 旅遊季節
下一則: 山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