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高爾基──《海燕》賞析
2008/12/04 03:28
瀏覽415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高爾基──《海燕》賞析

高爾基的《海燕》是無產階級文學的開山之作,是具有永久生命力的輝煌詩篇。它有如春天的旋律,時代的前奏曲,革命的宣言書。自它問世以來,便以深刻的思想、銳利的鋒芒和激越的詩情贏得眾多讀者的喜愛。它的讀者,超越國界,超越時代,超越年齡、性別、種族。《海燕》屬於過去,屬於未來,屬於全世界。在小說詩歌文學作品中,高爾基以昂揚的浪漫主義激情,氣勢磅礡的藝術筆觸,通過對大自然暴風雨即將來臨時的客觀景象的生動描繪,深刻反映了俄國1905年大革命前夜「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形勢,暗示了革命暴風雨的即將到來,沙皇專制統治的必然崩潰,革命事業的必然勝利。小說詩歌文學作品對不畏強暴、敢於鬥爭、敢於勝利的「海燕」──無產階級先鋒

戰士給予了最真摯、最熱忱的贊頌。

寓情於景、借景述懷是《海燕》的基本藝術方法。作者依據自己的美學選擇,賦予筆下的自然景觀以各自不同的象徵意義,並借助比喻、擬人、對比等藝術手段,使象徵的主客體之間達到天衣無縫、自然和諧的境地。讀者雖滿眼是大海暴風雨前的景象,透過紙背,看到的卻分明是一幅革命與反革命殊死較量的戰鬥畫圖。在小說詩歌文學作品中,烏雲、狂風、雷聲、閃電象徵沙皇專制統治,代表黑暗的反動勢力。「在蒼茫的大海上,風聚集著烏雲」、「烏雲越來越暗,越來越低,向海面壓下來」,「像青色的火焰,在無底的大海上燃燒」,這些文字明寫風暴來臨前的自然氣象變化,暗指黑暗勢力的相互勾結、對革命運動的殘酷鎮壓以及最後的垂死掙扎。隨著革命形勢的高漲,敵人的鎮壓愈益猖狂,但歷史潮流不可逆轉,革命暴風雨的來臨之日,就是反動派的滅亡之時。與此同時,海鷗、海鴨、企鵝則象徵害怕革命、目光短淺的資產階級社會階層和形形色色的機會主義者。面對暴風雨的即將來臨,海鷗「恐懼」「呻吟」,試圖逃避,「掩藏到大海深處」;海鴨「呻吟著」,被「轟隆隆的雷聲」「嚇壞」;企鵝也無比「愚蠢」「畏縮」,以為「把肥胖的身體躲藏在峭崖底下」,就能避開暴風雨的衝擊。這些動物心驚膽顫、張惶失措的情態,正是資產階級和改良主義者害怕革命、貪圖安逸,只想保全自己這一心態的真實寫照,真實地反映了1905年前後俄國資產階級對待無產階級革命的態度,字裡行間,寄寓著作者無情的嘲諷和蔑視。小說詩歌文學作品中,咆哮怒吼的大海象徵日漸覺醒的人民革命力量,暴風雨象徵就要來到的革命紅色風暴,太陽象徵無產階級革命的勝利,海燕象徵無產階級先鋒戰士的光輝形象。作者滿腔熱情,讚美大海,讚美海燕。在烏雲翻滾、白色恐怖猖獗的險惡環境中,與海鷗們的怯弱、驚恐形成鮮明對照,大海翻起「白沫」,捲起「波浪」,發出歌唱,以英勇的迎戰姿態「衝向空中去迎接雷聲」,並把「金箭似的閃電」「熄滅在自己的深淵裡」;「海燕像黑色的閃電高傲地飛翔」,「一會兒翅膀碰著波浪,一會兒箭一般地直衝雲霄」,勇敢、熱情、憤怒、歡樂,「充滿著對暴風雨的渴望」,「深信烏雲遮不住太陽」。大海的主動出擊,與雷聲、閃電決一雌雄,海燕的興奮活躍,熱烈渴望暴風雨的來臨,正是革命人民和無產階級先鋒戰士革命堅定性和革命樂觀主義精神的生動體現。象徵的主客體之間可謂達到了水乳交融的境界。甚至無需借助想像,聯想,讀者透過這些客觀景致的描寫,就能發現隱藏紙背的真實意圖,明瞭其蘊含的象徵意義。

環境烘托是《海燕》的又一成功的藝術手法。如上所述,暴風雨來臨前的諸種自然景象象徵著革命暴風雨的迫近和即將爆發。這正是海燕(革命者)所處的典型環境,活動的特定背景。作者把海燕放在這充滿驚濤駭浪的階級搏鬥的大風大浪中去描寫,便有助於充分展現海燕即革命先鋒戰士英勇頑強的崇高性格和堅定樂觀的英雄氣概,使海燕的形象血肉豐滿、氣質剛正。小說詩歌文學作品按時間的變化,寫了「暴風雨就要來啦」的三個階段的不同自然景象。這三個不同景象的變換表明了形勢的愈益險惡、階級鬥爭的日益激烈,海燕的形象在景象的變換中被步步深入地得到烘托和顯現。我們看,在暴風雨來前,「蒼茫的大海上,風聚集著烏雲」,空中發出「轟隆隆的雷聲」。海燕在此環境中,「像黑色的閃電高傲地飛翔」,時而「翅膀碰著波浪」,時而「箭一般地直衝雲霄」,又是「叫喊」,又是「歡樂」,充滿著對暴風雨的期待。海燕那種樂觀的、一往無前的革命精神在環境描寫中得到鮮明有力的烘托。當暴風雨逼近,「烏雲越來越暗」,環境進一步險惡時,海燕卻表現得更勇猛、更興奮、更活躍,它像「箭一般地穿過烏雲,翅膀刮起波浪的飛沫」,「飛舞」、「大笑」、「高叫」。它蔑視黑暗,譏笑烏雲,「從雷聲的震怒裡」「聽出困乏」,看出敵人本質的虛弱,「深信」「烏雲遮不住太陽」,革命一定勝利。當暴風雨就要降下時,「一堆堆的烏雲,像青色的火焰,在無底的大海上燃燒……」,刀光劍影,形勢更加殘酷,反動派氣焰更加囂張。面對此情,海燕反而顯得鎮靜,穩定,並以勝利的預言家的姿態發出「暴風雨就要來啦」、「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的吶喊。可以說,離開了環境的描寫,海燕的形象便無從顯現。正因為把環境寫得很充分,海燕才得以有施展自己性格的用武之地。當然,《海燕》中的環境(景物)描寫除了起著服務於主題表現和烘托海燕形象的作用外,還給小說詩歌文學作品帶來濃厚的抒情氣氛,增強了藝術的感染力。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文學賞析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