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菖蒲與牡丹
2016/06/19 01:55
瀏覽1,541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池坊自由花:菖蒲雛菊、蕨葉與枯枝

菖蒲與牡丹

楊遠薰

              六月,粽子飄香,是菖蒲盛開的季節。菖蒲又名鳶尾花,英文名為愛麗絲(Iris),花朵只有七瓣,大多呈深紫色,但也有黃色、白色或白、紫相間,遠看像蘭花,優雅怡人。

              愛麗絲的品種很多。其中,日本愛麗絲與西伯利亞愛麗絲模樣較接近,葉子較窄,細細長長,顏色翠綠,花莖高聎,娉娉婷婷,常被用來當作插花的花材。

日本菖蒲

                愛麗絲盛開前兩星期,是牡丹 (Peony)綻放的時分。牡丹又名芍藥,一般呈淺粉、粉紅或桃紅色。花朵大而飽滿,花瓣層層,團團圓圓,豐潤盈泰,向來被視為富貴的象徵。

草本芍藥

                  菖蒲與牡丹都很美麗,然體態與風華迥異。菖蒲清雅,牡丹華麗。拿菖蒲細長的葉陪襯牡丹雍容的花,倒是美好的組合。

生花新風體:菖蒲葉、牡丹花 與 ashirai

                   我喜歡種花。每當花兒盛開時,總想剪兩株,插在水瓶裡,擺在室內欣賞。無奈手藝不佳,東插西擺,總覺不對勁。

       有一天,我從網路得知華府國家植物園有場日本花藝(Ikebana)表演,便趨車前往。觀賞之後,深為老師高超的花藝所懾服,於是在會後鼓起勇氣,向她要了張名片,以便日後討教。

       結果非常幸運地,我成了她的學生,以後每星期到老師家上課一次。

我家後院的日本菖蒲

                   京子(Kyoko)老師隸屬日本最古老的池坊(Ikebono)流派,我也因此成為池坊大家庭的一員。

       池坊花藝源遠流長,具有五百年歷史,隨著時代的變遷,逐漸發展出正風體、新風體與自由花三大類型。我們因此一星期正風體、一星期新風體、另一星期自由花地輪流上課。

       每次上課,得自帶花材。冬天,戶外冰雪覆蓋,我們買超市的花與葉插。四月,大地回春,迎春花(Forsythia)與水仙(Daffodil)爭相吐信;五月,鬱金香盛開;六月,牡丹與菖蒲相繼綻放。這些都是非常好的花材,能變出許多花樣。每次,作品經老師的玉手動一動、喬一喬後,感覺就是不一樣。

       因為覺得美,所以在此與大家分享。必須說的是這些作品都經過老師的修改或重整,所以都是老師的作品。

生花正風體,一種生:黃色鬱金香

                     正風體顧名思義,是最傳統的插花方式,有生花與立花兩種,規矩甚多。初學者皆從生花學起,插至相當程度後,才能學插立花。

       生花有一種生、二種生與三種生之分,依花材是一種、二種或三種而定。花作本身由真(shi)、副(soe)、體(tai)與輔助枝(ashrai)所構成。

 

生花正風體,二種生:桃枝與愛麗絲(菖蒲)

                     新風體為池坊現代宗師池坊專永所創。他打破過去一些嚴格的規矩,以主(shu)、用 (Yo) 和輔助枝(Ashrai) 三枝取代原先的真、副、體,然仍保留「水際(Mizugiwa)」的池坊特色。

生花新風體:菖蒲葉、海竽與小白花 (同學作品,Nayuko Kuwaba教授指導)

                 「水際」就是花枝與水接觸的地方必須乾乾淨淨,以致插出來的花有「出污泥而不染」的感覺。

                   正風體的水際高約三吋,新風體的水際較低,自由花則無此限制。

自由花,盛花型式:菖蒲與牡丹加 ashirai

                日本花藝現今已發展出一百多種流派。面對諸多創新花藝的挑戰,池坊開放一種不受任何限制、可以自由發揮的「自由花」。

    例如,盛花(Moribana)原本是小原流的創作,適合現代居家擺設,很受現代人喜愛,池坊乃將之納為「自由花」的一種,並賦予池坊纖細婉約的特色。

自然流派(Naturalistic):紫菖蒲、黃菖蒲與Hosta

                  自然流派亦是自由花的一種,著重自然韻味。

                三年前,朋友文義夫婦自紐澤西來訪,將他家的數株日本紫菖蒲移植到我家後院。今年花兒盛開,我帶著去上課,適巧京子老師家有兩棵黃菖蒲,剪來添色彩,就形成了這盆看似長在園中的花作。

                    

自由花:黃水仙、滿天星、Scotch Bloom與蕨葉

       池坊自由花常使用小巧別致的花器,插出可愛明媚的花作。

       生性俗氣的我喜愛花團錦簇,遇到不受限制的自由花,像逮住機會般,在花器上插滿了滿天星與黃水仙,自己覺得很漂亮。

      可是老師看了後,說聲:「Too much」,要我統統拿掉。然後,她插給我看,

      三朵水仙、三小撮滿天星、四小片蕨葉加上幾根細細的掃帚莖。

      「這樣才能顯出花器弧線的優美與水仙的亮麗。」她說:「The less the more!

      我橫看豎看,果然美!真服了她。

生花新風體:菖蒲與紫藤

                 有些花作相當需要技巧,資深的同學比較敢嘗試。譬如,紫藤原本蔓延在棚上,讓花串自然垂下。如何讓這成串的花豎立在水盆裡?還得靠技巧與老師的幫助。

生花新風體

                    資深的同學也比較能表達曲線美。上課時,欣賞其他同學的作品,既是收穫,也是樂趣。

生花新風體:牡丹與Spirea (綉線菊)

                    某日,一位同學帶了許多豔麗奪目桃紅色牡丹到教室,與大家分享。有位同學用強勁有力的Spirea枝幹來襯托美豔的牡丹,收到很好的效果。

生花新風體

                  京子老師喜歡淺淺粉粉的牡丹,而且只用一朵,插得低低的,顯得溫婉含蓄。她說:「這樣就好。」

生花新風體:牡丹與Spirea (綉線菊)

                   我總希望花能多插一點,便討價還價地道:「能多插一朵嗎?」

    「那就加個小蓓蕾吧。」老師說

            

自由花:牡丹、Hosta葉、菖蒲葉、Solomon Seal 與小紅點

     那位帶了許多桃紅牡丹來上課的同學插花時,東修西剪,僅留數朵。

              老師來看後,拿起剪刀,「咯嚓,咯嚓」地剪到只剩兩小朵。她每剪一朵,我就「喲!」地心疼一下。

             可是作品完成後,美得令人咋舌!

             她用多片深綠的寬葉與兩片狹長的菖蒲葉,將兩枝姿態撩人的牡丹襯得無比嬌豔;尤其插在一個灰白帶藍暈的椭圓花器裡,讓人不由想起「花開富貴,五福臨門」或「富貴吉祥,金玉滿堂」的吉祥話。

                         

生花新風體:菖蒲葉、海竽與小白花 (同學作品,Nayuko Kuwaba教授指導)

                 

                我們的花藝課無強制性,老師或學生有事或外出,課便暫停。但只要有課,我都儘量去,因為上那種課,是視覺的享受,也是心靈的洗禮。

                 那種美,很微妙,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那種美,會讓人在心中不由詠嘆:「能夠看到,真是福氣!」

      上了三年的Ikebana課,開啟了我的心智,讓我深深體會日本花藝的婉約優雅與上帝所賜無垠的、奇妙的自然之美。(End)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興趣嗜好 自然園藝
自訂分類:花藝之美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