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春之驚艷
2019/04/27 13:18
瀏覽949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春之驚艷

楊遠薰

三月間,到南太平洋搭了趟遊輪,接著回台灣探望老母,鎮日飽食終日,結果吃得臉圓如月地回美國。

這些日子為了想瘦身,每逢下午茶時分,就外出漫步。昨日下午,想起家附近的溪畔(Brookside)公園可能已經春光明媚,便邀阿加同行。

結果甫了車,不遠處一團鮮麗的紫紅立刻映入眼簾。

「啊,杜鵑花開!」我一聲驚嘆,隨即與阿加快步朝溪邊走去。

溪畔公園的溪邊素以春天繽紛的杜鵑花聞名。我們到了那裡,果見一個群芳爭艷的世界。

造物者真神奇,創造世間萬物的顏色真多。光是紅,就有粉紅、橘紅、火紅暗紅…等各種不同層次的紅。至於紫色,也有淺紫、粉紫、紅紫、深紫…等不同色調的紫。望著眼前多彩多姿的杜鵑花,我這才明白什麼叫做「萬紫千紅」。

百花齊放中,清純的白花另有一股素淨的魅力。有趣的是再潔淨的白花長年與火辣的紅花毗鄰,也會不知不覺地渲染到一些紅,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近朱則赤」吧?

一位遊客好意地幫我與阿加拍了張合照,紀念這花好月圓的時刻。

在溪邊賞花時,我對阿加說:「我們可能錯過了鬱金香盛開的美景。」

溪畔公園每年秋天都栽植了數以萬計的鬱金香球。一到四月,放眼望去,一片花海,煞是好看。可是我們今年來晚了,因為鬱金香通常比杜鵑花早開兩、三星期。

沒想到兩人走到鬱金香花圃時,猶見成片橘紅與黃色的鬱金香昂首綻放,不由心喜。

想必管理人蓄意安排,有些早種,有些晚種,因為旁邊確實已有不少過了光華時期的鬱金香。真感謝他們的用心。

成排的鬱金香後面是紫藤花。紫藤花爬在高高的花架上,五月時,一串串地垂下來,姿態撩人。

樹幹光滑的紫薇(Crape Myrtle)樹與紅葉覆蓋的日本楓各具不同的風味,所展現的美也不同。

樹蔭下,供人憩息的長椅都是有心人捐獻的。去年,友人賴義雄先生辭世,他的太太也捐了一張長椅給公園,因為這公園是義雄兄生前暇時最愛徜徉的地方。

春城無處不飛花。公園內,縱使是卑微的草花,也能綻出懾人的光芒。

滿園春色中,這長在樹上、像繡球般的白花竟有一種逼人的美。察看插在地上的名牌,叫「Japanese Snowball Viburnum」,若譯成中文,該是「日本雪球莢蒾花」吧?

吾家的芍藥與鳶尾至今只一尺高,自然不見花苞。不料這公園裡竟有早開的芍藥與鳶尾(愛麗絲),色澤艷麗華貴,令人讚嘆!

紫藍色的日本鳶尾花(Iris)向來是我的最愛

我們穿過公園遼闊的綠地,遠遠地,就見另一端的池畔有一抹亮麗的花紅,與水影相連,眼睛不禁為之一亮。

那本是一條小河,河的寬處形成一個池。池中有個小島,島上有個日本花園,園裡有座木造的涼亭,亭旁靜靜矗立著樹葉殷紅茂密的日本楓,池畔植著叢叢綻放紫紅花朵的杜鵑,映著池水,景色美得令人心醉。

仔細看,花園小島的入門竟然有座「鳥居」!這些西方佬腦裡毫無天皇與神社的概念,只覺得這「木門」簡單素樸,很有東洋味,便打造一座,放在這兒,看起來與這日本花園還挺調和呢!

春天,連杜鵑花蕊都像在舞春風。

                      通常,我們環公園走一圈,大約四十五分鐘。這日因為賞花、拍照,邊走邊驚艷,結果走了一個半小時。回家後,隨即作晚飯,那個令我想吃甜點的下午茶就免了,所以我笑稱這趟溪畔行,是我的「瘦身驚艷行」。

阿加則常戲稱溪畔公園是「吾家的後花園」,因為公園離吾家僅十分鐘車程。這公園是郡立的,不收門票,四季皆有不同美景,所以我和阿加時常去散步、健行。因為心懷感恩,特此一記。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在地生活 北美
自訂分類:天涯遊蹤
下一則: 相逢在塔林 (上)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