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福克蘭島紀行
2017/04/26 01:05
瀏覽1,098
迴響1
推薦5
引用0

福克蘭島紀行

楊遠薰

            福克蘭島(Falkland Islands)1982年的阿根廷與英國的戰爭而聞名。猶記當時我心想:如此近南極的兩個偏僻荒寒的小島,離阿根廷甚近,距英國很遠,何不給阿根廷,免得大動干戈。

福克蘭島地圖,取自網路

                 三十五年後,我隨荷美(Holland America)遊輪航行至此,登島遊覽,方知島上居民一心向著英國。首都史丹利(Stanley)港處處張貼或高懸米字旗,環港的山坡上大大刻著一艘艘昔日迎戰阿軍的英國戰艦的名字。

                此外,福島的孩子們在島上唸完高中後,即可到英國本土唸大學,學費與機票全由政府包辦。根據2013年聯合國監管的島上公投,高達99.98%的住民選擇歸屬英國。 在這情況下,縱使阿根廷的憲法已將福島納入其版圖,若要強制執行,恐困難重重。

福克蘭島上的跳岩企鵝(Rockhopper Penguin) (秀秀氣氣,看來像少女企鵝)

               福克蘭群島主要由東、西福克蘭兩島加上許多小島構成。在麥哲倫海峽被發現前,這些全都是無人居住的荒島。

              自十六世紀末開始,陸續有英、法、西班牙等歐洲人到此探險。1826年,阿根廷的公民Louis Vernet聲稱擁有福島。但英國政府在1833年二度宣告該島屬英國領地,爾後並載一船領退休金的退役軍人及房屋建材到該島屯居。此後,福島的主權即時起爭議。

           福克蘭島的首都史丹利(Stanley)港

            島上由於土地貧瘠,天氣嚴寒,無法耕種。早期的居民賴養綿羊、割羊毛為生,後來則靠修補船隻為業。當年來往大西洋與太平洋的船隻經過合恩角(Cape Horn)下方的凶險海域時,經常破損,福克蘭島便做起修補船隻的生意。

            但這生意自巴拿馬運河在1914年開通後便告蕭條。福島人窮則變,變則通,縱使沒挖到石油,卻也能讓島上的國民所得在2013年達七萬八千美金,居南美第一、全球第九,實在匪夷所思,耐人尋味!

福克蘭島上的跳岩企鵝(Rockhopper Penguin)

       我上福克蘭主要是去看企鵝,沒想到在無意中窺到福島人的致富之道。

       我們的遊輪自阿根廷的布宜諾啟航後,即一路促銷即將停泊的各地旅遊票。其中,到福克蘭看企鵝是熱門行。

       福克蘭島上有數種企鵝,憩息在不同的海灣,因此有數個不同的企鵝觀賞團。每團有幾個不同的時段,票價都不便宜,但銷售奇佳。  我猶豫了幾天,再去問時,發現只剩一個到腰子灣(Kidney Cove)看跳岩企鵝(Rockhopper Penguin)的團還有票,每張票售達$194美金。當時心想此生大概不會再到此地了,就和小叔夫婦一起買了票,隨團去看企鵝。

            登福島那日,承老天幫忙,無風也無雨。我們在遊輪上換小船到史丹利港,再搭乘小巴士,行約半小時,至慕瑞農場(Murrell Farm)在那兒,每16名遊客成一隊,分乘四部五人坐的越野車,開始在完全沒有路的曠野中顛簸前進。

越野車行駛在福克蘭的曠野中                 

             因為沒有路,自然沒有路標,也不可能使用GPS。車要開往何方,全憑司機的良知。幸好我們的司機很友善,對乘客的問題有問必答。車行後不久,便開始一問一答。

            「這野地看來泥濘,福克蘭常下雨嗎?」「呀,自十一月到五月,幾乎天天下雨。」

            「我們的車若在泥中打轉,起不來,怎麼辦?」「沒問題,我們有道具,會把它拖起來。你看,我們四部車都在一起,會互相支援。」

           「先生,你確定我們會看到企鵝嗎?」「會。」司機胸有成竹地說:「那些企鵝每年都固定這個時候到這裡,每次都憩息在同一個地方。」

            「你們這農場有多大?」  「一萬英畝。」

            「哇,好大!」同車的人都叫起來。」「不大。」司機說:「這在福克蘭僅是baby farm。其他的農場都比這農場大好幾倍。」

            「你們養羊嗎?」「當然養。不過這裡的牧草長不好,三英畝才養一隻羊。」

            「哇,這麼遼闊的地方,羊放出去,怎麼趕回家?」「我們養牧羊犬,會帶羊回家。」

            真鮮!不久,車越過一條溪,繼續前進。

                    「先生,那溪壑有許多潔白的石頭,請問哪裡來?」 「喔,那是冰河帶來的,到處都有呢。」

            「我們沿途都看不到一棵樹,請問你們蓋房子的木材哪裡來?」另有人問。「自英國進口。」司機答。哇,那成本可高呢!我暗想。

          這時,迎面來了另一組車隊。我們的司機揮臂和對方打招呼,然後回頭對我們說:「他是我岳父。」

          接著,他指著第二部車的女司機說:「她是我老婆。」

          「那第三車的司機呢?」「哦,他是員工。」

            原來,這還是家庭企業呢。

          「你們做這看觀賞企鵝的行業多久了?」「十多年了。」司機說:「因為這些企鵝每年都會回到我岳父農場的一角,旅行社的人便來找我岳父商量,然後和遊輪公司簽約,大家就一起做起這生意。」

          「想必帶來不少額外收入?」一位女乘客說。她大概已在心裡快速作過一番心算了。「確實。」司機笑道:「不過,船不是每天來,這生意也有季節性,賺的錢還得讓旅行社與船公司抽成。」

                 腰子灣的企鵝們

         車行約一小時後,我們終於抵達腰子灣,見到那群可愛的小動物了!

       司機在我們下車時吩囑道:「你們在此將停留一小時,請盡情拍照。若覺寒冷,可到岩灣旁的休息室避寒。一小時後,會有另一組車隊來接你們。」

        然後,他載著早一小時到此看企鵝的遊客們回農場。

 

        此時在腰子灣,眾人拿著照相機,紛紛朝企鵝猛按快門。那些企鵝都是渾然天成的明星,大大方方地站在那裡,任眾人拍個夠。

       這種跳岩企鵝體型較小,長相很滑稽。猛看之下,兩道眼睛細細長長,呈現魅人的綠色;兩邊的耳朵各有幾根同樣綠色的毛,好似戴著彩帶。但細看之後,會發現兩道細細長長的綠色其實是眉毛,眉毛底下才是圓圓的眼珠。

            跳岩企鵝的個性十分活潑,亦相當社交。他們成群地站在濱海的岩石上,嘰嘰呱呱地聊著天,不時發出嘎嘎的響聲。有的一時興起,還一步一步地踩著石塊,跳到別的夥伴前,繼續講話,模樣確實可愛。

作者攝於跳岩企鵝前

      因為海風呼嘯,海邊氣溫甚低,企鵝身上亦發出一股特殊的味道。我在岩灣待了一會兒,覺得需要避寒,便走進灣邊的鐵皮屋。

         那間鐵皮屋就是司機說的休息室(lounge),裡面還算舒適乾淨,這時已有數位同行的遊客坐在那兒休息。

        室內,進門的大圓桌擺著三大盤家庭自烤的餅乾,看來十分可口。旁邊的小盤盛著茶包與咖啡包,其旁有張紙,用英文寫著:「茶與咖啡免費,餅乾自由奉獻。」角落裡,一位白人婦人守著一個火爐,爐上的開水壺發出吱吱的響聲。

       我拿起桌上一個乾淨的馬克杯,放入一包伯爵茶,走到火爐處,婦人立刻倒給我一杯滾燙的熱開水。然後,我拿起一塊巧克力餅乾,朝玻璃罐投下兩張紙鈔,就坐在一張椅子上,靜靜地享用熱茶與甜點。

     不久,一位年輕的媽媽帶著兩個稚齡的孩子推門而入。守著爐火的婦人立刻起身招呼。她拿了兩塊餅乾,塞給兩個孩子,然後和年輕的媽媽輕聲說著話。

       孩子們在我面前的板凳坐下,快活地吃著餅乾。小的是男孩,約三歲,大眼睛、藍眼珠,長得十分可愛。大的是女孩,約五歲,雙頰白裡透紅,留著一頭栗色的長髮。

     我大略猜得出這幾個人的關係,但直到回程的路上,才從另一位司機的口中,拼出一幅農場家庭的圖畫。

奔跑在曠野中的女孩─農場主人的孫女  

           這回幫我們開車的是農場主人的女兒。她說,她的爸媽經營這片農場,一共養了3,000隻綿羊、60頭牛、6匹馬、6隻牧羊犬和許多雞、鴨、鵝。她在這農場出生長大,高中畢業後,到英國唸大學,然後回福島,在史丹利上班,住在史丹利市區裡,但家裡一旦需要人手,爸媽便打電話,叫大家回家幫忙。

      所以那個在岩灣看守休息室的婦人是她的媽媽,開越野車的有她的爸爸、姊姊、姊夫和其他的人。這天,姊姊載客人回農場後,便載了兩個孩子到腰子灣幫媽媽收拾東西。

      「你們是這季節最後一批客人接下來這裡就要入冬了。」她說。

    「這裡的冬天是北半球的夏天,」一位乘客說:「那就換你父母出門旅行囉。「沒錯,」農場女兒道:「他們遊歷過許多國家。」

                       福克蘭島上的農場

       農場主人的女兒直接開車送我們到史丹利港。在那兒,我遇到同船的幾個朋友,便一起逛史丹利港。

      史丹利港的主要大道名為羅斯(Ross)路,與港岸平行,一些禮品店、超市、商店、教堂、學校、市政府、警察局及郵局…沿街而立。此外,道上還有一座歷史博物館,一個紀念1982年福島戰爭的英雄紀念碑及一個靜靜眺望大海的柴契爾夫人頭像。

      此間的禮品店充滿了以企鵝為主題的商品,直把企鵝打造成福克蘭的象徵。至於超市裡的民生用品則與美國的差不多,價格略高一點。福島使用英文、英鎊,亦收美金,對美國和加拿大的遊客來說,感覺親切又方便。

          福克蘭島地廣人稀,然經濟自足,政治自治,國防與外交則需倚賴英國。英國在第一次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則以福島為基地,掌控大西洋通往太平洋的水域,二者互取其利。

Ross路上的房子

           Stanley 港的市政府

             福克蘭兩大島的面積加起來約是台灣的三分之一,但人口僅三千。去了一趟福島,看了一個農場一家人同心協力勤奮經營農場與旅遊業的情形,會相信福克蘭人國民所得達七萬八千美金是不假。

        相形之下,其海峽對岸的阿根廷2013年的國民所得不到一萬五千美金( $14,715)。雙方所得如此懸殊,要福島住民選擇歸屬阿根廷,恐也不易。

       福克蘭島的報社 - Peguin News

         自福克蘭島回到遊輪,幾位朋友問我花錢去看企鵝值不值得? 我笑道,值得哪,因為不僅看到難得一見的企鵝,還看到福島居民如何運用智慧、教育與勤奮,將兩個不毛之島打造成高收入、高品質的社區呢!

        福克蘭人在非常困難的環境下,猶能奮鬥轉型成功,值得為全球許多國家借鏡。(End)

 

史丹利港的山上寫著一艘艘英國戰艦的名字

1982年福島戰爭烈士紀念碑

福克蘭歷史博物館

 福克蘭島上的跳岩企鵝

你猜,我是男的還是女的?

(看來像歐巴桑。)

 猜猜,我是公的還是母的?

(八成是歐吉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天涯遊蹤
下一則: 航向世界終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亞魯司基
2017/06/12 17:44
南魷島

午安 Carole

若干年前去過

還聽到戰鬥機的呼嘯聲

我們去那兒的港口

轉載魷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