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不要以國家安全為藉口來阻擋人民知的權利---------看庫爾斯克號電影有感
2019/04/04 17:41
瀏覽1,537
迴響1
推薦13
引用0

那天和友人相聚,因為時間尚早,所以就一道去看了電影(庫爾斯克號),老實說,有時候不得不佩服老美,竟然可以把敵國的故事拿來拍成成功的商業電影,尤其是片尾小男孩以拒絕和海軍長官的握手來表示他最深沉的抗議,也替這一部原本是簡單的商業片寫下一次完美的句點,雖然這小男孩一句話也沒有抗議總是默默的看著,卻也真的看破大人的虛偽和自大。

    當電影院燈光亮起時,我實在是忍不住心中的激動,對著我那朋友說:為什麼這麼多年過去了,政府還是以國家安全為藉口來阻擋人們知的權利呢?這些俄國的高級將領,心中只是怕讓西方知道俄國海軍的衰頹,便利用軍隊保密的系統來阻止訊息的流動,一場場官式的說明會,表面上是以國家安全來拒絕外國介入,實際上根本只是想掩蓋事實,終究造成憾事。我的朋友在聽到我一連串激動的言語後,驚訝的問我,你怎麼了?對喔!頓時明白到,我只是對政府這三十年來的原地踏步做了一次強烈的移情作用。朋友當然會不知所措。

    記得我還是一個熱血青年時,我和當時一些政府支持者爭辯時最喜歡用的理由就是:不要以國家安全為藉口來阻止人民知的權利。所以我反對戒嚴,反對書籍報刊審查制度,反對任何一切以為了防止中共陰謀而對人民設下的種種限制。當時發表何發表不同政府言論的人就會被指為中共同路人。也正因為如此,雖然我算是學業成績優良的學生,所以從來沒有教官來找我入黨(國民黨),我也常以此自豪。或許是我的好運,我的熱血時代和台灣的民主改革開放正好不謀而合,所以雖然我在政治立場很叛逆(我在大學的綽號是朱高正,大家去了解一下當年的朱高正就知道是甚麼意思,和後期朱高正沒有關係),但是因為可以看到政治的改革是朝向我所認同的方向,因為老實說,我基本上是可以接受而且是充滿期待的。但是這數年來,雖然經過政黨輪替多次,但是我卻越來越失望了,因為正些當年似乎滿腔熱血的異議人士,在嚐到政治權力後,卻完全變了一副嘴臉。舉一個簡單的歷史事實,當年小蔣時代的三不政策成天在軍中莒光日播出,然後一直不斷駁斥黨外所要求的和對岸和解(當年黨外是希望能和對岸和解,記得施明德曾經提過金馬撤軍嘛!),我當時和一些友人和就常常諷刺小蔣這種以國家安全為擋箭牌而不願面對對岸的鴕鳥心態,怎麼知道今天當政者竟然也搬出同一套說法,同樣以國家安全為由企圖管制人民知的權利,任何只要和政府說法不一致的人就會被指為中共同路人,而這和三十年前是多麼相似啊!這種巨大的反差,一直是令我極為不齒,因為當年小蔣面對的中共顯然比今天我們所面對的中共更加專制和不可信,當年我們希望國家不要以國家安全為藉口來限制人民,今天卻大喇喇地恣意而為,而三十年已經過了,民智也大開了,這些政治人物真的認為我們百姓不會明辨是非嗎?還是當我們看清了這些政客的真面目之後,他們就想要舊戲重演的來所謂的管理人民了!我想除了那些豬狗不如畜生政客外,我們都很清楚真正的原因是甚麼!

    不過我也覺悟了,雖然我從商不問政事已超過二十年,但是我真的不想成為那無辜的船員,雖然他們這麼努力過活又相信政府會以他們的安危為考量來營救他,最後卻落的無一生還,雖然我已不再年輕,但是套用一句幾年前學運時的話語:自己國家自己救。我將更努力投身社會運動,誓言將人民的權利拿回來,而不是聽由那些畜生政客來宰制我們!

    要記住,這些政治人物絕對沒有比我們聰明,也沒有能力對人民的決定指指點點,他們是公僕,不是老媽媽!而且社會集體的智慧基本上一定強過一小撮政客的決定,千萬不要被政府謊言所騙。國家安全固然重要,但是一個以國家安全來處處設限人民的政府又有何意義呢?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20080520
2019/07/05 03:48
庫爾斯克號:深海救援 Kursk  讚啦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