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當兵,真的會讓我們變笨?
2012/03/20 05:50
瀏覽2,516
迴響3
推薦22
引用0

記者黃郁棋/特稿

「兵前智多星,兵後派大星。」許多當過兵的人,會諷刺「當兵真的浪費時間,退伍後腦袋空空。」並且一邊罵,又一邊聊起當兵的瑣事與趣事。軍中可以看書,但不能隨意上網,影響真的有這麼大?請讓我這個鍵盤柯南為您解惑。

▲老貓陳穎青推薦的好書《網路讓我們變笨?》(圖/記者黃郁棋)

Google帶來的是智慧?網路造成的四大變革

談論這個議題前,我必須先說說「老貓」陳穎青推薦的《網路讓我們變笨?》這本書。這是本不簡單的書,光從長達52頁的參考書目就可以發現,內容引用了許多研究論文,為的只是探討一件事情:「網路究竟讓我們變笨,還是變聰明了?」

書中先從蘇格拉底與柏拉圖之間,關於「文字」的衝突說起。大約在西元前四世紀初,柏拉圖寫了一個談論愛與美、還有修辭的對話錄<斐德若篇>,故事中記載了蘇格拉底對於閱讀的看法:

「仰賴閱讀來獲取知識的人,看似學識淵博,實際上大多無知。他們並不會滿腹經綸,僅因自認博學而驕縱。」蘇格拉底認為,只有存在大腦中的記憶,才稱得上智慧;唯有沉思,才能從渾沌中解放出來。然而柏拉圖的觀點卻截然不同:「因為有文字,我才能建構出一套完整的哲學觀,並傳頌開來。」

最後是誰贏了?我們都知道,是柏拉圖。文字自印刷術以及造紙術的出現後,成為幾千年來的主流媒體;它塑造了後代人的智慧,以及記載了前人曾經思考或發生過的事情。隨著「網際網路」的到來,印刷術也逐漸退居末位,多媒體網路時代顯然取代了傳統閱讀模式,成為新一代的「資訊革命」。在這波革命中功不可沒的總大將,正是搜尋引擎霸主:Google!

Google創辦人佩吉(Larry Page)過去是個怪咖,在他就讀密西根大學的時候,曾經試圖說服校方「在校內建築一條單軌鐵路」;當然,最後是無疾而終。佩吉生長在四周都是電腦的環境裡,對網際網路自然充滿嚮往;Google的名稱由來,是十的一百次方「googol」,意味著「無窮盡的資訊」。佩吉發現,越多超連結指向某個網站,該網站往往越重要;Google就這麼出現了!21世紀以來,大幅度影響了網路環境。

若不是Google的創意,讓網站與網站間得以透過「搜尋引擎」組合起來,浩瀚的網路世界很可能會變成「數位的巴別塔」,誰也不知道誰在哪裡。從《網路讓我們變笨》當中,可以歸納出四項Google帶來的世紀大轉變:

一、人類閱讀方式的改變

過去人們習慣從紙本書籍以及報章雜誌獲得資訊,而這種資訊獲得法被稱之為「直線閱讀」,人們會按部就班的隨著作者指示,專注吸收書中資訊。但是 Google與臉書的出現,讓人們的閱讀習慣大幅改變;我們不再使用直線閱讀的方式獲取資訊,反而習慣透過「超連結」到處跳來跳去,閱讀也成了「略讀」。 久而久之,連靜下來認真閱讀,進入書中的沉思世界都變得困難異常!

除此之外,超文本的出現也是影響閱讀方式的一大肇因。曾經人們以為超連結能促進資訊的吸收,獲得更全面的資訊;但事實證明,超文本會讓人將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它的「機制」與「功用」上,而不再是故事本身。

二、Google影響了我們的大腦迴路,思考突觸變少了

哈佛大學醫學院研究員「帕斯科.里昂」(Alvaro Pascual-Leone)的研究發現,人類的大腦是具有「可塑性的」。越常用的部分,特定神經迴路區域會增大,突觸變多,神經遞質也更多更濃稠。相反的,長久不用的部分會萎縮,被「當前重要的事物」給取代。網路改變了我們的閱讀模式,負責視覺、觸覺以及下判斷的區域變大了,深入思考的區域卻越來越小。

三、人的「智慧」被電腦取代,長期記憶越來越難

所謂的「智慧」,一般而言是指人們的「暫時記憶」透過「工作記憶」的移轉,成功進入「長期記憶」深化為人格特質的部分。然而要將資訊轉化為長期記憶非常困難,必須透過「長時間的專注」才可能達成目的;由於閱讀方式的改變,我們很難專注閱讀某一件事物,資訊大多停留在「暫時記憶」就不動了!

四、F型閱讀模式的形成

網路的使用者在閱讀時,很難真正逐行閱讀。研究發現,許多人的閱讀模式逐漸趨向「F」型前進。看完導言後,會從各段的前頭開始看;若不迷人,會跳過繼續看下一段。(也就是說,這篇文章你能從頭看到這邊,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憲兵司令部是臥虎藏龍的地方。(圖/玄史生)

憲兵司令部,一個臥虎藏龍的鬥爭之處

兩年前,我是「忠貞」憲兵的一員,在位於圓山的憲兵司令部服役。由於剛從關西新訓中心、林口憲校「畢業」,我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準備迎接新一階段的挑戰。當過兵的都知道,新訓中心是男人當兵的第一關,往往是「頭過身就過」。說無聊是挺無聊,說有趣又真的充滿了回憶。

軍中的確有許多不合常規的地方,例如新訓中心的班長脾氣古怪、設備老舊,但並非全是不可取之處。憲兵司令部的高官很多,走在路上梅花星星滿天飛;實際相處一年下來,我發現能夠當到校級的連長參謀「絕非平庸之輩」。如果不具有一定程度的智慧與手腕,大多數卡在上尉就被迫退伍了。

由於軍中是禁止使用智慧型手機、筆記型電腦連民網的地方,想要獲取知識,只能讀書!在憲兵司令部一年下來,我利用閒暇與假日的時間,至少讀完了紀伯倫的《先知》、賈德戴蒙的《槍砲、病菌與鋼鐵》、吳明益的《複眼人》以及法蘭克薛慶的《海,另一個未知的宇宙》,還寫了一篇要投稿文藝金像獎的小說。老實講,我一點也不覺得自己變笨了,反而比「天天上臉書」的日子要聰明了許多。

當時正值李翔宙司令升官副參謀總長,他與我們一一握手致意;輪到我的時候,他還指正我的握手姿勢錯誤:「強而有力的一握,叫做致敬與友好;雙手握, 通常代表一個人別有所求。」能夠當到高官的人,尤其將軍以上,絕非泛泛之輩。果不其然,退伍後沒多久他又從副參謀總長變成了陸軍司令。

嚴格說起來,覺得當兵浪費時間的人,往往是自願如此的。真正投入當兵的人,除了在自己職位上能獲得不少經驗外,長官的待人處事方式(不論光明面或黑暗面)都是值得深思與觀察的地方。當時聽說精粹案要將憲兵併入陸軍,真的十分痛心;畢竟憲兵是少數「以自己身為憲兵為榮」的兵科啊!

▲鄉民戲稱只會線上推理的人為「鍵盤柯南」。(圖/取自網路)

鍵盤柯南?網路帶來的媒體變革

「鍵盤柯南」這個詞,是台大批踢踢實業坊的「鄉民」用詞,諷刺許多「只會靠鍵盤推理、破案」的民眾或記者。不容諱言,現在的電視、電子媒體都被民眾 稱為「YouTube、行車記錄器新聞網」。言下之意,若少了YouTube、行車記錄器影片或網友言論,記者的新聞就沒得「抄」了。

雖然身為ETtoday新聞雲的社群編輯說這話很諷刺,但這的確是事實。在過去網路還不發達的年代,報紙新聞是社會大眾少數「獲得資訊」的管道,記者肩負著「發覺社會脈動、聽見民間聲音」的角色。每天跑新聞、找資料,是必備的功課;民眾與媒體成了互利共生的關係。

但是隨著網路的發達,Google、Yahoo等搜尋引擎強大化,資訊的價值早就跌為「零」。人們要獲得資訊,可以從部落格、網站、MSN甚至社群網站找到最新資訊;四川發生暴動的時候,大陸封鎖消息,全世界的民眾依然可以透過微博、推特(靠跳板)等社群網站看見「即時」的真相。記者的身分定位尷尬,不論再怎麼快,都快不過光速一般的網路資訊。

在生存的壓力底下,媒體的報導方向很大幅度的轉向「網路」,從Google、臉書或YouTube等管道找新聞,成了普遍現象。有多普遍?連美國Discovery的新聞都開始從YouTube找靈感。

然而最悽慘的還不只如此。根據我在ETtoday新聞雲經營粉絲團G+專頁, 觀察網友以及其他家新聞網的結論發現,這個「YouTube現象」對記者與民眾都產生了嚴重的不良影響。由於資訊爆量,記者在「認知負荷過頭」的情況下根本很難進入「思考狀態」,相對的,寫出來、做出來的東西很多都是「有事件、無見解」的新聞。(別懷疑,好的新聞除了客觀報導,一定也有新聞見解暗藏其中作為靈魂。)而民眾看了這些文章,往往也停留在破碎的資訊上頭,無法進入深度的思考。

所以該怎麼辦呢?方法很簡單,卻又不容易做到。讀書!但不是讀電子書;原因如同Tizzy Bac的一首歌名「什麼事都叫我分心」, 只要一連上線,人們自然而然就會想打開社群、點擊超連結或搜尋資料,根本無法進入專注狀態,資訊也無法從暫時記憶轉移到長期記憶。除了享受網路的方便外, 每天也要花時間深度閱讀,否則會漸漸變成一個阿呆。紙本書籍不會消失的原因,不光是「觸感」、「味道」、「使用經驗」等因素;最大的理由在於:它連不上 Google。

作者黃郁棋,年輕的老屁股,ETtoday新聞雲社群編輯,代號KK。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更多參與,投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同時刊載於《ETtoday新聞雲》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魔師圫神州
2012/03/25 10:22
兵後派大星?有這麼嚴重嗎?

我是 兵前智多星,兵後 揚秋興!


XDDDD 黃郁棋(灰狼)2012/04/15 17:28回覆
2樓. 巴代 
2012/03/21 16:14
好文
不按讚,喊讚!
謝謝最帥氣的作家:巴代! 黃郁棋(灰狼)2012/04/15 17:28回覆
1樓. 譚老
2012/03/21 14:38
大部分的人都是科技的受害者

負責視覺、觸覺以及下判斷的區域變大了,深入思考的區域卻越來越小。這是實情。

我們不得不承認大部分的人都已成為科技的受害者,卻還沾沾自喜。

是啊!雖然我寫了這篇,但寫完後還是還是繼續戕害自己‧‧‧ 黃郁棋(灰狼)2012/04/15 17:2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