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見:霹靂布袋戲之惡魔種子
2017/06/07 09:48
瀏覽621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惡魔種子,可以是來自電動遊戲的名詞,意思是異星球的種子落入地球肆虐的網路遊戲,在霹靂布袋戲裡轉化成了對精靈的掌控方式。

精靈應該是天地之間的靈性生命,應該是本之於和平,是大自然下的歌詠生命者,所以他們應該是可愛的、善良的,但是當惡魔種子被有心人士種入他們的內心之後,就成了染黑一缸子的墨水。精靈開始痛恨人類對大自然、對萬物的不尊重,進而必須採取激烈的方式來對抗,於是每個精靈都有了極端的情緒,尤其是領導者逆神暘對破壞環境的人族與魔族,有種近乎歧視的厭惡,誓要滅盡人魔兩族,淨化天下,為此也造成神州的動盪。

種子藏在心臟處,不斷的催化下,使精靈變得極端。所以滅盡人魔兩族就必須開啟一些災害,致使人魔才可以在災難中泯滅,精靈認為毀滅之後,才能做到「創世紀」,開啟精靈天下的新局面。

這種操控人性的惡魔種子,我把它當成是一種外來物,如同符籙依附在人體身上,使人的腦袋給了制約。功力高者,可以自行察覺解離,如同逆神暘。功體不夠的,迷失自性了,必須藉由秋瑟劍來解離。後來的皇暘紫微、皇暘驚霆、戰神猊這些人就是從秋瑟劍種給解離出來,回歸清淨本位。

比較特別的是,皇暘耿日在被解離惡魔種子後的當下反應是「無顏見江東父老」,希望曜雪直接殺了他。我認為耿日早已察覺身上有惡魔種子,但是他已經助紂為虐,背叛了太多的精靈同袍,所以他有一種以死避責的心態。原來,惡魔種子催生到某種程度,把人的惡性都逼出時,那不僅僅是種子之威,而是引動劣根性、形成不當法性的依附,成了一條回不去的為惡之道。我把這種內心的制約,叫做法我執相,它是一種循環模式,從種子發芽造惡,從惡中沉淪,在沉淪中裝睡不醒,任憑不當法性肆虐,惡性循環。

我在這樣的戲劇觀察中,聯想到原來人的腦袋裡,裝了太多的制約,好似另類的惡魔種子。它常常限制我們不能這樣,必須怎麼樣。由此發現,越是無趣的人,越是因循著某種習慣,因為這樣才可以安心。我們的行為,開始有了很多的門檻,越築越高的威權之牆。

從來修行也應該是活潑的,沒有那麼多的條條塊塊限制,也沒有既定的規則,但是我們開始修行後,似乎身心到了牢籠,失去鑑賞的美麗,失去了彈性與變化,不准自己這樣,不准接觸什麼,對世界少了一種欣賞與愛。

我也喜歡建立一些工作原則,彷彿這些規則才可以使工作更有效率,更能循序前進,這也是一種惡魔種子的栽入。所幸多年來,還有個霹靂布袋戲,可以幫我活化生命,做為自我檢視的另類方式。因為它的劇情荒誕怪異,有神神秘秘的劇情鋪排,還有生死都可隨便救回的武俠醫學,讓素還真死了可以復活,葉小釵有一段時間可以開口了。敵人的類型有從外星來的葉口月人入侵、西方吸血鬼嗜血族,還有應許月彎的故事,演到中東去了,現在還拉到示流島這條線。一條又一條的支線,都是編劇者的幻想,正因為有顛覆邏輯的劇情,也讓我們從既定的生活中解放出來,因為跳TONE,才可以有跳躍式的高度、廣度之思考。

看布袋戲還多加了一種武俠的精神,獸王戰神猊可以和恨吾峰從對手成為至交,瀟灑爆點的拚酒,再赴死亡之約。就會發覺,當世情冷漠中看布袋戲,會讓我們裝灑脫,多一點從容,還學上秦假仙的丑角賤嘴,試著把話講幽默,自己也能莊孝維。

最後回到惡魔種子的催化物──天織主的熾雷刀。惡魔種子藏在熾雷刀,可以爆裂之後又重生。熾雷刀本應是慧劍斬青絲的法器,當它被汙染了,就成了斬斷奧援的刀。在熾雷刀激化仇恨下,阻斷所有的理性思考,惱羞成怒下,把反彈的情緒激化到最高點,這樣的編劇方式,就像是把外在的干擾,包括法器、法性、法脈,都是要一併拔除的,否則不斷重生、再生。

PILI布袋戲的編者,給了精靈們一個好的收尾,堪慰人心。他讓大部分的精靈自性醒來了,封印在自己的世界重新開始祥和生活,不再做黑闇源頭的棋子。看到了逆神暘、雪爵的英雄傲骨,滿足我們平常生活中當盡俗辣、忍氣吞聲的鱉三內心。

雖然編劇拯救了精靈天下,只是現實中,編劇救不了生病的社會。我對潛藏人性的惡魔種子是帶著悲觀的,因為這社會的亂象、對立的情緒,已經激化到對立對抗、欠缺理性、更是無有是非的亂象。「人魔共滅」並沒有在布袋戲實現,卻是在現實中荒誕又無情地上演。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