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 黑色齧潮 】第四章
2012/01/06 22:52
瀏覽661
迴響1
推薦98
引用0

      新鮮的食物,沒有太多同類共搶分食!

      臉上的微笑化成驚恐,江凱仁衝到電梯終端機,緊張的猛力刷卡想要改變指令,試圖停降最近的樓層逃生。

      倉促中,卡片從發抖的手裡掉在地上,等到拾起來時,高速下降的電梯,已經無法說停就停!顯示器上的樓層數字,告知他正穿越一樓,直往下奔!

      一隻又一隻的老鼠鑽進了燈箱裡,上百隻黝黑身軀,擠進燈箱,遮住明亮的燈光,狹小空間裡變得暗無天日!無處可藏身的江凱仁,只能屈身縮在電梯廂的角落,無計可施的祈禱著:電梯快開門…………!

      轟然地霹啪巨響,燈箱承受不了肥碩鼠群的重量,或者,是它們受不了擁擠到不能轉身的燈箱空間,而急於脫困,憤而咬斷了天花板裡,鉗住燈箱的塑膠製銜接卡筍,整組燈箱連同天花板猛然掉落,摔裂……………!

      電梯門終於開了,電腦依據指示,將梯廂送到了地下自動停車區,一台朋馳750的豪華轎車已經啟動,升火待發。

      電梯廂裡一片漆黑,沒有人走出來,只有具正被鼠隻流連啃噬的軀體,躺在血泊中。被咬去半張面皮的頭顱留下了黑色雙眼大空洞,似在瞧著不再會有人駕駛的轎車,訴說著難以逃出死亡的委屈!

 

      人類自私的代價,往往就是報應於自私的行為!

 

      圍繞『夢市』外的大廣場,出人意料地已是燈火通明,局勢惡化擴展到所有樓面,賣場所有入口及員工專用的門禁處,都佈滿了重兵!

      許多年未曾有過,台北市,竟然有重武裝軍隊進駐! 安全因素要求下,半夜裡,以『夢市』為中心點,擴展到周圍三個街區的所有居民,在警方指揮疏導下,紛紛地被無預警強制疏散送走。

      被疏散的人大都不滿意深夜被吵醒,趕離自己的家園,他們怨聲載道,卻無法從警方得到任何詳細的說明。

      大批聞訊趕到的電子媒體SNG車以及記者,被警方強力驅趕,SNG車甚至被暫時沒收。因為,下達命令的人很清楚的知道,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製造混亂的新聞媒體。

      『夢市』周遭的行動電話基地台被切斷了電源,市內有線電話的機房電腦主機被下達切斷戒嚴街區的所有通信服務。這是為了嚴格管制災禍的消息外洩,顯然當局不希望災情被擴大喧騰,引發市民不必要的恐慌,採取了國家級緊急應變措施!

      十多支探照燈被點燃,照向『夢市』的每一個門窗,十個商用門口及員工進出區,加上停車場的出入口,都各自圍上了配戴火焰放射器的重火力部隊。 由生化管制局和軍方合作的特殊行動編制,在街道外圍成形!

      幾乎是傾囊而出的生化管制行動組,很清楚知道,先期進入辦理交涉的的同伴盡數犧牲,因為像雷育齊等人防護衣裡的生命監測器,再也沒有傳出生命讀數。 處理生化危機的戰術編制全面啟動!軍方支援的生化兵團官兵,都穿上了綠色防護衣,戴上防病毒面罩,而生化管制局人員則是穿著更高級的全罩式防護服,帶著氧氣瓶,守在各出入門口待命。

      只要一有鼠群出現,想要衝上大街,上百隻的火焰放射器吐出的怒火,將會把『夢市』這個美麗的蛋型建築,烘烤成熟!

      『夢市』裡,成千的顧客從裡面倉惶奔出,個個都面帶驚恐,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傷痕血跡。那些有機會僥倖能逃生的人們,卻不可能回家或就醫治傷。被臨時徵召來的遊覽車,一車又一車載往某地,去了那裡?沒有人知道。

      軍隊為何動員到『夢市』外圍駐防?為何會有攜帶火焰放射器等特殊配備?是官方早已知道可能的災禍?還是說,僅僅是一場突發狀況的緊急處置?沒有人能說的清楚! 第一場人為施放的火焰,在『夢市』東側三號大門燃燒了起來!

      再也無人進出,緊閉的玻璃大門內,出現了無數地上飛奔的黑影,一群不要命的肥鼠,搶先地直衝著強化玻璃衝撞上來。 玻璃門板清脆作響,緊接著就黏上了一片鼠群撞得頭破血流的污跡。 一群先鋒犧牲了,更大的一群鼠獸隨即緊接地衝撞而上,一群接著一群,沒有止息的挑戰著強化玻璃的硬度!

      碰然一聲!傳出玻璃的爆裂聲,透明大門迸出了蛛網般的龜裂! 嘩啦!無數不規則的玻璃珠球傾洩一地。 抵禦噬人鼠群外逃的第一道防線崩解了!又是雜亂交錯的鳴叫聲,激發出另一波的強力攻勢,老鼠們不在乎同類的犧牲者,因為死去的鼠屍也是他們咀嚼的美味,但在莫名而起的鳴叫之後,他們飛快地吞噬掉同類屍骨,群起地踩踏在會割傷獸腳的碎玻璃上,黑色潮浪再次開始了前撲後湧的進攻。

      『夢市』之外,是它們意猶未盡之後的,另一場享用不盡的豪華大餐! 數百萬人口的城市!數百萬鮮嫩的美味!

      沖天火焰從軍人手裡的火焰放射器噴射而出! 一股濃重的肉類焦灼臭味在風中飄散,數不盡的焦黑軀體堆疊在火焰底下。 油脂豐厚的鼠群屍體,更助長了火勢,一時之間,東三號門陷入燻人濃煙與烈火中。 鼠群被阻擋了,堆疊的焦屍後面,再也沒有衝鋒陷陣的黑色大軍。

      但是,戰爭還沒有結束! 又響起怪異的尖鳴聲,東三門的攻擊動作被放棄了,取而代之的是所有的出入口都湧現了大量鼠群的衝擊。

      『夢市』被火焰包圍了,地面上,無一處不是烈焰燻天,珍珠白的蛋形建築在凌晨微亮晨曦裡,就恍如是一個火堆中烤煮焦黑的雞蛋!

      火焰有效阻擋了齧齒大軍的攻勢,熊熊大火兇猛地向賣場內部延燒,一樓部分已經成了一片火海,濃煙更往上方竄去,不多時,蛋體建築被漫出濃濃黑煙包裹住了。 兇狠異常的鼠群,受不了酷燒的高溫,紛紛在賣場內奔竄逃命,不過,火神似乎不想饒恕這一大群讓人做噁的獸群。為非作歹,荼毒成千上萬性命之後,火葬,似乎是它們最後的去路。

      很意外地,或者,應該說死神並沒有意願要奪走全部野獸的性命。 大火湧進賣場之後,緊急滅火系統啟動了!大量清涼的水霧噴散開來,暫時地壓制住了火勢,電腦控制的排煙系統也開啟,儘可能地抽走濃嗆足以致命的有毒煙霧。

      壓制火勢,只是一時的!高溫燃油噴出的火焰,依舊有辦法突破水霧蒸汽,直到整棟大樓都讓火神徹底蹂躪過後,才能結束! 最終,數天後,當軍隊持著火焰放射器,衝進殘火與餘煙,踩著一地血污的廢水,戰戰兢兢地挺進血肉現場時,觸目所及,是百萬燒焦的鼠屍及無數凌亂的殘缺人骨。 剩下為數仍然龐大的存活鼠群那裡去了?難道,它們就這樣憑空消失?

 

不要懷疑,大自然的生物,或許智慧不如人類,也有足夠的選擇性與判斷力!

 

      時間悄悄地過去,『夢市』裡依舊燈火通明,慌亂一場之後,竟然變是安靜異常,沒有人聲,沒有哭泣。甚至曾經響遍每個角落的哀嚎泣鳴,突然地,全都靜默了。 安靜得嚇人!安靜得讓人不知所措!

      唯一聽得到的聲音,只有葉棻菲和孟永樺兩人彼此貼近時,呼吸吐氣的氣息。

      究竟過了多少時間?才換來這份詭異的寧靜? 不知道?孟永樺想要瞭解躲在廣告看板上已經有多久了?無奈,戴著手錶的左手被葉棻菲身軀壓住了,而且是在她的腰際。

      「好像沒事了!」孟永樺側著臉,視線穿過了女孩的髮間,很快地掃視了一下他倆棲身的廣告牌下方,沒瞧見半隻鼠影,輕聲地在她耳邊說著。

      「真的要下去嗎?」葉棻菲感覺到他摟在腰際的手有些放鬆,深怕掉落的恐懼讓她不由地震顫著,急忙抱住孟永樺的頸部,臉頰相貼地說:「要是那些老鼠沒走,只是在等著我們…………?」

      「那就再等一下吧!」孟永樺不確定的回答著,心裡卻有著異樣的感覺,他不知整起事件會朝向何處發展,也不希望莫名其妙的命喪此處,可是,惶恐內心,似在告訴他,還會有更嚴重的威脅在等著他們!

      「這是什麼?」葉棻菲稍抬起了頭,好似在嗅空氣中的奇怪味道:「有一種奇怪的燒焦味?」

      「可是,我什麼也沒聞到?」孟永樺迷惑著,他的鼻子貼近著女孩的秀髮,除了她前一天的洗髮精香味外,什麼也沒聞到。

      等一下!孟永樺皺了皺鼻子,他知道葉棻菲沒說錯,確實有一種焦臭味,飄進了影院走道間,而且愈來愈濃。 氣味不足以引發新的恐懼,讓他倆害怕的,是一股股濃而黑的煙塵正快速的飄來。不純是燒焦肉類的燻氣,還有著讓人近乎窒息的有毒煙塵。

      如此濃黑的煙霧是從那裡來的?賣場失火了嗎? 葉棻菲在咳嗽,孟永樺知道,他倆不能繼續待在廣告看板上了,否則,一定會被燻死在這裡。

      「快走,這裡不能待了!」他小聲的對女孩說著。

      「可是,那些老鼠?」葉棻菲搖著頭,害怕的拒絕著。

      「再不走,不用等老鼠吃掉我們,就先被毒死了!」

      只見濃煙更密,在空氣不流通的空間裡,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孟永樺著急的用力推著女孩:「快跳!」

      葉棻菲跌了下去,鼻端幾乎觸及到之前鼠群路過時,留下的未乾腥臭血跡,讓她嚴重咳嗽之餘,還伴隨著強烈欲噁的感覺。

      「將臉貼向地板,會有比較多的可呼吸空氣!」孟永樺一邊喊著,一邊翻身躍了下來。 「不要,好臭好噁心!」女孩猛搖頭拒絕著。

     「想活命聽我的!」孟永樺不想多做解釋,有些粗魯地將她抬起的頭壓得低低:「姿勢放低,我們爬出去!」

      「可是,這裡到處是血…………」葉棻菲還沒說完,孟永樺已經貼在被血浸濕的地毯上,避開騰昇的濃煙,朝著出口伏仆前進。

     葉棻菲可不希望一個人被留下來面對那些吃人不留情的老鼠,再怎麼厭惡爬行在血腥發臭的地毯上,卻不得不心底嘟囔咒罵著,跟著保全員向前爬出。

 

當面對生存關鍵時,任何個人的好惡都不再重要!

 

      出口外就是幾間影院廳共用的中央走道,愈接近出口處,兩人心情就愈是緊繃,煙霧瀰漫,視線不清,爬行動作也更輕緩,他倆誰也不想驚動那些兇惡的鼠群。

      只不過,兩人被濃煙嗆的咳嗽不停,想要不驚動那些鼠輩,談何容易。 好不容易終於爬到了影院的共同走道,朦朧灰霧中,孟永樺看見隱約爍亮紅色燈光,他已經感到呼吸困難,葉棻菲更是無力繼續動作,只是趴在地上不住地咳嗽和喘氣。

      煙塵籠罩的暗無天日,令人分不清東西南北,身為保全的孟永樺,幾乎熟悉『夢市』的每個角落,他顧不得走道上的可能還有虎視眈眈的鼠群,掩著口鼻衝向紅燈處。 距離紅燈不很遠,僅僅幾公尺而已,幾步路就能走到,可是腳底下卻不時踩到軟綿綿的東西。

      孟永樺無暇去看他踩到了什麼,腳下油油膩膩的感覺,就算不看也心知肚明。

     來到紅色光暈閃動的牆邊,金屬門板封存的緊急應變設備箱就在眼前。 孟永樺從上衣襯衫口袋裡抽出工作識別卡,熟悉的刷過門板旁的讀卡器,鐵門立刻隱入牆中,五套防毒面具與防火衣褲出現。 他毫不猶豫的抽出一具防毒面具,先給自己戴上,猛然地呼吸幾口經過濾淨,含有活性炭怪異氣味的空氣,儘速地拎著另一副面具衝回葉棻菲旁。

      「戴上!」孟永樺將面罩套上女孩的臉,拉緊了橡皮帶,替她將面罩固定好。 只見喉間不時發出呼嚕聲響的葉棻菲戴著面罩大口地喘息著,好像亟欲將充斥肺裡的污穢空氣排乾淨,不管這樣子有沒有效,總之,發青的臉頰逐漸地恢復紅潤。

      呼吸較為順暢的葉棻菲,透過了面罩的護目鏡,將目光穿過濃濃煙霧,不由得緊抓住孟永樺的手臂,似乎再也不願鬆開手。

      那是一地的狼籍!或許,他倆應該感謝整棟『夢市』裡瀰漫的濃煙,遮住了大部分的視線,看不到太多令人做噁的畫面,可是腳下的油滑泥濘及吭喀作響的怪異感觸,卻是他倆踩在血淋淋,滿地鼠屍與人骸碎骨的結果,足以令這對男女心生膽寒。

      「不要管腳底下踩到的東西!」孟永樺也是緊張地緊摟著女孩,即使害怕,還是得安撫著女孩的情緒:「也不要低頭看,記住,不要想也不要看,就一直往前走!」

      「可是…………」葉棻菲雙腿已經發軟,要她不想不看談何容易。 一低頭,就是滿腳滿鞋的血污和凸塊,再仔細一瞧,竟是不知哪種生物(人或鼠)的碎肉塊?如果不是孟永樺在後伸臂抱住,她早已軟癱到無法走路。

      「快走,振作點!」霧濛濛裡,孟永樺攙扶著女孩,向著印象中電扶梯的方向走去,眼睛四處探查著。

      說也奇怪,除了一地與人類相搏而死去的鼠隻外,居然看不到任何一隻活蹦亂跳的小野獸。 那些口腹貪婪的動物消失了!為什麼?他不知道?

      拖著軟弱無力的葉棻菲,匆匆地避開了沿途被咬噬殆盡的屍體,抑制著滿腹噁心感,試圖讓自己對周遭慘不忍睹的場面視若無睹。 好不容易地,終於來到了依舊運轉中,卻已經被無數鮮血染紅發褐的電扶梯。

      遙遙朝下望去,孟永樺可看見電扶梯的盡頭,推滿了凌亂的骨骸。 那是在鼠群侵襲時,試圖逃生的人遇害的慘狀,沒有人能逃過那些嘴尖頂著銳牙的野獸。 不過,眼前最大的困難絕非那些已無生命的肢骨,也非那些可能重新反噬的鼠輩,而是沿著樓層向上竄燒的大火,以及烈焰燃燒吞噬所有物料後的高溫與有毒濃煙。

      濃煙像是無數隻扭曲騰轉的黑色巨蛇,在中庭天井的大廳空中舞繞。耀武揚威地佔據著大樓每一吋空間。

      為何在有著最先進安全防火系統的『夢市』竟然會失火?孟永樺戴著防毒面罩,聞不到空氣中瀰漫的肉類燒灼焦味,卻心中有數,這場來勢洶洶的大火,肯定是人為的。

      片刻間,他注意到,從樓下蒸騰而上的黑霧濃煙裡,隆起了一股股的白色蒸汽,是不明原因延遲運作的自動灑水系統試圖滅掉火勢。

      須臾間,影院區的樓層也下起了人工大雨,頓時將倆人淋成了落湯雞,緊急灑水系統沖刷著滿地的血污,滾滾血水如瀑布一般,沿著電扶梯傾洩而下。

      然而,在一樓各門口齊射的火焰噴射器,是以汽油為燃料,劇烈火勢絕非一般的水霧系統能夠有效撲滅,浮油漂在水上,更擴大了燃燒的面積與樓面, 油水流注了地下樓層的健身運動區,和號稱庶民享用精緻美食的區域,燃燒著食用油料與瓦斯氣體,引發更深更廣泛的火勢與接連不斷的爆炸。

      當地下停車場一輛接著一輛的汽車因高溫起火爆炸時,整棟大樓已經陷入了全面焚燒的危境。再有效再先進的滅火系統,也阻止不了『夢市』成為烈火焰獄。

      犧牲一棟新完工的大樓,或許會造成業主嚴重的財物損失,但是,對於力圖阻止鼠禍擴大的官員們而言,這卻是不得不為的決定。畢竟,烈火燒掉的不只是物業財產,還能湮滅調政府不願為人知的證據。

   

      綜觀古今,有多少災難是源自於人類的錯誤?!有多少人命的犧牲,是因為錯誤裡的荒謬成分!

 

      再大的水霧,也阻止不了火勢的快速蔓延,號稱防火建材的裝潢用料,此時都紛紛在高溫中付之一炬,眼看烈焰已經延伸到了影院區的樓層。 孟永樺衝回牆邊,掀開了收納滅火器材的紅色鋼板,用力拉出滅火水喉回到電扶梯旁,葉棻菲則幫忙轉動著送水閥。 但是,滅火水束尚未噴出,他就被天井湧來的灼熱高溫逼得連連後退。連頭髮和眉毛都有些焦灼。

      他放下水喉,跑回收納緊急裝備的壁櫃,抓著兩套用送膠袋包裹完好的防火衣具,依照過去訓練的要點,替自己和葉棻菲穿戴好。 穿戴著防火頭盔、防毒面具、防火手套、和衣褲鞋具,十幾公斤的重量,壓得人快喘不過氣來。卻都得忍著,性命比較重要!

      重新拾起水喉,一股強力水柱從水喉噴出,加入了大樓自動灑水系統的滅火陣容,高壓水噴向向上延伸火勢的電扶梯橡膠扶手時,龜裂焦脆的橡膠瀰漫起一股黃褐色的蒸汽。

      不能讓電扶梯垮掉!孟永樺想著,因為電扶梯是他們能快速逃往一樓的逃生之路。

      天不從人願!轟隆!巨響聲起。連接各樓層的電扶梯高強度塑鋼骨架,承受不了高溫而變形分解,終於停止運轉而癱塌。無數金屬階梯鋼片和零件,如雨散落般,落向天井中庭,直墜一樓。

      沒有人知道何時開始,電扶梯的結構體,全面改用質輕強韌的塑料製品。 但是,受到在材料工程專家青睞的強化塑膠製先進機組架構,無法通過火場高溫的嚴酷考驗,在這一夜獲得了印證。

      想逃往一樓已是不可能了,卻也斷絕了集中在一樓和放火軍人做困獸之鬥的鼠群,迅速逃回各樓層的可能。

      孟永樺和葉棻菲呆看著最快的逃生路徑毀掉了,失火時,電梯又全部自動停止運轉,只剩下緊急逃生梯做為最後的出路。

      「我們走!」孟永樺反手抓住女孩纖細的手,就往走道深處的防火門奔去,那是他們僅存的生路啊!

      踉踉蹌蹌的,被防火衣物壓著,難以敏捷行動的葉棻菲還沒搞清楚,就被人拖著向後跑去,口裡還叫著:「你要帶我去那裡?」

      「逃命就對了,你問這麼多幹嘛?」孟永樺也失去了耐性,大聲吼著。

      驀地!葉棻菲沾滿血污的腳踝一拐一歪,整個人摔到在地上,正好壓在被啃噬一盡的人骨上。 失去肉身與靈魂的殘餘軀殼,仍然有著新鮮和堅硬的骸骨,她這麼一跌撞,登時痛得吱哇亂叫,淚水直飆。

      「還好嗎!」孟永樺嘆了口氣,回過頭來,將她攙扶在地上坐著。

      「不好,扭到腳了!」痛得要命的葉棻菲坐在滿地的血水中,不停地用手撫摸著扭傷的腳踝。還恨恨地用沒受傷的右腳,踢著害她誤踩而摔倒的一隻女鞋。

      等一等!葉棻菲忽然注意到,那隻細跟女用鞋在滅火水霧沖掉血污後顯露原貌,不正是黎馥慧新買,最喜歡的一雙高跟鞋嗎? 那還是她陪黎馥慧逛街時買的呢!難道說……?

      葉棻菲慌亂地四處張望,只見處處都是屍骨,卻看不出哪一個是黎馥慧?

      不知怎地!葉棻菲猛地一跳。 她看見了!剛才跌到撞上的骨骸,黏著一些衣物殘片,地上還散落著一個鑲著水鑽的十字粉藍色耳環,那是黎馥慧今天戴著的! 忍不住的淚水從眼眶中奔洩而出,葉棻菲用力搖著頭,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事實終究是事實,她跌倒而壓碎了的軀骨,就是平生最好的朋友:黎馥慧的殘骸。

      她無法接受,不久前才見到的好朋友,竟然已經淪為血肉不存的骸骨,這是什麼樣的死法?難道說她是活生生地看著那群魔鬼般的獸群,就那麼一口一口地咬下自己的血肉,在無盡痛苦中死去?

      淚水在防毒面罩裡化成霧氣,視線因護鏡泛起白霧而變得朦朧,嗚咽的嗓音在喉間轉著,久久難以吐出。在這一刻,她幾乎忘記了渴望求生的念頭。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葉棻菲可以不在乎周遭成千上萬同樣遇害而死的人們,卻不能不在意失去了一個最好的朋友!

      無言的她,用盡全身的氣力,將粉嫩的手握成拳頭,揮著淚,狠命地槌著地板,也不明白為何要這麼做,只是有滿腹怨怒需要撤底的發洩。

      經過這莫名其妙的一夜,只要是活著的人都會感到快被逼瘋了。

      莫名地,葉棻菲忽然意識到,他倆不知何時,竟然站在完全陌生的地方?

      腦子一片昏亂的她,勉強收拾起複雜而混沌的情緒,茫然地看著眼前的,一整面光潔如鏡,足以將他倆站在走道上的身影清晰地映射出來,嶄新的不鏽鋼鐵捲門。

      至於是怎麼通過濃煙與烈焰來到這裡,則完全沒有印象。

      終於可以喘口氣!滿身大汗,被濃煙燻黑的孟永樺,脫下了兩人身上穿戴的防火裝備,凝視著淚痕縱橫一臉茫然的女孩。

      葉棻菲似乎對於孟永樺抓著她的手,硬扯著拼命跑,衝過阻擋不住的大火,跑進滿是屍骸的逃生梯,忘了體力的極限,一路衝上『夢市』位於頂樓辦公室區封閉嚴實的鋼捲門前的過程完全沒有印象。

      「唉!」看著心神還未恢復的葉棻菲,手裡抓著一枚從死人堆中撿拾的耳環,孟永樺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輕嘆了一口氣。 他知道,這枚耳環的主人可能是女孩心底相當重要的人吧?

      相當令人意外的,辦公區樓層竟然沒有鼠群出沒的跡象。

      想也知道,各處辦公室的員工,都被召集到各樓層去充當『夢市』開幕夜的親善服務大使,佔據整間樓層的偌大辦公室自然是空無一人。

      沒有食物的地方,想也知道,自然是鼠群沒有興趣佔領的區域。

      本來也是,這是『夢市』第一天,還有很多員工尚未正式進駐這間嶄新的工作環境。

      不過,孟永樺卻相當熟悉這裡,這是他身為保全最基本的要件:瞭解大樓裡的一草一木和每個角落。

      可是,他卻聽見一絲不尋常的呼吸聲,尤其是四下無人作聲的時候!

      孟永華和葉棻菲猛然回頭,一根走道邊緣靠窗的大理石裝飾柱子旁似乎有團黑色影子一閃而過。

      飽受驚嚇的女孩不說分毫,立刻閃到保全員的背後。

      她不知道那是何物,如果是極為巨大的老鼠呢?僅僅這個夜晚,就遇到了一生都不可能相信會發生的事情,即使出現更可怕的野獸,恐怕也不足為怪了。

      想到這裡,葉棻菲再次顫抖起來。

     「不要怕!」孟永樺安慰著她,其實心裡也是怕得不得了,卻不得硬壯著膽大,朝向大理石柱子的陰影大吼了一聲:「是誰,出來!」

      沒有反應,陰影下沒有任何動作。 他深吸一口氣,將掛在腰間的警棍抓在手上,戰戰兢兢地慢慢向前推進。

      天知道,在面對瘋狂獸群時,他的警棍能有什麼用處,但是總比什麼都沒有來得好,至少能給他些許的安全感!

      葉棻菲片刻都不敢離開男人的背影,也只能一步一趨的跟著他移動著。不時伸出頭來,看著可能會見到的東西。

      距離柱子不過咫尺,孟永樺高高舉起手裡的棍子,準備隨時做出致命攻擊。 突然地,一團黑影衝出柱子,孟永樺警戒萬分的手臂也在葉棻菲一聲驚呼中,奮然砸下。

      警棍在半空中尬然停止,孟永樺呆了一下,不解地看著躲在背後用手環抱,擋住他手臂的女孩。

      「你看!」葉棻菲從他背後出來,抬起手指著差點被擊中的黑影。

      天啊!哪是什麼野獸,根本是一個不停發抖,瘦弱無助的小女孩。

      「你是?」孟永樺楞了一下,認了出來:這不就是在影院區洗手間遇害婦人的女兒嗎?

      收起了警棍,兩人來到小女孩面前。

      小馨仍是滿臉恐懼! 「我不是派人送你到公關辦公室嗎?」

      困惑的孟永樺在小女孩面前蹲下來。

      「那個叔叔帶我到這裡,說是忘了帶卡片,沒有辦法開門,他就坐電梯下樓,就沒有回來了。」小馨說著,便哭了起來,幾個小時的空等,讓她深受驚嚇的心靈,蒙上更大的恐懼:「那個叔叔叫我不能亂跑,要等他,可是這裡沒有人,我好害怕,後來有十幾隻老鼠出現,兇惡的樣子,好像要吃了我………」

      「這裡也有老鼠?」孟永樺大吃一驚,急忙將警棍抓在手中,環視周圍。

      「它們走了!」小馨看見有人出現,恐懼感也稍微輕緩了些。她指著一處牆根的塑膠製通風管蓋,約十公分寬的缺洞:「那十幾隻老鼠靠近我,好像聞了聞,就跑回那個洞裡,不見了,我好怕它們會像吃掉媽媽一樣,吃掉我!」

      說完,小馨又發抖地哭了起來,葉棻菲立刻將她抱入懷中,輕撫著小女孩的頭髮,溫柔地安慰著:「別怕!叔叔和阿姨會保護你!」

      孟永樺知道,小馨口裡說的保全叔叔,恐怕是同樣在鼠口中罹難了。

      他靠近被咬破的通風孔蓋,果不其然,確實有著被小齒啃噬的痕跡。 只是,為何它們會放過這個毫無抵抗力的小女生呢?真令人大惑不解。

      至少眼前是確認安全的,孟永樺從襯衫口袋裡取出一張通行識別卡,走到不鏽鋼捲門的牆邊讀卡機旁,對著電磁門鎖刷卡後,輸入密碼。

      喀啦!緊閉的鋼門緩緩捲起。展露出一整排皎潔鑑人的落地玻璃窗。 窗內是規劃整齊的辦公室,許多桌面空無一物,應是尚未啟用。 將走道分隔在辦公室外的落地窗中間有一扇玻璃門,孟永樺掏出掛在腰後的一串全『夢市』通用的鑰匙,蹲在地上打開門鎖,推門而進。

       葉棻菲抱著小馨踏進了辦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找著飲水機,傾注了一杯溫水給小女孩。 小馨接過水杯,喝了幾口,臉上恐懼未散,兩頰已恢復些紅潤。

      辦公室鋪著化纖地毯,透過腳底,孟永樺已經能感覺到地磚正微微發熱。火勢已經蔓延底下一層樓了,何時會燒到頂樓?誰也說不准。

      「現在怎麼辦?總不能困在這裡,等火燒上來吧!」葉棻菲看著小女孩喝完了水,抬頭問著。

      孟永樺長嘆了一口氣,雙眼幽幽地靠在窗邊,凝思著下一步該如何是好。

      從位於蛋型建築最高樓層的辦公室望下鳥瞰,街道依舊燈火燦爛。圍聚在地面上,閃著五彩警示燈光的警車與騷動人群,還有許多不知是哪個單位的車輛與裝備,從高處看去,都像是可愛的迷你玩具與人偶。

      化纖地毯漫起薄薄的煙塵,抵抗力較弱的小馨微微的咳嗽著。 啊哈!孟永樺莫名的跳了起來。他想起來了,還有一個機會!

      「天台上有一個直昇機停機坪,因為協助降落的導引系統還沒完工,所以沒有啟用,不過天台的機房裡有信號槍,只要我們到了上面,發射信號彈………」

      「地面上的人就能救我們出去!」葉棻菲看見了活路,高興的說著。

      「對!就是這樣。」孟永樺從女孩的懷中抱起了小馨,拋下了空蕩蕩的辦公室,帶著葉棻菲衝向逃生梯!那是唯一能通往天台的去路。

      一束橘紅色的光球,從『夢市』蛋體大樓頂端沖天而起。未等光焰消盡,又是一枚信號彈騰空綻亮。 地面上揚起一場新的騷動,十分鐘後,一架漆著紅黃交錯塗裝的空中救難直昇機,閃著燈光,鼓譟著引擎槳葉的噪音,盤旋在空中。機首懸掛的探照燈,如同豔陽的強光,朝下探視……………。

      「…………發現生還者,一男一女,還有一個小孩子……………」 地面上,頓時爆出一片歡呼,誰也說不出為什麼高興。畢竟,已經犧牲了太多人了,或者,人們由心裡發出的喜悅,是對於倖存者的恭賀吧!

      只要不放棄努力,再多的危難,都可能提高找到生路的機率!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陳庭
2012/02/10 01:57
證照達人向您請安
譚見峰(風逸塵煙) 安安
好久沒上部落格囉。
天冷,注意保暖喔,
證照達人向您請安。

證照達人請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