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 黑色齧潮 】第三章
2011/12/01 10:40
瀏覽633
迴響1
推薦84
引用0

 

      你聽過一隻老鼠啃噬的聲音嗎?

      細細窣窣!

      你聽過一千隻、一萬隻,甚至百萬隻老鼠集體咀嚼的聲音嗎?

      那是一種匯聚組合的怪異音調!

      集體撕肉的聲音,就像是有秩序,有志一同拉扯著橡皮的崩裂聲。


      萬起交雜的咀嚼,彷彿像是千人莽漢,同步無禮數的吞嚥啐響。

      今晨的『夢市』,一個孜意猛食的血肉地獄。

      無所謂生死,無所謂報復,更不在乎未來如何!

      它們只是不停的咬,不停的嚼,不停的吞下,消化,再繼續嚼!

      唯恐是明天再也沒有食糧,可以餵飽那些黑絨小獸的胃囊。

      能塞多飽就塞多飽!這是一頓在都市溝渠,下水道殘喘求生所沒有的豐盛禮讚!只是為生而食,再也不顧被驅逐追打的恐懼,它們豁出去了!

      或著,這些從遠古時期,就已經習於躲於陰暗處偷襲獵物的弱小動物,終於發現了:團結力量大的道理!

      長期躲在暗處,藏匿於都市最陰森,最骯髒,也最難見天日的地下世界裡,四處覓食,無間斷的高產繁殖,成功地躲開了號稱要求衛生環境的人類迫殺。

      老鼠!恐怕是世界浩劫後,能與蟑螂成為唯二並存於世的物種吧!

      甚至可能更勝蟑螂,因為它們擁有足以謀生的基本智慧!

      當低下物種,勇於挑戰人類自大的文明權威時,這將演化出另一種物競天擇的道理!

      葉棻菲哭了,那是驚恐的眼淚,也是恐懼自己可能即將掉入死神陷阱的無助。

       孟永樺緊緊摟著身體外半懸空的葉棻菲,深怕她從狹窄只容一人側身靠著的木架廣告看板上端摔落,到時後,又將多添一名犧牲者!

      耳邊傳來是難以言喻的驚呼聲,如排山倒海一般,聲浪是一波接著一波。

      天哪!數不盡的哭嚎,慘叫,還有稀哩嘩啦的金屬物品碰撞聲。

      傳進他倆耳裡的,儘是如同地獄的恐怖。

      躲開鼠群注意的兩人,不忍聞問影院外發生了什麼事,卻沒辦法不聽!

      看不到外界的情形,卻能閉眼想像,會是多麼慘絕人寰的一幕。

      碰!碰!碰!碰!是槍聲!雜亂而無規律的槍響驟起!緊接著,是更多的哀嚎呼救!這一夜,這一晨,沒有英雄,只有罹難者!

      孟永樺希望能有人告訴他,這些瘋狂老鼠從那裡來的。其實,何用他問。

      全世界每座都市都有為數驚人的老鼠生存藏匿在暗處,只是一般人很少察覺,他們或許曾經看到兩三隻骨瘦如柴的老鼠跑過街頭,也或者是在攤販林立的夜市市集裡,看過肥碩的老鼠倉惶地奔過雜踏人群。當然,偶然會傳出電影院等娛樂場所,有老鼠偷襲人們,咬傷孩童等意外。


      但是,那都只是都市生活裡,偶發的意外插曲!

      從來沒有那如同黑色浪潮一般,大咬狂嚼的恐怖鼠群,如海浪般起伏不息的集體式侵攻人類。

     是人們努力開發自己的生活品質,而犧牲掉其他生物生存空間所換來的反噬代價嗎?

       當禍事來臨時,人類總會在事後推諉過錯,卻渾然不覺自己生為人類的一份子,同樣是破壞世界平衡的兇手!

      這群老鼠從何而來,在一秒內,突然地不再重要。

      孟永樺感覺到抱著葉棻菲的手臂已經逐漸乏力,髮梢在他鼻間微滲淡香的女孩,已經快要跌下去了!

      「小心!」手臂一鬆,孟永樺叫了起來,急忙收緊肢臂,再次地用力將幾乎下墜的女孩拉了回來。

      葉棻菲真的嚇壞了,半個懸空的身軀,只靠著廣告架木框上的一片凸起點,撐著身體,那知孟永樺突然地手臂一放,就險些跌到滿地鼠群之中,這可讓她渾身冒出冷汗。

      「對不起!」孟永樺不知該怎麼說才好,只能低語在她耳邊道歉。

      葉棻菲沒有回應,只是通紅著臉,閉起眼。其實也是不知該說些什麼。她心底明白,全賴著身後男子的力撐,才能於遭到厄運,而這位保全畢竟是人,人總是會有力乏的時候。

      短暫貼身的近距離,形成奇怪的默契,兩人同時睜開了亟欲逃避現實的雙眼,掃視著下方的情況。

      大隊如滾滾潮水的鼠群,竟然在他倆眼皮子底下,全數消失,只在淺色合成纖維地毯上,留下怵目驚心的大片運動奔流,長條帶狀血跡與血腳印。

      黑潮沒有為兩個倉惶攀爬逃避的男女多做停留,想也知道,影院外面的驚呼亂竄的成千上百人群,才是這群小獸大快朵頤的目標。

      不過他倆卻同時看到僅剩的一隻肥滋肥滋,沾滿血污的黑色大老鼠,眼神通紅地,咧著兩顆厲牙的尖嘴,抬頭凝視著他倆。

      「啊!」葉棻菲禁不住的要尖叫起來,一隻粗厚大手立刻掩住她的嘴。

      「不要叫!會吸引其他老鼠的注意!」孟永樺將女孩往自己身體拉近,緊貼住自己,低聲說著。

      「它在看著我們,會不會通知同伴…………?」葉棻菲顫抖地說著。

      「我也不知道,希望不會吧?」還能說什麼呢?孟永樺內心惶恐著。

       兩人正說著,突然間,又聽見一聲極高音的鳴叫,肥滋的小老鼠,立刻丟下遠在高處避難的男女,一溜煙的衝出廳院走道,加入了噬戰!

      廳院外,驚呼嚎叫的聲音不絕於耳,不停顫抖的葉棻菲,也感覺到摟著自己的男人,也和她一樣在…………顫動!

      孟永樺真的感覺到恐懼,即使當年在軍中服役,海軍陸戰隊嚴格的操練,再苦的煎熬,都沒讓他害怕過。甚至曾自大的以為,這個世界再也沒有事物能讓他膽怯。但是,他錯了,這群從不忌口,以壓倒性數量取勝人類的小小野獸群,在這一天,讓他徹底體會到絕望與畏懼。

      「我們能下去,找路逃嗎?」葉棻菲輕聲問著。

      「問題是,我不知道那裡真的安全!」孟永樺無奈的回答著。

      「有人會來救我們嗎?」

      「我想,他們恐怕都自顧不暇了!」

       夢市,成了人類歷史上永難磨滅的惡夢之城!


      有人說,地球上最罪惡的物種,就是人類,因為他們才是世界的掠奪者!而大自然,必將找到與利用能一舉擊潰的反擊力量!


      局勢已經不可能容許等待十分鐘了!

      生化管制局的任務隊長雷育齊給了黎馥慧十分鐘,去與『夢市』總經理江凱仁溝通,希望能讓企業主同意立即停止營運與疏散所有顧客與員工,這是非常事態判斷下的決定。

      但是,不管是等待『夢市』高層回答的雷育齊,抑或是黎馥慧心裡都有數,江凱仁絕不會同意這種要求。基於對業主的尊重,公權力在此也只能好言相勸。

      江凱仁只希望,能將這件意外事故案件的衝擊減到最小,盡可能不引起太多顧客的注意。他並不道,雷育齊已經向外發出生化警報,大批的處理人員與部隊,已經在『夢市』外集結,展開了部署!

      對於負責營運成功的江凱仁來說,『夢市』是花費了大量的資金成立的。其中包括了上萬名大小股東的資金投入,銀行團的數十億元的資金聯貸,天文數字金額的投資計畫。若是在開幕之日,就被迫要停業,還只是因一個婦人不明原因的動物咬死,『夢市』商譽將嚴重受損,投資血本無歸,肯定會歇業倒閉,損失之嚴重,恐怕,國內沒有哪個企業財團能面對如此嚴酷打擊。

      屆時,那些所謂社會上各方勢力的投資者,與蒙受鉅額損失的銀行團,很可能會進行的一連串暴力或司法上的追償行動,箇中方方面面的問題,都令人難以承受。

      果真如此!他,江凱仁是看不到這種局面的了。因為,不待集團本身從證券市場下市,董事會必先將他免職,而且還要面對嚴重管理業務過失的刑事責任,,更別提死者家屬肯定會提出的法律求償官司。

      即使他的家族擁有『夢市』最多股份也一樣!

      江凱仁將所有可能會發生的後果,迅速的思考了一遍,卻拿不出任何辦法!

      唯有希望生化管理局能夠通融,同意他僅限於封閉掉電影院的三個樓層,進行搜滅鼠群與處理善後行動。

      不過,這一點,看來是不可能被那些穿防護衣的官員認可!

      黎馥慧傳達政府官員指令很清楚:立刻疏散!

      江凱仁瞪著面貌姣好的黎馥慧,心想著:當初以為她是個人才,可以妥善處理好『夢市』對外的公共關係,沒想到居然無法處理生化管理局不通情理的要求。

      是他識人不明?董事會一定會這樣指責他,危機處理不當!讓本應是集團的新搖錢樹成了一無是處的廢棄建築。

      想到這裡,內心壓力愈來愈大的江凱仁,因莫名地氣憤而強硬起來,甚至連親自去跟對方做最後一次的誠懇溝通,都不願意。

      「我拒絕!告訴那些狂妄的官僚,我只同意暫時封閉與疏散電影院區域,其他免談!」他對返回身旁請示決策的黎馥慧咆哮著,嘶吼的音量幾乎大到讓雷育齊直皺眉頭:「如果做不到我的要求,達成適當能接受的協議,你現在就可以下班,再也不用來公司了!」

      天哪!黎馥慧一聽之後,整個腦袋如同炸彈轟然引爆一般,半暈半昏!

      這代表著,她已經失去了總經理的信任!一個婦人的死亡,竟然害她失去了工作?

      黎馥慧無法預測即將發生的事,此時心中只有無數的忿忿不平:為何要她一個人來承擔所有的責任,她是公關經理,是公司代表發言人,但不是決策者啊?

      其實她心裡也同意雷育齊要求是正確的!可是,江凱仁卻寧可保住營運利益,而漠視維護生命的基礎價值。

      不知為何,黎馥慧開始鄙視這個精工雕琢的巨大建築,以及統御這個購物天堂的決策人與企業體。

      這個世間,人性比不過金錢利益嗎?

      黎馥慧回過頭,看著對她釋出悲憫目光的眾人,低下了頭,黯然地走向通往其他樓層的電梯。這是她最感到羞辱的一天,不甘心地,想要衝回辦公室裡捆收自己的個人物件。

      她努力許久極力爭取而來的職位與高薪收入,一轉眼間,成了一無是處,不值得留戀的工作!

      算了,看開點,這個麻煩本就不是自己有能力解決的。公司只重視投資標的的損益立場,人命與公眾安全又算什麼?現場鬧烘烘的人群中,站在最前面的儘是各媒體記者,恐怕已經將所見到的一切都留下了記錄。

      丟了這份工作也好!黎馥慧心酸的擠出一貫笑容走近電梯,心裡想著:至少天亮以後不用去面對社會大眾排山倒海的抨擊與指摘,也無須替公司傳達偽善的關懷與虛假歉意。現在離開,她還能留住一點尊嚴或者是初在萌芽的良心!

      當世界充斥把偽善當作行動的準則,人與人之間,事與事之間,利益就成了唯一存在標的!道德不過是一張掛於牆上裝飾的廢紙!

      淒厲的哀嚎,穿過了議論紛紛的圍觀人群,黎馥慧放下召喚電梯按鈕的手指,猛地回頭看去。

      是一群又一群不顧性命奔逃的人們,跌跌撞撞,一臉驚恐地衝向任何可能最快逃離現場的出口。有人衝向電梯等待區,卻被原先圍觀熱鬧的人牆擋住,只得掉頭往擁擠不堪,幾乎已經瀕臨載重上限的電扶梯裡擠擠蹭蹭,又有許多驚呼慘叫的人們,不由自主的被失去理性擁擠的人群推落,再被無數雜踏的腳活活地踩在地上,痛苦地翻滾。

      在恐懼中的求生時,理性似乎成了奢求!混亂!是唯一可用的形容詞!

      黎馥慧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怎麼會這樣,許多人臉上、身上,都是斑斑血跡,混亂中受創嚴重的人則紛紛躺在地上苦喊著。

      這又是怎麼回事?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為何會有這樣大的騷動?電影院區究竟出了什麼事?

      一串的問號!黎馥慧只能呆楞著,不知該如何是好。

      令人意外的,站在女用洗手間圍觀的人們,視線焦點被轉移到電影院區的走道上,反而興致更為高昂,交頭接耳的觀賞著這場亂局!好像這新一起的禍事,完全與他們無關!
她看見保全孟永樺帶著部屬,急急忙忙地推開議論紛紛的圍觀人群,衝向滿地的傷患,手裡拿著無線電,高聲叫著需要支援!

      緊接著,警察也加入了救助的行列。『夢市』編制裡的醫療人員,則匆忙趕到,帶著有限的緊急醫療用品,為混戰中受傷的顧客,進行初步的包紮治療。

      黎馥慧轉頭看著盛怒中突轉成錯愕神色的江凱仁,兩人四目相對,竟是那麼的難以契合。

      江凱仁不屑的掉頭,直接與雷育齊爭辯,她曉得已被殘忍地排除在經營團隊核心之外了。

      黎馥慧心裡不禁黯然,心緒混亂的四處張望著。

      她想要做點什麼事,至少不要像江凱仁一樣冷酷地只考慮自己的前途,只在乎『夢市』的成敗。

      良禽則木而棲!在沒有前途的公司,得到的,也只是沒有前途的工作。

      「我放棄了,明天開始,就開始找新工作!」黎馥慧悄悄地告訴自己。

      這悽慘的一夜,悽慘的凌晨,她醒悟了:『夢市』的第一天,已被命運打入萬劫不復的境界,天明之後,原本被政商界視為創造國內經濟再起的象徵,將淪落成為眾人鄙棄的廢墟。

      至少,我現在還為無辜的傷者出點氣力!黎馥慧想清楚了,毅然地取下胸前掛著職銜:公關經裡的識別證,刻意昂起頭,走到江凱仁身旁,很平穩地,將不再屬於她的識別證,塞進已經快要焦頭爛額的江凱仁西裝外套的口袋裡。

      「你可能要趕快指派新的代理人,我不幹了!」黎馥慧轉頭離開。

      「等一下,你要去那裡!」江凱仁很意外地看著從口袋掏出的名牌,呆滯了幾秒鐘,才試著要叫回她:「我需要妳替公司繼續溝通,現在,妳不能丟下這個爛攤子!」

      江凱仁沒有想到她竟然頭也不回,心中不禁懊惱,剛才幹嘛亂發脾氣,這下可好,身邊唯一幫手離開了,而雷育齊還糾纏著,要他同意立刻關閉夢市!

      此時,他唯一從腦海中閃過,要保全『夢市』的最有效作法,用錢疏通!

      大筆的錢財!江凱仁已經在籌算金額了,他的心裡,一向認定,沒有錢買不通的關係!

      可是他沒有機會了,局勢的惡化速度遠超過想像!

      看著黎馥慧擠過人牆,居然脫下還身上的『夢市』制服背心,彎下腰去幫助倒地的傷患,江凱仁面無表情地說了聲:「笨蛋!」

      影院走道的凌亂場面,讓所有人都將注意力放在隨處可見的傷患上,沒有多餘的目光察覺到,已經有些落單而莽撞,隨人群奔出走廊外的老鼠,棲身躲在牆縫裝飾板後方,賊眼地瞧著忙亂的人們,嘴角吱吱地翹著,似乎是在嘲弄自詡萬物之靈的脆弱。

      黎馥慧徹底拋開江凱仁的想法和立場了,那從此與她沒有任何關係。職場中打滾的歷練,還沒有完全抹煞應有的正義感吧。

      一種衝動,讓她只想多幫助人,自幼擔任童子軍所學的包紮技巧,讓她在面對手臂骨折的男學生時,多少還幫得上忙。

      可是,除了保全、警察以及急救人員之外,圍觀與逃難的人,卻鮮少有人願意伸出援手。

      傷患的斷骨需要接合固定!

      黎馥慧嘆了口氣,將手裡背心撕成布條,但是最需要的是能做夾板的東西。

      她站起來,意圖要兵荒馬亂中找到可以充數的材料,卻意外地看見,葉棻菲正往電影院區的走道移動,而孟永樺則追趕上去。

      黎馥慧沒有多想之後會發生何事,但是她瞭解葉棻菲,只要感覺到有新聞的氣息在發酵,絕不會錯過!親臨現場,隻身赴險,從不退縮,因為她處處都要求比男同事更為強幹,曾有段時間,還曾向報社申請,希望遠赴自從茉莉花革命風潮以來,就戰亂不停的中東地區採訪,想也知道,此舉差點嚇倒報社社長黃庭和。

      那一次的中東之旅,葉棻菲沒能如願成行,這樁故事,卻成為摯友間偶而拿出來取笑的話題。

      一聲女性的尖叫,從不遠處的影院中傳出來,黎馥慧還沒理解又發生了何事,兩眼已經發直,整個人為之呆滯。

     她想要丟下一切,掉頭就跑,可是雙腳完全不聽使喚,修長雙腿棄械般驚駭而無力的軟癱坐地!顧不得傷患還在處理,只能害怕地不停向後靠退。

      是一群又一群黑色巨浪滾襲而來獸群啊!它們自每一間電影廳院的出入口湧現。漆黑油 亮的波潮,像是一次傾洩而出的石油,濃稠而噁心,齜牙咧嘴的醜態,讓人望之生畏。

      黎馥慧從沒見過這種景象,想逃,卻逃不了了!

      剎那間,她瞭解了,那具躺在女性化妝室的屍骸,是遭受了什麼樣的厄運!

      黑潮般的群體,瞬息間便已佈滿了寬敞走道,直接撲向滿地的傷患,以及所有的救治人員!

      天哪!是阿鼻地獄嗎?恐怕地獄裡也沒有如此讓人膽寒的一幕吧!

      鼠群湧向每一個人,個個都死咬著獵物。撕碎了人們的衣服,咬住人們的肌膚,痛快地大嚼著新鮮的肉味!

      慌亂與驚恐充斥在空氣裡,沒有人能輕鬆地逃開。所有的傷患和救治人員,紛紛墜地倒下,在地上翻滾打轉,此起彼落的慘叫尖呼中,不斷地手撥腳踢,希望能將爬滿全身,肆無忌憚啃噬身體膚肉的老鼠弄開。

      可是,再多的努力,都將破滅成空,即使有人能甩開咬死身上的幾隻老鼠,卻有更多鼠輩一躍而上。

      掙扎的人們,片刻之間便再也無力掙脫死神的緊箍咒,隨著喉管被咬斷,血液由動脈瘋狂的噴出,他們的生命注定結束。

      或許是血流滿地的黑紅交織的恐怖景象,黎馥慧莫名地湧出一股氣力,雙腿用力一躍,向後跳了半天高。一群看上她的老鼠飛越撲來時,堪堪地從腳底下擦過,落在斷骨的學生臉上,立即不顧一切的大快朵頤。

      因傷痛而呻吟的男學生,立刻忘卻了斷骨的痛苦,隨之而來的是亟欲掙扎的嚎叫!卻再也沒有人能伸出援手了!

      黎馥慧還沒站定在地面上,已經感到椎入心扉的劇痛,不是一個,而是數十個痛處,她驚訝發覺自己喉嚨正喊著從沒有聽過的淒厲尖叫,沒有片刻遲緩,不停地又跳又叫,雙手胡亂地要撥開咬住大腿和小腿,那些永不飽足的動物。

      求生的意志讓黎馥慧暫時忘記了刺骨的劇痛,瞄了一眼自己的腿,早已千瘡百孔,紅血淌流!

      驀地,她驚覺到自己的高跟鞋踩到一個軟而滑的東西,整個人失去平衡,頓時倒在黑潮之中。

      完了!黎馥慧墜倒了,後腦先觸及了地面,處於撞擊點的老鼠們,紛紛走避,不願提供緩衝!鏗然巨響之間,她神智昏暈,卻依然瞪大著雙眼,眼睜睜地看著無數閃爍貪婪目光,狂亂尖嘴吱叫的黑色野獸,朝著自己一湧圍上!

      那是女孩最後一聲哭喊吧!她的雙眼被攫去,耳朵被撕碎,漂亮五官成了另一席美味餐點。十分鐘之後,將如同其他被襲擊的人一樣,成了一具在血泊中無聲哭泣的峋嶙白骨。

      直至生命告終,她居然想起了跟葉棻扉的最後之約,或許,葉棻菲早她一步遇害了吧!一個永不會再有人赴約的聚會!

江凱仁目睹著黎馥慧的遇害,不禁膽寒起來,他作夢有沒想到,整場禍事不僅是嚴重,而且還是慘絕人寰的災難。

      無窮無盡的黑色毛毯,狂掃覆蓋了整間影院走廊,仍然猶嫌不足,它們開始轉向。成堆圍在女洗手間前偌大空間的旁觀人牆,成了另一場獵殺奪食的的獵場。

      毛茸茸的黑毯,迅速地,迅雷不及掩耳地,無所懼怕人多勢眾的人類,狂命地鋪蓋而上。

      人們的智慧因群體聚集而降低,災禍降臨時是更是如此,當恐慌取代了理性,群體智商恐怕不會比一隻老鼠聰明多少!

      一副事不關己,只會揶揄議論受害者命運的圍觀人眾,頓時如同人群中炸了雷一般,瘋狂的推擠逃竄。

      但是,他們圍聚瞧熱鬧的行徑,卻斷絕了逃生的可能。

      通往電扶梯與緊急逃生口的去路,被永遠填不飽肚子的野獸所阻擋了,而背後是一堵厚牆,以及不久前才發生慘事的洗手間。

      成千上百圍觀人牆,成了噁心獸類的佳餚,首當其衝最外圍的人們,紛紛鮮血淋漓的慘呼摔倒,緊接著,就被黑潮掩埋看不見蹤影。

      無數人在狂跳亂舞,無法計量的動物,在人縫腳尖中孜意鑽動,混亂而擁擠的局面,造就了新的獵場。

      天意如此!慌亂人群注定要同淪血肉地獄。

      人群如在颱風吹襲下稻禾,蔫息倒下。站滿好奇圍觀人們所在的位置,讓黑絨毛氈所取代,僅具提示功能黃色膠條封鎖線,被視若無睹的鼠群輕易的穿越了。

      守在封鎖線前維持秩序的警察們,紛紛掏出手槍,未經命令的,拼了命的朝地上射擊。

      射擊槍聲如連珠砲般的串響著,震耳欲聾的槍聲,似乎鎮攝住了鼠群,停頓了下來,數不清紅眼的鼠目,瞪著最靠近警察的近百隻同類被擊斃,停下了動作,等待著!

      停頓了沒有多久,所有退到封鎖線後,膽戰心驚的殘存人們都聽見了許多相同而共鳴的尖銳叫聲。

      鼠輩們展開更瘋狂的猛烈襲擊,警察們倒下了。趾高氣揚,曾強力提出封閉賣場的生化處理局的人員也倒下了,沒有人會在乎他們的狂呼求救,因為幾乎沒有活人了!

      也許是死神開了一個玩笑,江凱仁在鼠群攻進圍觀者時,便衝到逃生的唯一出路:洗手間不遠處的電梯門。

      他急切的按下電鈕,卻苦候不到所謂高速電梯的抵達,直到封鎖被突破,所有人都淪為食物時,電梯門終於開了。

      江凱仁毫不遲疑的閃進電梯裡,不停地按著關門鈕。

      電梯門緩緩關上,突然掛著五六隻死咬不放老鼠的血手伸了進來,門又再次被打開!

      「救我!」那隻血手的主人正是雷育齊,肌肉撕裂的痛苦,令他哭喊著:「快讓我進去!」

      此時,雷育齊沒有盛氣凌人的氣勢,只有滿臉痛楚,防護衣被撕破,沾滿了血跡。

      「很抱歉!」看著門外惡嚼的老鼠群,江凱仁神色僵硬地咬著嘴唇,沒有任何考慮,一腳踹向雷育齊的小腹,將他踢出電梯門。

      電梯門迅速的關上了!同時也將雷育齊驚呼慘嚎的聲音關在門外,電梯快速地往下飛降。

      不能讓他進來!這是自保的唯一選擇。讓姓雷的進電梯,也會招來更多老鼠衝入這窄小的空間裡。江凱仁清楚的認知,要想保命,就必須犧牲這個那位令人討厭的官僚,吸引噬人的鼠輩的注意力……………。

      沒想到會遭到攻擊的雷育齊,慘叫一聲,摀著小腹向後跌坐在地上,守候已久的鼠群不放過機會地蜂擁撲上。他不想死,卻無能為力,只能嘗試著不斷地翻滾,希望能驅走黏上他身體的鼠類,直到氣血已竭,哀叫已止,不再動彈!

      江凱仁不會對雷育齊投與半分憐憫,卻不得不承認。倘若能早些接受封館的要求,事態可能不會擴大到如此嚴重的程度,也不會有太多人枉死。

      唉!事已致此,想太多也是無濟於事!

      江凱仁長吁了一口氣,慶幸自己當機立斷,保住性命!

      看著電梯廂裡的顯示器,樓層數字逐漸遞減,突然聽見電梯門外,傳來了許多混雜驚慌的哭喊與尖叫聲。他看了樓層,是『夢市』的少女服飾街區!

      難道,鼠禍已經從電影區往下擴散了四層樓?

      天哪!再往下幾層樓,就是擠得人山人海的美食街,如果……………江凱仁不敢想像!

      電梯似乎在減速,慢慢地趨緩了下來,門外有人在召喚電梯!

      不!不行讓其他人擠進這電梯。這窄小空間,是攸關性命的保護空間,豈能讓人共用!

      毫不遲疑地,從口袋中掏出一張『夢市』高級主管專屬的通行卡,而他擁有最高的通行權限!

      江凱仁用力扳開位於電梯按鈕面板下方的控制箱蓋。

      一臺附有小型鍵盤組終端機的感應卡掃描器彈了出來,他將卡片掃瞄過讀卡機。

      「江總經理,您好!請指示!」與電梯連機的智慧控制系統還很正常,這代表著是,大樓本體的控制系統仍然運作中。

     過去,他用通行卡,是為了能直達頂樓的辦公室,而現在,他只想趕快逃出這棟大樓!

      「中止其所有樓層的運載服務。直接到地下B8樓停車場!」他強力壓制自己驚恐情緒,盡量以平和的語氣發出指令:「發動我的座車,移到電梯口等我!」

      電腦立即對應了語音指令:「你所在的電梯各樓層都有叫喚服務,現在已經逕行取消,直達你所要求的樓層,座車已經發動,正移至定位,十五秒後,抵達地下停車層!」

      江凱仁勉強擠出笑容,慶幸免於死亡厄運,一旦上了自己的防彈轎車,就真的什麼也不怕了!全自動的地下停車場,會自動啟動車輛,讓他輕鬆逃脫。

      等一下,這是什麼聲音?

      江凱仁緊張地抬頭,凝視著傳來奇怪撞擊聲響的電梯廂天花板。

       咚咚地響聲不斷!是許多老鼠從電梯井高處跳墜到快速下降的電梯廂上!

       花了幾秒鐘,弄清楚了這些聲音是什麼。因為他看見一隻擠進天花板燈光箱的黑色尖嘴動物。


      赴死墜樓的小動物無數,但也有一半因同類軟綿屍體緩衝而存活的鼠輩,正發瘋似的用嘴頂開鐵鋁板的組合縫隙,從上朝下地探頭看著逃過一劫的江凱仁。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陳庭
2011/12/27 13:32
證照達人祝您新年快樂
譚見峰(風逸塵煙) 安安
過完聖誕節,接著就要迎接 2012 的到來囉,
證照達人獻上滿滿的祝福,祝您新年快樂喔。

證照達人祝您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