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高岩:谁来拯救美国好人斯诺登?
2013/06/23 09:15
瀏覽176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一、谁是斯诺登?

  爱德华·斯诺登,美国人,现年29岁,是一名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雇员,日前任职于一家为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服务的外包网络技术公司。他在2013年6月在中国香港将美国国家安全局关于PRISM(棱镜)监听项目的秘密文档披露给了《卫报》和《华盛顿邮报》。有消息称,他来香港后先入住酒店、但已经退房,目前斯诺登已经隐身、正逃避美国、英国等国情报和安全单位的刑事追捕,有消息传言香港政府已经找到斯诺登、并对他提供了初步的保护。

  年薪20万美金;身为美国IT业成功人士的斯诺登,多年来对美国政府利用互联网监督美国公众、监控外国各种政府和公私机构的做法持有异议。在对奥巴马政府能够自行纠正利用互联网作恶的希望彻底破灭后,他收集了相关资料、做好披露机密的准备,于5月20日离开美国夏威夷前往中国香港,一直藏匿在一家酒店,在此期间向世界媒体公开了他直接掌握和从事过的美国网络监控和间谍活动证据。

  6月中旬全球瞩目的中美两国最高峰会之前,就在美国主流媒体和美国右翼政客气势汹汹对中国发起新一轮指责中国对美国进行全面黑客攻击之时,根据斯诺登的爆料,英美报刊同时大规模报道了斯诺登披露的美国情报部门收集主要是外国人的电话记录资讯和监控互联网的机密行动; 斯诺登向媒体提供机密文件致使包括“棱镜”项目在内美国政府多个秘密情报监视项目被曝光,这被认为是美国间谍史上最大的丑闻之一。斯诺登的行为直接导致美国监控和操纵全球互联网的阴谋曝光,斯诺登更是直接指控多年来美国始终在对中国、包括香港的互联网骨干系统进行黑客监控,事实上已经掌握了无数有关中国的重要情报。

  2013年6月6日,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根据斯诺登的披露,报道美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正在开展一个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直接接入9家美国互联网公司中心服务器,挖掘数据以搜集情报。微软、雅虎、谷歌、苹果等9家美国互联网公司参与了这一项目。斯诺登泄露的文档显示,这一监控项目代号为“PRISM”(棱镜),目前为止尚未对公众披露。通过该项目,美政府直接从包括微软、谷歌、雅虎、Facebook、PalTalk、AOL、Skype、YouTube以及苹果在内的这9个公司服务器收集信息。

  这项美国政府主导下的绝密情报项目自2007年实施以来从未对外公开过;通过接入互联网公司的中心服务器,情报分析人员可直接接触所有用户的音频、视频、照片、电邮、文件和连接日志等信息,跟踪互联网使用者的一举一动以及他们的所有联系人,过去6年中,该项目经历了爆炸性增长。目前美国国家安全局最重要的情报来源已经是全球互联网,美国国家间谍机构目前依靠各种对本国和他国互联网进行监视的秘密计划,为美国的情报分析机构提供原始数据。通过这些监控行动,美国事实上监控着全球的互联网各种通信,包括对中国等国家执行接近网络战争状态的全天候无缝监控。

  针对公开这些机密文件举动,斯诺登表示 :“我知道我的举动会让我经受灾难,但如果联邦政府的秘密法令、不平等赦免以及不可抗拒执行力量等这些支配着我所深爱的世界时,而这些被立即曝光出来,我会非常满足。”

  斯诺登对《卫报》说 :“我在曰内瓦看到的让我对政府和其对世界造成的影响感到幻灭,我意识到我也是作恶者之一。”斯诺登坦言,他曾想更早爆料,后来决定等到2008年美国大选后,他期待新总统奥巴马能改弦更张。他说:“不过,奥巴马继续他前任的这—政策。”斯诺登解释了自己披露这些文档的理由,说自己 “愿意牺牲掉这一切(工作、收入、女友)(把真相告诉世人),因为美国政府利用他们正在秘密建造的这一庞大的监视机器摧毁隐私、互联网自由、和世界各地人民的基本自由的行为让他良心不安”。

  斯诺登揭开的“棱镜”项目只是美国政府秘密监视系统的“冰山一角”,他的揭发已经捅穿了美国政界和情报界的马蜂窝;美国统治阶层目前一方面倾巢而出、全面威胁和攻击斯诺登,并秘密动用各种渠道试图抓捕斯诺登。与此同时由美国总统奥巴马出面试图安抚全球公众,声称“棱镜”秘密监视项目不涉及通话内容,因此是合法的。但陆续而来追踪美国对全球互联网间谍和黑客活动的消息指出;美国不仅有“棱镜”,还有另三大秘密监视项目,而且这些项目不仅监视元数据,还秘密监视通话内容。来自美国《华盛顿邮报》的消息说斯诺登曝光的“棱镜”项目,源自此前从未公开的“星风”(STELLARWIND)秘密监视计划。

  2004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等政府核心人物通过一些司法程序手段,成功绕开了有关“公民隐私”等法律困境。“星风”秘密监视计划被分拆成4大监视项目,都由美国国家安全局(NSA)负责。除“棱镜”秘密监视项目外,还包括“主干道”(MAINWAY)、“码头”(MARINA)和“核子”(NUCLEON)等3个秘密项目。这些都只是项目代号,具体名称及含义仍属美国国家机密。在“反恐”的名义下,小布什和奥巴马不断扩充这些秘密监视项目的内涵及范围。

  尽管中国人早就知道美国统治阶级厚颜无耻,但我们始终不知道他们有多么厚颜无耻,尽管我们知道美国政客们厚黑,但我们始终无法想象它们厚黑的程度;从斯诺登为全球公众解开的美国对全球网络进行监控的真相中,我们现在知道这些终日指控中国对美国进行黑客行动的美国情报和军政界,才是多年里不断向中国各重要的核心要害部门发动网络攻击的始作俑者。这些指责中国封锁和检查网络的网络自由捍卫者,才是全方位监控全球互联网的黑客帝国邪恶力量。

  而这些在美国电信和网络基础设施市场上坚决拒绝性价比一流的中国华为和中兴产品、并宣称使用华为和中兴产品将危害美国国家利益的美国人,却在用美国思科产品占领了几乎所有中国电信和金融要害部门的设备后,在各种思科的网络服务器和路由器深处悄悄地为美国情报部门预留了无数的后门。而无数中国人都在使用的苹果手机和各种苹果平板电脑设备、其数据会有选择地直接流向美国情报部门的对华数据监控系统,而在美国对华网络间谍系统的持续渗透下,中国某些要害部门在美国的间谍的监控下基本上都毫无秘密可言。

  二、“虽千万人吾独往矣”:一人挑战一个帝国的斯诺登

  在中国历史长河中、最伟大的孤胆英雄莫过于在秦皇宫殿上独身奋剑勇刺秦始皇的英雄荆轲,这是用自己生命和勇气挑战一个帝国的壮士;而在二十一世纪,面对着无比强大的美利坚合众国,这个有世界上最雄辩的自由民主价值观、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以及如同宇宙空间黑洞般深不可测的各种间谍机构的当代世界帝国面前,我们居然看到一位像中国古人荆轲一样、敢于用个人的勇气挑战整个帝国的美国孤胆英雄斯诺登。

  斯诺登在香港向全球公众揭露了美国国安局“棱镜计划”,揭示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对互联网信息进行监控,还对中国等世界各国进行电脑侵入,斯诺登以个人的良心、道德和勇气揭穿了这个帝国中一些最黑暗和最不可告人的黑暗内幕;斯诺登告诉我们的是这个天天指责中国对美国进行黑客攻击的国家,才是世界上最大的黑客攻击国家。斯诺登所曝光的一切对于美国政府和美国情报界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因为这些机构本身力量基础就是它们运行方式和所作所为不可告人,深深地隐藏在公众的知情权和舆论监督之外;隐蔽和黑暗就是这些机构的邪恶力量的源泉,一旦曝光后它们将如阳光下的冰山一般消融和溃败。

  多年来这些美国黑洞般的情报机构始终在合法的外表下,从事着各种即违背世界上其它国家的安全利益,又违背美国公众利益,仅仅是为了维护美国帝国利益的勾当。而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帝国利益、在自己肆无忌惮地对全球国家、包括中国和香港地区进行各种罪恶的网络间谍和控制活动的同时,又深深地害怕别人也会依法炮制对他们进行反击。正因为如此斯诺登向全世界所揭开的美国网络间谍和渗透黑幕,足以颠覆美国情报界现阶段最重要的间谍手段、即美国对全球互联网系统的渗透和控制。

  秘密战争中最重要的武器就是隐秘性;任何被对手察觉的间谍方式将不再有效,因为间谍活动就是通过各种隐蔽手段隐瞒自己对对手行动和心理的感知,从而获得在与对手对抗过程中的感知和行动优势。任何曝光后的间谍活动都失去存在的意义,而任何间谍人员一旦曝光后同样失去其作为间谍的价值。事实上斯诺登自己承认他完全可以通过曝光美国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的各地网络侦查机构和人员名单,重创美国全球网络间谍体系,但他没有这么做,至少到目前为止斯诺登还没有为了攻击美国而故意损害美国的全球网络侦查体系。

  目前美国正积极运作、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引渡”斯诺登回美国受审;斯诺登已经成为美国统治阶级的噩梦,因为他揭穿不仅仅是美国现阶段最强大的国家情报手段,他更是揭穿了美国帝国统治逻辑中的黑暗、虚伪、狂妄和自相矛盾。而对美国处心积虑对应的对手中国而言、斯诺登事件足以影响中国对美战略的未来发展趋势;中国因为斯诺登事件而反败为胜;从被美国屡屡指控为黑客攻击大国,到反过来成为美国黑客攻击的受害国,斯诺登以个人之力几乎在一夜间就扭转了中美在这之前的攻防趋势。

  对于美国整个情报界而言,斯诺登事件之后他们再也不可能像之前那样轻松、肆无忌惮和厚颜无耻地渗透世界各国的网络系统了;各国首先是中国、一定会仔细审核他们自己的网络体系漏洞,尤其是美国各种超级网络巨头的商业垄断地位,关闭它们提供给美国政府的网络攻击与黑客行动的后门。 而对整个美国统治阶层而言,当美国因为在网络世界上的欺骗与厚颜无耻而彻底失去公信力、被全球公众认为是虚伪、非道德和蛮横的国家之时,美国作为全球警察、全球货币金融最后银行家和全球普世价值导师的美好时光也就开始进入终结倒计时了。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未来的美利坚帝国衰落编年史上,2013年6月斯诺登在香港对美国全球网络情报秘密和美国政府虚伪的揭秘,可以被认为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这是美国在网络战场上的911事件!

  斯诺登是美国国家传统中的爱国者、古典自由主义、人权拥趸和具有自由和反抗精神的极客,这是通过自己的思考而选择运用电脑和网络技术实现自己选定的价值观的一代美国新人;他所做的一切与金钱无关、与对美国的仇恨无关、更与中国的策反相差十万八千里。按照斯诺登自己的解释、他只是反对美国政府在网络世界里多年破坏个人隐私和自由行为,他想告诉美国公众美国统治者正在对他们进行的监视,并希望最终由知道美国政府对他们进行监视的美国公众,来选择他们是否接受正在发生的一切。

  正因为如此、一位普通的年轻美国国家情报系统的外包技术员工斯诺登已经惊动了整个美国统治阶级;这位美国的孤胆IT青年已经捅破了世界上最大的马蜂窝;我们已经看到狂蜂般倾巢而出的美国情报界和统治阶层对斯诺登的人身仇恨和恐吓。斯诺登现阶段所面临着各种无法名状的危险;他完全清楚他所作所为的风险、他与之对抗的美国间谍机构的力量,作为曾经在美军特种部队受训、以及先后为中央情报局和美国国家安全局工作的职业情报分析人员,斯诺登完全明白他挑战的是美国最强大的暴力机构美国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 斯诺登说他不是英雄而只是普通的美国人,他已经彻夜失眠,担心他的家人、女友,以及他可能无法回到美国。

  三、被斯诺登事件曝光的美国信息和互联网监控黑暗邪恶帝国

  前美国中情局雇员斯诺登逃往香港后不断爆出勐料;斯诺登披露美国针对全球的网络攻击行动超过6.1万次,这一秘密行动代号为“棱镜”,中国内地和香港的计算机也遭到渗透。斯诺登公布的情况显示,美国情报机构已严重侵犯中国互联网安全与公民隐私。中国海军信息化专家委员会主任尹卓在接受《世界新闻报》采访时说,斯诺登的爆料,情况基本属实。尹卓认为,中国被国外势力控制的计算机高达上千万台,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美国捣的鬼。而且,目前中国很难从技术层面反制或防御。

  斯诺登曝光的“棱镜”项目,只是国家安全局(NSA)和联邦调查局(FBI)等美国情报机构非法窥探全球网络行为的冰山一角。情报机构和互联网技术公司组成的美国“情报技术复合体”,早已具备扫荡全球网络数据的能力。 美国《纽约时报》称,软件技术的革命使情报机构能对规模巨大的数字信息进行自动、瞬时分析,NSA已成为美国人和外国人的“数字资产”的实际拥有者。NSA不仅秘密窃取数百万美国人的电话记录,还从9家美国互联网公司那里搜集外国人的电子邮件、视频等数据。NSA耗资数十亿美元在犹他州的山区修建了一座面积达10万平方米的建筑,用来无限期地存储巨量的个人数据。情报官员称,NSA还参与建造了一台世界上运算最快的计算机,用于破解保护信息的密码。

  美国全国研究委员会计算机科学和通讯专家赫伯特·林说,“5年前,我们还以为NSA没有能力监视互联网流量中的大部分数据,现在他们基本上做到了。” 英国《卫报》披露的一份NSA“全球热度图”显示,该机构仅在2013年3月就从全球互联网上搜集了970亿条数据,其中不少就是流经美国服务器的外国数据。 对海量数据进行加工和分析后,美国情报机构能轻易看透任何一个人。例如,把使用手机的时间和地点与信用卡购物、使用电子收费系统的数据相匹配,就能掌握一个人生活的不同侧面。

  美国《自然》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根据打一次移动电话所产生的关于地点、时间的4条数据,情报机构就有九成把握确定打电话者的身份。《纽约时报》称,美国情报部门和执法机构还在使用一种被称为“三边测量法”的新技术,它能够连续跟踪一个人的位置。例如,从手机蜂窝塔得到的数据,就足以确定被跟踪者所处的海拔高度,进而算出某人在某一栋建筑的第几层楼。还有的软件能够通过分析手机数据,测算出一个人将要采取的行进路线。

  中国目前更是美国黑暗情报和监控黑手最重要的国家战略目标,美国情报机构从互联网上向中国伸黑手由来已久;斯诺登表示,美国的“棱镜”项目从2009年开始侵入香港和中国内地的数百台电脑。香港《南华早报》援引斯诺登的话说,“我们侵入网络中枢——主要是大型网络路由器,这样就可以获得数十万台电脑的通讯记录,无需侵入每一台电脑。”中国方面长期以来一直受到美国的网络攻击和控制,中美关系在网络世界中已经是临战关系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海军信息化专家委员会主任尹卓在接受《世界新闻报》采访时透露,“我们发现被国外控制的计算机大概在1400万台左右,大部分是政府公务用户和军队的计算机,还有部分被有目的侦查的个人计算机,其中70%多是被美国所控制的,这种现象已经存在多年,我们每年都在进行统计”。尹卓还透露,全世界约有13个互联网的根服务器,其中有9个在美国,所有的互联网信息通过根服务器时每天都被过滤一遍,存在遭窃密的隐患。尹卓说,“中国和欧盟都跟美国提过,将互联网的根服务器挪出来,放在联合国,由联合国成立一个管理机构进行管理,但美国拒绝了这个提议。”

  《纽约时报》援引美国电子前沿基金会技术分析师丹·奥尔巴赫的话称,“谷歌和脸谱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大型信息中央贮藏库,它们所贮藏的大批数据,对美国情报和执法机构具有天然的吸引力”。分析人士对《世界新闻报》指出,美国通过大型互联网公司搜集数据,其他国家根本防不胜防。另外,美国情报机构和网络部队拥有全球最顶级的计算机高手,其他国家与美国进行网络对攻丝毫没有优势。也就是说,中国很难通过技术手段打破“棱镜”或防止被“棱镜”偷窥。

  斯诺登目前仅对公众讲出了他所掌握的美国对中国进行网络攻击和监控、以及整个网络战争中的冰山一角;他已经明确表示他不准备揭露美国在军事领域对他国进行的网络攻击,这从侧面上显示了美国这些敌对军事行动和存在和其危险性;仅仅这些攻击的存在和被证实就足以毁坏中美两国的战略互信关系,由于这一部分的情报涉及到中美这样国家的最高战略利益和战略关系;任何摊牌都将导致断裂性的后果;为此不仅斯诺登不愿意说,中国方面也不愿意公开听,因为这将损害中国现阶段与美国保持战略稳定的最大国家利益。有时候在大国关系中,非礼莫视、非礼勿听、眼不见心不烦,或者掩耳盗铃、瞪着眼睛撒谎等江湖厚黑学中的低俗手段,却是最好的国家大战略!

  四、从奥威尔的“1984”到当代黑客——为什么西方青年开始反抗黑暗黑客信息帝国?

  由于国家、大型资本和企图统治其他人的野心始终是互联网世界里平等和自由最危险敌人;由于掌握着远远超出个人能力的相应资源,无法被互联网上分散的个人随意获取和自由运用于影响和控制他人的各种互联网上的信息 却可以轻易的被政府、大型商业机构和各种试图操纵和影响他人的形形色色的罪犯所运用,成为它们影响、控制和损害个人的强大手段。这是互联网世界中的这一特点将导致人类社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在传统社会条件下任何统治者都无法实现的对个人的思想、隐私和行为的全面无缝控制,却在互联网时代可以通过互联网技术实现。

  斯诺登揭露的美国国家情报部门设置的“棱镜”监控计划在非网络时代是任何统治者都无力完成的狂妄幻想,却在网络时代通过美国政府对网络的控制、美国各超级网络公司的配合、以及最重要的美国公众的无意识状态下成为现实。如果这样的网络控制计划持续下去,西方世界的民主、自由和平等连最基本的形式都将不复存在;因为统治阶级将运用各种最新和最强大,能够直接控制人们神经和知觉的网络技术,建立起不可颠覆、永不更新的统治结构和社会分层;统治者永远是统治者、被统治者永远没有在社会结构中上升和改变命运的可能,至此人类社会将失去任何在知识更新和学习、阶级斗争、人群竞争和人群自我意识基础上的进步的可能。

  这一切大大的加剧了个人在面对政府和商业主体时的无力和虚弱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而言,现阶段的社会中的巨型网络资本、政治统治者和帝国权主义者已经可以通过互联网,实现他们在传统的政治、暴力和战争条件下都无法实现的对个人的彻底控制,这一切将导致西方古典意义上的个人自由彻底消失。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而言,互联网已经成为那些拥有网络技术优势的大小网络资本巨头、以及控制着全球互联网、拥有技术优势的美国和西方国家,对网络系统和技术上处于相对弱势的国家和个人,所拥有的一种巨大政治、军事、文化以及经济上的威胁。

  因此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增强了个人社会沟通和交往能力的互联网社会,如果不限制那些始终以维护自己统治、包括维护自己全球霸权为目的的邪恶各国情报机构、首当其冲就是美国各黑客邪恶帝国国家情报机构和美国军队,以及为自己利益最大化而不惜做各种恶、控制着互联网各种关键节点的各种形形色色大公司在网络世界的无限权力,人类将真正坠入万劫难返的信息黑洞无底深渊。

  因此具有个人自由主义传统,在古典自由主义思想熏陶下成长、掌握着最新各种网络技术的西方国家的年轻人,已经开始反抗这种产生与西方国家的新型统治阶级和帝国网络霸权趋势;从阿桑奇、曼宁到斯诺登,这些平凡的美国IT技术青年,因为在网络世界对美国无边无际的网络霸权的反抗和控诉而动摇了美国官方黑客帝国的基础;这意味着尽管911后的美国政府的帝国主义趋势迅速网络化、信息化和黑客帝国化,从而创造出一个无边的黑洞般的黑客网络帝国,在这里帝国的意志已经从航空母舰、精确制导武器与核武器转化为“棱镜”这样的网络进攻和控制体系,而且美国统治阶级的法律、监狱和国家意志都已经转化为各种网络限制和禁锢,包括巨型计算机存贮、运算和自动监视技术,但人类思想的尊严、内在的道德和西方人始终追求的自由精神还没有彻底屈服于美国的网络技术霸权。

  技术可以控制某些人却控制不了所有人,尤其控制不了掌握着技术还没有丧失道德、良心、正义感的人们,尤其是无所畏惧的青少年。从阿桑奇、曼宁到斯诺登,这些美国网络黑客帝国的挑战者和反抗者,让我们中国人想起自己文明历程中的荆轲,无所无在的帝国霸权技术化后可以有效的控制人们的行为、甚至人们的思想,但永远控制不了已经演进了数十万年的人性,而人性永远追求自由、平等和真爱!

  从阿桑奇、曼宁到斯诺登,这些反抗美国互联网帝国黑暗秩序的青年人是一代平凡而又伟大的西方年轻人的缩影;他们生活在西方社会、在自由的思想和网络互动空间中长大,而与此同时庞大的资本主义极权体系和美国国家黑客帝国的阴影沉重地压迫着他们的内心。 而在这些巨大的阴影面前他们出于个人内心的良知选择了反抗,他们反抗的形式就是告诉公众网络世界中的黑暗帝国的存在和帝国的野心和企图。这些西方的IT青年向我们显示了人类历史的另一种可能;即人类社会中产生于西方中世纪结束后而诞生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以及反抗暴政的努力和勇气始终长存在西方世界人们的内心。

  而对选择了另一种历史道路、即社会主义和集体主义,历史上始终缺乏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传统的中国人而言,在我们现代化和重返世界历史中心舞台的过程中、在与一切敌视和阻碍中国人民进步和发展、正在虎视眈眈威胁中国的各色东西方大小邪恶帝国斗争的过程中,我们始终必须牢记西方社会传统中的个人自由主义,同样是人类历史上最进步和最伟大的文化传统;这些传统先后导致了美国独立战争、美国南北战争、英国光荣革命和最伟大的法国大革命,并最终成为中国革命的向导和榜样。在21世纪的今天,这种自由个人主义所导致的对极权社会、过度商业消费社会、以及帝国主义对人类的全面控制的反抗,同样是人类社会到达美好社会的另外一种途径。

  五、为什么中国应该拯救斯诺登?

  斯诺登不是一个简单的美国年轻人,他是美国社会中继承了令人敬佩的美国自由主义传统的年轻公民,而且这种自由和民主的个人主义传统,在美国的信息化时代的新一代年轻人中间始终薪火相传;而这些美国年轻人在中国实现中国社会现代化和民主化的过程中绝对不是中国的敌人,相反这些在美国社会内部反抗美国社会中极权与极右黑暗力量的青年人,他们的梦想和中国人的梦想是相通的。这正是习近平主席在和奥巴马总统峰会时指出“中国梦和美国梦是相通的“的真正内涵;这两个国家的人民和青年都在历史的特定时刻,为追求人们的尊严、解放、自由和平等而奋斗!

  因此所有在美国争取公民权利过程中奋斗的人们,都是中国人民的朋友和将获得中国人民的尊敬;已经成为美国良心和国家骄傲的美国黑人领袖马丁路德在他早年的奋斗过程中,他最强大的精神支持者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而毛泽东主席当年直接支持过的马丁路德金已经成为美国梦的象征。

  今天我们又看到平凡而又勇敢的美国青年人斯诺登正在孤身反抗美国邪恶信息黑暗帝国,他配得上中国人民的敬佩和尊重;随着时间的流逝如果斯诺登不幸被美国统治阶级的暴力所吞没,他将成为世界历史的一部分,而我们对中国公众的唯一期望、就是不要忘记斯诺登,不要忘记他追求的平等、自由、友爱和光明磊落的浩然正气同样是我们自己社会的理想!但现在我们更应该运用我们的力量和智慧、以及我们对大国道义的担当,去想法帮助斯诺登不要被正在疯狂追逐他的黑暗力量所吞没!

  在传统道德、良知和人道主义已经混乱不堪的当代中国;无论是多年来被西方渗透、豢养和暗中操纵的“公共知识分子”、还是众多即对中国的现实失望、却对美国抱有幻想,人称“带路党”的网络青年,许多人已经多年不相信道德、勇气、正义和英雄主义,只相信的大洋彼岸的美国和美国的一切,每天在中国的公众网络舆论空间里,我们都感觉到一种对中国现状的深深敌意,以及一切以美国马首为瞻的扭曲主导性舆论体系;这一切都与以美国为首的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对中国多年的渗透有直接关联。

  而随着身为美国职业网络间谍体系中人的斯诺登在香港公布的美国网络控制和监控的黑幕逐步曝光;这一事件在全世界产生的影响绝对达到了少数能改变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之深度;现阶段我们仅仅看到了斯诺登事件的端倪;无论斯诺登事件在未来中美关系有什么样的反响,包括导致中美关系局部紧张,从客观政治效果而言、斯诺登是多年来少有的真正大大改善了中国战略环境的美国人;他以放弃个人安全和幸福,来保全自我道德良心,并以不惜舍身挑战黑洞般的美国国家安全和情报机构的行为,既帮助了深受美国政府网络监控威胁的美国人民,也帮助了被美国指控为黑客攻击主导的中国军队和中国政府对美国的诬陷进行反击。

  而比他帮助中国洗涮了黑客攻击者更重要的是,斯诺登给中国人留下一个道德、良心和勇气的榜样,他让我们对美国IT时代的青年人刮目相看!对于偶像缺失的当代中国而言,这位美国青年人斯诺登要比每天都在中国电视上晃来晃去的各种城市浮华时代的明星和公众人物,更值得我们去关注和敬佩;斯诺登这样的标准美国IT宅男最终会成为所有追求自由、平等和开放的IT界精英人士的平民英雄。

  尽管斯诺登并没有直接帮助中国政府揭穿美国指控中国进行黑客活动的指责,但他对美国政府黑客帝国、以及对美国多年在中国和香港地区黑客行动的指控,直接揭露了美国政府的虚伪、霸道和无耻,从而事实上已经帮助中国政府打赢了多年来与美国霸权集团进行的人权和网络黑客指控战争。 一个如此独立和孤单的美国年轻人,能够为中国的国家利益做出如此重大的贡献;斯诺登一人就已经胜过了千军万马!因此在斯诺登为美国公众的自由而抗命、而亡命香港、只身一人对抗美国最强大的暴力和间谍机构和大大小小的美国统治者时,已经是斯诺登事件最大受益者的中国,应该想想能为拯救这位美国青年不被美国的黑暗力量所吞没。

  无数中国人都应该感谢斯诺登;正是他告诉我们了美国黑客帝国中无数上不了台面的黑幕;他在全世界面前以自己孤单的身影对抗着一个邪恶的情报帝国,而这个情报帝国始终把中国作为自己的敌人,因此斯诺登的事实上成为中国人民的朋友。如果中国政府还是一个由众多会感恩有良知的普通人、而不是传说中大小层层官僚所构成机构,而中国还有自己独立的国家利益和明智的国家安全战略以及对美战略,我们一定会有足够的智慧和担当,即保护斯诺登这样年轻人的安全,又不影响中美两国元首已经决定共同建设的新型大国关系。

  而在中美两国新型大国关系中,最重要的就是中美两国的平等关系和各自国家的安全利益;如果在斯诺登事件上中美两国都笨拙地行事,包括美国强行向香港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施压要人,而中国政府放弃保护斯诺登;中美两国的国家利益都会因此受损。事实上美国已经无数次庇护和帮助过中国内部的敌对分子,来而不往非礼也;无论是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国引渡法、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以及中美两国都是缔约国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斯诺登都属于不可以被中国政府按美国政府要求引渡给美国的引渡对象。因此无论是从道义、国家利益以及法律所有层面上,中国都应该庇护因反对美国政府对公民权利侵犯而被美国政府追诉的美国公民斯诺登。

  现在斯诺登的命运已经在香港特区政府和法院、更在中国中央政府政府的主权管辖之下;如果中国公众和政府想拯救斯诺登,我们自有足够的法理和逻辑去对抗想要吞没斯诺登的黑暗力量。而如果我们依旧自私、胆怯和逃避事实上每天都在发生的中美冲突的暗流,我们同样可以对斯诺登这样的有良心美国人闭上我们的双眼、我们的良知和正义感,最后关上我们国家的大门,最终看到斯诺登被大洋彼岸的黑暗势力所吞没。而届时中国政府失去的不仅仅是已经事实上颠覆了美国对中国狂妄攻击势头的斯诺登,中国政府失去的是全世界支持斯诺登的公众、包括美国国内支持斯诺登的公众对中国的尊敬。

  面对着香港公众拒绝向美国引渡斯诺登的民意,以及中国国内更是一边倒支持斯诺登的民意,希望中国政府不会幼稚到牺牲自己的尊严和法律的庄严性,以及斯诺登事件中涉及到的巨大的中国国家战略利益,无动于衷地看着眼睁睁地看着美国对斯诺登实施追捕,甚至为虎作伥帮助引渡斯诺登回美国。尤其是这些气急败坏、因为其罪恶和嘴脸被人揭穿后不惜运用最强大的美国国家机器、气势汹汹地正在发动对斯诺登全球追捕的美国右翼,同样是死硬地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敌人。他们其中无论是老牌的前美国副总统、战争贩子、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的直接推手迪克切尼,还是形形色色的各色美国参众两院各色政客,没有一个可以被称为是中国人民的朋友,相反这是一批天天在鼓吹对中国发起武装攻击的中国人民在美国的敌人,我们难道要帮助我们的敌人迫害这个敢于奋起反抗他们的美国年轻人吗?

  六、请中美两国最高领导人用大国智慧冷静处理斯诺登事件

  在美国情报机构工作的斯诺登不是一个普通的美国年轻人,他之所以选择到香港向全世界公开爆料、与世界上最强大的情报机构对峙,一定有他自己的深层考虑;这其中香港作为世界风云际会之地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下的特别行政区,从而不是美国号令之下的仆从国和地区,一定是他在选择能保护自己生命安全地点时最重要的考虑。如果我们把斯诺登选择到香港来对中央情报局和美国国家安全局提出指控,仅仅作为是一种偶然,我们就大大的低估了这个年轻人的聪明和情报工作训练出来的深层思维。

  事实上斯诺登选择了香港就是选择了中国;他已经直接告诉香港和中国美国情报机构对中国做过什么样的罪恶勾当。而斯诺登手里依然拥有的其它重要内幕资料和信息,随时有可能揭发出更多瞩目惊心的美国对中国的罪恶情报行动,彻底激怒中国人民和政府。正因为如此斯诺登有信心香港人民和中国政府不会让美国政府杀人灭口,也不会让邪恶的美国情报机构和不可能对他公正审判的美国司法机构从香港和中国把他引渡回美国。

  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维护国际和平与正义、以及各国人民的人权都是大国担当和道义的一部分。如果中国不去协助斯诺登这样年轻人去对抗美国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这些邪恶力量;不去给这些在历史上无数次援助中国的内外敌人,无时不在使用各种恶毒手段、包括大规模入侵中国国家安全和情报系统,操纵中国公众舆论,损害中国领导人的和中国国家形象的美国敌对机构一个教训,中国就会失去国内公众、香港公众以及全世界支持斯诺登的人们的尊敬和信任,而最终在中国与这些邪恶力量对抗过程中,丧失无比重要的道德、勇气和正义感,失去中国内外有良心的人们的支持。而人心的向背,胜过一切帝国的霸权力量和最新的帝国霸术;斯诺登一人撼动了一个帝国就是人心向背力量的明证。

  而从中美战略对抗与合作的深层战略意义上而言,在香港发生的斯诺登曝光美国国家情报机构对全球互联网的监控和操纵的黑幕,将是21世纪战略和军事历史上最重要的转折点之一;因为它意味着多年以来美国在互联网世界、军事和战略情报渗透和监控全世界的黑幕和战争准备行为,正在逐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最终导致美国国家信誉和公信力破产。而美国的国家公信力是美国全球霸权的核心基础、美国的国家信誉将决定美国的最终国运。

  因此当美国的网络监控和情报渗透黑幕、尤其是美国政府对世界上各国的秘密战争准备一旦为全球公众知晓,以及美国全球自诩的“软实力”和“巧实力”在道义与合法性上彻底破产之后,任何正常的主权国家都会开始对美国控制全球互联网的罪恶行径进行针锋相对的反抗和反击。而一旦世界各国都开始对美国的互联网控制战略阴谋有深入了解之后,美国的互联网霸权战略将无法继续在暗中进行、并将遭遇到各国不约而同的防守和反击。

  而在此过程中,一直被美国指控为对美国进行黑客行动的中国,却因为遭遇美国黑客敌对行为,而获得了理直气壮地发展自己网络攻击和防护战略能力的合法性与强大动力。中国势必在斯诺登事件后开始重新考虑中国的国家网络安全、包括为防御美国的网络攻击而强化自己的网络安全系统,包括以美国情报部门为师、组织中国更加富有进攻性的网络作战部队和情报机构,而这对于比中国更依赖互联网系统的美国而言绝对不是好消息。

  与此同时、在清除和关闭美国情报部门控制的中国网络系统各种后门和僵尸电脑过程中,多年来被西方敌对势力和情报部门使用资金和黑客技术直接或间接控制的中国网络舆论环境、也将得到初步净化。 因此在21世纪中美对抗性的网络暗战、中美军事力量对峙以及中美战略互动关系过程中,斯诺登事件将是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它意味着中美大国角力过程中的攻防互转和两国在道义高地上的此升彼降,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斯诺登揭开美国政府对世界各国和美国公民进行互联网监控黑幕的行为,是全球互联网扩展条件下一个具有里程碑性质的事件;它预示着在现代技术条件和社会变迁的条件下,想使用最先进信息和互联网监控技术统治世界的帝国黑客机构最终将遇到困境;多行不义必自毙、技术永远无法控制个人的自由意志。 斯诺登事件也提醒我们应该如何对应盘踞在黑暗世界中的各种邪恶力量;它们的阿克琉斯之踵就是公众的知情权、同意权和否决权。中国必须在斯诺登事件之后,加速发展自己的网络空间战争对抗能力,去对应美国黑客帝国邪恶的网络侵略能力。

  斯诺登选择香港作为对美国黑暗帝国的指控发布中心,又象征性地显示出中美大国之间的明争暗斗、剑拔弩张的微妙关系。斯诺登事件汇集了所有这个时代最惊悚的内幕和关系,在香港交织而成为波澜壮阔的的世纪中美大国明争暗斗最精彩的一幕。在此次斯诺登事件中、中美两国政府即有对抗的动机也有共同的战略利益;中美两国在这一事件中的最大共同战略利益,就是如何维护尚十分脆弱、中美两国政府正在努力构建的中美共同战略利益和新型大国关系。而在中美共同战略利益和新型大国关系中,中美双方不因任何突发事件而损害中美两国脆弱的和平关系将是重中之重。因此从理论上而言在斯诺登事件中,中美两国都有利益和动机不去为脆弱的中美关系再添新危机;问题是十分脆弱的中美共同战略利益和大国关系中,美国确实像中国一样真诚地重视中国的国家战略利益吗?

  我们有足够的理由证明迄今为止在中美两国的战略对峙与战略接近的过程中,美国始终是战略进攻和咄咄逼人一方;就在最简单的对对方体系内的挑战者进行政治庇护的敌意行为而言,美国多年来已经庇护了众多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进行挑战和攻击的中方叛徒。如果中国政府这一次以牙还牙,给美国青年斯诺登以政治庇护,也必须有理有据、防止美方气急败坏地把自己的失败感和挫折感转嫁到中国头上。我们已经看到香港公众上街游行,要求香港政府拒绝向美国引渡斯诺登,香港行政长官也已经表态要按严格的司法程序解决斯诺登事件。而迄今为止中国政府尚未在斯诺登事件中表明自己的立场。我们想知道的是,在美国政府给中国政府以巨大的压力之后,中国政府能够按照自己国家主权和国家利益的最高原则,不受美国干扰地选择来做出在这一问题上的正确决定吗?

  美国政府这次确实被斯诺登痛击到最虚伪和最见不得阳光之处;事实上我们只要看看美国情报界和美国统治阶级们在斯诺登事件中的气急败坏,就可以得知斯诺登对美国邪恶情报帝国的爆料涉及到美国统治阶级最敏感和最黑暗的一面。而斯诺登揭开的不仅仅是美国情报机构的黑幕;他也在不经意中刺穿了多年来唯美国马首为瞻的中国社会右翼势力嚣张的气势,以至于在中国网络上多年来始终不余余力、以维护和宣扬美国政府光辉形象的所谓中国公知们,现阶段已经全部禁声。面对着如此黑白分明、纤毫毕露的美国情报机构监控世界和中国的罪恶黑幕被逐步揭开,中国的亲美公知们实在无颜、也无胆为美国政府辩护,否则将彻底失掉在中国网络上存在的合法性。

  从这个意义上斯诺登事件对于左右混战的中国思想界而言,是中国左派的一次胜利,而对于中国的安全和情报战线而言,更是一次不战而胜的意外胜利,如果中国政府能够把握好这个机会,即化解中美之间因斯诺登事件而损害了双边合作,又通过合适的方式保护斯诺登不被美国黑暗势力吞没,斯诺登事件同样可以被认为是中美战略关系中的一次关键性攻防转换;平日高呼抓贼的世界警察和网络保护神,突然被发现是贼喊捉贼和监守自盗的江洋大盗,历史有时候真是人间喜剧,美国这个大国有时候演的却是最笨拙的小丑角色,这一切我们还应该感谢斯诺登,他让我们看到美国丑恶无比的猴子屁股,和那些多年里以猴子屁股为旗帜的中国右翼公知们的荒唐嘴脸。斯诺登事件后,一切都该收场了!

  如果中国的内外敌人还像以前那样老调重弹、毫无新创意和新借口地攻击和漫骂中国,我们会觉得他们很可怜和很搞笑;沐冠而猴、屁股上却被斯诺登撕开一个大洞的美国黑心黑手黑客党以及他们旗下的中国右翼“公知”好汉们,最好先回家换件能藏好猴子屁股的裤子再来中国叫阵;中国人不太习惯和光着屁股、没有脸皮的人玩。另外请不要到中国的领土香港迫害作为自由人来到香港的斯诺登,他不想和骗子说话、不想到骗子的法庭去送死,而中国自有自己的法律和待客之道;中国知道如何在自己的领土上接待和保护美国青年人斯诺登!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陈文茜:夜郎自大
下一則: 周小平: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