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篇难得的好文章!!(续)
2013/05/24 08:53
瀏覽148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续)

但是,中国30多年私有化改革,已经形成了精英统治的市场经济制度,虽然中国的特殊国情和历史使得执政的共产党能够在颜色革命中幸免于难,但是,国家和人民的危难并未解除,如同此前我们一再强调指出的那样,目前中国是在崛起或毁灭的十字路口,希望和危机同时达到了极端。市场经济制度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精巧的一种剥削制度,它不仅能够像传统的资本主义剥削制度那样,把人类的一切进步全都转化为老百姓的灾难,比如把技术进步变成失业的灾难,把金融技术的发展变成制造房奴的手段,把虚拟经济的伟大发展变成大规模抢劫的工具……等等,更可怕的是它还具有一种自我修复功能,通过这种自我修复功能,能够把来自各方面对市场经济的冲击,全都变成老百姓的灾难。这种自我修复功能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在平时通过整个社会的兽性化让弱势群体内部自相残杀,通过这种弱势群体内部的自相残杀,自发地巩固精英统治。因为整个社会越是兽性化,精英集团就越是如同狼群般的团结,弱势群体就越是如同羊群般一盘散沙和自相残杀,包括弱势群体在内的社会各个群体就越是需要精英集团打着“法治”旗号的暴力专政。这是当今社会与以往建立在小农经济基础上的封建社会和建立大工业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社会相比较,一个重要不同的地方。封建社会的农民在各自土地上各安天命,彼此之间没有竞争;资本主义工业社会的工人虽然在劳动力市场上存在有限的竞争,但是大工业本身会把工人阶级愈来愈团结成为一个统一整体,彼此之间更不存在互相残杀。而按照新自由主义改革形成的现代市场经济制度,则是把“优胜劣汰、弱肉强食”这个动物世界的兽性法则,推广到社会各个角落和企业内部的各个环节,并且由强到弱越是向下生存竞争就越激烈,最终使弱势群体内部的彼此仇恨超过了阶级仇恨,一旦走投无路,不是像武松那样诛杀强者诛杀仇人,而是诛杀弱者诛杀无辜。这种诛杀弱者和诛杀无辜的现象,又会使精英集团打着维护社会安全的“法治”旗号,加强对弱势群体更加严酷的专政,并且弱势群体还会盲目地欢迎这种专政,依赖这种专政,赞美这种专政。

二是一旦遭受到外部矫正和冲击,马上就会演变成老百姓的不同灾难。发展中国家的市场经济制度如同悬吊在老百姓头顶的一座巨大磨盘,只要绳索出了问题,肯定就是砸在老百姓身上。因为老百姓的一切全都市场化了,老百姓的收入,老百姓的储蓄,老百姓的房屋,老百姓的能力等所有老百姓的动产和不动产,所有今天的实体财富和明天的虚拟财富,全都由市场决定,由精英决定,而不是由自己决定。这与以往实体经济时代的工人农民完全不同,实体经济时代的个人财富还具有相对稳定性和自主性。而在虚拟经济高度发展的今天,老百姓的财富是有还是没有,以及拥有多少,完全与老百姓对财富的消耗和处置无关,只要市场经济制度本身受到冲击,就会以老百姓和整个社会财富的“蒸发”作为报复,促使老百姓在利益推动下盲目地维护这个制度并且自发地敌视和打击这个制度的敌人。这是市场经济制度与以往剥削制度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以往剥削制度所不具有的自我修复功能。特别是与私有制相结合的虚拟经济条件下财富的“蒸发”,并不像农业社会的自然灾害那样是自发形成的,也不是像工业社会的经济危机那样是客观形成的,而是精英集团完全能够操控的。在当今中国,权钱名相结合形成的精英铁三角,以及在“中美国”基础上形成的中外精英集团的一体化,决定了他们具有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对社会和市场的操控能力相当强大,尤其是直接决定民众和社会财富“蒸发”或“缩水”程度的金融和媒体(媒体决定预期)两大领域,完全控制在权钱名相结合的精英集团手中,他们随时都可以采用把老百姓变成穷光蛋的办法,来把恐惧和愤怒的老百姓逼上骚乱道路,因为一旦财富化为乌有,老百姓不可能不追究政府。这就是中国精英集团强大的地方,这也是他们有信心把中国变成第二个中东北非的力量依据。右派所言“改革以来共产党每一次左转,结果无一不是更加壮大了右派力量”,就是以此为根据的。

凭借市场经济制度这种强大的自我修复功能,特别是对社会中间层权力体系和关键领域的控制,中国精英集团完全可以无视共产党的政治转变和人民大众的政治觉醒,继续推行和扩大两极分化和毁灭环境的发展道路。如果能够成功,就在中国建立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依附性法西斯政权,这是在“中美国”基础上形成的中国精英集团与美国精英集团一体化决定的,中美精英集团的一体化和中国精英集团财产转移,决定了中国精英集团与祖国命运和人民利益的根本对立,他们既不可能要求在中国建立美欧那样的民主制度,也不可能要求建立极端民族主义的法西斯政权,而只能是要求建立一种特殊的依附型法西斯政权,对美国等西方国家无条件依附,如同他们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汉奸嘴脸一样;对内则实行法西斯专政,如同他们关闭左翼网站一样。相反,如果他们失败,没有能够阻挡住中国回归社会主义,那就破釜沉舟,利用市场经济制度的破坏力量和他们拥有的庞大权力体系,勾结帝国主义把中国推入动乱,通过解体中国来获得集团和家族的永久安全。

要帮助西方敌对势力解体本国,是中国以权钱名相结合的精英集团毁灭国家而发财并把财产转移国外的特殊性决定的,是中国阶级斗争的特殊性决定的,不能用一般的阶级斗争规律来解释,这个特殊性决定了权钱名相结合的精英铁三角对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具有不共戴天的刻骨仇恨。这是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现象,是此前中国精英集团和世界其它国家精英集团所不具有的一种特殊现象,他们对本国人民抢劫越疯狂,恐惧就越强烈,恐惧越强烈,仇恨就越刻骨,这种恐惧和仇恨的相互推动,最终使他们比帝国主义更加渴望解体这个国家,更加渴望灭绝这个民族。他们已成为要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置于死地的癌症毒瘤,要么切除这个癌症毒瘤,要么中华民族亡国灭种,此外不可能有第三种选择。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前必须完成的最后一道历史选择题。

毛主席的天才预见性和政治安排,以及中国特殊的国情和历史,使老百姓把共产党与私有制复辟的罪恶区分开来,拒绝把账算到共产党头上。而市场经济制度又把中国老百姓整体上变成了人质,可以通过财富蒸发、资本掠夺和官权泛滥,把老百姓逼上中东北非道路。究竟哪种力量最终占据上风,并不主要取决于党内路线斗争的情况,而是主要取决于左右之间阶级斗争的情况。因为有能力克制住右派“颜色革命”法宝的,不是执政党的官方力量,而是左翼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力量。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右翼势力比之绝大多数左翼人士更加清醒,所以,率先向左翼爱国力量发起了全面攻击。他们利用掌握的媒体力量,集中对左翼爱国力量进行攻击,发起了声势浩大的舆论围剿,试图把摧毁党群之间的中间层,作为全面反击的政治突破口。
客观地说,在习近平讲话堵塞了上层改旗易帜的演变道路,九月爱国运动又堵塞了下层“颜色革命”道路的情况下,中国极右势力选择中间层进行攻击十分有效。爱国力量特别是左翼爱国力量是连接党群的中间环节,只要打掉这个中间环节,就在党群之间设置了一道防火墙,把党群置于彼此隔绝甚至相互对立状态。在党群隔绝和对立情况下,共产党就只能是继续腐化,逐渐丧失正能量;人民大众也只能继续是一盘散沙,完全是一种盲目力量,而盲目力量或早或晚,最终肯定会成为右派可操纵的力量。目前,以买办汉奸为核心的极右势力在网络战方面,力量愈来愈集中,声势愈来愈浩大,此前美国也宣布网军扩编5倍,国内外极右势力在适应历史转变方面,战略战术已超过左派,更是超过官方。在信息社会和虚拟经济时代,政治斗争和阶级较量的主战场,将越来越集中于网络平台,网络将越来越成为决定阶级和国家的主战场,去年以来中东北非的乱局就是典型。如果中国毛派意识不到这一点,继续陷在小圈子里无谓纠缠,为实现小圈子利益而牺牲大局,丢掉人民大众的根本要求和愿望,中国左翼事业将遭受重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将付出更大代价。希望广大左翼人士能够认识到这一点,珍惜目前来之不易的转变机遇,在投身三大复兴的斗争中谋求发展,而不要在小圈子里迷失了大局,迷失了方向。

三,2013——社会历史大蜕变的一年

今年是蛇年,是社会历史大蜕变的一年。蟒蛇是通过脱皮蜕变实现生命的飞跃和发展的,脱皮蜕变既是生命成长的飞跃过程,也是命悬一线的生死考验。当今人类社会就进入了这样一个过程,中国也进入了这样一个过程,国内各种政治力量更是进入了这样一个过程。

1,对于人类社会来说,要么被毁灭自然、毁灭人类文明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带入全面毁灭,要么以大众民主取代精英民主、以共同富裕取代两极分化、以东方文化主导取代西方文化主导而进入崭新的大众政治时代。这就是21世纪开启的人类历史的“文明窗口”,是人类文明实现蜕变飞跃的质变点,跨过这个质变点,人类社会将会彻底抛弃“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兽性法则,开启以强助弱、共同发展的人类文明新起点,开启真正属于人类的历史,而把此前的历史变成马克思所说的“史前史”,借助于世界一体化完成向大同世界飞跃的文明蜕变过程。

2,对于中华民族来说,如同此前我们一再指出的那样,要么崛起要么毁灭,绝不可能再有第三种选择。中国融入世界一体化的矛盾,东方文化取代西方文化主导地位的矛盾,中国资源被掏空、环境趋于崩溃的矛盾,人民大众的共同富裕要求与两极分化的的矛盾(特别是在当今已经具备了共同富裕的物质基础时,无论是革命还是动乱,社会都不能再继续容忍两极分化),包围和解体中国的战略格局与中华民族走向世界的矛盾,卖国主义力量与的爱国主义力量之间的矛盾,特别是买办汉奸和官僚富豪在空前抢劫中形成的空前恐惧感,使他们已不再满足于仅仅掠夺国家和人民,而是要为了自己和家族安全而要毁灭国家和民族……所有这些矛盾,都已经达到极端,把国家推向了极端,把共产党推向了极端,也把新任领导人推向了极端,民间老百姓所说的“要么成为历史伟人,要么成为亡国之君”,就是对这种极端状态的概括和描述。习近平总书记继毛主席提出“中国人民站起来”和“四个现代化”两个中国梦之后,提出了民族复兴的第三个中国梦。但是,古往今来,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在矛盾极端尖锐的情况下长期发展,更不可能也从未有过在社会撕裂和极端对立的情况下实现民族崛起,国家必须通过脱皮蜕变完成向正反合第三阶段的飞跃,在全民族的团结统一中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崛起。

3,对于中国左翼核心的毛派共产党人来说,更是面临着生死飞跃的历史蜕变。如果说中华民族是在发展和危机相互交织的双重矛盾中走到了崛起或毁灭的十字路口,那么以毛派共产党人为核心的中国左翼力量则是在起死回生的缓慢复兴中走到了生死飞跃的蜕变点。要么破茧化蝶,实现党内外体制内外社会主义力量的融合,成为中国共产党政治更新的新鲜血液,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领导力量,在中华民族复兴、社会主义复兴和东方文化复兴的伟大复兴运动中,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要么作茧自缚,脱离社会历史潮流和人民大众的根本要求,在自拉自唱中被社会边缘化为一种异己力量,并且必然是一种消极的异己力量。

中国左翼能否完成蜕变飞跃的关键,取决于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态度和作用;中国左翼一旦不能完成蜕变飞跃就回变成消极的异己力量,同样取决于对中国梦的态度和作用。其一,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决定了体制外左翼力量如果不能通过内外结合变成共产党的新鲜血液,在共产党的自我更新中实现自我飞跃,最终就会连俄罗斯和西方马克思主义政党那样的在野党地位都不会有,只能像街头公园的老头老太太那样一天到晚发牢骚,区别只在于发牢骚的层次比较高些而已。毛主席生前已经安排好共产党的自新之路和中国左翼的历史归宿,指出共产党只有通过不断吐故纳新,才能保持自己的先进性质,吐故就是清除不合格党员,纳新就是吸收群众中最先进的左翼人士成为党的新鲜血液,最终实现由党官一体化向党群一体化的转变,把共产党和人民大众从根本利益上连接在一起。所以,成为共产党自我更新的新鲜血液,而不是要脱离共产党成为其它什么政党,是毛主席为中国左翼安排的唯一正确方向。

其二,以往中国左翼力量的发展,主要是因为推翻了新自由主义改革的统治地位,是在与极右势力的“反潮流”斗争发展起来的。而当今中国社会潮流变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成为中国人民的共同梦想,成为海内外所有华夏儿女共同追寻的历史潮流。并且这个潮流恰恰是反对和否定第一个潮流的斗争结果。如果脱离了全体中国人民的这一伟大梦想而去“准备”和“追求”其它所谓政治目标,自发地游离于社会大潮、游离于民族大潮、游离于民众大潮之外,必然会成为中国社会消极性异己力量,如同泡沫那样被涌起的大浪彻底冲刷掉。中国左翼人士特别是其核心的毛派共产党人,目前特别要警惕泡沫化现象,海面上的泡沫在大潮迸发之前十分活跃,并且海水越平静泡沫就越活跃,一旦大潮涌起海浪呼啸,所有泡沫都会被冲击得无影无踪。中国左翼力量一定要清楚,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东方文化伟大复兴、社会主义伟大复兴,是中国左翼力量与生俱来的历史使命,是中国左翼力量最根本的存在价值,也是毛主席寄希望于中华民族对世界有更大贡献的主要力量。三大复兴运动之于中国左翼如同鲤鱼跳龙门,如果跳过去,前程辉煌灿烂,复兴如日中天;如果跳不过去,前程一片暗淡,归宿将如蛇鼠。天上地下,尽在一念之间。

4,中国右派同样面临着不同性质的蜕变过程。只是与左派蜕变的历史状况不同,如果说左派是在向上发展的过程中走到了生死飞跃的蜕变点,右派则是在下降的过程中走到了历史蜕变点。其中一部分将会上升为真正的自由派,高举自由旗帜,张扬个性追求,坚持用自由主义罗盘矫正社会发展方向,虽然他们意识不到所捍卫的民主原则,就其本质而言仍然是资本民主,但是,他们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却是真诚热烈的,是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积极矫正力量;其中另一部分则会沦为彻底的汉奸带路党,成为对外投降帝国主义和对内残害人民的双料法西斯分子,最终被中国人民彻底消灭。只是就目前而言,这后一部分势力受美国等西方势力操纵并与外部渗透势力相结合,表面力量比较强大,是美日等西方国家敢于对中国采取冒险政策的依靠力量,是美国包围、颠覆和肢解中国的战略支点。如果中国不能遏止住更多人向汉奸势力的蜕变过程,不能在政治上铲除汉奸势力这个毒瘤,就不能遏止住美日等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战争冒险政策和颠覆政策,中国人民将会为此付出巨大代价,不仅会远远超过眼下中东北非的血腥代价,甚至会超过20世纪初期中国战乱的血腥代价。

虽然所有人都懂得,如果不能切除毒瘤,人将必死无疑。可是,右派一句毒瘤也是生命,同样享有人权,整个国家就全都傻了眼,眼睁睁地看着国家被拖入深渊而不能动弹。如果中国继续遵守多少年来买办汉奸强制注入的价值观,就会在客观上逼迫越来越多的自由主义者蜕变成汉奸带路党,中华民族复兴之梦即使不会落空,也要付出难以想象的巨大代价。

总之,变革的时代已经到来,并且是千年未有的历史巨变。21世纪将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变革时代——在思想文化领域,中国左右之间的攻守态势已经发生根本逆转,世界范围内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历史较量又在重新展开,东西方文化的主导地位将重新易位,大众政治取代精英政治成为人类新的社会制度,网络技术、基因科学和虚拟经济这三大发明给人们生活带来的彻底解放——所有这些翻天覆地的根本变化,将使21世纪的人类社会,从宏观制度到微观生活等各个方面,都会超越以往所有的神话传说,连《西游记》和希腊神话都想象不到的神奇变化,全都会发生在这个世纪。所有炎黄子孙特别是热血青年应该明白,我们正在走进一个需要英雄也会创造英雄的伟大时代,只要你拥有理想主义、英雄主义的献身精神和崇高追求,就一定能够在人类社会最伟大的变革中实现生命的最高价值。

惊蛰刚过,春雷滚滚,由中国左右之间政治斗争和美欧金融危机引发的人类社会大变革,正在拉开波澜壮阔的历史大幕,已经席卷全球并且必将掀起更大风暴的大众民主运动和大众民主革命,将会全面复兴20世纪遭受重挫的社会主义,使21世纪成为整个人类彻底解放的最伟大世纪,成为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历史时期。


张宏良
2013年3月9日星期六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一篇难得的好文章!!
下一則: 一个积极的信号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