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吸血盟2:搶先讀樂1 許多年以後,當燕孤行面對不老也不死的永恆孤寂時…
2009/12/14 14:14
瀏覽1,800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吸血盟2──花開魔幻地》搶先讀樂

許多年以後,當燕孤行面對不老也不死的永恆孤寂時,他常常會想起芳心橋上那間用紅磚與泥土搭建的低矮房子。他曾在這兒度過一生中最快樂的日子,也在這裡留下了時間永遠洗刷不掉的片段。即使已經有幾個世紀那麼長了,他彷彿還能夠聞到屋子裡爐火溫暖的味道與花兒的氣息。

房子頭頂那片天空是鳥兒不會飛去的,只有成群的藍蝴蝶不分晝夜在植滿天竺葵與玫瑰花的長廊上纏繞飛舞。還有一隻小蝙蝠,他不知道是不是由始至終都是同一隻,皮翼張開時有如小狗般大,老是靜靜地倒掛在長廊盡頭幽暗的一根高椽上,像一隻風吹不動的灰撲撲的小袋子。

那一年,樂城的雨季提早降臨,四月的一個夜晚,燕孤行和藍月兒在起居室的窗邊玩紙牌,兩個人用蜘蛛糖代替銅板。這些蜘蛛造型的果汁糖是藍月兒在商店街那兒買的,她買了好多不同的顏色,黑蜘蛛的數量最少,代表面值最高的銅板,紅蜘蛛的數量最多,是面值最低的銅板。燕孤行平時的手氣很背,每次玩牌總是輸給藍月兒,這天晚上,他倒是手風很順,接連拿了幾張紅心A,臉上的神色也因此份外得意。

這會兒,藍月兒負責發牌,她發給他和自己一張掀開的牌,燕孤行拿到一張黑桃J,她那張是紅心K。一看到是紅心K,她禁不住偷笑,然後又發給他和自己一張沒掀開的牌,食指的指尖輕柔地按在自己那張牌的背面。

燕孤行揉揉兩隻手掌的掌心,隨後他故意把牌慢慢揭開。藍月兒緊張地盯著他那張牌看,他竟然那麼幸運拿到一張紅心A,就連他自己都覺得難以置信。

「我的天!這怎麼可能啊!」她氣呼呼地說。她把她那張牌打開,她拿到的是黑桃10。

看到藍月兒失望的樣子,燕孤行忍不住笑出聲來,苦惱地說:

「人不能老是贏啊!這麼多的蜘蛛妳教我怎麼辦?」

說完他伸手去把藍月兒下注的蜘蛛糖掃到自己面前,現在他面前堆滿了蜘蛛糖。

「我看我都快要變成蜘蛛王了!」他順手拿起一顆蜘蛛糖塞進嘴裡,蜘蛛的幾條腿爬在他唇邊,他慢慢地滋味地吃著。

她皺眉看他,說:「你太噁心了你!下次我會把真蜘蛛混進去,你儘管吃吧你!」

燕孤行瞥瞥她,頑皮地說:「我就知道贏的後果。」

「你把糖全吃下肚子,糖都沒有了,就是輸啊。」她憋住笑,裝出不高興的樣子,一邊重新洗牌一邊說。

她洗牌的時候,他轉看窗外的雨。從起居室的窗子可以遠眺歌舞團的天鵝船。天鵝船一直停靠在樂城河邊,船上亮起了星星點點的燈,無數燈影在漆黑的河面上盪漾開去,煙雨迷濛的夜晚,這些交錯重疊飄搖不定的燈影看上去有如幻滅的嘆息,就連天鵝船也好像只是一座海市蜃樓,不是真實的。

「它現在看起來像一個幻影。」燕孤行說。

「什麼都是虛幻的啊。」藍月兒回答他說。

燕孤行看向她,這時,藍月兒嘴角浮起一抹淺笑,發給他一張牌,這一抹淺笑卻好像是想要掩飾語調中的蒼涼。
這一次,他沒拿到好牌,藍月兒一連贏了好幾手,笑著把贏到的蜘蛛糖一顆一顆拈起來丟進去她手邊那個鐵片做的糖罐裡,然後蓋上蓋子。她拿起扁圓的糖罐側著頭在耳邊輕輕搖晃,一面傾聽著叮叮咚咚的聲音,一面朝他得意地擠擠眼睛,蒼白的臉上那雙烏黑深邃的眸子亮得像貓兒似的。

他突然發現,她臉上有一種他從不了解的風情。
【本文摘自12月新書《吸血盟2──花開魔幻地》,5-1】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